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逃亡者自述:不一样的国度 惨剧频生的监狱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2日 13:37 来源:RFA

南疆阿克苏温宿县神木园下行74公里处一山凸口,设置了拉铁丝网墙,以防维族人越境。(孔元峰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再教育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野阿訇教育中心等一系列中国新疆独有的“机构”,已成为当局对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采取强制手段的代名词。一位今年3月经多个国家逃亡到塞班岛的汉族人孔元峰,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他在新疆监狱工作及被羁押的经历。

新疆再教育营羁押了超过一百万少数民族穆斯林,受到外界普遍关注。由于相关消息受到封锁,因此穆斯林受到非人道对待的个案曝光的十分有限,偶尔有成功外逃的新疆少数民族,通过亲身经历,对外界披露发生在新疆再教育营内的残酷现实。不过,中国官方通常予以否认,并指是谣言。

南疆阿克苏温宿县神木园下行74公里处一山凸口,设置了拉铁丝网墙,以防维族人越境。(孔元峰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再教育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野阿訇教育中心等一系列中国新疆独有的“机构”,已成为当局对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采取强制手段的代名词。一位今年3月经多个国家逃亡到塞班岛的汉族人孔元峰,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他在新疆监狱工作及被羁押的经历。

新疆再教育营羁押了超过一百万少数民族穆斯林,受到外界普遍关注。由于相关消息受到封锁,因此穆斯林受到非人道对待的个案曝光的十分有限,偶尔有成功外逃的新疆少数民族,通过亲身经历,对外界披露发生在新疆再教育营内的残酷现实。不过,中国官方通常予以否认,并指是谣言。

国际特赦:著名维吾尔学者即将被处决新疆数十名穆斯林 网传哈国歌曲被捕新疆多名清真寺伊玛目及穆斯林被重判

阿克苏南城社区,商户接到指示,进行反恐演习。(孔元峰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今年3月上旬,从中国逃亡美属塞班岛的孔元峰,2001年9月在广东打工期间,正逢广东警方展开所谓的严打行动,他因与人打架被判刑10年,2002年6月,孔元峰被从广东清远监狱转移到新疆农三师四十四团金墩监狱。刑满释放后,被要求留在阿克苏从事经济建设。获释后,孔元峰曾多次因在微信群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而被拘留。

孔元峰逃亡塞班岛六个月后,首次打破沉默接受媒体专访。他本周四(9月12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是2019年3月9日来到塞班岛,我从新疆的阿克苏坐火车到乌鲁木齐市,从乌鲁木齐市到河南郑州,回老家办理了护照,从西安飞广州,从广州到韩国,3月9日来到塞班岛。”

现年37岁的孔元峰说,他在新疆曾多次被拘留,被捕理由是在网络发表不满政府的言论。他还披露阿克苏市看守所、戒毒所内关押了众多被从东南亚等国遣返的少数民族:“里面关押的都是政治犯,他们是逃到马来西亚、越南,还有跑到泰国的,抓回来以后,全部关到戒毒所。戒毒所后面关押的是恐怖分子,里面的犯人吃不饱,每天带着脚镣,后脚跟露出骨头。夏天有苍蝇(在伤口)飞来飞去。晚上睡觉时,被子上都是虱子。我在看守所关了6个多月,每天都吃不饱。”

阿克苏市内各单位门口设置路障。(孔元峰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孔元峰在新疆累计坐牢8年10个月,出狱后他曾在一工程队开挖土机或从事一般性劳动。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孔元峰随包工队进入喀什疏附县女子监狱。他说该监狱羁押了约五百名所谓恐怖分子,其中绝大部分是维吾尔族人:“我在2018年8月16日前后几天,在喀什女子监狱。我看到了监狱里面大概有四、五百名女犯人,每天吃饭的时候,都是排着队。她们还在监舍外边打扫绿化带,还有人在排练节目,搭建舞台的架子。”

孔元峰说,在新疆的劳改农场,刑事犯外出劳作时,由全副武装的武警看守 ,每100名犯人中,配有6名犯人管理员。他们手中拿着红、黄两种颜色的小三角旗 ,如果犯人冲过红旗范围,武警就会开枪射击。如果无意超越小红旗,武警则鸣枪警告,所有犯人抱头蹲下,违规者将被电警棍点击,直到求饶为止。

他说:“只要你不听话,他们就用皮管子抽你,皮管子内带着钢丝,大拇指一样粗。最少抽打10下,最多达200下。如果再不听话,就把你固定在水泥地板上,两个手伸开,脚由脚镣固定在水泥板上。用电警棍电你,再往上泼冷水。”

阿克苏通往吉尔吉斯斯坦的边境公路,沿途不准拍照,每十公里一个检查站。(孔元峰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在新疆教育营内不少人突然失踪,一位逃离中国的穆斯林今年5月份对本台披露,北疆地区有五百多名学者、演员、企业家失踪。另一位曾被欧洲议会邀请作证的哈萨克族卧弥尔别克,对本台讲述了他在新疆集中营内的亲身经历时说,很多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年轻人在集中营内失踪。而在街道上,几乎见不到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

孔元峰说,在阿克苏看守所附近,还有一座坟场:“阿克苏看守所围墙外边是一个坟场,就是埋犯人的坟场。附近还有一个流浪人救助站,意外死亡的人都埋在坟场。”

新疆当局的高压政策,导致维吾尔族等穆斯林少数民族设法外逃。孔元峰说,在阿克苏温宿县与吉尔吉斯斯坦交界,在2014年,当地曾发生500多人越境逃离新疆事件,其后当局在边境线上设置铁丝网围墙(见图),防止维吾尔族人外逃。在温宿县神木园下行74公里,距离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线30公里处,当局已设置了第一道铁丝网围墙。在通往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线的一条70多公里长的公路上,有6个警务站,沿线禁止拍照,每到检查站,武警就会检查途经者手机,一旦发现可疑,立即抓人。

孔元峰在新疆阿克苏看守果园。(孔元峰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四对本台表示,新疆当局为了防止维吾尔人逃离中国,在新疆漫长的边境线上,设置了大量岗哨,部署了数不清的铁丝网围墙:“中国政府一方面采取抓捕、强制关押、送进再教育集中营进行政治洗脑,另一方面又担心人们以非正常手段逃离国境,严防任何人离开中国。投入大量资金建立铁丝网围墙,防止偷越国境。”

对于逃离新疆希望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的原因,孔元峰说:“我在新疆多次被抓,没有网络言论自由。公安很容易找到我。每次拘留完,还要我去社区学习。社区的党委书记每一次看到我就说我是一个老油条,每次都让我写检讨书、悔过书、保证书,我是恐惧中国共产党,恐惧新疆的公安,我一定要逃出来。”

孔元峰说,他希望获得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权。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