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入膏肓:全球最富裕地区警报拉响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1日 17:48

自从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欧洲的英、法、德三国不断要求伊朗遵守伊核协议,甚至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创建了一个新的国际贸易结算机制。

二战以来,欧洲一直受到美国的保护,所以,欧美之间虽有矛盾但总是斗而不破。但随着这一机制的运行,欧洲无疑是走到了美国的对立面,因为这样做触动的是美国核心利益。

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

2015年,欧洲央行为推动经济复苏并力保债务的可持续,曾开启一轮量化宽松并导致欧洲主要国家的国债出现大面积负利率。

当时,美国、日本、中国等经济体的经济复苏势头良好,全球贸易争端尚未爆发,欧洲央行顺利办成了这件事。但今天,全球经济局势已经截然不同。根据7月陆续发布的全球PMI最新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全球制造业达到了2012年以来最疲软的状态,特别是新订单正在快速收缩,全球需求下滑明心。

众所周知,50是PMI表示经济强弱的临界点,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荣枯线。当PMI高于50时,说明经济总体在扩张,当PMI低于50时,说明经济总体在收缩,是需求下滑导致经济总体陷入收缩状态。

6月份的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指数录得49.4,跌至6年半以来最低,弱于5月前值49.8,也是2012年下半年以来首次连续两个月不足50荣枯线。欧洲的制造业数据更是惨不忍睹,6月的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47.6,低于5月前值47.7,不仅连续第5个月处于萎缩区间,也创三个月最低。

面对从去年到今年以来欧洲经济的惨淡局面,欧洲央行开始不断唱“鸽”。日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在葡萄牙辛特拉欧洲央行论坛上发表讲话,他表示,除非欧元区通胀前景有所改善,否则将出台新一轮货币刺激措施,有可能重启2.6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计划。这直接导致欧洲很多国家的国债收益率快速下行,出现了比2015年更大面积的国债负利率。

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

最新数据显示: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394%,创下纪录新低,也就是说要把钱借给德国政府十年,每年要付给德国政府0.394%的利息才可以借出去;法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106%,为有史以来首次;比利时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暴跌至负值,目前欧元区超过一半以上国债已经是负利率。

据机构统计,到6月25日,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达到12.9万亿美元,以欧元区国家的国债为主。

当今,以欧元、美元为代表的纸币长期都在贬值,这是常识,可用这些不断贬值的纸币购买欧洲部分国家的国债,不仅没有利息收入反而还要倒贴,这真的是一个荒唐到极点的现象,可以说是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上的“奇葩”。

长期低利率的隐患

所有常识性的谬误都是不可持续的,引爆这一奇葩问题的导火索在何处?

欧洲普遍已经进入老龄化,导致内需不足,欧洲央行不断打压利率与汇率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推动出口,同时给那些高债务国家的债务续命,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意大利等南欧国家。

可今天的经济局势已经与2015年截然不同,世界各个主要经济体都在承受巨大的经济增长压力,这本质是次贷危机之后世界各主要央行不断印钞、导致债务规模高速膨胀的结果,也是如今制造业新订单快速萎缩的根源。

为了应对这一险恶的经济局势,作为全球最主要经济体和消费终端市场的美国已经拿起关税武器,以保护自己的内需市场免受外部过剩产能的冲击。7月1日,美国政府宣布计划对40亿美元欧洲输美商品征收额外关税,这意味着,美方拟对欧洲输美商品征收额外关税的规模扩大至250亿美元。欧洲欲继续通过扩大对美国出口推动经济增长,可美国人却说:此路不通!

这也意味着,欧洲央行继续通过打压利率(汇率)扩大向美国和世界出口的通道已经受到制约。所以,欧洲央行现在欲开启新的量化宽松措施很可能只能实现一个目标——压制欧债收益率,给意大利等国家的债务续命。

但长期的低利率是有严重后患的,比如,当存款利率为负的时候,人们会倾向于持有现金,这会破坏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威胁到银行的安全等等。当欧洲央行再次开启量化宽松之后,欧元区就类似一个仅仅会喘气的病人,经济增长难以提振,债务勉强维持,而银行的隐患不断加重。

可怜的欧洲!

两种情形可让欧洲这位病人病入膏肓,从而导致债务危机的迅猛爆发:

第一,国际金价开启升势。

如今的欧元区资本陷入困境,经济增长不振,投资收益率就难有保证,相应也就无法吸引资本流入;欧洲央行不断打压债券利率,债券市场自然不是私人资本的好去处;资本收益率不足,上市公司的收益难有提升,股市自然无法吸引资本。因此,欧洲股市的表现一直弱于美股。欧洲国家普遍已经进入老龄化,这会导致房屋需求不足,再加上有些政府(尤其是德国)对炒房采取十分严厉的态度,这里自然也不是炒房者的乐园。

所以你看,股市和楼市都不是欧元资本的好去处。这种私人资本困境,恰恰是欧洲央行敢于肆意进行量化宽松的根源,有利于欧洲央行“逼迫”欧元资本进行消费或投资。

但是,当国际金价进入升势之后,就会吸引欧元资本持续购金,进而给欧元区经济带来通货紧缩,推动经济继续低迷,于是,欧洲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提振经济的意图就宣告破产了。

第二,伊朗掌握了欧洲的命脉。

伊朗一旦拥核,沙特、阿联酋、以色列等国必然进行军事反击,力图消灭伊朗的核设施,这会是必然发生的事情。以色列和海合会国家在美国的帮助下对伊朗实施军事压力,伊朗预计会处于劣势。

无论爆发战争,还是伊朗采取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反击手段,都会导致国际油价暴涨,欧洲必然出现原油短缺、通胀暴涨、实际利率暴涨,让欧元区陷入剧烈的经济衰退,欧债危机也会立即爆发。

考虑到这样的后果,为了安抚伊朗,避免伊朗进入战争状态,欧洲国家力保伊核协议,甚至几乎达到了跪求的地步。而伊朗也以加大核燃料生产、冲击伊核协议规定的核燃料存量上限来威胁欧洲国家,目的当然是希望欧洲帮助自己对抗美国,进而摆脱困局。

可当伊朗真正突破核燃料存量上限之后,欧洲将面对十分现实的核危险,欧洲国家中以英国为首(它对中东原油的依存度相对较低),就会陆续采取更现实的态度,站在美国一边,因为英美两国本质上都不能容忍伊朗具备核打击能力。

而无论是金价的涨势,还是波斯湾危机,本质上都是一件事,因为战争和石油危机也必然推升金价,进而带来欧洲的银行业危机和债务危机。

可怜的欧洲,已经深陷债务危机和国际地缘政治的旋涡中无法自拔……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