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TikTok微信禁令恐加深互联网分裂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18日 11:28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华盛顿——在互联网管理上,中国和美国曾经有着截然相反的表现。

北京实施高度的国家干预。他们封禁主要的外国网站,给开发取代西方竞争者产品的中国公司提供保护,严密控制网上的言论。美国则代表一种全球开放,这种开放帮助了一代互联网巨头主宰世界。

然而,当特朗普总统发布可能导致两个世界最流行的中国制造应用TikTok和微信在美国被禁的行政命令时,白宫发出了愿意采用北京那样的排外策略的信号。周五,特朗普进一步下令,要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放弃在美国的资产和TikTok在美国收集的所有数据。

周一,特朗普政府还进一步对华为施压,限制这一中国科技巨头从国外购买使用美国技术的电脑芯片。在此之前,白宫在本月提出一个方案,以构成安全威胁为由,要开始清除美国网络中的中国应用和电信公司。

这些行动预示了一种新的、更具侵略性的美国技术监管哲学,这一哲学贴近中国的保护主义,尽管它的目的不是审查内容和控制人民。这一转变可能会对Facebook和谷歌(Google)这样的美国互联网巨头造成伤害,这些公司从中国以外的无国界数字领域大大获利;而像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的试图向西方扩张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也可能受到伤害。

如果更多国家跟随特朗普,以外交顺从、保护主义目的或是以公民安全的新顾虑为由进行数字控制,互联网会变得更像一个许许多多封地拼凑起来的地方,和把世界旅行碎片化的签证政策一样。

“销售禁令毫无疑问将引起报复,并可能造成最近几年我们已经目睹的那种互联网断裂,这是专制国家喜闻乐见的,”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与公共政策学院公民实验室研究小组(Citizen Lab research group at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s Munk School of Global Affairs and Public Policy)主任罗恩·迪伯特(Ron Deibert)说。

在高科技行业管理方面,中国和美国的起点迥异。中国共产党无法容忍本国公民在网上或其控制领域以外发表反对自己的言论。它也丝毫不掩饰培养中国公司的高科技专长的野心,外国竞争者表示,有时这会导致当局给予本国公司不公平的优势。

针对TikTok和微信的白宫命令被冠以不让美国公民受北京数据收集威胁的保护手段之名,预计将在9月20日生效。它们似乎还源于另一个理念,即中国违反民主规范的行为应该受到同等性质的惩罚。正是这种对等原则指引了特朗普政府最近与北京在贸易、行业政策及新闻媒体方面的对峙。

特朗普总统的一道行政命令可能导致抖音在美国被禁。该应用在加利福利亚州卡尔弗城设有办公室。 CHRIS DELMA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将对等原则运用到互联网管理,美国可能付出沉重代价。虽然几乎没有国家全盘接纳中国封闭花园式的网络空间管理方法,但很多政府对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Amazon)这样的美国巨头在其境内的主宰地位感到不安,并且正在考虑对它们的运营施加新的税收与限制。

看到特朗普政府压制TikTok和微信,其他国家有可能会重新审视自己对美国科技提供商的依赖。

越南和土耳其就已经收紧对美国社交媒体的控制。迪伯特说,在相当一部分发展中地区,中国软件和社交媒体公司极有打败西方对手的潜能。中国多年来致力于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扩大影响力,而且因专注于提供低价设备,中国智能手机和移动设备制造商已经在这些地区站稳脚跟。

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一份声明中说,政府“致力于保护美国人民不受任何网络相关的、包括重要基础设施、公共健康与安全以及经济与国家安全方面的威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本月称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是“霸凌行径”。

汪文斌没有谈论中国自己对美国网站的限制,只是说其他国家可能开始以国家安全的借口来抵制美国的公司。“美方务必不要打开潘多拉盒子,否则将自食其果,”他说。

中国的数字割裂始于1990年代末,从那时开始建设一个网络控制的复杂装置——防火长城。北京视其境内的网络为国家主权问题,对线上内容严格审查,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封禁了谷歌(Google)搜索,还有Facebook和推特(Twitter)这样的社交媒体,及包括《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在内的新闻网站。

