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大国乱了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改革考验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8日 20:31 来源:牛弹琴

(一)

英国人忙着脱欧,美国人忙着弹劾,法国人忙着罢工。

过去几天,又一个大国乱了。这个国家,就是法国。

全国性的大罢工,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高铁停运,地铁关门,学校关闭,商家打烊,百万人都走上街头,发泄着心中对政府的不满。

当然,如果一定要看到亮点,也是有的。正如一些朋友指出的:法国人罢工是专业的。

所以,我们看到,一只又一只泰迪熊将地铁围起来了,你想乘坐地铁,没门!

在法国,抗议也是常态,有一种说法就是,法国人是一个“春天工作、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节”的民族。

去年爆发的黄马甲运动,抗议都集中在周六,周一到周五要工作,周六抗议完休息一天再去工作,这种抗议也很法国。

但这一次,还不是黄马甲那么简单。

记得整整一年前,黄马甲运动最高潮时,《华盛顿邮报》一篇文章的标题,就是“生病之国(The sick repubic)”。图面中央,是笼罩在催泪瓦斯中的凯旋门,一大群身穿黄马甲的抗议者,正在和法国警方激战。

这一次,病情略好一些,但恶化的苗头却已呈现。在不少地方,还是发生了纵火、冲突,警方释放催泪弹,并进行了逮捕。很多人受伤,其中包括一名土耳其记者。弄得本就不爽的土耳其政府,痛批法国人太不重视人权。

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毕竟,这次不是干六天歇一天,而是“无限期大罢工”。

斗争一旦展开,往往会脱轨进行。从过去的经验看,完全可以预料,很多法国城市将发生暴力,很多商铺被烧毁,很多汽车被砸烂,也将肯定会有一些人丧生……

反正,中国大使馆也已经向华人华侨发出警告,还是千万要注意安全。

这是一个无奈而悲哀的现实。

42岁的马克龙,面临着执政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二)

法国病了,病得还真不轻。

马克龙拿起了手术刀,但哪知道,却几乎要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难啊!

还是简单谈一下自己的粗浅看法吧,总觉得这不是简单的抗议,暴露出法国这个老牌资本主义的治国软肋,大致四个方面教训吧:

教训一,高福利已经难以为继,但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

这一次的导火索,是马克龙想对养老制度动刀。

动刀的原因,是这个制度已经是不可持续了。

按照法国官方数据,法国的养老金支出,已占GDP14%,几乎超过所有欧洲国家;如果再这样搞下去,到2015年,法国养老金赤字将达到190亿欧元。

以后,就是谁来为法国人养老的问题了。

那就必须改革,比如,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2岁;还有,引入积分制度,谁工作年限长,谁养老金多一些,打破以前不同职业退休待遇不同的问题,这也显示社会公平。

但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这一次大罢工,公共服务部门最积极,就是因为改革动了这些人的奶酪。比如,货车司机52岁就可退休,退休金也比较高,但改革后,获得感大幅降低了。

于是,愤怒,大罢工。

高福利是好,但高福利也养懒了很多人,高福利更在透支着明天。

不改革,对法国来说,真就是死路一条。

教训二,一遇抗议就退缩,执政者缺乏远见和担当。

每次重大改革,必然遭到强烈反弹,但一些执政者,缺乏远见和担当,最终是将自己逼进了墙角。

去年,黄马甲运动,导火索是燃油税上调。出发点应该也是好的,用马克龙政府的解释,是为了履行《巴黎气候协定》,鼓励使用清洁能源,发展低碳经济,等等。

而且,加税真不算多。从2019年1月1日起,汽油每升提高0.029欧元,柴油每升提高0.065欧元。折算下来,每升也就涨三四毛人民币。

但结果,就是一周又一周的黄马甲抗议。在民众的压力下,马克龙政府立刻180度大转弯,撤销上调,向民意屈服。

这不由让人想起1995年冬天,当时的萨科齐政府也大刀阔斧,希望启动一场历史性的退休制度改革,引发了历时三周的全国性大罢工,最终,萨科齐全面让步,改革不了了之。萨科齐也民望大跌,最后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改革是需要谋略,但同时也需要担当,还要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勇气。但有些法国政客,谈谈恋爱可以,真刀真枪干,确实有点难;一遇挑战就掉头,更为后续改革制造了困难。

