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及待给美国人"撒钱" 杨安泽能否挑战特朗普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4日 10:00 来源:界面新闻

2019年8月10日,美国爱荷华州得梅因,一场关于枪支安全的活动在当地举办。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刘芳

“在今天,美国的一切都以金钱为中心:我们的学校、医院、媒体甚至是政府。这就是我们不再相信体制的原因。我们需要让国家再次为我们服务,而不是相反。我们应当将自己看做是这个民主体制的主人和股东,而不是巨型机器上的一颗铆钉。”

这是当地时间9月12日亚裔候选人杨安泽在下届大选民主党初选第三场辩论上的开场白。随即,他宣布将用自己的竞选资金给10个美国家庭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元,共持续一年。电视转播中可以听到场上对手难以掩饰的嘲笑声,另一名候选人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甚至还一边鼓起了倒掌。

在美国历史上,从未有总统候选人提出过如此另类的想法。事实上,这只是杨安泽给自己设定的一个“小目标”而已。他的最终的竞选目标是给18岁以上的全体美国公民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UBI)。

从垫底到第六名

在杨安泽刚刚宣布参加2020总统竞选时,他的支持率一度为0%,从未有过任何从政经验的他对于选民来说存在感极低。在杨安泽进入第三轮辩论之前,有关他的报道篇幅是民主党所有候选人中最低的。

统计显示,在9月12日的辩论上杨安泽是发言机会最少的候选人。他总共的发言时间为7.9分钟,还不到前副总统拜登的一半。即便如此,CNN评价说没有任何候选人比杨安泽引起更多注意的了。

各选候选人发言时间。

杨安泽引起的注意来自于各个方面。首先,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媒体质疑他用竞选资金给选民发钱的计划涉及违反美国竞选法。

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FEC)前副总法律顾问诺蒂 (Adav Noti) 表示:“选民将辛苦挣来的钱捐赠出去,就是想被用于竞选活动。而法律明文规定,个人开支不属于竞选活动。”《纽约时报》认为,这10个获得资助的家庭将不可避免地将竞选资金用于个人开支。

但几乎是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的同时,风险投资家奥海宁 (Alexis Ohanian)在推特上回应称:“我太喜欢这个想法了。如果你不方便的话钱我来出吧。我们经常在网上谈论人工智能的未来。我们的国家需要探索适应已经发生的大规模自动化的方法。”

1983年出生的奥海宁出生在纽约,是知名网络社区Reddit的创始人。同时,他还是网球运动员小威廉姆斯的丈夫。2019年,威廉姆斯的净资产约为2亿美元。

认同杨安泽理念的硅谷大佬不止奥海宁一个人。一个月前,马斯克(Elon Musk)也高调宣布了对杨安泽的支持。

对于给10个家庭发钱的计划,杨安泽的团队在声明中写道:“通常情况下当你为总统竞选捐款时,候选人会把钱花在昂贵的政治顾问和广告上。历史上第一次,你的候选人将把钱还给人民。”

美国时间9月12日最新综合民调显示,目前杨安泽的支持率在3%,在20个民主党候选人中排第六。鉴于在9月12日参加辩论的民主党人候选人中有一个前副总统,五个现任参议员,一个前众议员,最差的也是个市长,杨安泽的支持率大幅提升着实令人意外。

推特上掀起的杨安泽风暴。孤独的亚裔男孩

孤独的亚裔男孩

上个月,美国政治文化杂志《大西洋月刊》发表了对杨安泽的专访。

在专访中,杨安泽表示:“世界变了,且还处于改变中。政客不能解决21世纪的问题,因为大多数政客根本不理解21世纪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他还告诉记者:“如果你是一名政客,你的动机就是说好话然后当选。解决问题是次要的,因为你必须筹集资金才能争取连任。但从来没有人会检验你说的那些话,与此同时,社会正在分崩离析。”

现年44岁的杨安泽来自于一个高知家庭。他的父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念研究生时相遇。父亲是物理学博士,在其职业生涯中共获得了69个专利,而母亲则是一位艺术家。

按杨安泽的话说,在青少年时代他是一个孤独的亚洲男孩,中学同学经常用针对华裔的蔑视性语言来称呼他(Chink, Gook),而这也是他总对弱势群体特别关注的原因。

大学时代的杨安泽。来源:推特

1992年从布朗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杨安泽进入了哥伦比亚法学院就读,随后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在2017年11月6日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参加2020美国总统选举之前,杨安泽一直从事着创业和教育行业,为美国年轻人的创业提供基金和实习机会。

