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检测数仅为韩国1/3,日本故意这么做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2月27日 14:52 来源:观察者网

“新型肺炎检查为何不扩大规模?不愿意让感染人数增加?”

一向对安倍内阁持批判态度的《东京新闻》在2月26日用了这样一个尖锐的标题。

在2月18日至23日的6天时间里,日本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人数仅是韩国的三分之一。对比之下,本已不安的日本民众在网上抱怨根本做不上检测。

除《东京新闻》外,TBS电视台25日的“23点新闻”(news23)节目也提出疑问“韩国一天能做超过7500个,但日本为何……?”Buzzfeed日本版在采访专家时更是直接发问:“与韩国比检测数少是因为日本政府不愿意看到有那么多感染者,这样的阴谋论正不断传播。您是怎样看的?”

那么,日本发生了什么?

韩国6天检测数达17000份,日本仅为三分之一

先来看韩国的数据。

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公布,在大邱疫情爆发前的2月18日,韩国累计对8923人完成了核酸检测,还有818人正在检测当中。

自大邱疫情爆发后,韩国每日处于核酸检测中的人数开始猛增。19日—25日新增数分别为331人、711人、1320人、2857人、2020人、3574人、2249人。

截至26日9时,韩国已有16734人处于核酸检测中,较前一天新增2854人。累计完成检查人数达28247人。两个数字合计近45000人。

截至25日16时(UTC+9),韩国疾控本部公布的检测人数(TBS视频截图)

25日检测数达7548份。韩联社3日报道称,3月检测能力力争达到1天1.3万份。

再来看日本。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在网站上公布的数据,截至25日中午12时,日本在全国范围内仅对1017人(不含“钻石公主”号人员及包机回国人员)进行了检测。19日—24日,日本每天PCR核酸检测数分别为:9人、71人、90人、85人、96人、39人。

截至24日12时(UTC+9),日本厚劳省网站公开的检测人数(TBS视频截图)

25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众议员山井和则质询厚劳相加藤胜信:到今天,日本到底累计做了多少份检测?加藤直接给出了上述数字。

此前加藤在18日曾表示日本检测能力已经提升到一天约3800份。虽然加藤解释这不是完整数据,有部分并没有统计到,但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人满意。山井说:“真是吓人的数字。我还以为肯定一天能做到3000多份。”

“一天100份都没到,这说得过去吗?”

《北海道新闻》称厚劳省在网站上公布的数字并不包括对密切接触者的检查数,所以并不清楚日本到底检测过多少。

质询现场

到了第二天,加藤做好功课,拿出了最新数据:18日至23日,共检测约5700份,最少一天656份,最多一天1594份。但这与之前每日3800份的能力上限依旧有不小差距。

他同时表示:“检测能力必须提高,但很遗憾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我听说有的机构接到了检测委托,但是却无法处理。有的机构是否已经达到检测能力上限,以致于不得不控制数量。”言语中暗示是因为有的机构已经达到上限,所以检测能力才整体上不去。

同时他还提到:“虽然向医疗机构和民间企业交付了检测试剂盒,但做好检测准备仍需要时间。至于为什么要花时间,根据情况可能是遇到了行政上的问题。”他提及了此前可能没有向厚劳省正确上报信息的可能性,表示:“将调查瓶颈出在什么地方”。

18日至23日,差不多同样6天时间内,日本约5700份,韩国约17000份,将近1:3。

如果加藤所言属实,那是否意味着日本此前对检测能力的估算过于乐观?

朝日电视台23日的“羽鸟慎一晨间秀”上,该台评论委员玉川彻抨击,日本的医疗系统并不比韩国差。如果按人口比例算,日本应该已经检测1万份以上了。就是没去干。

专家观点:优先检测重症

除了客观能力限制外,日本专家们普遍判断,现在日本没有全面排查轻症的必要。

26日傍晚,日本门户网站——雅虎新闻全站点击量第一的报道题为《新冠病毒,为何不能为全部有意愿者做检测》。Buzzfeed日本站此次采访到了传染管理专家、圣路加医院传染管理室主任坂本史衣。

坂本认为韩国的实际情况与日本不同,不能轻易比较。她表示韩国目前以“新天地”教会为中心短时间内集中爆发。韩国疾控本部的通报上记录了详细的传染路径。为了尽快赶上传染速度并封堵疫情扩散,近期韩国检测数激增。而日本目前不少病例还不清楚传染路径,像韩国一样检测轻症和无症状的人,并没有那么大的意义。

