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头疼“女四人帮”要发动美版“文革”?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8日 14:08 来源:香港01

“当权派”恶斗“四人帮”——美国民主党的路线之争

“当权派”、“四人帮”,乍看似是中共文革时权斗的用语,想不到过了五十多年,竟于廿一世纪的美国政坛重新出现,用以形容民主党两条路线日益浮面的矛盾和冲突。

上月尾,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推动一宗美墨边境事宜的拨款,四名民主党众议员联署反对,指其只会助长拆散家庭、不人道的移民政策。该四名合称为“The Squad”的议员,是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奥马尔(Ilhan Omar)、特莱布(Rashida Tlaib)、普雷斯利(Ayanna Pressley),皆是去年中期选举中首度跻身国会的新科议员。科尔特斯为拉美裔波多黎各人,普雷斯利是非洲裔,奥马尔及特莱布则皆是穆斯林。四人除了全为少数族裔外,亦皆属女性,也是党内的左翼进步派代表,其中科尔特斯更是传媒的宠儿,成为了年轻人及社会主义回潮的一面旗帜。

此四名新科议员的声明,引来党内“当权派”之不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便嗤之以鼻,指“那些人拥有大众的什么的,以及他们的Twitter网上世界(have their public whatever and their Twitter world)……但他们没有任何跟随者。他们只有四人,而这是他们所得的选票。”对此轻视之态度,科尔特斯便反撃指,“那些‘大众的什么的’是大众的情感,而把握力量去转变,是我们在这国家带来有意义改变之途径。”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精彩。

On Sunday, a Democrat poll was released that showed just how unpopular far-left congresswomen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nd Ilhan Omar are within their districts

Socialism was favorably by 18% of the voters and unfavorably by 69%

Socialism is toxic to these voters pic.twitter.com/mWWbTLPfW0

— JW Branding (@JW_Branding) July 15, 2019

左:新科纽约州联邦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是当今炙手可热的民主党政治新星。/右:美国众议院首位索马里裔穆斯林议员奥马尔(Ilhan Omar)早前反对以色列游说集团影响美国政坛的言论被扣上“反犹”帽子。

事实上党内当权派及进步派的龉龃,早在中期选举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时已发生。当时年届七十有八的佩洛西欲重掌议长一职,却遭党内年轻进步派反对,指需要注入新血,革新党内领导层。党内虽然最终达成共识,但两派在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分歧,令之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如科尔特斯早前提出的“绿色新政”计划,佩洛西便对之大泼冷水;奥马尔卷入反犹风波,党内当权派便立即严厉谴责,令两派蒙上不少阴影。

再往前回看,其实民主党的左右之争,在上届总统初选中由左派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力撼党内众星拱照的希拉里时,已经萌芽。桑德斯以建立全民医保、提高最低工资、全民大学学费全免、破除金权选举等议题赢得了口碑。去年末不少采纳其主张的素人皆胜出选举,更令左派的声势大振。今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的候选人,便纷纷拥抱桑德斯的主张。民主党全党向左转的态势,经已势不可挡。而前副总统及本届总统参选人拜登的民望拾级而下,而跟其同属上一代政治人物的佩洛西亦面临新科议员的不断挑战。由美版“四人帮”领导的一场左翼“文化革命”,或已悄然降临到国会山庄上。

Can you support these good hearted Congress women,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Ilhan Omar, Ayanna Pressley and Rashida Tlaib?#RacistPresident pic.twitter.com/pDKBNfRvot

— Cheryl Seino (@holyfield4blind) July 17, 2019

这些路线之争,亦曾出现于几年前的共和党内。共和党内的右翼民粹茶党运动一直致力挑战华盛顿的政治精英阶层,为共和党的当权派带来极大麻烦。其于2013年便威胁要废除时任总统奥巴马的医保法案,否则便拒绝通过任何拨款,最终导致联邦政府停摆。面对党内愈加强硬的茶党份子,时任议长博纳(John Boehner)不堪压力辞职,被视为党内右翼的一大胜利。

比起共和党的右翼茶党份子,民主党“四人帮”显然未有可相比拟的政治能量,然而社会日益左倾,党内新旧交替,佩洛西等“当权派”若一再视此民意之逆转等闲视之,难保不会使党争愈演愈烈,最终导致大分裂。此时特朗普亦乐于推波助澜,叫那“四人帮”滚回他们的国家。然而该四名女议员中三名都是美国土生土长,其馀一名的奥马尔早在十岁已移居美国。佩洛西此时也不割蓆,出言维护“四人帮”,斥特朗普排外、种族主义,又称“多元是我们的长处,团结是我们的力量”。看来在特朗普面前,民主党纵有众多纷争,都仍能达致“We Connect”。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