2012年,杨安泽因其在创业和教育领域的成就被当时的总统奥巴马授予了“白宫变革领袖”(White House Champion of Change) 的称号。

杨安泽和奥巴马。图片来源:杨安泽竞选官网

虽然在创业和教育领域成就斐然,但和其他久经沙场的政客相比,杨安泽无疑是这届候选人中政治资历最浅的“小白”。

难怪《华盛顿邮报》记者韦格尔(David Weigel)在今年3月的文章中称杨安泽对那些讨厌政客的选民来说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对大多数选民来说,杨安泽的竞选政策“自由分红”(Freedom Dividend)和两党政治无关,但却和民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杨安泽认为,在人工智能和机械自动化高速发展的今天,许多工作将逐渐被取代,从而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向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元的计划就是解决“科技失业”的关键。

杨安泽在自己的竞选网页上这样写道:“全民基本收入与一个人的工作状况或任何其他因素无关。这将使所有美国人都能付得起账单,进行自我教育,创业,更有创造力,保持健康,重新就业,花更多时间和孩子在一起,照顾所爱的人,并对未来真正有所贡献。”

根据杨安泽的估算,这一全民基本收入将使美国经济体量在2025年以前增长12.56%-13.10%,约合2.5万亿美元。同时这一政策将增加450万至470万个劳动力。

杨安泽2020竞选官网

在较早前的辩论和媒体采访中,杨安泽反复强调全民基本收入在美国历史中完全不是一个激进的想法,甚至还和对手阵营共和党的渊源更深一些。

早在在1790年左右,美国国父之一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就曾写过一本名叫《土地正义》的小册子,呼吁通过对土地所有者征税来向全体公民发放基本收入。现今很多美国历史学家将这本小册子视为社会保障体系的学术基础之一。

进入1960年代,以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民权运动领袖曾公开呼吁将全民基本收入作为解决社会收入差距的手段之一。甚至以自由市场观点著称的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等人也公开表示过对全民基本收入的支持。

1968年到1971年间,共和党尼克松政府在多个州进行了全民基本收入实验。全民基本收入法案曾两次通过了众议院的投票,差点就成了尼克松政府时期最重要的标志性法案之一。尼克松政府的计划是给每人每年发1600美元,相当于2016年的1万美元,略低于杨安泽每人每年12000美元的目标。

非典型民主党人

除了“科技失业”和全民基本收入以外,杨安泽对美国其他热点社会问题的看法和回应也非常与众不同。

例如在被问到女性堕胎时,杨安泽认为男性立法者对女性的生育权根本没有权利说三道四,这件事应该完全让女性立法者们自己决定。

再比如在控枪问题上,杨安泽曾在听到民众因枪支失去孩子时掩面大哭。他认为全面控枪和免费升级已有枪支,使枪支所有者之外的人不能扳动扳机是预防悲剧的关键。

在爱荷华的一个活动上,杨安泽因听到枪支暴力导致儿童死亡事件时失声痛哭。图片来源:Youtube

如果说,杨安泽身上还有什么鲜明的特征能让人清晰地辨认出他是一名合格的民主党候选人的话,那就是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直言不讳的批评。在这方面杨安泽有着很大的优势和特别的幽默天赋。

首先,作为移民的后代,杨安泽对特朗普将移民变成“科技失业”等社会问题的替罪羊深为不满。在昨天的辩论上杨安泽表示:“特朗普想建墙限制移民,而我要说,欢迎移民来美国,因为你们的儿女将有机会竞选总统。”

作为成功企业家的杨安泽对特朗普本身的创业能力也不买帐。杨安泽曾表示,真正的企业家绝不是特朗普这样的。因为特朗普身边“都是溜须拍马的盲从者,没有人告诉他实话。”所以千万不要以为“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是企业家的代表。”

而当说到为什么杨安泽认为自己可以打败特朗普时,他曾经表示:“和特朗普完全相反,我是一个喜欢数学的亚裔美国人。”

不过,现在就讨论如何与特朗普直面交锋为时尚早。杨安泽首先要想想如何打败拜登、桑德斯和沃伦这些党内的老江湖们。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