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二手”丁丁一年半后,他怎么样了?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1月19日 23:45 来源:果壳

去年三月,世界上首例全阴茎和阴囊移植手术在美国完成。

最近,该医疗团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报告了病人的恢复情况:在换上 " 新的 " 生殖器一年半之后,他的阴茎恢复了正常的感知能力,他可以站着小便,勃起功能也基本正常,还能拥有性高潮

用病人自己的话来说:"感觉自己完整了!"

睾丸在阴囊里,这次没移植。丨 视频截图:Animation Shows Aspects of Total Penile and Scrotum Transplant

" 好像这辈子就这样了 "

意外发生于 2010 年。

在烽火连天的阿富汗战场上,一个简易的爆炸装置让这位年轻人身受重伤,他双腿被截肢,还失去了阴囊、睾丸和下腹壁的一部分,阴茎组织也只剩下 1.5 厘米

对他来说,失去生殖器的痛苦,远甚于截肢。

生殖器受伤,在军队中其实并不罕见。据统计,2001~2013 年间,超过 1300 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美国步兵,生殖器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是,对病人来说,这却是一个 " 孤独的伤 "。

这场意外让他失去了双腿和生殖器。丨 nytimes.com

这位年轻人曾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不过是以匿名的形式。他在采访中透露,自己一度有过自杀的念头:"就好像,你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要孑然一身孤独终老 …… 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无法将自己视为一个男人。"

后来,他可以用假肢独立行走,也不介意夏天穿着短裤让假肢暴露在阳光下,但藏在衣物下的旧伤,却始终是他一个" 难以言说 " 的秘密,只有直系亲属和最亲密的几个朋友知晓,并且,由于残留的尿道太短,他不能站立着尿尿

移植一个真的生殖器

意外发生 3 年后,他鼓起勇气寻求医生的帮助。

最开始,他并不知道还有 " 移植 " 这种方法。那个时候做的手术一般是" 阴茎成形术 ",也就是利用前臂、大腿等组织,创造出一个阴茎。这样造出的阴茎可以排尿,但无法形成自发性的勃起。

一番交流之后,约翰 · 霍普金斯医院的整形外科医生理查德 · 雷德特(Richard Redett)觉得,这位年轻人可以进行阴茎移植手术——不是创造一个阴茎,而是移植真的生殖器

当然,这个手术并不简单。在此之前,全世界一共有三例成功的阴茎移植手术,但这一次,要移植的除了阴茎,还有阴囊和一部分腹壁。手术不仅要完成尿道的连接,还需要吻合血管、缝合神经。这些操作非常精细,有的血管内径只有 1~2 毫米。

只有完好地接合血管、神经等,患者的身体才能为移植的器官提供血液,器官也才能发挥正常的功能。丨视频截图:Animation Shows Aspects of Total Penile and Scrotum Transplant

为了确保手术顺利,医疗团队提前进行了多次演练。同时,他们也多次跟患者交流,确保他清楚手术的风险,并且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年轻人倒是未曾动摇,他非常渴望这个手术。

接下来,这位年轻人要做的便是等。与其他器官移植手术相似,移植的阴茎供体也会来自于刚刚死亡的捐献者。但在这个器官上,问题又复杂得多:一来,很多人并不知道,生殖器也可以捐献;二来,医生不仅要看捐献者的血型是否匹配、器官是否健康,还要考虑其他因素,例如年龄、肤色、尺寸……

2018 年 3 月,他终于等来了医院的电话:现在,可能有一位合适的捐献者

" 这是我做过最好的决定 "

手术长达十四个小时,因为时间过长,医生们中途还被允许去喝个咖啡、上趟洗手间。移植的组织重量超过2 千克,包括阴茎、阴囊和下腹壁的一部分

考虑到伦理问题,医生并没有移植睾丸。睾丸是产生精子的部位,一旦移植了睾丸,这位患者排出的精子,其中含有的遗传物质也来自于捐献者。也就是说,如果患者未来有了后代,从遗传学的角度,很难说清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因为没有睾丸,他不可能成为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但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终于再次拥有了 " 自己 " 的生殖器。

接受移植手术后的年轻人 丨 nytimes.com

实际上,阴茎移植可能会引起比较大的心理负担。2006 年,广州曾进行过一例阴茎移植手术,但患者的妻子不能接受这个来自 " 外人 " 的性器官,同时也由于器官排异等问题,手术 15 天后,移植的阴茎又被摘除了。

在手术之前,这位年轻人也曾经犹疑过,自己能否将这个新器官当成是自己的,但在手术之后,他丝毫没有了这个困惑从心理上,他完全接受了这个新器官。

但他的身体能接受吗?

器官移植手术之后,排异反应是一个重要问题。出于保护目的,我们的身体能够识别不属于自己的部分,例如细菌、病毒、移植来的器官和组织等,然后发动免疫系统去攻击它。

我们的身体能够识别不属于自己的部分,然后发动免疫系统去攻击它。丨 图虫创意

但对于移植手术来说,这却是一种负担。为了减少排异反应,病人在手术后要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但这些药物有副作用,它们可能会损伤肾脏、破坏免疫系统。

实际上,由于排异反应,阴茎移植手术有过不少争议。肾脏、心脏等器官的移植手术是能够救命的,而移植阴茎,不是生存必须的,看起来顶多只是提高生活质量,它值得患者承担排异反应的风险吗

对于这个问题,医疗团队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手术两周后,他们为患者注射了来自捐献者的骨髓,这样可以减少患者对移植器官的排斥。现在,这位患者只需要每天服用一片药片。医生希望,他可以在未来 5~10 年里摆脱免疫抑制。

进行该移植手术的医疗团队 丨 hopkinsmedicine.org

如今,手术过去一年多了,从医疗团队的报告来看,患者恢复得不错。患者自己也说,他的愉悦指数有了明显的提升。

如今,他回到了学校,变得外向,也不那么害怕认识新朋友了。从前碎裂了的生活,正在慢慢拼凑回来。

" 我不后悔,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