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坠机最后时刻:还原最后1分57秒发生的事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14日 14:28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11月8日清晨,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的PS-752航班在德黑兰郊外坠机失事,事件距伊朗用弹道导弹袭击驻伊拉克美军基地仅仅过去几小时,伊朗、737、乌克兰、美国、导弹这几个关键词交织在一起牵动了全世界的目光。

造成176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的原因,伊朗方面开始说是技术故障导致起火,不可能是导弹击落;乌克兰则指出是发动机故障,随后改口称原因存在多种可能性。10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公开宣布多个消息来源获得情报,乌克兰客机是被伊朗地空导弹击落,但可能是误击;英国首相约翰逊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支持这一观点。伊朗则反驳这种说法,并邀请了先前被排除在外的美国方面加入调查。

不过就在昨天,伊朗官方已经承认是军方不慎误击。(内忧外患中的波音长出一口气,终于不用背锅了。不过我在一开始也觉得导弹击落的可能性太小,还是摩萨德或者CIA的嫌疑更大。)> 机上有63名加拿大籍乘客,但实际上共有138人的目的地是经基辅转机多伦多,另外75人是加/伊双重国籍、加拿大永久居民或者留学生,这些人都被伊朗方面统计为伊朗人。一向以帅哥形象示人的小土豆几天之内居然蓄出一副花白胡子“发芽”了。各路媒体和自媒体这两天都是连篇累牍地进行跟踪报道,网上出现了各种图表、数据和解读,但连坠机地点都有多个版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现场照片和视频逐渐勾勒出整个事件的过程,我还是自力更生来梳理一下,不分析其中的因果原因,只陈述我能掌握到的实际情况。

航司、飞机与飞行员

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是乌克兰的载旗航空公司,也是该国最大的航空公司,自1992年成立以来还未发生过任何伤亡事故。公司拥有42架飞机,除7架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E系列支线客机外其余全部都是波音。大型机只有3架777和4架767,主力是24架737-800。这次坠机的客机就是其中之一,注册号UR-PSR,波音系列号38124,于2016年7月20日交付使用,通过飞机租赁公司租借给乌克兰国航,机龄只有3年半,186座布局。


> 2019年10月18日从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起飞的UR-PSR号

UR-PSR号该机于1月6日刚刚完成最新一轮定检,7日从乌克兰国航的主基地基辅鲍里斯波尔国际机场飞抵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之前它也一直执飞这条航线。德黑兰共有2座机场,霍梅尼国际机场在2004年落成后成为伊朗最大最现代化的机场,离市区更近的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则主要供国内航班和国际朝圣航班使用。

> 新旧两个机场直线距离34公里,位置大约是北京西郊机场和大兴机场的关系因为执飞高原航线,霍梅尼机场海拔标高1007米,乌克兰国航按惯例配备了资深双机长:机长拥有11600小时737飞行时长,其中5500小时担任机长;飞行教员拥有12000小时737飞行时长,其中6600小时担任机长;副驾驶也拥有7600小时737飞行时长(这个资格完全可以当机长)。

起飞到失联 - 1分57秒

当天清晨,PS-752航班搭载167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返回基辅。原定起飞时间为德黑兰时间凌晨5:15,但因故被延迟,最后于6:12:47从霍梅尼国际机场29R跑道东向西起飞,预计基辅时间08:00着陆。


> 霍梅尼机场西北向东南方向俯视图

起飞后1分32秒的6:14:20,飞机从起飞航线的289? 转向313?。6:14:45,在没有任何飞行员语音报警、系统电子警告的情况下,全机失去所有联系,包括ADS-B系统数据信号,从FlightRadar24等飞行监控网站上消失了。

> 右侧紫色段为炮道滑跑段,橙色是实际飞行航线,绿色为转弯航段,黄色为29R跑道延长线对于这个转弯,最初的很多分析里认为是又一次大韩航空007号班机式的神秘偏航(包括我都信了),导致伊朗导弹误击。


不过后来我查了一下伊朗航空自己的航线,去欧洲的航班在这个航路点基本上都会转向,甚至比PS-752航班的角度还要大一些。

> 伊朗航空前往科隆的A330起飞航线最后接收到的数据显示,当时PS-752航班的飞行高度是标准海平面上2416米,实际离地面高度是1410米,地速509公里/时,飞机正以914米/分钟的速度爬升。


