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川普电话门举报信8大要点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27日 18:35 来源:纽约时报

检举人表示,白宫官员认为他们亲眼目睹了川普总统滥用职权谋取政治利益。 THE NEW YORK TIMES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周四公布了检举人举报信的解密版,内容涉及川普总统敦促乌克兰领导人对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展开调查,拜登目前还在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竞逐中领先。

同时,委员会还公布了情报部门调查该举报的监察负责人的一封信,认为举报内容可信,且需紧急加以关注。这些文件,以及川普政府试图阻止国会和公众看到这些文件的努力,令民主党内部要求弹劾川普的呼声高涨。

1. 白宫官员认为,他们亲眼目睹川普在滥用权力谋取个人政治利益。

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中,川普提到了美国对该国的援助——但没有明确提及他刚刚冻结了数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计划,然后敦促乌克兰领导人调查拜登。在那次通话之后,多名白宫官员告诉检举人,他们担心川普滥用总统职权,“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寻求外国干预”。

2. 白宫律师试图隐藏这份整理复原的通话记录——而且以前也有过这种行为。

检举人写道,为了限制能够看到文件的官员数量,白宫律师“指示”白宫官员将7月25日的通话记录从通常存储此类文件的系统中删除,放入一个存储高度机密信息——比如跟秘密行动有关的文件——的系统,虽然它并不符合存放标准。一名白宫官员告诉检举人,用该系统来隐藏政治敏感信息是对该系统的“滥用”。

在举报信的附录中,检举人写道,白宫官员“不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处理总统的文字记录,“完全是为了保护政治上敏感的信息,而非国家安全敏感信息。”

举报信没有提及相关白宫律师的名字。但可以肯定要么是白宫级别最高的律师——川普的白宫法律顾问帕特·A·希波隆(Pat A. Cipollone)的下属,要么他本人也包括在内。

3. 国务院认为,朱利安尼替川普出面与乌克兰接触这一失范之举,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这名检举人讲述了美国高级外交官极力处理总统所造成的混乱——为了收集不利于拜登父子的材料,他通过7月25日的通话以及之后派私人律师鲁道夫·W·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向乌克兰官员施压。多名官员表示,乌克兰领导层因此认为,川普与乌克兰新总统之间的任何会晤或者电话,都将取决于后者是否愿意“配合”朱利安尼的要求。

4. 川普推动调查的同时,“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政策突然改变”。

这是川普政府在7月25日的电话之前对乌克兰施加压力的两种表现之一。这名检举人警告,自己不确定此举是否与一种更广泛的认识有关,即川普希望泽伦斯基按照朱利安尼的要求进行“合作”。检举人讲述的这一事件,出自一份部分涂黑的附录,该附录来自一份对川普阻止国会拨款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侵略的一揽子军事援助方案的讨论。

川普似乎利用外交政策作为筹码,向乌克兰施压,迫使其抹黑自己的政治对手,这构成了弹劾呼声的核心。

5. 一名受到广泛批评的乌克兰检察官曾在《国会山》报上提出指控(但后又改口),这引起了川普和朱利安尼的兴趣。

检举人将川普7月25日的通话追溯到乌克兰前最高检察官尤里·卢岑科(Yuriy Lutsenko)及其盟友在2019年春天向《国会山》(The Hill)报保守派的观点撰稿人约翰·所罗门(John Solomon)提出的说法。所罗门以撰写调查风格的文章而闻名,它们营造出川普的敌人正在酝酿不法行为的叙事,而这些说法又往往会被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持人肖恩·汉尼蒂(Sean Hannity)加以放大。

在视频采访和几篇文章之中,所罗门提到了卢岑科的一些说法,包括乌克兰官员同民主党非法勾结,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帮助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卢岑科称他们泄露财务记录,促使川普的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辞职。所罗门还进一步强调了卢岑科的说法,即奥巴马任命的驻乌克兰大使——一名长期职业外交官给了卢岑科一份“不起诉名单”。所罗门提出的第三项指控是卢岑科声称拜登曾推动解雇乌克兰前最高检察官维克托·绍金(Victor Shokin),平息对一家乌克兰公司的所谓刑事调查。他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曾是这家公司的董事。

事实上,奥巴马政府、乌克兰的西方支持者和反腐败活动人士都想让绍金下台,因为他被广泛视为改革的障碍,拒绝提起腐败案件。美国国务院称,卢岑科有关不起诉名单的说法“完全是捏造”,今年5月卢岑科收回了对拜登父子的指控,称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做错了什么。

接替绍金的卢岑科最初被认为是一名更好的检察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形象已经受损。检举人在举报信中写道,“卢岑科没有接受过法律培训,在乌克兰受到广泛批评,因为他把刑事调查政治化,并利用他总检察长的职务来保护腐败的乌克兰官员。”但川普和朱利安尼仍然决心调查他对所罗门所说的话。美国国务院随后召回大使,在7月25日的电话中,川普对乌克兰总统说,“我听说你有一位非常优秀的检察官,但他下台了,这真的很不公平。”他显然是指卢岑科。

周四,所罗门为自己的文章辩护,他在推特上写道,“我百分之百支持自己的报道。”

6. 检举人对巴尔的卷入表示担忧。

在检举信中,检举人表示,他从其他官员那里听说,川普在7月25日的电话中敦促乌克兰总统与(美国)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合作,调查拜登父子。

根据周三公布的整理复原的通话记录,这个说法是准确的;检举信还说,川普对乌克兰总统说,“有很多人在谈论拜登的儿子,说是拜登停止了起诉,很多人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所以无论你能和司法部长一起做什么,这都是好事。拜登到处吹牛说他叫停了起诉,所以如果你能调查一下……”

泽伦斯基答应按照川普的要求,让他的新最高检察官展开调查,还问美国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信息可以共享,川普谢了他,说,“我会把鲁迪和司法部长巴尔的电话告诉你。”

美国司法部一名高级官员本周表示,白宫没有指示巴尔调查拜登父子,但不愿透露是否存在这样的调查。

7. 监察长对检举人的身份保密。

来自情报部门监察长迈克尔·阿特金森(Michael Atkinson)的信件段落,表明他将检举信发送给代理国家情报总监约瑟夫·马奎尔(Joseph Maguire)时隐瞒了检举人的身份,希望马奎尔依照检举人法,将检举信提交给国会。马奎尔和川普政府最初拒绝这么做,尽管他们在本周做出了让步。马奎尔于周四作证说,他仍然不知道检举人的身份。

8. 监察长标记了减轻指控的信息,但结论是,投诉是紧急和可信的。

同样出自阿特金森信件的这段文字承认,检举人对7月25日的通话并不直接知情,并暗示检举人可能在政治上不支持川普。不过,川普任命的阿特金森在初步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检举者提供的信息是可信的,国会需要紧急加以关注。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