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川普攻击的邮寄投票真的会导致欺诈吗?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1日 09:39 来源:纽约时间

文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7月30日,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在推特上首次建议推迟2020年大选,在当天下午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川普无视共和党的反对,表示拒绝放弃这项提议,同时反复攻击邮寄投票,尽管他本人在今年和2018年都曾使用过这项服务。

“你们发出了数亿张邮寄选票。数亿张,”川普说。“它们寄去了哪里?寄给了谁?你不需要了解任何政治。”

他大大夸大了所需的选票数量——2016年只有大约1.38亿美国人投票,其中3300万张是通过邮件或缺席选票投出的——并继续试图散播对选举过程的怀疑。

在两条推特中,他再次错误地声称邮寄投票充斥着欺诈,很容易成为外国干预选举的目标。

川普在推特上说:“邮寄投票已经被证明是一场灾难性的灾难。民主党人谈论外国在投票中的影响,但他们知道邮寄投票是让外国干预竞选的一种简单的方式。”

越来越多的州正在考虑邮寄选票,因为在11月总统大选之前,美国的新冠疫情看来不会有放缓的迹象。川普在推文中错误地将缺席投票和邮寄投票区分开来,建议推迟选举,而不是依靠邮寄投票。

他在推特上写道:“通过全民邮寄投票(不是缺席投票,缺席投票很好),2020年的选举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选举。这将使美国非常难堪。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正确、安全、安全地投票???”

这延续了他今年以来对邮寄投票的态度,4月,川普在推特上表示,邮寄投票“极有可能导致选民欺诈”。5月他在推特上说,“邮寄选票不可能不存在实质上的欺诈。”第二天,他又补充说“所有作弊、伪造和盗窃的人都可以任意获得邮寄选票”。6月,他在推特上说,邮寄投票“将导致美国历史上最腐败的选举”。

尽管川普对邮寄投票反复表示不信任,但没有证据支持他的说法。美国的无党派投票专家甚至共和党选举专家都表示,邮寄选票存在的欺诈极为少见,大量研究表示两党都未从这种投票中获益。在人们接收和邮寄选票方面可能会有一些后勤问题,在今年疫情席卷全美,邮寄选票量可能大增的情况下,问题将尤为突出,需要尽快配置相应的基础设施,但这与总统主张的它会导致舞弊和操纵选举的说法相去甚远。

01

有多少州允许邮寄投票?

有两种邮寄投票系统。目前有6个州(上图紫色部分),计划在今年11月举行“普遍邮寄投票”选举,包括加州、犹他州、夏威夷、科罗拉多、俄勒冈和华盛顿。这些州将自动向所有登记选民邮寄选票,然后必须在选举日将选票寄回——尽管在某些有限的情况下仍可进行亲自投票。2016年,美国近四分之一的选票是通过邮件或缺席选票投出的。

此外,根据全国州议会会议(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的数据,有3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上图褐色部分)允许注册选民在无需提供不亲自投票的理由的情况下,通过邮件投票。通俗的说,它们属于“想寄就寄州”。值得注意的是,川普总统曾通过这种方式投票,比如在佛罗里达州2020年的初选中,因为他是该州的注册选民,但居住在华盛顿特区。

剩下的州(上图绿色部分)则采取“缺席投票”制,相较前面那34个不需要提供理由的州,这些州表示通过邮寄投票时必须有正当理由,比如超过65岁、生病或残疾、或者本人不在登记投票的州。

俄勒冈州自1998年成为第一个采用普遍邮寄投票的州,通过邮寄投票,工人们不需要特地请假去投票了。对于年长、残疾或不开车的选民来说,前往投票站的交通不再是一个障碍。在这里,邮寄投票得到了两党的支持。该州共和党籍州务卿贝夫·克拉诺(Bev Clarno)最近出现在《60分钟》(60 Minutes)节目中,当被问及川普对邮寄投票的攻击时,她回答说:“试试吧,你可能会喜欢。”

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现在都支持普及邮寄投票,这既事关宪法确保的权力,也关乎人身安全。在非洲裔和拉丁裔选民比例特别高的城市和地区,投票站的设备严重不足,排队的队伍往往要长一些,这意味着在这些地方,人们要想亲自成功投票并不总是那么容易。

在疫情期间,这些问题往往尤其严重,特别是在威斯康辛州和乔治亚州等州。在今年的初选中,这两个州的许多选区的选民被迫排几个小时的队,因为这两个州的共和党官员拒绝扩大缺席投票的机会。