高度信号消失的地点是德黑兰西南郊Parand社区第一期、第二期交界处的Engelab Eslami大道北侧,距离机场跑道端头15公里。

下图是BBC根据FlightRadar24网站ADS-B数据制作的高度/时间关系图,起飞初段的爬升率特别大是因为计入了海平面高度,可以看到6:14:20开始拐弯后爬升率也提高了(图中时间为UTC协调世界时):

很多主流媒体在头两天都把这个失联地点标注为坠机地点,这也给对坠机过程的判断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导弹命中PS-752航班虽然失去了联系,但仍然沿着航线继续飞行,又向前飞出20秒约5公里距离,在Parand社区第6期上空被一枚从西北方向飞来的导弹相向命中,空中出现一团火焰。

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在这个地点,有两组证据。一是网上发布的第2个目击视频:

> 导弹战斗部起爆前后2秒内的连续画面,可以看到2个光点分离后飞机改变了航向视频是用手机在一个小区街道上拍摄,前面有一片比较新的多层住宅,拍摄点左边是一片带围墙的空旷工地,导弹命中飞机的位置就在楼群上空,高度还不算很低。这样的场景在中国随处可见,但找遍整个Parand社区,只有尚在开发中的第6期南部这个街角符合视频中的特点,而在霍梅尼机场的起飞航线上这是唯一的一个住宅社区。

视频中开始并没有特别的声响,只有风声和狗叫,爆炸闪光发出后10秒钟才传来沉闷的爆炸声,按音速每秒340米计算爆炸点到拍摄点的距离约为3.4公里。二是前两天网上就发出来的“道尔”导弹残骸照片。这是“道尔”的弹头无疑,因为“道尔”导弹的战斗部位于弹体中部,透波材料制成的头锥内安装的是无线近炸引信,4片弹翼后面熏黑的部位是起飞偏转发动机的燃气发生器,弹头本身并不会爆炸。

当时无法证实照片的来源,弹头残骸是在一条小沟渠里发现的,而坠机现场也有一条沟渠,所以都认为弹头残骸就在坠机现场。但从上面那段视频看,导弹和飞机是迎头相撞的,而且还有相当的高度,这样导弹残骸只可能远远地落在飞机后方,怎么能神奇般地同时出现在坠机现场呢?

还有消息说当地居民经常可以在地面上发现类似部件,所以这个弹头的来历就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则外媒的消息,确认弹头残骸发现的位置是在Parand社区第6期的最北侧,距离视频拍摄地点约3.3公里,而真正的坠机地点远在17公里外。这样导弹来袭角度、飞机飞行方向和高度、弹头坠落地点及距离都可以和视频相吻合了。

导弹从何而来?清晨时分在机场航线附近、在离德黑兰市中心仅仅50公里的地方,居然有导弹击落一架满载的民航客机,这导弹是从哪发射的呢?

德黑兰是伊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经历了美国突袭大使馆的“蓝光行动”、两伊战争以及多年来的中东动荡局面,德黑兰无疑是全伊朗防空体系最严密的地方,四周至少有7处永备防空阵地,部署了S-300MPU2、猎人-2、霍克、萨姆-6等多种型号的防空导弹。

> 2019年6月9日,伊朗公开展示了新型的Khordad 15远程地空导弹,发射装置和美制爱国者导弹非常相似,导弹本身则能看出浓厚的“标准”导弹血统。


离霍梅尼国际机场最近的是东北方12公里处的猎人-2导弹阵地,在机场和Parand之间还有一处疑似导弹阵地,但表面上看不出是备用、伪装还是已经放弃。不过在Parand西北方还有一处大型弹道导弹工厂,是伊朗非常敏感的军事设施,工厂范围内的东南角也有一处疑似导弹发射阵地。这三处距离导弹命中地点的距离分别是:32.5公里、14.5公里和4.8公里。而“道尔”防空导弹的最大射程只有12公里,射高6000米,因此在这个距离上只有导弹工厂这一处发射阵位有能力打到PS-752航班。

“道尔”系统原本是中低空野战防空武器,运输、发射、雷达功能全部集成在一辆履带底盘上,独立作战能力非常强。它也可以集成到更大的防空系统中协同作战,伊朗就是拿它作为要地防空的补充,机动灵活地部署在要害部门附近或者填补防空网的缺口。