在墙内,阿里巴巴、百度和打造微信的腾讯这样的中国公司在圈禁起来的庞大市场中蓬勃发展。但是当这些公司扩张到东南亚和欧洲这样的地区时,中国试图采用双重标准。

中国人习惯了国产的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网站和社交媒体网站。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在中国,民众习惯了纯粹中国制造的网络,用国产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网站和社交媒体网站。很多中国年轻人从未听说过谷歌、推特或Instagram。

美国政客虽然谴责中国的审查,但并没有采取行动惩罚中国的禁令。前任总统——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辩称美国足够强大,可以在传播开放与民主原则方面以身作则。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的经济增长和更加锐利的安全威胁侵蚀了美国的信心。此时登场的特朗普,则开创了一个锱铢必较、以牙还牙的时代。

特朗普曾经责备其他国家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这样的组织中出资比美国少,或是征收的关税比美国高。他的团队目前正在计划一个新的提议,将成为最大规模的对等原则举措:据知情人士称,他们计划要求世界贸易组织的其他成员降低关税,否则美国将增加关税。

5月29日在一场玫瑰园讲话中,特朗普谴责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违反对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并抢劫美国的工厂。但他说他“从来不认为中国是”这些行为的“唯一罪魁祸首”。

“他们之所以不像其他人一样,实施盗窃又能逃脱惩罚,是因为过去的政客,老实说吧,是因为以前的那些总统,”他说。“但我不像我的前任,我的政府为公正进行谈判,努力争取。这就叫公平互惠待遇。”

特朗普也在其他领域看到了中国式政治的吸引力。他赞扬中国领导人延长其任期的做法。他限制了中国记者和研究人员进入美国的途径。特朗普的顾问及国会的其他人还以中国工业政策为例,证明美国应当对高科技领域投入更多资金。

杜克大学科学科技政策中心(Center for Science & Technology Policy)教授马特·佩罗特(Matt Perault)说,“看到美国采取中国的做法打贸易战令人不安。”他说,以前,美国政策的目的是向世界提供一个与中国不同的模式。

他还说,多年来美国公司为规避监管风险而在中国采取的一些策略,如今也被在美运营的中国公司所采纳。这些措施包括剥离资产、在新投资中让自己只拥有少量股份,并调整存储用户数据的地点。

腾讯在北京的办公室。特朗普团队的一位前任贸易官员说,对微信和抖音的禁令事关国家安全,而不是出于对等原则。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其他地方,特朗普政府仍在推动一个更开放的互联网,并且通过反对其他国家监管数字经济的做法,为美国科技巨头争取利益。

这包括一波针对在法国、英国、意大利和印度等国家新的或拟议中的数字服务税攻势,该税将给谷歌和Facebook带来重负。对于欧洲通过阻止用户数据流向美国以应对隐私担忧的努力,特朗普政府也予以反对。

在限制微信和TikTok的行政令中,白宫指出印度近期也采取了封禁这两款应用的措施。对华盛顿的一些人来说,鉴于美国抨击印度在其他领域采取保护主义政策的猛烈程度,这个论据很是奇怪。

安庆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特朗普政府前贸易官员克利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说,驱动该行政令的是国家安全担忧,而非对等措施。

“许多人都问:‘中国应该愤怒吗?推特已经被禁。谷歌已经被禁。中国能有多愤怒?’但我们并非只是在拷贝他们的手法,”威廉斯说。“特朗普政府只是试图对在他们看来是国家安全威胁的问题做出回应。”

有的人则说,如果没有伴随着更有意义的监管,彻底封禁可能会弄巧成拙。

“有人认为中国的防火长城是这场战役中打响的第一枪,这是有根据的,”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说。“对此我的回应是:效仿中国政府的做法是正确的吗?这能让我们更安全吗?”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