支持率飙升,美国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可能是她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8日 11:03 来源:GBK

“我觉得她可能是唯一一个能打败白宫里的那个混蛋的人。”在爱荷华,一名选民这样评价加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

从纸面上来说,哈里斯原本就是民主党内最有力的人选——她是牙买加和印度裔混血,加上女性的身份,能够激发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的热情;她是来自加州的参议员,在参议院中刚刚崭露头角,但当选不到4年,一方面能获得民主党建制派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没有太多的“黑历史”;她今年刚刚54岁,和七十多岁的拜登、桑德斯相比,完全是少壮派;她在近年来意识形态左移,支持全民医保等政策,在民主党内足够让左派满意,同时也不会像沃伦、桑德斯那样无法让民主党内温和派接受;此外,哈里斯作为来自加州的候选人,在2020年还有了另外一重优势:加州作为人口大州,过去初选的日期安排在整个初选周期的尾声,因此初选中扮演的角色却非常边缘,但这一次加州决定将初选日大幅提前,提前投票更是和爱荷华州同期开始,因此加州的初选结果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战局,而哈里斯本土作战,相当占优势。

但在竞选初期,哈里斯并没有完全打开局面。在宣布参选后,哈里斯的支持率平均维持在5%-10%之间,和其他候选人1%-2%的支持率相比并不算差,但是依然远远落在拜登和桑德斯之后,在最近几个月还被支持率稳步上升的伊丽莎白·沃伦赶超,这对于相当总统的她来说,并不是想要的结果。

哈里斯在辩论中向拜登发难

不过,一场辩论让形势发生了根本改变。6月末的第一轮总统辩论中,哈里斯冒险向“领头羊”拜登发起攻击,质疑拜登数十年前反对“巴士政策”(busing)的“黑历史”。“巴士政策”是指用校车将黑人学生接到更远的学区上学、以打破学校种族隔离的政策,哈里斯作为台上唯一的黑人候选人,讲述了自己的童年故事。她强调尽管她并不认为拜登是种族主义者,但拜登在这一政策上的态度伤害了少数族裔的情感。拜登似乎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攻击,不断和哈里斯争辩,回答含糊其辞。

哈里斯的这一做法算是一招险棋: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反弹,不仅得不到好,还会落得破坏民主党内团结的名声。但因为拜登的糟糕表现,哈里斯的冒险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在辩论结束后的多项民调中,拜登的支持率大幅下跌,而哈里斯的支持率则立刻出现跃升。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哈里斯的平均支持了从辩论前的7%上升到了15.2%,尽管依然落后拜登,但已经上升到了所有候选人中的第二位,在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中,她仅仅落后拜登2个百分点。

而在少数族裔选民中,哈里斯更是表现突出,在拉美裔选民中,她的支持率已经排名第一,而在黑人选民中,她距离排名第一的拜登也仅仅一步之遥,少数族裔的选票在民主党初选中非常重要,能起到左右战局的作用,在此前曾有专家认为拜登作为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能够利用奥巴马在少数族裔中的好感度锁定优势,但目前来看,拜登的优势岌岌可危。

在筹款数据上,哈里斯也有了很大突破,在第二季度,哈里斯共募集到了1200美元的资金,这一数据和拜登、布第杰、桑德斯等人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仅仅在辩论之后的24小时,哈里斯就新募集到了200万美元,其中58%都是来自此前没有给哈里斯捐过款的选民,如果这样的势头持续下去,她的前景将会继续看好。

在取得了突破后,哈里斯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能将辩论后的势头持续下去。哈里斯目前已经在首先进行党团会议的爱荷华州投入更多资源,如果她能够在这里拿下第一或第二的成绩,那对于她的支持者的信心将有更大提升,而对哈里斯来说更重要的可能是初选第三站——南卡罗来纳州,南卡的民主党初选中黑人选票过半,而哈里斯本人作为黑人拥有一定的先天优势,不过另一方面,拜登在这里的支持率依然很高,如果哈里斯能在南卡有所突破,那么她将距离成为美国首位女总统更进一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