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拜相:脱来脱去仍然脱不了的英国脱欧...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24日 11:35 来源:多维新闻

对唐宁街10号垂涎数十载的疑欧派领袖约翰逊,周四(7月24日)终于昂首步入首相府的大门。然而,人们所关注的是,他会否成为英国脱欧的第三名被害者。

10月31日的脱欧大限,无疑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上任首临的第一难关。而且,难关过不了,并没有重来机会——触发2016年脱欧公投的卡梅伦(David Cameron),与三次脱欧表决大败的特蕾莎·梅(Theresa May)就是首相命丧脱欧刀下的先行者。约翰逊与他们的不同只在一点:他是首位不折不扣支持脱欧的英国首相。

保守党岌岌可危的国会多数

理论上,英国脱欧应该没有任何难度:根据《里斯本条约》的第50条,以及欧盟就押后脱欧的决定,英国如果甚么都不做,英国人在11月1日一觉醒来,将自动身处欧盟之外。问题在于:国会既不支持现有脱欧协议,也不支持无协议脱欧,因此如果约翰逊坚持10月31日“不脱便死”的话,他自己很大可能会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被国会不信任投票先赶下台而“死”。


7月20日留欧派示威中的约翰逊吹气人象造型。(路透社)

周一(22日)才刚辞职的前外交部国务大臣邓肯(Alan Duncan),在约翰逊上任前,已提出在他就任后马上在下议院展开不信任投票,挑战约翰逊政府能否取得议会多数支持。目前保守党联盟政府在下议院只余3席之差的多数,在特蕾莎·梅政府财相哈蒙德(Philip Hammond)不惜放弃内阁要职、当回普通保守党议员,也不愿容忍无协议脱欧作为可能出路的情况下,刚上任的约翰逊可能就会马上被逼下台。幸而,下议院议长伯科(John Bercow)拒绝其不信任投票的要求,才暂时稳住英国政局。

“出动英女王”杀着遭禁

面对国会反对,约翰逊原本还有“中止国会会期”(Prorogation)的招数——如果他赶在脱欧限期来临之前中止国会数周,那就有机会将无协议脱欧变成既定事实。虽然此举要出动英女王以“皇家特权”强压国会主权至上的传统,将造成宪政危机,不过这“核武级数的绝招”至少可以成为约翰逊手中可作谈判筹码的一张牌。


亲身经历“日不落帝国”解体的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也许没有想到英国脱欧会将她的角色放到政治风眼之中。(路透社)

然而,在上下议院的贵族与各党议员通力合作之下,国会在一个与脱欧毫不相关的法案表决中成功通过修正案,迫使政府要每隔两个星期向国会报告北爱尔兰的行政机关组成进展,并于国会进行讨论——即使其时会期已经结束,国会也要举行特别会议进行有关讨论。

此等奇招,变相使国会无论如何也能在脱欧大限将临之前有机会开会,更可在会上再次投票反对无协议脱欧、提出不信任投票,甚至以国会投票请求英女王行使其国家元首的权力,在政府不愿作为的情况下,主动向欧盟提出押后脱欧的要求。

由于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等领袖,都对继续押后脱欧限期持开放态度,约翰逊无论如何坚持脱欧,也要经一场提前大选的洗礼——变相押后脱欧——才能继续其脱欧大业。

提前大选 豪赌胜负难料

提前大选,却是一场豪赌。目前,英国由原来保守党、工党的两派争霸局面,分裂成保守党、工党、自由民主党跟脱欧党四方割据的新形势。四个党派在大选民调之中也在20%的支持度上下。由于英国大选采取单议席简单多数制,候选人得票最多、不必过半也能胜选,如果民调结果不变,可谓胜负难料。


工党党魁科尔宾(Jeremy Corbyn)也有可能要面对党内不信任投票的挑战。(路透社)

然而,豪赌并非不可一博。约翰逊2008年从工党手上夺得伦敦市长一职、2016年押注脱欧公投出奇制胜等事迹,也是豪赌得胜的结果。加上英国政治片刻即变——2017年4月特蕾莎·梅决定提前大选之时,保守党支持度比工党高出超过20%,可是在不足两个月后的选举中,前者得票只以2.5%险胜后者——自以为是选举能手的约翰逊,也并非没有奋身一博的可能。

不过,除非约翰逊能再创奇迹,否则大选后的国会只会比今日更加分裂,到时候的争议只会无日无之,英国脱欧依旧是“脱来脱去也脱不了”。

新招解爱尔兰问题 不成功便成仁

其实,英国脱欧的最大难关仍然是爱尔兰边境的问题。其难点在于:如果英国脱离欧盟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爱尔兰共和国与北爱尔兰之间必然要建立边境关卡,有可能破坏当地的和平局面;然而,如果英国不脱离单一市场或关税同盟,这样的脱欧跟没脱差别甚微。


北爱尔兰应否“回归”爱尔兰共和国仍是各方不愿放下的争议。(路透社)

约翰逊目前已一口拒绝接受将问题拖延不决的“补底方案”(Backstop),然而他对此似乎还有一招鲜为人知的招数。

一个由留欧派议员主持、多位疑欧派议员参与的政策研究组织“繁荣英国”(Prosperity UK)在6月24日公布了一份极其详细的爱尔兰边境问题“替代方案”,希望让英国一方面能脱离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另一方面也能避免爱尔兰岛上的硬边境。

报告的精神在于将硬边境的必要性分拆为各个具体问题,再以不同的现有技术一一应对。其中主张极具复杂,包括“特别经济区”、“多层制可信任贸易者计划”、“卫生与植物检疫系统”、“共同旅行区”、“货运地理追踪”、“WTO前线交通豁免”、“WTO国家安全豁免”、“已登记出口者平台”等等一系列的技术性倡议。由于报告过于繁琐,外界对之关注不多,可是却不失为欧盟有可能接受、以取代“补底方案”的另一出路。

不过,这一招有一个致命弱点:大不列颤岛与北爱尔兰,在此等安排下仍要配合“欧盟能够容忍”的各种关于商品标准等项目的规制。可是,在约翰逊向来支持脱欧的说辞中,“欧盟对货车车窗高度的要求过于严格,使司机难看到路上自行车骑士”等例子却比比皆是。

要如何来一个华丽转身,一方面说服欧盟接受这套复杂提案,另一方面又不会让脱欧派民众以之为“假脱欧”,将是推销这个方案的最大挑战。

此等公关性质的挑战,当然也是特蕾莎·梅三年推动脱欧失败的根本原因。约翰逊若能成功,他也许会以“脱欧之父”之号名留青史,不过他若然失败,甚至因怕挫败而不敢为类似方案背书,除了英国脱欧无期之外,他自己也会变成第三个死在脱欧困途的政客,更将是史上任期最短的英国首相。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