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任志强 习王真会决裂吗?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4月3日 21:40 来源:王友群

新冠肆虐全球之际,已经退休、衣食住行无忧无虑的中国著名地产商任志强,本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安享晚年。但是,国难当头,他坐不住了,他必须作“狮子吼”,来唤醒沉睡的良知、道德、正义与人性。于是,秉笔直书,写下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一篇警世文。

就因为这篇文章,在中共首都北京,一个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知名的大活人“被失踪”了。由于任志强与现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关系密切,他的文章矛头直指现任中共党魁、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习近平、王歧山、任志强的关系,受到国内外高度关注。

有人说,因为任志强事件,习、王已经决裂了。习、王真的决裂了吗?事件将会如何发展?

习近平和王歧山的关系

习、王关系是当今中共政坛最重要的关系。

他们同属“太子党”。习的父亲习仲勋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岐山的岳父姚依林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他们有长期的友谊,当年都曾到延安插队,据传两人曾合盖一床被子,睡一张床。

最重要的是,2013年至2017年,习近平第一个任期内,王歧山助他反腐打虎,夺取最高权力,立下汗马功劳。习、王查处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多数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其中,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曾是替江、曾掌管“刀把子”和“枪杆子”的铁杆亲信。两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则是江、曾预备取代习的接班人。

当时,习、王打虎势头非常迅猛,打得江泽民想在去世中共领导人的悼念活动中挂个名字都很难,打得曾庆红长时间不敢公开露面,一提“庆亲王”三个字,就直哆嗦,只可惜,这场持续5年的反腐打虎战役,中共十九大前,习自以为大权夺到手了,擒贼没擒王,在江、曾假装“服软”的情况下,与之妥协。中共十九大后,王歧山虽然当了国家副主席,但是,逐渐被边缘化。2019年7月1日,王岐山会见外宾时说:“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

3月6日任志强的反习文章一发表,有人立即拿王歧山与任志强的关系说事,希望习、王从此彻底决裂。各种传言满天飞。但是,现在说习、王决裂,为时过早。中国历史上有许多预言,非常准确。说明什么?说明历史是有定数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年,毛泽东妻子江青曾梦想当女皇,结果被判死缓,最后上吊自杀;薄熙来曾梦想入主中南海,现在却在秦城监狱啃馒头。严格地说,习、王不可分,他们共同抓捕的那些人,将他们拴在一起了。习倒台,王倒楣;王出局,习高危;现在,习、王似乎疏远,但曲未终,人未散。

任志强与王歧山的关系

任志强与王歧山的关系确实不一般。任志强在自传《野心优雅》中写道:“上初中时,王岐山是我班上的辅导员,那时流行同一所学校的高中班同学到初中班当辅导员,我班上的第一任辅导员是姚明伟(王岐山夫人的哥哥),中间是蒋小泉,后来是王岐山。从‘文革’、‘复课闹革命’直到插队,我们都在一起。当时他上高二,他是陪伴我们时间最长的辅导员,从在校学习到上山下乡,再到北京工作,我都跟他保持各种各样的联系。至今他还会偶尔在半夜打来电话,我们经常一聊就聊很久。”

习近平2012年11月上台执政,王歧山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以来,任志强发表过许多“出格”言论。

比如,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中共体制烂透了,号召推倒这堵墙。2015年2月14日,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时说:“政府过度强调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同年9月21日,任志强在微博中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任志强的“出格”言论还有:“习近平班子‘让车轮倒转’,军队‘枪口对内’”,“习近平‘连续出臭棋’”,“共产党极权、不合法”等。

2016年2月19日,针对习近平“党媒姓党”的说法,任志强在微博中写道:“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此言一出,中共党媒立即掀起一股文革式的批判浪潮,连续骂了他10天。有的说他“严重危害国家政治安全,违反宪法,违反《国家安全法》”;“是西方宪政民主的传声筒”;“煽动普通民众反对党和政府的激愤情绪”,必须把任志强“清除出党”。2月22日,千龙网发表《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厉声质问:“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

2016年2月29日,中纪委书记王歧山领导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文章引述习近平参加河北省委常委“专题民主生活会”时的讲话,“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文章还引述唐太宗和魏徵的关系等历史典故,称能否广开言路,接受建议,常常决定一个朝代的盛衰。之后,各大媒体对任志强的批判突然停止。同年5月2日,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给予任志强“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如果没有王歧山力保,任志强肯定早就被开除党籍,关进深牢大狱了。问题在于,面对任志强那么多“出格”的言论,王歧山为什么要保他?其实,非常简单。王歧山亲自领导中纪委监察部查办了许多大案要案,他深知,中共已经腐烂到什么程度了,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贪官污吏,满脑子都是“男盗女娼”。

任志强事件会使习王决裂吗?

习近平与王歧山决裂,这是他们的政敌最想看到的结局,也是他们查处的几百个“老虎”以及“老虎儿子”、“老虎孙子”最想看到的结局。

但是,任志强事件不会使习、王决裂。原因有四:

第一,任志强这次豁出去,真不是为他自己。他已年届70,要钱有钱,要名有名,吃的、喝的、穿的、用的,什么都不缺,不是这个国家被中共折腾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没有必要站出来。老子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任志强连死都不怕了,习近平能够把他怎么样?

第二,由中共人祸导致的这场大瘟疫,不是世界大战,胜似世界大战,给全人类的生命、生活、经济、政治、文化带来巨大灾难。3月17日,美国保守派组织“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联合创办人拉里.克莱曼律师,向德克萨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诉状,状告中共研发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索赔至少25万亿美元。国际上对中共追责之声不断。国内“倒习”之声也不绝于耳。3月22日,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一封公开信,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跟习近平算总账。这个时候,习严惩任志强,在国内外只会产生反效果。

第三,王歧山也好,习近平也好,他们比谁都清楚中共已经腐败到什么程度了。试举一例。2013年至2017年,习、王以铁碗反腐打虎,讲了很多狠话,制定了很多法律法规,开了很多大会小会,查了440多个高官,有的判死刑,有的判无期。结果怎么样?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就在距中南海不远的地方,原北京市副市长陈钢,仅2018年一年,受贿金额高达7000万元人民币。中共的腐败之癌已无药可治,任何人无力回天了。

中共100%要完蛋了。习近平也好,王歧山也好,他们现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硬撑着。2月4日,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的时评文章写道:“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一个任志强倒下了,千万个任志强将揭竿而起。

第四,习、王的政敌——江曾的人马正在借任志强事件使劲炒作,巴不得习严惩任志强,使习人心丧尽;巴不得习、王决裂,使习断了最得力的帮手。一旦习被赶下台,就是他们报仇雪恨时。习一家老小性命难保,王歧山也将与习同命运。

因此,我认为,习、王不会决裂。随着局势的发展,在习身陷绝境的万难时刻,习可能还会求王再助一臂之力。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中共的逆淘汰机制(劣胜优汰),使得中共一代不如一代。到今天,习近平可用之人很少。去年香港发生那么大的事,理应派一个有海外留学背景、懂广东话、有全球视野、能最大限度团结香港各界向前走的强有力的人到香港。习近平选来选去,最后选了一个退居二线、长期在内地工作、政绩平平的骆惠宁当中共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主任。

王歧山是当今中共高层少有的、难得的人才,五年的反腐打虎,打得贪官污吏闻名丧胆。有的人“宁见阎王,不见老王”,宁可跳楼、投水、上吊、服毒,自我了断,也不愿被王捉拿归案。

事到如今,任志强“出关”之日,习王现如今的关系自然也就一目了然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