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别于其它国家 走自己的摆脱危机之路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5月22日 23:02 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根据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报告,中国政府在几十年时间里,首次未制定年度GDP增长目标指数。今年,将努力解决贫困和就业保障问题,同时,也在于克服疫情引发的危机。在西方国家为摆脱危机对经济注入流动性的扩张性措施背景下,中国所采取的措施似乎有些微不足道。但中俄专家们认为,中国为解决自身问题选择的是最佳方案。

专家对“两会”各种预测中,暂时只有一项落地:中国今年未提出增长目标。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承认:中国经济,无论从国内疫情、其它国家疫情发展、世界需求下降和贸易萎缩角度看,均遭遇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在此情况下,中国经济中几乎所有促进增长的发动机、其中包括内需和出口,都处在威胁之下。因此,预测GDP增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诸多领域的目标指数,要比预期低很多。预算赤字仅增加3.6%,同时,中西方分析师给出的数字是6%或更高。今年计划创造900万个工作岗位,与去年相比,少了400万。与此同时,失业率应保持在大约5.5%的水平上。国防开支接近专家的预测:增长6.6%(预测是7%)。中国总理强调为疫情中处于困境的中小企业和自主就业者提供援助。李克强要求银行,给中小企业增加40%的贷款。总理还指出,今年的广义货币M2(现金+支票+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增长也比去年高出很多。

一些专家,其中包括高盛集团前任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强调,中国采取的刺激经济措施相当温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估,中国拨出2.6万亿元人民币财税补贴用于克服危机(取消增值税、提高个人收入纳税门槛、企业拨付社保金假期等等),相当于GDP的2.5%。作为比较,美国为应对危机,拨出了2.3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1%;德国是1560亿欧元,或者4.9%的GDP,如果再加上国家对商界提供的担保,那么激励数额将超过GDP的20%。

莫斯科卡耐基中心“亚太地区的俄罗斯”项目负责人亚历山大·加布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曾经受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推出相当于GDP12%的前所未有的援助措施,结果造成经济失衡和信贷市场过热。现在,中国正考虑这些失误,根据自身经济特点采取行动。

他说:“我觉得,这些激励措施是足够的。中国同时要考虑到三个方面:疫情、控制失业率增长和社会动荡。同时重要的是,要避免债务负担过分增长。显然,要同时解决这些问题是不可能的。因此,需要若干比例。不能用资金注入经济,而是要相当谨慎地向新基建投资:首先是电信、大数据中心和汽车充电站。所有这些,都要通过由政策银行控制的借贷工具和创造基础投资来进行。总体来说,这是正常的举措。”

专家:与中国“脱钩”不会提升美国在世界贸易中的角色

加布耶夫认为,放弃GDP增长指数,证明中国政府秉承以下原则:不追求名义上的经济指标,而是总体上转变经济模式,动用所有的可能资源,支持宏观经济稳定。中国政府早前也曾指出,增长速度并不像质量那么重要。目前,中国经济政策有另外的优先方向。

加布耶夫说:“我想关注的是解决贫困任务。问题在于,中国明年,如习近平所承诺的,应建起小康社会。在没有清晰标准情况下,现在还难说清其内涵如何。从各方面看,中国完全根除贫困就是标准。截止到去年年初,中国的贫困人口数量是1660万。各方面看,中国今年的统计将显示出,贫困问题被彻底解决。这将是小康社会的主要标准,也是今年非常重要的宏观经济任务。”

关注实体经济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决定了中国政府将采取哪些措施。西方国家,其中包括美国,用大数量的资金流动性来填补经济窟窿,这种开动印钞机的手段,华盛顿已百试不爽。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走的是更加基础性的变革之路。

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与国外不大一样,中国政府所能提供的资源和手段更多,政策也更加深入经济发展。以美国为例,美国政府的政策无非就是发放现金或者对企业进行资金补助,我认为这些实际上对经济的增长和稳定只能起到部分作用,因为多数时候经济的发展都有赖于整体宏观经济环境的改善,而不是只对个体进行支持。那么宏观经济环境不仅包括流动性环境,还包括营商环境、居民收入的增加,以及可持续性政策的预期。中国政府是在全方位地对经济进行扶持和刺激,比如在扶持中小微企业的过程中,不仅解决资金问题,也帮助改善他们的营商环境,提供多维度的支持。另外,政府的能力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尤其是执政能力和管理能力。中国政府对自己能力进行加强甚至约束,可以给企业、居民或者市场主体保留出更大的空间,使他们发展更加顺畅。因此从资金支持或者其它支持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政策是相对温和的。因为过度的资金支持可能会给社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

中国无法简单地开动印钞机,为预算赤字融资。两会前,财政部和央行曾有过争论,如何为刺激性支出融资。财政部建议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央行以零利率购买特别国债。但央行指出,这种措施相当危险,甚至,形式上,中国法律也不允许。其结果是,放弃“印钞机”的政策想法,采取更为谨慎的债务融资机制。

不能认为,中国完全放弃了金融刺激手段。利用地方政府债券,启动大规模“新基建”项目,以支持增长。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将发行差不多3万亿人民币的债券。作为比较,去年此类债券发行额是4.36万亿元。此外,中国政府还决定发行抗疫特别国债。但数额有限,这样才不至于产生不可控制的贷款压力。2020年,以此方式仅将吸引1万亿元人民币。

进入无忧资讯《加拿大新冠疫情地图|确诊病例|防护方法|加国无忧愿所有人平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