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政70年!中共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30日 21:00 来源:博讯

中国已经进入70年大庆时间。虽然每个人从不同的价值出发,对中国在中共统治下70年的发展有不同评价,但是,就中共统治本身而言,垄断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权力达70年之久,在世俗意义上不能不说是成功的。

70年前,中共在南湖的一条小船上宣布成立时,恐怕想不到20多年后会成为中国的主宰;毛泽东这个“混世魔王”将自己建立的政权和建设的国家折腾得奄奄一息,他临死前恐怕也想不到这个党还能存活这么长。八九六四,虽然邓小平的镇压保住了中共政权,但在民心尽失以及外部制裁下,普遍认为红色江山挺不过10年。

然而,中共不仅活过来了,而且居然显得似乎比以前更强大,政权更牢固。这让许多反对和敌视它的人颇感沮丧。现在,尽管和美国的贸易战打了一年多,中共陷入六四之后最险恶的环境,很多人预言它的日子不长了,但恐怕这些预言更多是出于打气,预言者本人似乎都未必相信自己的预言。总而言之,中共统治70年而不倒,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世界政党的奇迹。

于是,许多人,包括中外学者和专家著文探讨中共成功的秘诀,中共自己的御用学者更是连篇累牍从各个方面各个角度总结其成功的经验,每到某个时间节点,颂扬中共成功学的书籍和文章充斥市场。曾写过《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一书的中央党校副校长谢春涛前不久撰文分析中共统治成功的原因,把这归功于中共有一系列优秀特质——远大理想追求,科学理论引领,选贤任能机制,严明纪律规矩,自我革命精神,强大领导能力。而著名的中国通、美国学者沈大伟在2008年则以“收缩与调适”为名,解释中共在中国改革后统治策略的变化。在他看来,中共作为一个建制正处在不断萎缩的状态,但它也有能力在一些关键领域进行重大的调适和改革来逆转收缩过程,因而中共实际上处于一种转型过程之中。尽管他近年来改变了对中共的看法,甚至鼓吹中共已进入缓慢崩溃的阶段,但在他去年出版的《中国的未来》一书中也承认,如果中共采取软威权主义,中国会采取温和改革,并经历部分转变;如果中共采取半民主模式,则会让中国改革成功、彻底转型。

像沈大伟一样,海外学者,包括华裔学者和西方学者,对中共的诅咒在近几年显著得到强化,他们和专事歌颂中共的御用学者形成了学界两极。

要探讨中共统治的成功,当然可以从各种角度切入,但最好还是回归到统治策略和统治行为本身,尤其是领导人的个人秉性和所谓的领导风格给这个党打下的底子和带来的印痕,而在中共的领袖中,毛、邓、习特别是毛对中共的影响超出了其他中共领导人,他们改造了中共,中共还在享受其遗产。以此观之,我把中共成功的秘诀概括为四个面向;以专政为工具的对人民的残酷剥削、压榨和迫害,有意识的谎言、欺骗以及长期的意识形态洗脑和思想控制,好运,对高科技和互联网的娴熟运用以及数字极权。

中共成功的秘诀首推对人民的专政和惩罚。因为只有专政才有人民的服从。毛泽东将中国的国体和中共的政体确立为人民民主专政,但细数中共70年的建政历史,除了某些短暂的特殊时期外,“人民民主专政”只有对人民的专政而人民从无享有民主。这就是中共政权的本质。有三部书对人们认识中共专政的历史有很大帮助,它们是已故历史学家高华描写的中共延安时期的《红太阳是怎么兴起的》,旅英女作家张戎描写的毛一生幕后故事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以及新华社原记者杨继绳描写文革的《天地翻覆》。这三部书和官方书写的美化中共统治历史的多数史学著作不同,它们能让我们全景式地看到中共对人民的血淋淋的专政历史。

中共对人民的专政并非起于全国建政后,而最早在江西红色根据地时就开始,延安时期“发扬光大”,所谓延安整风就是对广大普通党员和知识分子的专政,49年后将延安经验在全国复制,并最终在文革达于极盛。但这不是说文革之后就不专政了,不过是换了方式,不再像之前那么血腥和赤裸裸。暴力和惩罚通常是专政者使用的手段,除此外,中共另两个常用的手段是人身控制和饥饿,改革开放前,包括战争年代,人民就死死地被绑在中共控制的区域,没有基本的行动和言论自由,而为政权的存活,剥削民众更是家常便饭。上述三部书有对这些专政术的大量描写,让人触目惊心。