02

缺席vs邮寄选票

总统声称缺席选票是“好”的,但痛斥邮寄选票会导致“不准确和舞弊的选举”,但许多专家表示,这两种投票本质上是一回事。所以如果他认为缺席投票很好,没理由认为邮寄选票就那么糟糕。

投票专家表示,缺席选票和邮寄选票的核查程序是一样的,很多州对二者相提并论,包括佛罗里达州。川普认为他在佛罗里达州投的是“缺席选票”,但佛罗里达州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缺席投票,而属于“想寄就寄”。

除此之外,这两者之间几乎没有分别。在程序上,选民都需要在索要选票时提供其姓名和地址,收到请求后,地方选举当局向投票人的家庭地址发送选票,并提供一个选票保密信封和另一个信封,将密封的选票装入其中。投票人在第二个信封的外面签名,证明他或她是注册的投票人。

收到邮寄的选票后,地方选举当局检查选民的姓名,以确保此人已登记参加投票。在选举日,各州会清点邮寄选票,然后把结果加到亲自投票的个人的选票上。

无党派的“选举创新与研究中心”(Centerfor Election Innovation and Research)创始人大卫·贝克尔(David Becker)告诉CNN,“‘邮件投票’和‘缺席投票’——不管你怎么称呼它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你申请一张选票,你得到一张选票,你投票,你把选票投进去,你会得到保护。不管你叫它邮寄投票还是缺席投票。这是一回事。”

佛罗里达大学的法学教授兼选举专家达伦·哈钦森(DarrenHutchinson)表示,“这两种系统之间的差别微不足道。一旦登记和地址被核实,选举办公室将处理请求并发送选票。在佛罗里达州,上次总统选举中近30%的选票是通过邮件投出的,选民们不必提供理由,也不必经过相比普通邮件投票更严格的筛选程序。在这个问题上,川普完全错了。”

专家表示,缺席投票和邮寄投票都是安全的投票方式。

纽约大学布伦南中心(Brennan Center)民主项目主任温迪·威瑟(Wendy Weiser)告诉CNN:“在美国,缺席投票和邮寄投票是安全的。民选官员,无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几乎普遍对这个体系充满信心。”

03

它有多安全?

川普最近频繁提出选举舞弊说,包括外国干预,特别是毫无根据地声称“数百万张邮寄选票将由外国印刷”,导致选举“被操纵”。

先说事实:根据多年来全国性和州级的大量研究,并没有证据表明存在普遍的欺诈行为。

过去也曾发生过邮寄选票欺诈的个别案例,比如在2018年北卡罗来纳州的初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的一名顾问篡改了投票文件,导致初选重新进行。

今年早些时候,新泽西州也发生了一起案件,两名民主党议员被控在邮寄投票中涉嫌欺诈,原因是在一个邮箱里发现了数百张选票。

但这些都是罕见的事件,根据布伦南中心2017年的一项研究,美国整体的投票欺诈率在0.00004%至0.0009%之间。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2000年至2012年间整理的一个选民欺诈数据库发现,在数亿张选票中,有491起邮寄选票欺诈案件。

早些时候川普解散了自己的选举欺诈委员会,该委员会并没有公布任何证据支持总统声称的美国猖獗的选举欺诈。

投票专家说,自1986年开始使用的邮寄选举程序已经做了大量后勤方面的保障。洛约拉法学院(Loyolalaw School)法学教授、选举舞弊专家贾斯廷·莱维特(Justin Levitt)通过电子邮件介绍说,首先选票有其独特性,而且根本过不了运输这关:“邮寄选票是在特殊的纸张上印刷,每个选举办公室都有各自独特的条形码和美国邮政选举的标志。就算某个外国或私人实体不畏艰难地制造了选票,美国邮政也不会运送这些选票。美国邮政知道选票什么时候来,从哪里来。如果这些选票在费城的邮局大量投递,美国邮政不会向洛杉矶的选民运送10万张选票,就更不用说从海外运来的选票了。”

布伦南中心的温迪·威瑟说,已经有了充分的核实程序,所以她并不担心外国可能以这种方式干预美国选举。

例如,在各州,每个登记选民都被分配了一个唯一的代码,与选票信封上独特的条形码相匹配,这些条形码既可以让选民追踪他们的选票是否已收到,也可以让各州轻松消除重复的选票。这也使得非公民无法获得选票。