所以,去年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就写文章,真的要感谢中国的改革者。没有改革开放杀出一条血路,哪有中国的今天。尽管接下来的改革,触及大量既得利益者,依然不是一条平坦的路。

教训三,也要顾及民众的关切,决策不能太超前民众的觉悟。

出发点是好的,最后一地鸡毛的结果,这个世界也真不少见。

这就尤其需要决策者,哪怕在进行必要的改革前,也要充分顾及民众的关切,不能太超前民众的觉悟。

坦率地说,作为大国领袖最年轻的一个,马克龙执政两年来,将“变革”作为执政口号,一些动作可圈可点,包括对美国民粹主义坚决说不,甚至和川普多次过招。

但在国内,还是那么大反对声音,为什么?

政治家要理解民生疾苦,要和普通民众保持一致。燃油税出发点是好的,几毛钱其实真不多,但普通民众感觉就不一样,怎么老是加税加税加税。你是动了他们的奶酪了。

养老制度改革,也是必须进行的改革,为的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但不同利益阶层,感觉也是不一样的。尤其对一些高退休者来说,你摧毁了他们对未来的预期,人家会跟你拼命的。

记得去年黄马甲运动时,《世界报》就引用了一位示威者这样的话:马克龙总是“谈论世界末日”,我们面对的是怎么“渡过这个月末”。

马克龙啊马克龙,你也得等一等你的人民。他们的觉悟,可能还真不高,这需要一点时间,需要政策更深入更有艺术性和获得感一些。

教训四,法国社会在撕裂,川普主义在积极输出。

去年发黄马甲运动,被认为是50年来法国最严重的抗议示威;最近的无限期罢工,被认为是25年来最大规模的全国性示威。

这都还是比较中性的表达。如果参照西方某些人的标准,可以说是法国爆发了“抗议革命”了。

革命的背后,那就是法国社会的撕裂。马克龙代表的,别认为是精英阶层,很多法国人现在称他是“富人总统”,因为马克龙的一些政策,包括降低房地产税等做法,被认为是对富人有关。

对富人,各种利好;对穷人,毫不客气。

这未必符合事实,但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酵就成了主流民意。这种精英阶层和普通民众的对立,在现在很多国家都存在,也不仅仅在美国德国英国,也包括泰国菲律宾等很多发展中国家。

让马克龙更焦头烂额的是,还有一个特殊的因素,那就是川普主义向欧洲输出。

因为价值观等问题,川普和马克龙几乎公开决裂。在去年纪念一战百年活动中,当着川普的面,马克龙警告:要警惕狭隘的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

马克龙说得很艺术,也没有点名道姓。但谁都知道,“美国第一”是川普的口号;而且,川普还公开宣称,我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所以,马克龙落难,川普自然不忘送上“特殊关怀”。他曾在推特上说:我很高兴,我的朋友马克龙,巴黎抗议群众同意我以前所作的结论……

所以,前两天北约峰会,川普又调侃马克龙:你的问题真不少啊,黄马甲运动等等。

本来这是法国内政,川普就是熬不住,还要奚落一下马克龙。未来几年,川普主义的输出,将可能是一个世界性问题,尤其是对老欧洲来说。

(三)

这几天很忙,不想多说什么,最后再提供几点思考吧:

1,历史,并没有终点。美国前几年茶党风暴,英国近来脱欧闹剧,现在又是法国罢工事件。说明历史并没有终点。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完美的社会,都需要不断痛苦改革,不改革那就是死路一条。

2,笨蛋,最大的问题是经济。当年克林顿最有名的一句竞选口号就是:笨蛋,问题是经济。发展是硬道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陷入经济发展停滞,口号哪怕再动人,迟早是要出大问题的。

3,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真的如此,这就要求决策者必须要有远见,还要有谋略,有时,可能还不得不有所妥协。再想大刀阔斧,也不能太超前民众的觉悟。另外,无原则妥协,必定会后患无穷。

4,民生,是最大的政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