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川普 一场策略大于内容的博弈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29日 23:37 来源:侨报

一场“乌克兰通话门”,成为众议院议长、民主党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正式宣布对川普进行弹劾调查的契机。愤怒的川普,不管在推特上还是在演讲时,都以“垃圾”、“猎巫行动”、“骚扰总统”等指责进行回击。其实,导火索本身是什么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卷入这场博弈的每一派、每个人都明白,2020年总统大选选战,已经从2019年9月开始,提前进入了白热化。

川普与泽伦斯基会晤。(图片来源:路透社)

这场箭在弦上的弹劾真的能让川普下台吗?很难。弹劾程序要由众议院启动,调查通常由司法委员会进行。

调查结束后,众议院将对“是否弹劾”进行表决。这一步是有可能实现的,民主党在众议院是多数党,而只要相对多数就可以通过弹劾。且根据统计,现在已经有多数众议员同意弹劾了。接着,参议院将对总统进行“弹劾审判”,当2/3的议员认定总统有罪时,总统就被弹劾成功,副总统将取代总统成为总统。这一步很难,因为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有多数席位,而根据已经公布的“乌克兰电话”的内容,很难有20名川普的共和党同僚被“策反”。

如果只看白宫已经公布了的、今年7月25日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通话的内容,这场“弹劾”的宣布确实来得有些牵强。毕竟,通话前川普冻结了价值4亿美元的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通话中川普敦促泽伦斯基与相关人员联系、好好查一查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在乌克兰的天然气公司贪腐案中到底是否干净,川普“仿佛”话里有话地说“美国对乌克兰很好”——这些细节都联系起来,当然可以编出一个环环相扣内涵十足的故事;但是从事实层面上说,这场通话简直算得一场“低配”版本的穆勒调查:似乎暴露了川普不少疑点和弱点,但归根结底还是无法断定川普违反了宪法、法律或者犯了什么原则性的严重错误。按川普27日的说法,就是如果这样算错误,那“美国总统无法和外国首脑交谈了”。

不过,穆勒调查已经结束且结论总体还是对川普有利,而“乌克兰通话门”相关的调查才刚刚开始。

其实,从川普出人意料地赢得2016年大选并成为美国总统以来,民主党左派弹劾他的呼声和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息过。通俄指控,宣布暂停《童年入境者暂缓递解法案》(DACA)、对于白人至上主义闹事不表态,对非法移民“骨肉分离”……都是反对派觉得川普应该下台的理由。但在以上每一个关头,佩洛西都谨慎地选择了“不发起弹劾”。在她看来,发起弹劾而不成功,那还不如不发起。

但这次,佩洛西大胆地宣布了发起弹劾调查,这也是有原因的。首先,围绕着“乌克兰电话门”,川普受到的指控包括拒绝法律要求向国会提交情报官员的举报、有把美国军事援助作为筹码打压政治对手的嫌疑。这些指控虽然还要通过调查进行确认,但指控本身确实是“简单而严重”的,容易得到民众理解支持。其次,随着2020大选越来越近,“乌克兰电话门”可能是大选前民主党所能得到的最“趁手”武器了。而且,以“乌克兰电话门”为由头,按宪法规定可以决定弹劾调查内容的众议院可以对感兴趣的话题对川普进行全面的调查,也许从别的方面查出漏洞、错误和罪行,那就可以一举打败川普。

当然了,一旦“弹劾调查”什么都查不出来,民主党和佩洛西本人的政治声誉与资本将遇到极大的消耗。而另一个不确定但非常冒险的点在于,如果拜登及其儿子在调查中被证明确实是“不干净”的,民主党方面将受到严重的反噬——拜登本人当然就更不要想在2020大选中取胜了。总体来说,对佩洛西和她代表的民主党来说,现在弹劾川普是一个风险很大、预期收益也很大的策略。

另一边,单就被迫应战的“川普队”而言,面对的也是一个风险大收益高的局面——风险和收益的来源和反对派正好相反。

而且,以“猎巫”为理由,川普的竞选筹款将面临更有利的局面;虽然民主党也可以据此高举“必须打败川普”的旗号筹款,但民主党参选人们在2020年夏天确定唯一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前只能分享相关红利,但川普可以独享核心选民的资金支持。

总之,对双方来说,这就是一场策略比内容重要、风险和收益前景并存的博弈。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