专政不只是让人民服从的工具,自身即是目的。因为只有对人民的专政成为目的,中共的统治才能维持下去。中共是个庞大组织,已有党员9千多万,把它组成一个国家,人数也要排在前十。这个组织和这套体系的运作是需要庞大资源的,尤其是中共高层的特权,像黑洞一样,将人民创造的财富源源不断地吞噬掉。因此,没有对人民的专政,人民一定会起来造反。由此本质和目的决定,只要中共统治一天,它对人民的专政就势必延续一天。

改革开放后,中共接受过去的教训,不再使专政显得血淋淋,而在多数时候显示某种文明和“仁慈”,当然,这也得益于社会财富规模的扩大,让中共不必为了财富而露杀机。但不等于中共就会放弃暴力本色。只要民间社会的反抗让中共感觉政权不安,它随时会扣动扳机。六四就是一例。习近平对维权人士的残酷打压又是一例。可以说,对人民的专政将伴随中共统治的始终。

秘诀之二是谎言、欺骗、洗脑和思想控制。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有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次,就变成真理”,中共在用谎言治国方面,更胜纳粹一筹,“人民民主专政”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谎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中共用一个一个的谎言堆砌而成的。

我把中共的谎言和欺骗分成两个层面,一是在国家基本的政治体制设计上,根本是谎言和欺骗。以宪法为例,第一条宣称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第二条规定,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第四条说,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上述每一条都是谎言,充满着欺骗。二是在具体的政策、政治生活和日常行政中,更充斥着大量的谎言和欺骗,离开谎言和欺骗,简直寸步难行,人们形容中共,是漂亮话说尽,坏事做绝,生活在中国社会的人,对此都有切实体验和感受。

谎言治国,欺骗成性不是说中共天生就是坏,或者是它的创党领袖以及后来的领导人都心术不正,德行不端。就个人品德而言,中共创党领袖中很多是怀着救国救民之理想的。当然,也有一些领袖为了权力而不择手段,如毛泽东。但这样的人哪个统治集团都有。尽管如此,中共及其领导人的谎言和欺骗明显远多于其他政治集团,此乃由中共信奉的乌托邦的共产主义理想以及它对权力的垄断必然带来的。理想本身若不能实现,其实就是谎言,而一种理想具有乌托邦性质,要人们相信,除了权力强制外,就只能用一个一个的谎言来欺骗。特别是如果自己不信又要别人相信,更需借助谎言和欺骗。所以,中共宣传机器的一个使命,就是每日制造谎言。

权力的垄断同样需要谎言和欺骗来修饰,把统治说成是为人民谋幸福,让人民相信它是出于公心,以减少人民的怀疑和不满。中共的口号“为人民服务”就充满欺骗性。另外,作为一个高度集权的政党,领袖位于权力的顶端,这种领导体制也使得官场无时无刻不在制造谎言和欺骗,否则官员很难有生存空间。

对于中共的谎言和欺骗,虽然有不少人觉醒,但中共把谎言改造成一套话语体系,将它涂抹上民族解放和民族复兴的色彩,长期和系统性地向民众灌输,还是具有相当的欺骗性,导致民众的认识产生混乱,积非成是,将谎言当成真理。例如,中共审定的历史教科书将民族解放的功劳由它独揽,尽管真实历史并不如此,但能够接触真相的民众毕竟不多。即使一些人了解历史真相,可今日中国的崛起似乎确是在中共统治下实现的,中共由此宣称只有它才能带领中国实现民族复兴,故他们可能也不喜欢中共,但认为除了中共外没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做到这点,从而无形中使自己成为中共统治的同盟军。

