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幽灵船屡屡飘到日本 竟是中国违法捕捞?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7月23日 23:11 来源:中央社

日本海岸近年不时出现“幽灵船”,从船身字样等证据看来,这些都是来自北朝鲜的渔船。船上的人都已死亡,甚至已成白骨。这些死者生前是船员?还是逃离北朝鲜的难民?各方有不同说法。由“纽约时报”获普利策奖肯定的记者尔比纳(Ian Urbina)所成立的非法海洋计划(The Outlaw Ocean Project)与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合作做了调查,并推出以下报导。

这篇包含影片的深入报导今天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NBC和公共广播电台(NPR)刊登或播出,在台湾是由中央社发布。

日本海岸近年不时出现“幽灵船”,从船身字样等证据看来,这些都是来自北朝鲜的渔船。船上的人都已死亡,甚至已成白骨。这些死者生前是船员?还是逃离北朝鲜的难民?各方有不同说法。由“纽约时报”获普利策奖肯定的记者尔比纳(Ian Urbina)所成立的非法海洋计划(The Outlaw Ocean Project)与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合作做了调查,并推出以下报导。

这篇包含影片的深入报导今天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NBC和公共广播电台(NPR)刊登或播出,在台湾是由中央社发布。

(中央社台北23日电)几艘破烂不堪的木船已经在日本海漂流好几个月,这些“幽灵船”上除了被饿死的北朝鲜渔民的森森白骨之外,什么都没有。去年有超过165艘这样的死亡之船被冲上日本海岸,较前年增加一倍。

多年来,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让日本警方感到迷惑不解。他们曾猜测是气候变化导致鱿鱼种群远离北朝鲜海域,迫使北朝鲜渔民以身涉险,最终被困在海中,无助地死去。不顾安理会禁令 中国在北朝鲜海域大肆捕捞

然而,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一项奠基于最新卫星资料的调查,得出一个海洋研究人员们如今认为可能性更高的解释:中国派出大批工业渔船在北朝鲜海域非法捕捞。这些以前不为人所见的工业渔船不仅暴力取代在这一带海域作业的北朝鲜小型渔船,也导致这里原本丰富的鱿鱼种群数量锐减超过70%。

这些在2019年达到近800艘的中国渔船,似乎违反了联合国禁止外籍船只在北朝鲜水域进行捕捞作业的制裁措施。联合国针对北朝鲜核子试验,在2017年实施这项制裁,禁止北朝鲜以渔业捕捞权换取外汇。

全球渔业观察组织资料科学家朴在允(译音)说:“这是目前已知最大一起由单一工业船队在他国水域从事非法捕捞的案件。”全球渔业观察是一个专精于人工智能与卫星技术的非营利组织,他们与一组国际学术科研人员合作,共同发现了中国船队。

联合国安理会全体成员一致通过近来针对北朝鲜的制裁,中国也是成员之一。但据“全球渔业观察”称,违反这一禁令的船队几乎占了整个中国远洋捕鱼船队的三分之一。

被两韩称为东海的日本海渔场位于朝鲜半岛、日本及俄罗斯之间,涵盖一些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监管最差的水域。图为中国渔船前往日本海渔场。(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收到调查结果后,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一贯认真执行安理会有关北朝鲜的决议”,并补充说,中国“一贯严厉处罚”非法捕鱼行为。

今年3月,2个国家在一份向联合国提交的报告中不具名控诉中国违反这些制裁措施,并提供犯罪证据,包括在北朝鲜水域捕鱼的中国船只卫星影像,以及中国船员的证词。这些船员表示,已提前告知中国政府他们将在北朝鲜水域捕鱼的计划。

被两韩称为东海的日本海渔场位于朝鲜半岛、日本及俄罗斯之间,涵盖一些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监管最差的水域。目前为止,在该地区大量出没的中国船只大部分都没有被察觉,因为这些船的船长通常会关闭应答器,让陆上的监察部门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不过,全球渔业观察及其合作的研究人员能利用几种卫星技术来记录这些船只,夜光遥感技术就是其中之一。许多鱿鱼船会用极强的灯光将猎物诱集到海面,从而降低捕捞难度。中国人还会使用所谓的“双拖网渔船”,以2艘船并排合拖一张拖网,也因为是2艘船并排行进,所以更容易通过卫星进行追踪。幽灵船漂上海岸 加深日本北朝鲜猜忌

近年来,大量北朝鲜人在海上失踪,包括北朝鲜东部沿海清津市在内的部分北朝鲜港口城镇现在因此被称为“寡妇村”。日本海岸警卫队称,去年有50多具北朝鲜人尸体被冲上日本海滩。

这些被冲上岸的“幽灵船”数量大幅增长,不仅引发猜忌,也使日本与北朝鲜长久以来的紧张关系升温,有些日本人猜测,“幽灵船”可能是用来运送间谍、小偷,甚至是带有传染性疾病的武器。

