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大爆发?东京或面临双重危机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5月6日 21:01 来源:转角国际

“现在口罩就不够了,哪天要是火山爆发...?”5月6日是日本黄金周连假的最后一天,政府各种铺天盖地的防疫自肃下,各地的人流移动都大幅减少。同时也在连假开始后的近期,中央政府的“富士山大爆发”灾难模拟报告,才又有媒体和舆论的目光注意——如果现在面临疫情口罩都不够,那么火山爆发后要应对火山灰的问题,是不是也会一样全面溃败?在缺乏灾难急迫感之下,防灾物资的准备,是不是也应该从这次的疫情后有所更新调整?图为4月底的富士本町名店街,因应自肃政策而空无一人的街景。

3月底正当日本疫情严峻、还在为是否宣告紧急事态而苦恼的时候,3月31日政府中央防灾会议,公布了富士山大喷发的灾难模拟报告;只是没想到报告当天,日本的感染确诊病例暴增200多人,这份历时两年多的研究因此并没有得到太多新闻关注;但看似不相关的火山爆发与病毒爆发,近期才又因为口罩匮乏的问题引发社会讨论。

在这份富士山喷发的模拟资料中,若富士山出现严重大爆发,推估首都圈(包括东京等一都三县)会降下至少2到10公分厚度的火山灰,约莫3个小时后从横滨市到千叶市的交通机能全面中断,东京、神奈川、埼玉等地大规模停电。同时受到火山灰的影响,通讯基地塔台讯号失能,各地将会陆续出现通讯断绝、食物和水源匮乏的危机。

图为2018年1月,群马县的草津根白山突然喷发,当时正在雪地训练的自卫队1死多人重伤。 图/美联社

喷发后第15天,堆积在首都圈的火山灰总量,预计将多达近5亿立方米——这是311东日本大地震后灾害废弃物总量的10倍。

这个模拟的参照经验,是富士山历史上的三大喷火之一、1707年的“宝永大喷发”(也是江户时代唯一的富士山大爆发),负责研究的专家团队指出,因为在当初宝永喷发的49天之前,曾有一次宝永大地震,因此中央防灾会把首都圈地震和富士山爆发作为综合性评估。

而首当其冲的首都圈——东京——地方的《东京新闻》记者特稿里也说,看完模拟报告后“背嵴都凉了”,原因不只是灾难预设的严重性,还有当前面对火山爆发缺乏急迫感之下,其实民众没有太多防灾物资的准备,特别是对应火山灰所需要的口罩,“但愿是杞人忧天,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口罩不足,实在让人不安。”

直到4月中之后,有关这份富士大喷火的防灾报告,才渐渐有新闻媒体讨论,而焦点实际上呼应了疫情期间,一直无法妥善找到解决方案的口罩问题。研究团队也指出,令人不安的现实是,即便是在富士山周遭区域的市民,也未必都充分作好因应喷发的灾后准备;现在口罩的供不应求、没有存货等现象就是例证。

图为2014年9月27日,长野县的御岳山火山喷发,当时造成58死,是二战之后死亡人数最多的火山事件。 图/美联社

“无关是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的问题,防灾准备不能松懈。”东大火山研究学者荒牧重雄表示。尽管查询各地县政府都会有火山防灾对策指南,当中也明记平时需要准备口罩、多少抵御火山灰的问题,但实际的常民生活里,缺乏灾难急迫感下,少有人认真对待这些灾难情境的设想。

也因此,到接近黄金周连假尾声的时候,仍有若干新闻媒体发出警讯,“会降下发散散的不只是病毒,还有火山灰...”《东京新闻》在社论里,则是这样写道:

“现今在我们面前的大敌是新型冠状病毒,虽然一切以对抗病毒为优先,但日本仍有各种火山喷发、地震、水害侵袭的危难...,如今在病毒祸害的当下,在危机如山的国家生存,应有时时因应准备的自觉。”

图为2020年的东京富士山。 图/美联社

进入无忧资讯《加拿大新冠疫情地图|确诊病例|防护方法|加国无忧愿所有人平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