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公主“最强后代”近况令人感叹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9月6日 21:14 来源:英伦大叔

“乘风破浪的姐姐”爆火,除了姐姐们个个美又飒自带话题性,真正让“浪学”火出圈的还是她们追求突破的女性力量。

跳出真人秀节目的范畴去看,越来越多女性勇于突破自我,拥抱更多可能性,这是一个时代趋势。

时代特性会映照在个人的命运中,反过来,一个个独立体汇聚而成的力量也会影响着一个时代。

不同代际的时代女性,在一个已经破灭的帝国历史上,也有着相当显著的对照。

茜茜公主:姐辈鼻祖

奥匈帝国,一度辉煌,统治着这个帝国的哈布斯堡家族曾是欧洲最强家族之一。

奥地利的伊丽莎白皇后(Empress Elisabeth of Austria)的夫家就是哈布斯堡家族。

她本是巴伐利亚旁支贵族女,小名茜茜(Sissi ),更为人熟知的名称是茜茜公主,堪称欧洲王室里的“姐辈”鼻祖。

在19世纪60年代,茜茜公主是一个世界级的美人icon,美貌震惊整个欧洲。

连隔壁敌对的普鲁士王储妃维多利亚长公主 (Victoria, Princess Royal)都要写信给妈——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用一整段描述茜茜的美。

奥地利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第一眼见到这位大美人,就执意把茜茜娶回家,连皇太后索菲公主(Princess Sophie of Bavaria)都拿儿子没辙。

跟今天的“姐姐”们相比,茜茜公主对美貌和身材的自我管理严格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日常护理头发3小时,使用新鲜小牛肉当面膜敷,橄榄油入浴,常用断食法维持苗条身材,每天花数小时进行体育锻炼,体操、双杠、吊环、哑铃、举重、击剑、骑术样样了得,因为追求极致细腰长期穿着束身衣,睡觉也要束着腰。

但是,严格到称得上偏执的身材管理观念并非茜茜公主成为传奇的原因。

茜茜公主自小长在无拘无束的环境中,沉闷刻板的奥地利宫廷生活对她是个束缚,更何况,皇太后与她水火不容。

茜茜公主的婆婆索菲公主(Princess Sophie of Bavaria)原本也是出身于巴伐利亚的女人,只可惜相煎何太急。


Princess Sophie of Bavaria

这位皇太后厉害到什么程度?她被称作“霍夫堡宫内唯一的男人”,控制舆论施压儿媳生育男继承人,还剥夺儿媳对子女的抚养权。

约瑟夫一世是个妈宝男,帮不上皇后的忙。对上专制大家长,儿媳界甄嬛茜茜公主一直没气馁,抓住各种机会夺回对孩子的抚养权。

反抗大家长的专制只是茜茜公主人生中的第一个突破,更为传奇的是,她影响了两个国家的命运。

当时普鲁士王国在“铁血宰相”俾斯麦的领导下迅速崛起,奥地利和匈牙利深感威胁。

奥地利和匈牙利是两个性情不同的国家,奥地利皇帝约瑟夫一世和匈牙利当权者安德拉希伯爵也互看不太顺眼。

然而,茜茜公主最终促成了奥匈帝国的诞生。

在民间范围,奔放的匈牙利很对茜茜公主追求自由的性情,她热衷于匈牙利文化,也多次为匈牙利说话,获得了匈牙利民间对她的好感。

在高层范围,传闻匈牙利当权者安德拉希伯爵也拜倒在茜茜公主的美貌之下,才愿意在她的平衡之下与她的丈夫约瑟夫一世结盟共抗普鲁士。

茜茜公主不只有美貌,在随夫访问他国时,她发现了自己的兴趣和政治才能,同时,她乐于学习,勇于进取,掌握英语、法语、匈牙利语、现代希腊语多门语言。

飞入寻常百姓家

奥匈帝国成于茜茜公主,败亡却从她的独子鲁道夫自杀注定。

1889年,茜茜公主与约瑟夫一世唯一的男继承人鲁道夫和情人在一个狩猎小屋双双殉情,当时茜茜公主52岁,可谓晚年丧子。

1898年,60岁的茜茜公主在瑞士意外被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者刺杀身亡。

这个影响了一个帝国命运的女人,从迟暮之时与自己所热爱的一切迅速走向死亡。国无嫡系储君,约瑟夫一世只能将侄子斐迪南大公立为储君。

但这位储君没等到登基,1914年就与妻子双双被枪杀,这就是著名的“萨拉热窝”事件,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约瑟夫一世死后,侄孙卡尔一世(Charles I of Austria)继承了皇位。

1919年同盟国战败,奥匈帝国四分五裂,卡尔一世成了亡国之君,被流放到海外,34岁郁郁而终。


Charles I of Austria

在一战硝烟中,奥匈帝国轰然坍塌,哈布斯堡家族王孙四散,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哈布斯堡家族的后人们怎么样了?

