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竟想拿着清朝债券让新中国还1万亿美元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日 16:13 来源:新民周刊

截至8月30日,美国联邦的债务总额已高达22.55万亿美元。近期,因为美债长期和短期收益率曲线不断倒挂信号,加剧了人们对美国经济衰退风险的担忧。不过,发债上瘾的美国政府还在“非常认真地考虑”发行超长期美国债券。8月中旬,美国财政部债务管理办公室发声明说,他们正在进行广泛的调查工作,希望了解投资人对政府发行50年或100年国债有何看法。

除了继续发行国债来填补缺口之外,外媒近日披露的一条新闻显示,特朗普政府可能正在考虑一项更为荒唐的获利计划——一些持有清政府发行的过期债券的债权人向特朗普建议,把旧中国债券作为两国经济纠纷中的一个筹码,要求中国偿还1949年之前的政府债务。根据其中一个债券持有人的计算,考虑到通货膨胀、利息和赔偿费用,中国应支付超过1万亿美元。差不多就是我们目前拥有美国债券的数额。

这个建议的提出者是美国田纳西州的农场主毕安卡(Jonna Bianco),她也是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组织(ABF)的主席。据称,ABF代表了超过2万名持有旧中国债券的美国人,根据所谓的债务继承原则,他们声称新中国应当偿还1949 年之前发行的政府债务,包括1911年清政府为修建“湖广铁路”而发行的债券,以及1913年时民国政府发行的“黄金融资债券”。

去年8月,他们还在特朗普新泽西州的高尔夫会所内,和美国总统见了面,并向对方提及此事。他们希望特朗普能承认这笔债务,并将其作为中美贸易摩擦中的一个筹码。

不得不指出的是,这些所谓的债券,只需要几百美元就可以在美国的电商网站eBay上买到,目前仅做收藏之用。对此,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师、研究员沈逸向《新民周刊》表示,这群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无理取闹。沈逸表示,对于清政府发行的这些债券,我们一向遵循两条原则,“一是恶债不予继承原则,二是国家主权豁免原则。而且1949年10月1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就已经宣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取消外债等等,我们的态度在80年代的湖广铁路债券案中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沈逸所说的湖广铁路债券案,是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不久后发生的。美国阿拉巴马州公民杰克逊等9人代表300多名美国人,通过集体诉讼的方式,向该州联邦地方法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起诉,要求偿还1911年前清政府发行的湖广铁路债券欠款共计1亿多美元。美国阿拉巴马州联邦地区法院居然受理,并于1979年11月13日悍然向中国外交部长发来传票,要中国政府在20天内应诉。湖广铁路债券是清政府于1911年5月与英、法、德、美四国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这笔为期40年、数额600万金英镑的借款自1936年起即无人支取利息,1951年本金到期时也无人要求偿还。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调查了湖广铁路债券的渊源,认定它属恶债(题外话,这张债券,还是“压垮”清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引发了国内的保路运动,尔后辛亥革命爆发,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封建帝制的大革命)。

对于恶意债务、政治性债务,中国政府的立场一直是“拒绝继承”:对中国历届反动政府为维护其反动统治,损害国家主权所借的外债,中国政府和人民概不承认,也不承担偿还义务。此外,按国际法,对于一个外国主权国家,除非它自己明确表示同意,否则不得对它行使司法管辖,这即是司法豁免权,历来为各国所公认。因此,中国政府理所当然地退回了美国法院的传票。

然而,1982年9月,法院作出缺席审判,指令中国政府赔偿“湖广铁路债券案”原告的债券本息,承担诉讼费4300万美元,并称如果中国政府对判决置之不理,美国法院将扣押中国在美国的财产,强制执行判决。此后,中国政府与美国国务院进行了多次交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对法院施加影响,以该案涉及美国重要国际关系为由,要求法院撤销缺席判决。

在美国政府的干预下,法庭撤销了原来的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之后原告又向美国联邦第十一巡回法院提起上诉和要求美国最高法院重新审理,未获成功。1987年3月9日,美国最高法院又作出裁决,驳回美国债券持有人提出的复审要求,维持美国联邦第七十一巡回法院1986年7月15日作出的判决,从而给历时8年的湖广铁路债券案画上了句号。

还有专家指出,1979年中美建交前后,两国已经就相互冻结的财产和存款等达成了协议。根据当时估计,中国公民被冻结的财产和存款约计84万美元,美国公民约计2亿美元,但其中并无美国公民所持旧中国发行的债券款项。

此外,债券都有有效期,如果时效已过,合法权利消失,就不应该提起起诉。事实上,美国自己处理这种烂债也是有准则的。100多年前,美国打败了西班牙,取得了对古巴的控制权,就拒绝偿还古巴欠西班牙的债,理由是那笔债是西班牙强加给古巴人民的,继任政府没有责任承接。尽管事实摆在这里,美国一些持有旧中国债券的人仍然不停想搞事情,每隔几年就会跑到美国法院状告中国。

这些案子最后还是被美国法庭驳回。理由是,这些旧中国的债券对美国没有“直接影响”,而且当年美国也没有参与涉及这些债券的对华贷款,所以这些债券够不上《外国豁免法案》的门槛;这些债券与美国过于微弱的关联,也不足以去推翻中国在这些债券上享有的主权豁免。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想到当初流亡台湾的国民党政权,但由于美国和台湾没有外交关系,所以美国债权人无法向台湾当局追索。而台湾当局的“财政部”在1990年发表了这样一个声明:台湾搁置偿还一切旧债务,直到收复大陆......

彭博社的稿件中还写道,就在几个月前,美国两名男子因为向美国退休人员售卖这种早已失效的旧中国债券,忽悠说这些债券价值数千万美元,以此诈骗了受害者300多万美元,结果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告上了法庭。

因此,彭博社的报道似乎也不太看好特朗普政府拿此事针对中国,杜克大学的一位专家还表示,“美国财政部里所有为特朗普工作的人,都觉得这件事太傻了”。路透社对此事的评论则更为直接,在中美的较量中,如果特朗普认真考虑这个方案,那真叫病急乱投医(desperate times may call for desperate measure)。

沈逸向《新民周刊》表示,对于这类案件,没有一任美国总统认真理会,“如果特朗普真的把这件事儿拿出来说,就说明特朗普在正面战场可以打的牌,可以用的筹码,常规招数都已经失效,同时他又坚决不放弃那个错误的目标而导致的”。中国网友们的反应就更为有趣啦↓

依笔者看,网友们说得很有道理,这些所谓的债权人,还是再多存几年,拿到收藏品市场,说不定还能换回一些吃饭钱~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