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职场:印度人才全面碾压中国人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21日 18:23 来源:智课探校

印度裔在硅谷已经成为不容小觑的力量,曾经硅谷是 IC 并重,Indian+Chinese,现在 Indian 越来越大了,而且是从做技术到做管理的全面铺开。

其实不仅仅在硅谷,中国的软件行业也是如此,尤其针对欧美的软件外包业,印度裔高管的比例越来越高,而且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从给美国做外包,转为给印度做转手二包。

在我跟很多行业内的朋友讨论原因时,大家普遍认为,印度裔在英语方面的先天优势是最重要的因素。但同样英语化程度很高的菲律宾,输出最多的却多是菲佣。

那么印度人在全球IT业高歌猛进的背后,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呢?

中国留学生集体被碾压

经常听到有人感叹硅谷的高科技公司都被印度人“占领”了,具体到什么程度了呢?

一份研究报告显示:

在硅谷的 1/3 工程师是印度裔,硅谷高科技公司里 7% 的 CEO 是印度人;印度人创建的工程和科技公司比英国人、华人和日本人所创建的总和还多。

噢,对不起,这还只是一份十年前(2008年)的报告。

今天,三大硅谷 IT 公司:苹果、谷歌、微软,后两个的 CEO 都是印度裔。

除了谷歌与微软,摩托罗拉、诺基亚、软银、Adobe、SanDisk、百事可乐、联合利华、万事达卡、标准普尔……这些知名国际巨头的 CEO 都已经被印度人拿下。

即使在整体商业领域:

全美 500 强企业中,外籍 CEO 有 75 位,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印度裔(籍)10 位。英国裔(籍)9 位。另有来自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土耳其等在内的其他国家的人士。中国香港华裔(籍)和中国台湾华裔(籍)分别有 1 位,中国大陆华裔(籍)0 人。

从 1999-2012 年,虽然印度雇员只占硅谷整体雇员人数的 6%,但印度人在硅谷创建的公司占全硅谷的比例从 7% 飙升到了 15.5%!

而且不同于华人硅谷高管往往本科甚至更早前就来到美国的情况(陈士俊 8 岁开始,李开复 11 岁开始接受美国教育),印度裔的硅谷高管几乎全部是本科甚至念完研究生才来的美国。

这其中最著名的要算是印度理工学院(IIT)了。据说是世界上第一难考大学:

但是如果我们查看清华北大的高考录取率:

好吧,你说清华北大的数据是全国高考录取率和 IIT 是自主招生考试,那我们来比较清华北大的自主招生:

从这个数据看,IIT 和清、北相比并没有明显更难考。

而且我们不要忘了,能去参加清华北大自主招生的已经是各省精英中的精英了,和 IIT 这种 45 万人可以参加的报考门槛,要已经精挑细选得多了!

另一方面,在教育拨款上:

即使用最夸张的算法,IIT 是每个学生每年 30 万卢比,折合 2.9 万人民币。

而清华 2017 年的教育经费拨款 30 亿元、科研拨款 50 亿元,全校学生 3.6 万人。

如果算总拨款的话是平均一个学生 80/3.6=22.2 万!即使只算教育拨款也高达 30/3.6=8.3 万元。可以说从任何角度都碾压印度理工。

换句话说,清华的录取往最宽里面算也不比 IIT 容易,清华每个学生的教育资源用最严格的方法算也比IIT最宽的算法高得多。

结果是,“留美预备学堂”在美国被人家全线碾压。

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啊。

“印度理工”式教育

说到印度理工,其实最早我并不是从关于硅谷的新闻上了解到的,而是一部经典的电影:

虽然这部电影描写的这所原型为印度理工的大学,教条、压抑、呆板、毫无创新精神,但你得想想美国人电影还天天黑自己政府最烂呢。

作为电影总要树立一个冲突、一个反面,往往并不反映真实情况。

或许影片中弘扬的价值观,出彩的情节,才真正反映了印度教育所推崇的理念。

用一句台词来说就是:Alliswell(哦里斯歪儿)。翻译过来就是,喜欢穷折腾。

不论是开头的电击门口小便者,还是最危机关头的紧急助产里的临时网络教助产、自制发电机、自制吸尘器吸胎儿……完全体现了影片对智慧的概括:

敢于穷折腾、动手能力、理论转化为实践的能力。

考虑到 IIT 相比中国大学要少得多的资源来说,喜欢穷折腾真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深入核心的“穷折腾”精神

你说这样的教育太 low 了,太寒碜了,玩玩还可以,能有什么实际的技术推动、商业价值?

那好,我来介绍另一个 TED 大热的视频:

简单地讲,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发现非洲疟疾检测的重大问题是,显微镜过于昂贵,以至于当地人根本不敢轻易使用,因为一旦损坏的结果是数月甚至数年的工资。

于是开发出的一种基于折纸技术的显微镜 Foldscope,这种极其低成本、方便运输和维护的显微镜正越来越在贫困地区的疟疾防治中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

它甚至被开发出设计者没有设想到的用途,比如在卢旺达,当地植物病理学家用它来检测香蕉作物上的真菌,而坦桑尼亚的孩子们用它来检测牛粪中的寄生虫。

更因为它的低廉价格,它越来越多地成为世界各国生物、科学课上每个学生可以拥有的学习设备。大大促进了科学教育的热情和普及。

他的设计者是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工程教授Manu Prakash(马努·普拉卡什)博士:

他手里拿的那张纸就是一个折纸显微镜Foldscope的全部材料

他是哪里人呢?——哈哈,你猜对了。印度人。

他是哪个大学读的本科呢?——哈哈,你又猜对了。印度理工(坎普尔分校)。

而当他开发出这一款显微镜之后,印度又做了什么呢?