“道尔”系统采用的导弹是9M330型,单车载弹8枚,垂直冷发射,通常双发以保证命中率(这也说明当时有一枚导弹打飞了,因为没有看到第二枚导弹爆炸的闪光)。高能破片战斗部重17公斤,能产生1870块约重3克的破片,飞散角40度,杀伤半径15米,X波段无线电近炸引信作用距离10-20米,机动过载达到30g。导弹的工作寿命为50次接通,10年使用年限内无需检测。2007年伊朗一共进口了29套,如果没有维护的话目前已经过期。

> 伊朗阅兵仪式上展示的“道尔”系统和由第四军种防空军操作的大型地空导弹不同,这座弹道导弹工厂以及守卫的“道尔”系统都隶属于伊斯兰革命卫队。


它为什么会被发射,按伊斯兰革命卫队航空航天部队司令阿米尔·阿里·哈吉扎德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解释:“这套导弹系统是事发前的午夜刚刚增设的,此前情报显示有巡航导弹袭击的危险,乌航客机被导弹系统操作员误认为是巡航导弹。该名操作员本来应该向上级汇报,但似乎通讯出现问题,他有10秒时间来决定是否发射导弹,但他做了错误的决定。”

一念之差生死两茫茫!伊朗方面面临的高压是实在的,因为当夜美国在遭到导弹袭击后派出战斗机逼近伊朗边境(包括6架F-35),全国防空部队进入临战状态。737飞向敏感的导弹工厂,导致防空部队在高度紧张中误判误射。但是“独立王国”共和国卫队和其它伊朗防空预警系统是否联网,空情保障、敌我识别、交战管制等各方面都在这次事件中都暴露出重大问题。

坠落

“道尔”导弹的性能对付一架毫无机动能力的737当然是绰绰有余,但是“道尔”毕竟是轻型点防御导弹,以小型战术飞机为作战对象,全向飞散的破片战斗部对大型民航客机来说威力不足,所以并没有当场击落。如果换成马航MH-17航班遇到的SA-11“山毛榉”中程面对空导弹,70千克的战斗部可以让更大的777客机空中解体。


> 马航MH-17航班被命中瞬间的电脑模拟图

“山毛榉”同样采用的是破片战斗部而不是能量更集中的连续杆战斗部所以在失去全部联系并且遭到导弹打击后,PS-752航班仍然在黎明前的夜空中挣扎着飞行,拐了个大弯转向东北方。这说明机组对飞机仍然拥有部分控制能力,试图返航,但全部对外通信被切断后已无法通知空管和机场,也没有飞行数据显示时间、高度、速度,最后一段航程只能猜测。

在网上的多段视频可以看到,最后45秒飞机机翼和机身下部已经燃起大火,情况越来越糟,触地前3秒钟机身发生爆炸,触地后燃起大火。

这段视频是清早赶路的一车人碰巧拍摄的坠机最后45秒过程,对话中提到飞机在喷火,正飞向德黑兰(向北),视频的拍摄地点是德黑兰西南郊的Shahedshahr地区从地图上的道路走向看,这段视频是在和坠落航线平行的Adaran-Shahrlar公路上拍摄的,按70公里的车速计算这段时间里开行了875米(视频开始的几秒路面上一片黑暗,可能刚刚通过德黑兰-萨维高速的立交桥底)。

为什么一定是这个方向呢?看一下最后的坠机现场:

从东南向西北依次分部着主起落架、垂尾、机身、发动机和机头的残骸,纵向散步范围超过600米,说明飞机触地前的航向大约是322? ,这和前面汽车里拍到的视频是一致的,而不像很多媒体里的分析那样,飞机是从西南方向拐弯后直接朝东北坠落的。


> 惨烈的坠机现场俯视图

加上坠地前视频拍摄到的至少45秒时间,意味着按140节的着陆速度算,这架737也在这个航向上飞行了至少3250米。和之前的航线联系起来就会发现这个S型拐弯的幅度有点异乎寻常的大,当然也可以解释为机身上的大火不断烧毁控制机构,飞机已经完全失控,不过最后阶段飞机的姿态还是相当稳定的。

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目前唯一的疑点就是飞机为什么会早20秒失去一切对外联系再被导弹命中?答案我现在想不出。写这篇文章的过程就是不断发现疑点,又不断在新的证据下解释疑点的过程。在战争的压力下人往往容易犯错,伊朗自己也曾是受害者,1988年被美国“文森斯”号巡洋舰误击伊朗航空655号A300客机,290人命丧波斯湾。

愿逝者安息,愿世界远离战争

进入无忧资讯《伊朗坠机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