“如果北朝鲜船只在海上迷航,等它到达我们的岸边时,早就破败不堪了”,绑架研究组织(Abduction Research Organisation)首席执行官荒木和博说,“但是有些船完好无损地抵达我国沿岸,船上却没有人,这些驾船登陆的人很有可能是间谍”。贫困渔民连燃油都缺 不是饿死就是脱水而亡

绑架研究组织专门研究1970、1980年代,数百名日本公民据称遭北朝鲜绑架的历史。

不过,全球渔业观察这份新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韩国海事研究所学者李政三(译音)认为,另一个可能性更高的解释是,这些北朝鲜人只是装备简陋的渔民,他们冒着风险驾船离岸太远,遭遇台风或发动机故障而陷入困境后,随着朝东北方流动的对马洋流来到日本西海岸。

根据日本海岸警卫队的调查报告,这些平底木船长15至20英尺,船身上缀满贝壳和藻类,通常载有5至10人。船上没有厕所或床,只有一小桶干净的水、渔网和钓具。

这些船上悬挂着破烂的北朝鲜国旗,船体上通常标有以韩文撰写的数字或标记,包括“国家安全局”和“北朝鲜人民军”等字样。

这些幽灵船上发现尸体虽然有部分严重腐烂,使日本调查人员难以确定性别,但似乎皆为男性。日本与北朝鲜间的政治紧张局势,加上被称为“隐士之国”北朝鲜缺乏透明度,要对此现象取得官方解释相当困难。

中国与北朝鲜在2004年签署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捕鱼授权合约,使得北朝鲜水域的中国船只数量急剧增加。但2017年因应北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及核子试验而采取的国际制裁,目的就是压缩北朝鲜的主要收入来源。

中国作为北朝鲜长期以来的援助国,在美国施加压力后签署制裁协定。2017年8月,中国商务部长公开重申中国政府执行这些新制裁措施的承诺。

海鲜仍是北朝鲜第6大出口商品,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近期几次谈话中也鼓励国有海鲜产业增加出口。

北朝鲜执政的劳动党官方报纸“劳动新闻”(Rodong Sinmun)2017年发表社论:“鱼就像子弹和炮弹,渔船就像军舰,保护着人民和祖国。”

联合国制裁措施生效后,随着外汇储备减少,北朝鲜政府让士兵充当渔民,将这些缺乏训练的船员派遣到众所周知的危险水域作业,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支持捕鱼业。制裁也加剧北朝鲜的汽油短缺问题。日本调查人员表示,部分冲上日本海滩的北朝鲜渔船不是发动机故障,就是燃料不足。

2013年以来,至少有50名幸存者从这些残破的船只上被救出,但在接受日本员警讯问时,这些人除表示他们是被困在海上,以及想返回北朝鲜之外,几乎什么也不说。解剖这些船上发现的尸体后发现,这些人通常不是饿死,就是因为失温或脱水而死。

一名前北朝鲜渔民表示,北朝鲜渔民在2013年驾驶的都是12马力发动机的渔船,受限于此,他们通常只能离岸几十英里。这名前北朝鲜渔民2016年叛逃到韩国,现在住在首尔。

“政府现在施加的压力更大,也用上了38马力的发动机”,这名因担心影响家人而要求匿名的脱北者说,“人们更加不顾一切,也能离海岸更远”。

但海洋研究人员说,来自北朝鲜政府的压力并非唯一因素。难敌中国工业化渔船 北朝鲜渔民冒死出海

众多中国双拖网渔船在位于韩国水域的郁陵岛靠港。(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配备高流明灯泡的中国渔船在韩国郁陵岛附近海域靠港。(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李政三表示,“来自中国工业拖网渔船的竞争,很可能迫使北朝鲜渔民前往邻国俄罗斯水域”,李政三所属研究所也发现,2018年有数百艘北朝鲜渔船在俄罗斯水域非法捕捞。

此外,日本海岸警卫队2017年也通报发现2000多艘北朝鲜渔船在日本水域非法捕鱼。日本海岸警卫队在300多起事件中,使用水炮将这些船只驱离日本海域。

气候变迁、过度捕捞及工业船队的非法捕捞等因素,导致全球许多鱼类和海洋生物正以无法持续发展的速度消失。随着这些渔业资源减少,竞争加剧,捕捞国间的海上冲突变得更加普遍。

日本、韩国等喜食海鲜国家的捕捞空间正被台湾、越南、尤其是中国逐渐壮大的捕捞船队压缩。

拥有超过13.8亿人口的中国,是全球最大海鲜消费国,且中国的全球渔获量在过去5年内成长逾20%。中国近海许多渔业资源已因过度捕捞及工业化而衰竭,这也是为何中国政府大力补贴渔民,让他们在世界各地寻找新的渔场。

根据中国政府估算,中国捕捞船队近年在公海捕捞的鱿鱼占公海鱿鱼捕捞量5到7成。根据海洋研究机构C4ADS分析,这些船经常在其他国家水域内非法捕鱼。

日本海包括一些争议水域,俄罗斯、日本、韩国与北朝鲜等周边国家互不承认彼此的海上边界。中国人涉足该地区只会加剧当地的紧张局势。中国武装渔船攻击性强 直接冲撞外国巡逻舰