2015 年,印度生物技术部启动一项计划:将在全印度 80 个大学和机构推广折纸显微镜(Foldscope),用作为学生学习生物、化学和物理的教学工具。

从古普塔的垃圾玩具到普拉卡什的折纸显微镜,似乎真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让人看到那种深入核心的“穷折腾”精神。

在我看来这就是正在印度发生的科技教育实践。我相信这样的实践正在为印度更强大的科技人才培育发挥着重要作用。

印度式智慧:寻找替代方案

印度人将"寻找替代方案”的这种思维能力叫“Jugaad”。

当标准答案不可行的时候,Jugaad就出现了。

虽然你不能百分百的解决问题,但不能放着问题不去管它,能解决20%就解决20%。

如果家里的花洒坏了,那就用铁桶戳几个洞,挂在水管上,就替代了花洒。

美国哲学家杜威曾经说过:教育即生活。在局促的环境中调动丰富的智慧,算是对这一教育理论的印证。

不过,印度人对Jugaad爱恨交织,“寻找替代方案”的副作用有时意味着牺牲规则。

开车逆行、插队、3车道变5车道,印度大街上随处可见混乱的交通就是一例。

混乱的结果也并不常常是坏的,要不说印度是个神奇的国度呢。

有人认为,印度CEO管理的天赋或许就来自于此:在混乱的环境中找到秩序,是印度社会的生存之道。

在教育上,Jugaad思想的影响就是:印度学生不接受标准答案,他们非常乐于跟老师争辩,挑战权威。

老师也非常乐见学生对他的挑战——因为这意味着“学生获得了自主学习的能力”,这节课的目的就达到了。

片中提到,“中国人很擅长‘完成’事情,不像印度人,能言善辩,不羞于表达意见,即使这些意见只考虑了一半,印度人不会等待自己有了完美的想法,才会去做,而是在做的过程中完善它。”

印度式反思:自我组织的学习

1990年起,苏卡塔教授决定向印度的贫困村庄送电脑,卡拉卡提村是第一站,“云中学校”就此诞生。

这里很穷,很多孩子连鞋袜都没有,电脑对他们来说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东西。

苏卡塔教授说,如果这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没有接触过互联网,未来他们会严重落后。可缺老师,少课程,光有电脑管用吗?

苏卡塔教授说:令人吃惊的是,孩子们开始了自我学习。

首先他们会自己发现搜索网站,他们可能会输入问题,可是看不懂英文,所以他们得学习怎么读英文。不是单独学,而是在一个小组里学。

在“云中学校”,学生学会了读英文,学会了使用互联网和计算机,他们的未来也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云中学校”采用的教学方法叫SOLE,Self-organised Learning Environment,自我组织的学习环境。

如果说在贫困地区,采用SOLE教学法是迫于环境限制不得已的被动选择,那么远在印度果阿海滨的一所条件富裕的国际学校,采用SOLE教学法是完全积极的求变。

学校创始人希尔帕·梅赫塔介绍,她创立学校的初衷是为了她的女儿:“我发现孩子的自信在不断下降,我认为这是过时的教育系统造成的,这种系统总是强调遵从和服从,孩子们应该主导自己的学习之旅。”

当然老师会关注学生在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两者间的平衡。如果他们沉迷于科技,老师会带着学生出去走走,让学生了解并不是禁止他们使用科技产品,而是必须学会自我调节。

从影片中呈现出来的SOLE学习方法,我们可以看到两个重点,第一是“自我”,第二是“环境”。

“自我”现在越来越普及,国内这几年火热的“PBL”,就是基于项目制的学习,强调自主探究。

而“环境”往往却被忽略。学习并不是单打独斗,一个人就算再牛,能力也有局限。

如何营造一个学习好环境,利用环境优势学到最多最好,从同伴中学习。这是印度的SOLE教育更有启发的部分。

写在最后

我们衷心地希望我们的孩子也能够接受这样的教育,去动手、去创造、去穷折腾,而不是一想到科技教育,就是做题,就是专门的实验室、昂贵的器材和按部就班的实验报告。

科学教育应该是好玩的,应该是可以亲手实践的,应该是让我们的青少年拥有创造的眼光和动手能力的。

或许我们今天的学校还无法如我所愿般的快速转变,但我们每一个物理、化学、自然、科学……老师、甚至是每一个家长都可以行动起来,去让孩子拥有这样快乐有益的科学教育。

我在麦肯锡做合伙人的时候,最后两年是在我们硅谷的办公室。那时候惊奇地发现,麦肯锡北美 600 位合伙人,大陆接受本科教育的竟然只有两个人。而我只能算半个,因为我是在北京选上,转到硅谷的。

而同时期的印度裔的合伙人,竟然有 100 个!

其中不乏各个细分行业的大领导,而且他们大部分是本科在印度读的。

那时候感叹在国际精英职场,中国人的凤毛麟角,这些经常可以回国忽悠的“海外人才”被印度留学生甩了 N 条街。

每年北大清华这么多出国的“高端人才”,往往无非是低级码农的存在而已。我们讲全球领导力,在人才方面,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没有人才,何谈领导力?

人才追到根,是教育。印度的整体教育水平其实有很多问题,但是他们的 IIT 这样的精英教育(注意:精英教育不是有钱人的教育)却是大规模地产出了能够在全球舞台上发光的英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