中共成功的秘诀之三是运气。这似乎有点神秘论的味道,但中共自成立以来,而不仅仅是建政70年,虽然一路跌跌撞撞,然而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以致我不得不把他列为中共统治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共成立之初,只有50多个党员,虽然得到苏联的一手包办,但类似政党,在当时少说也有几十个。中共发展壮大,得益于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这个“贵人”。孙为了用武力夺取江山,需要苏联帮助,于是按照苏联的党国模式改造国民党,并在苏联指示下让共产党员参与国民党,使中共第一次进入中国的政治舞台中心。中共第二次起死回生还是与苏联和国民党有关,再加上日本。当蒋介石将位于江西的国中之国——中共建立的中央苏区摧毁,红军不得不进行所谓的长征,最后落草于贫瘠的延安,日本对中国的大举入侵救了中共一命。蒋为抗日,须苏联援助,后者的一个条件,是要求蒋不能对红军赶尽杀绝,承认中共的合法地位。中共随后在八年抗战中恢复元气,并有了大发展,成为同国民党分庭抗礼的力量,以致毛泽东后来谈到中共能够得天下,由衷感谢日本的侵略。中共第三次好运则是在上世纪60年代和苏联争夺国际共运领导权失败后公开和后者决裂,陷入同美苏两面作战困境,国内又因长期不断的运动特别是文革接近崩溃,此时美国出现,为反对苏联霸权和共产主义,反过来同自己的死敌中国谋和,两国结成准同盟关系,大大改善了中共的国际处境,使中国在毛泽东死后得以打开大门,向西方开放,融入国际社会,中美的这段黄金岁月直到八九才嘎然而止。

八九六四是中共的另一个坎,镇压使得士气低落,人心涣散,在西方制裁下,中国经济重回计划体制,经济增速改革以来最低,普遍预计中共是维持不了多长的。然而,仍是美国,在六四之后不久,缓和同中共关系,悄悄接纳中共。西方并没有认真严厉制裁中国。92年邓小平南巡后,西方国家以为中共会向民主自由转型,对中国的大部分制裁被取消,美国让中国的融入战略让中共再次获得新生。南海撞机事件使得两国关系恶化,但接下来的“9.11”为中共送来了第五次好运。小布什上台后,美国已经警觉到中共对自由世界的威胁,打算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但“9.11”恐袭改变了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对中国的态度,使中国在加入WTO后,更深更广地参与全球化,获得了10年宝贵的发展时间。中共最后一次好运是2008年发轫于美国的次贷危机,它让西方元气大伤,无力围堵中国,中国虽也受次贷危机影响,但远未有美国严重,从而使中国再次获得发展的时间和空间,直到习近平上台。

在过去70年乃至一百年,每到中共发展的瓶颈期,上帝总是眷顾中共,使人不能不惊叹,其运气太好。

最后一个秘诀,是中共对互联网和高科技的精巧操纵,发展出一套娴熟的数字统治术,最大程度地化解了新技术对其统治的威胁。互联网刚出现时对中共是个新事物,它的即时和随机传播特点以及传播范围的无限扩大大大提高了中共垄断信息的成本,因此,最初几年,面对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及它带给人们的信息获取的便利,中共有些惊慌失措,不得不笨拙地学习如何管理和控制网络,建立和外部信息隔绝的防火墙制度。但中共很快适应了互联网生态,发现网络在为统治制造麻烦的同时,也能为强化和改善统治服务,成功地发展出了一整套成熟的网络操控技术。

另一方面,中共也充分利用包括监控技术在内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将这些新技术运用于对社会的管控。学界将此称之为数字或高科技极权主义。习近平的极权统治很大程度上和技术的升级有关,它大大便利了中共对整个社会的监控,今天覆盖中国的几千万个摄像头,为全方位无缝监控每个人提供了可能。不仅如此,中共还通过操纵互联网等新媒体,散布虚假信息,制造外部仇恨,向全体民众尤其是青少年强化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红色江山意识的洗脑教育。可以说,高科技已经成了中共极权统治的有效工具。

在中共建政后的70年历史中,其对人民统治的成功,主要依赖这四个秘诀。习近平之前,主要是通过专政和镇压,欺骗和洗脑,再加上好运,统治人民;习上台后,战略环境趋严,好运没有了,但新科技比过去发达,替代运气成为统治工具。四个秘诀之间的关系是,专政和镇压让人民产生恐惧,恐惧使人不得不服从,而谎言、欺骗和洗脑则为专政抹上一层玫瑰色,赋予后者一种历史的必然和正义性,让人民产生类似于受害者情节的“斯德歌尔摩综合症”,自愿服从中共统治。然而即便有了专政和洗脑,若没有历史出现的多次好运,中共是否能维持到现在,是要打问号的。尽管运气不再,但中共如今已成巨无霸,又手握新技术一边监控人民,一边为大众制造新的意识形态春药,想使中共改弦更张,放弃极权,恐更非易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