卡尔一世的小儿子Archduke Rudolf of Austria被流放海外,他的长女Archduchess Maria Anna of Austria嫁给了俄罗斯流亡贵族Prince Piotr Galitzine。

但与昔日的王室婚配截然不同,Anna Maria有恋爱自由和婚姻自由,她与未来丈夫在纽约相遇,自由恋爱发展成婚姻,夫妇二人生出了6个葫芦娃,4女2男。

奥匈帝国末代皇帝卡尔一世的这些曾孙辈如今基本年至而立,已经活跃在社会舞台。

昔日贵族的流放,现代公主的成长

这一脉最为活跃的是二姐Tatiana,曾供职于全球知名的Gensler建筑设计事务所,担任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休斯敦分支的理事,算是一个国际名流。

不过,Tatiana姐弟出生时奥匈帝国已不复存在,她只对曾外祖母、奥匈帝国的末代皇后Zita of Bourbon-Parma有一些模糊的回忆:“当年我还很小,她已经老了,1984年我出生时她已经90多岁,常常穿着黑色衣衫,这是为了纪念她的亡夫卡尔。”

Tatiana认为,姐弟6人自小在普通的环境中长大。但是说到“普通”的定义,哈布斯堡家族与普通人的理解显然不太一样。

由于父母都是流亡海外的欧洲贵族,哈布斯堡家族新一代的成长历程也可以写成一出“漂流记”。

父亲曾与一个麻省理工的教授一起创业,哈布斯堡家族新一代自小随父去了卢森堡扩展企业。结果,父亲的生意失败了。

此时,德国燃气业务及管道制造公司TMK IPISCO计划进入俄罗斯市场,向父亲递来橄榄枝。

1993年,父亲借着出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业机会,携家带口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俄罗斯,一住就是15年。

因为周游多国,哈布斯堡家族新一代是在一个多语言环境中长大的。

“在家的时候,父亲会对我们说俄语,女孩儿之间说法语,男孩儿之间说德语”Tatiana说。

家庭经历也在新一代的教育履历中有所反映。

姐弟6人中的第四个孩子Maria Galitzine曾就读于莫斯科德语学校(German School of Moscow)。

这是俄罗斯的顶尖私校之一,俄罗斯领导人普京也曾把两个女儿送到这所学校念书。


Maria Galitzine

Tatiana表示,在他们的日常成长环境中,“殿下”头衔从未有过用武之地。

只有其它欧洲王室家族发来结婚请柬时,抬头上“公主殿下”的称呼才会让她有一些不同的感觉。

“请柬中对我的称呼是Tatiana公主,但称呼从‘女士’变成‘公主’,我觉得有些奇怪”Tatiana如是说。

哈布斯堡家族新一代的成长经历十分国际化,但姐弟6人自小被教导要谨言慎行,不可辱没家族之名,任何出格举动都不被允许。

因历史原因,并非所有国家都欢迎这一家流亡“贵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回不去的地方叫家乡”。

但父母要求6姐弟心怀责任感,保持对故土追根溯源,要热爱母亲的祖国奥地利和父亲的祖国俄罗斯。

此外,流亡贵族对后代的教育还有重视慈善。Tatiana说:“我的父母都热衷做慈善,每年夏天,我们姐弟6人都必须去做慈善工作。

我们会去打扫教堂,也会去孤儿寄养家庭帮忙,或者是去收容所帮忙。

对我们来说,做慈善跟每天刷牙一样寻常。”

成婚之后,Tatiana定居休斯敦,仍持续做慈善,并且成为了当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休斯敦分支的一名理事。

父母对6个子女艺术培养的注重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Tatiana指出,父母鼓励姐弟6人每周自己选择聆听一场古典音乐会或参加一个艺术活动。

成年之后,Tatiana选择以建筑设计师为职业,曾经供职于全球知名的Gensler建筑设计事务所。

2017年,Tatiana嫁给美国名校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墨西哥裔投行金融家Guillermo Sierra,盛大婚礼轰动一时,被《休斯敦纪事报 》誉为“公主的完美婚礼之休斯敦的公主”。

《休斯敦纪事报》写过他们的爱情故事,这场婚礼始于一个一见钟情的场景,Guillermo Sierra第一眼见到Tatiana惊为天人,当下便邀请她去喝咖啡,聊着聊着竟发现两个人有不少共同好友。

此处应划重点,流亡贵族再“落魄”,交游的朋友圈层也不是等闲之辈。

Paper City杂志则她的婚姻总结为“现代公主找到了她的王子”。

婚后,Tatiana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她成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 Tatiermo Design,承接餐馆、酒店和商业综合体的建筑设计业务,并且担任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休斯敦慈善分支的理事。

《休斯敦纪事报》专门报道过她和丈夫所居住的现代豪宅。

高门大户落地窗

起居室里摆着不少原版艺术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Tatiana的妹妹Maria也从事艺术设计行业,她从私校毕业后去了比利时,就读于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艺术设计学校。

Maria后来成为了一名室内设计师,曾在布鲁塞尔和芝加哥工作。

Maria在2018年嫁给了美国休斯敦高级酒店Hotel Derek 的印度裔行政总厨Rishi Singh,婚礼上跟姐姐一样也邀请到了欧洲王室名流,如比利时的Princess Maria Laura、列支敦士登的Princess Theresa of Liechtenstein等。

令人唏嘘的是,Maria在2020年5月因突发性心脏动脉瘤过世,年仅31岁,还留下了一个两岁的儿子。

如今,哈布斯堡家族这一脉其余5个孩子均已成家立业,分布在美国休斯敦、芝加哥、费城和英国伦敦,有着各自的事业和生活。


大儿子Dimitri Petrovich Galitzine与妻子Alexandra Evelyn Pollitt

哈布斯堡家族这一代经历过童年的漂泊,依旧坚守着一根主心骨,在自强不忘本的信念下努力成长。

对比曾经饱受森严宫规和大家长专制折磨的茜茜公主,他们如今所享受的现代自由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茜茜公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