她判断现在在日本国内即使出现感冒症状,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也很低。因为检测存在假阳性的可能,现在大家都去做检测,会出现大量没有被感染但实际却检测为阳性的患者。

有人认为应该找到所有被感染的人。坂本回答,要先想想这么做有什么益处。如果有无限资源这么做当然无所谓,但那也就变成科学研究了。在目前有限资源的限制下,要优先保证重症患者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检测。全面排查轻症,既无能力,也没必要。

不过坂本在一线现场也感受到,虽然增加了检测能力,但是确实存在重症需要检测的人无法立刻检测的情况。尽快让有必要接受检测的患者迅速得到检测,这一点十分重要。

日本医师会会长横仓义武在26日下午的记者会上表示,有医生反应,自己怀疑患者有可能被传染,委托保健所检测。但保健所以人手不足为由拒绝。协会将在日本全国调查实际情况,与政府合作尽快提出改善措施。

从一线情况看,就算优先应对重症患者,日本现在的检测能力也不足。

日本政府:这一两周将成为分水岭,力争降低传染波峰

之所以认为没有排查轻症的必要,日本专家一是认为绝大部分都是轻症患者,二是与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艾尔沃德之前的看法类似。

艾尔沃德考察中国疫情后这么说:“我曾经像其他人一样有过这样的偏见,就是对于非药物干预措施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很多人都会说现在没有药,现在没有任何的疫苗,所以我们只能拍拍手表示没有什么办法。”

在富士电视台节目上,久住英二医生表示:很遗憾,不像治疗新型流感有达菲这样的特效药,治疗新冠肺炎目前并无特效药。所以不管诊断还是不诊断,治疗方法是不变的,基本就是等待痊愈。期间上点滴和呼吸机。如果今后发现特效药了,诊断的优势就能体现了。

坂本史衣也强调,目前八成患者是轻症。

日本政府建议,今后治疗重点放在重症病人上,降低致死率。出现感冒症状的轻症患者在家隔离静养,如果病情恶化再及时送医。

根据25日发布的基本方针,日本政府判断国内疫情的基本情况是:多个地区出现传染路径不明的散发病例,部分地区出现小规模集团感染。目前并不认为存在地区性大规模传染爆发。疫情防控要达成的目的是:抑制患者增速,控制流行规模,减少重症患者,将疫情对日本经济社会造成的冲击降至最低限度。

日本政府防控方针示意图

如图所示,就是要抑制患者增速,降低传染峰值。在逐步提高医疗系统应对能力的同时,全程将疫情发展控制在医疗系统能够应付的范围内。事实证明,没有国家能仅以现有医疗资源在极短时间内应对一场迅速爆发的新型传染病疫情。如果医疗系统超负荷运转直至崩盘边缘,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将极其惨重。

在日本政府召集的专家会议上,大家一致认为今后一两周是疫情发展的分水岭。这两周内就是要避免出现像韩国“新天地教会”一样的聚集性集中爆发。

为此,日本政府要求停办大型文体活动,呼吁各地积极考虑停课。目前大型活动的组织方基本都已经相继宣布停办,政治新星、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率先拍板决定停课。

除此以外,此前曾对新冠病毒疫情防控问题发声的专家押谷仁和高山义浩都强调,重点在于防止医院内交叉传染。

押谷在25日的NHK“七点新闻”(News 7)节目中表示,轻症患者大量聚集极易造成医院内二次传染,造成患者大量增加。高山在脸书上呼吁,“现在唯一存在风险的地方就是医院”,能不去就尽量不要去。

中国—世卫联合专家考察组24日曾公布:关于疾病的严重程度,当前数据和研究提示大多数患者是轻症的,可以康复。轻症、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比例分别是80%、13%和6%左右,还有一些无症状感染者。但是无症状感染者到底是感染后不出现症状,成为一个健康的带毒者,还是处在疾病潜伏期,都待进一步明确。无症状感染者是否能够传播疾病、在疾病传播中的作用也有待进一步研究。

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评价过:一国一策,针对传染病防控,没有一个“万能”的答案。每个国家的政策都应结合当下它的医疗资源,疫情变化的实际情况,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日本这一套方案究竟怎么样?好不好看疗效。

进入无忧资讯《新冠肺炎加拿大疫情地图|确诊病例|防护方法|加国无忧愿所有人平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