此外,投票人档案上的选票信封是针对特定个人的,通常包括出生日期或驾驶执照号码等个人信息。威瑟说,如果外国政府或任何人想要记录造假选票,他们不仅要用当地特定的防伪纸张和防伪技术制作一份与当地选票一模一样的复制品,还要获取选民的详细信息,比如驾照号码的后几位数。如果选票没有打印在合适的纸张上,没有特别的技术标记,没有独特的条形码,那么选票就不会被计算。如果怀疑选票有问题,选举办公室可以使用签名匹配技术来验证选民的签名。在开票时,拆信封和扫描选票的不是同一个人,也要允许外部观察员监督全程。

这就是为什么亚利桑那大学虽然统计出了数百起邮寄选票欺诈,但其中多数是选民冒领了一张其已故或丧失了民事行为能力的亲人的选票——大规模造假几近不可能。

此外要注意的是,在一场大选中,选民们将不仅仅选择总统:他们可能还会选择市议会、学区董事会的候选人等,参与本县房地产税是否要加个三五百块这类议题。这可能需要在一个县进行数百种不同的选票设计,而美国有3000多个县。无论是海外实体还是美国的某个党派,想要影响选举结果都需要具体而微地设计各个县、镇、村的选票,在这些地区,突然增加哪怕10%的选票都会令人生疑。

整个选举过程也会涉及到两党的监督和制衡,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州官员定期监督选举,数百万人通过邮寄投票,这当中并不存在系统问题。

因此川普政府负责选举安全的官员克里斯·克雷布斯(ChrisKrebs)在7月中旬参加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Institution)的活动时表示,邮寄投票对外国介入美国选举来说不是一种容易的方式,因为伪造邮寄选票十分困难复杂,验证每张选票真伪也十分缜密。

在同一次会议中,选举创新与研究中心的贝克尔说:“体制中存在着如此多的制衡,但以一种不被察觉的方式改变选举结果几乎是不可能的。”

04

基础设施亟待改善

和其他投票方式一样,邮寄投票也有它的缺点。没有经验的选民更容易出错,而且选举工作者和系统在今年可能不习惯处理如此大量的邮件投票。

根据州数据,在威斯康星州4月7日的初选中,废票率为1.8%,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州分别为1.3%和1.2%。迟投是缺席选票被否决的首要原因。签名不匹配或签名缺失是第二个和第三个最常见的原因,比如忘记在多个签名行上签名。

有时这甚至不是选民的错误:缺少邮戳或邮戳不清晰,邮件延迟等原因,都有可能导致选票作废。

邮寄选票可能会给那些不会说英语或有残疾的人带来额外的障碍,在印第安人保留区,投递可能会遇到问题,那里的居民有时没有街道地址。

05

邮寄投票的政治后果是什么?

共和党的领导人虽然普遍并不认为邮寄投票会造假,但担心这会增加民主党的选票。他们担心,那些投票率通常较低的群体会因为邮寄选票更为便捷,而增加投票的可能,这包括年轻人、低收入人群、少数民族和那些没有交通工具的人。不过,从缺席选票中受益的另一个群体是老年人——他们中有相当大的比例倾向于共和党。

共和党人有过在拥有大量邮寄选票的立法选区获胜的先例。例如,在2020年加州的国会特别选举中,共和党人赢得了此前由民主党人占据的席位。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丹尼尔·汤普森(Daniel Thompson)、詹妮弗·吴(Jennifer Wu)等人对加州、犹他州和华盛顿州1996年至2018年的选举进行了一项主要研究,结果表明,通过邮件投票对两党都没有任何优势。

不过,现在有民调发现,目前,将川普关于邮件投票危险的观点内化的主要是共和党人,这意味着他们更有可能在11月冒险亲自投票。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华盛顿邮报》(Post)最近的民调发现,拜登的支持者中,只有28%的人认为邮寄投票容易出现重大欺诈,而川普的支持者中有78%的人这么认为。同样,拜登的支持者中略占多数的人表示,邮寄选票将是他们今年首选的投票方式,但川普的支持者中只有17%持同样看法。

这让一些观察人士怀疑,川普引发的对邮件投票的怀疑,是否会不成比例地降低共和党的参与程度。

“也许这是他所说的话带来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安布尔·麦克林诺尔斯(Amber McReynolds)说;她是“全国投票研究所和联盟”(National Vote atHome Institute and Coalition)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致力于扩大选民参与投票的无党派组织。“他假设他的说法会影响到每个人,但实际上可能会伤害到他的选民。因为我们看到共和党人的邮件投票请求数量在下降。”

温迪·威瑟说,即使11月的大选进行得相对成功,川普质疑美国选举制度的习惯也可能产生深远影响。

她说:“他不断质疑美国选举的合法性,说选举受到操纵,说邮寄选票属于舞弊行为。这将分裂美国,也将损害我们的选举和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