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X:年轻人主导的这十年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27日 11:43 来源:纽约时报

历史上有些时代是年纪大的人为年轻人设定文化和道德标准,比如1950年代。也有些时代恰恰相反,比如1960年代。

当前的这个十年属于后一种类型。它的确切起点是2010年12月17日,那天,突尼斯街头一名26岁的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自焚,引发了抗议活动,导致整个中东地区的政府一个接一个被推翻。如今,随着16岁的瑞典气候活动人士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人物,这个十年进入尾声。

从开头到结尾,这个十年被年轻人的技术发明从根本上改变了,比如社交媒体和移动应用;被大量从非洲和中东到欧洲、从拉丁美洲到美国的年轻移民从根本上改变了;被(主要是)年轻人的疾病从根本上改变了,尤其是上瘾症和精神疾病;被年轻人的道德信念从根本上改变了,从美国的“我也是”(#MeToo)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到从开罗至香港的大规模示威活动。

年轻人为什么,并且如何主导了这个十年呢?让我们把焦点缩小到美国。

首先是人口构成方面的原因。在美国,历史上认为的“60年代”(大约以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和《东京湾决议案》[Gulf of Tonkin Resolution]为起点),与婴儿潮时期出生的7500万人走入成年同时到来。我们当前的这个十年恰逢千禧一代的成年,他们又是约有8000万人的一代。人越多,权力越大——或者至少影响力越大。相比之下,我这一代,也就是索然无味的X一代,只有6500万人。

其次是愤怒。历史往往由一系列的反应与逆反应构成。我们记得,60年代的不守成规是对50年代墨守成规的反应。这个十年也是对上个十年的反应:对两场始于道德狂热、终于战略失败的战争的反应;对一场有好几百万受害者、却无人承认责任的金融危机的反应。

毫不奇怪,这个十年的标志是年轻人对曾经支配我们思维的老生常谈的强烈敌意。在他们看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没有维护和平,而是榨干我们的血汗。资本主义没有使国家富裕,而是让富人更富有。硅谷没有从事技术创新,而是挖掘我们的数据。教会没有拯救灵魂,而是强奸儿童。警察没有为民众提供服务和保护,而是按外表把人作为怀疑对象,杀害无辜。媒体不是在报道消息,而是在编造消息。

这种敌意不仅体现在进步的左翼身上,也是民粹主义右翼崛起的原因。

至于技术,年轻人不仅发明和塑造了社交媒体,社交媒体也塑造并改变了年轻人。这十年,算法以迎合我们的喜好为目标,其主要成就只是令我们的喜好变窄;网络社区的建立导致我们分裂成网络部落,并且传播虚假信息和仇恨;数字连接加深了个体的隔离,令我们更脆弱、更容易受影响;无处不在的便携式屏幕带来无限的数据,意味着比起同我们面前的人交流,总有更有趣的事情可以做。

一个结果是,我们的内心世界变得肤浅:我们花在思考、徘徊、阅读、做白日梦,以及仔细考虑某事的时间少了。另一个结果是,由于巧妙的措辞被讽刺挖苦取代、理性的辩论被连珠炮式的推文和热门意见取代,我们的政治生活变肤浅了。

技术还有另一个作用:它极大地加快了以前的边缘想法变成道德信念的速度,这些想法的倡导者主要是年轻人。

这些想法当中,有的早该成为信念,比如同性婚姻的平等权利(这是这个十年里最伟大的道德胜利)。还有的仍具更多争议,比如族裔、阶层、性别等社会界定的交叉性、性别流动性、性行为许可的新标准,或种族主义在美国身份认同中据称占有的中心地位等。道德信念并非年轻人独有的态度。但这只是一种轻松的姿态,除非生活已经给了你足够时间,让你用亲身经历为理想主义增色,让你重新评估自己,认识到一些你曾经认为最真实的事情并非如此。

与任何一个十年一样,这个十年也充满了矛盾和逆流。一个矛盾是选举产生了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不过,婴儿潮一代的唐纳德·川普虽然竭力反对时代精神,但也是时代精神的体现,尤其表现在他对社交媒体的熟练掌握,以及他的政治中见利忘义、多疑和愤怒的本质上。

一个逆流是,使这个十年里具有活力的一些运动本质上是守旧的。所谓的第三波女权主义中包含着一种强大的维多利亚时代特征。同样,对川普的“抵制”部分建立在这样一种信念上,即道德品质对适合做总统至关重要,而现任总统根本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较真的本专栏读者会指出,这个十年真正结束的日子是2020年12月31日。他们没错。我们还要再过一年,才能对这个使幻想破灭的十年做出更最终的评判,并且开始感觉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