数十艘中国渔船停泊在韩国郁陵岛的港口。(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中国渔船是有名地具攻击性,它们通常是武装渔船,以撞击竞争者或外国巡逻舰而闻名。中国媒体经常将中国与其他邻近亚洲国家的海上冲突描述为现代版“三国争霸”,也就是中国古代魏、蜀、吴三国为争夺霸权而进行的一场激烈三方争斗。

2016年,一艘在韩国水域非法捕鱼的中国船只击沉了韩国海岸警卫队的一艘巡逻舰。这艘巡逻舰当时在韩国水域试图截停一艘据称正在进行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另一艘中国船只则从尾部撞向海警驾驶的巡逻舰。这次事件后,首尔与北京当局的关系愈发紧张。

同样地,本文记者出海调查时,拍摄到10艘正在驶入北朝鲜水域的非法中国渔船,但其中一名中国渔船船长突然调转船头逼近,可能是为拦住记者们乘坐的船只,使2艘船间的距离拉近至10米以内。为避免发生危险碰撞,记者们不得不改变路线。

这些在夜间被发现的中国鱿鱼船离岸约100英里,他们既不回应无线电呼叫,也不开启应答器。

一种被称为北鱿的鱿鱼每年都会在韩国东南港口城市釜山附近或最南端的济州岛附近水域产卵,并在春季向北迁徙,7月至9月间再返回南方的出生地。

中国非法船只通常比北朝鲜船只大10倍,在2017年及2018年捕捞的鱿鱼数量相当于日韩两国总和,大约为16万吨,每年价值超过4.4亿美元。

2003年以来,韩国及日本海域的北鱿数量分别减少63%和78%。海洋研究人员担心,这种鱿鱼群落可能完全灭绝。

朴在允说,中国船队是北鱿数量急剧下降的罪魁祸首,因为这些工业渔船瞄准北朝鲜海域进行捕捞时,这些鱿鱼尚未成熟到可以繁殖。

全球渔业观察表示,由于中国当局发出的捕鱼许可证并未公开,所以无法证实所有进入北朝鲜水域的船只是否都得到中国政府授权。但该组织通过其他各种管道资讯证实这些船都是中国籍。

这些证据来源包括应答器和其他类型的无线电传输信号、韩国海岸警卫队的官方记录(他们会定期登船并对正在进入北朝鲜水域的渔船进行检查)、资料(说明从中国港口或水域离开的仅限于中国籍船只)、记录(表明从捕捞设备型号或船体设计来看明显是中国船只)、以及卫星资讯(显示这些船只先前曾在中国水域内捕鱼,而中国水域受到严密监管且禁止外国船只进入)。

NBC报导小组看到进入北朝鲜水域的20多艘渔船全部悬挂着中国国旗。中国渔船过度捕捞还破坏港口 韩国小岛束手无策

中国鱿鱼船在韩国郁陵岛靠港,导致当地旅游业、渔业两大主要收入来源锐减。(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韩国郁陵岛市长金炳洙说,遇到恶劣天气时,一支由200多艘中国鱿鱼船组成的舰队为躲避风浪同时抵达郁陵港口,但他没有能力让他们离开。(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位于东海的郁陵岛市长金炳洙(译音)说:“他们一来就占据了主导。”郁陵岛是韩国一个小岛,位于朝鲜半岛以东约75英里,是距北朝鲜渔场最近的港口。

金炳洙说,中国鱿鱼船的到来导致该岛的两大主要收入来源——旅游业和渔业收入锐减。在码头附近的胶东市场,准备晒成鱼干的鱿鱼一排排地像晒衣服般吊在绳子上,鱿鱼摊主估计,每磅鱿鱼成本大约是5年前的3倍。

据这位市长介绍,岛上大多数40岁以上男性都是捕捞鱿鱼的渔民,但由于种群数量减少,现在有三分之一的人失业。这种对当地文化来说相当重要的生物可能消失,使这里的居民感到恐慌。数百年来,捕捞鱿鱼已经成为这个聚落的标志。

郁陵岛大多数餐厅以前都会供应炸鱿鱼,并免费提供鱿鱼干或鱿鱼生鱼片作为开胃菜。但如今在许多菜单上都看不到这些菜了。

金炳洙说,当地对中国船队的敌意只会加深,因为一年中几次遭遇恶劣天气时,一支由200多艘中国鱿鱼船组成的舰队为躲避风浪同时抵达郁陵港口,但他没有能力让他们离开。

他描述,这些船只倾倒石油、扔垃圾,整夜开着乌烟瘴气、噪音轰轰的发电机,离开时拖着锚,破坏了岛上的淡水管道。

金炳洙说:“外界应该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位于东海的韩国郁陵岛市长金炳洙说,岛上大多数40岁以上男性都是捕捞鱿鱼的渔民,但由于种群数量减少,现在有三分之一的人失业。图为2017年韩国渔民在东海捕捞鱿鱼。(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