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张腿接客被囚禁34年取精 背后的黑暗不敢看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9月15日 22:22 来源:蓝里

最近,在网上刷到了一段触目惊心的视频:

这段视频来自宁波海洋世界,在一段鲸人共游的表演过程中,白鲸时而张嘴威胁,时而啃咬攻击。

好几次猝不及防的靠近和张嘴,都把我吓了一跳,仿佛下一秒就要生吞潜水员。

令人后怕的是,这一幕并非绝大多数人以为的只是白鲸和人类在闹着玩

从后续反馈的图片可以看到,即使是隔着3mm厚度的潜水服,潜水员的身上依然留下了多处白鲸啃咬的淤青和痕迹:

图源:@中国鲸类保护联盟

看完这段视频,很多网友都表示吃惊:

说好的温驯治愈呢?这还是我们从前认识的“微笑天使”白鲸吗?

白鲸本性乖巧,但动物毕竟是动物,永远不要低估它们身上的兽性。据博主科普:

“野生动物的行为难以预测,本来被野捕圈养就给它们带来了巨大压力,人类的侵入性行为更会激发动物们的攻击性行为。”

动物永远都是动物,但人不一定永远都是人。

人性,有时候比兽性更可怕。

01

动物表演,表面有多缤纷精彩,

就有多少暗里腐败

或许你也曾是海洋馆、动物园、马戏团里那个坐在台下一边观看动物表演,一边热烈鼓掌的观众之一。

在这里,大象能叼着画笔,独自绘出一幅美丽的图画:

体型庞大的黑熊能双脚站立,和饲养员一起跳大绳,欢乐又灵活:

就连百兽之王老虎,也呆萌得像个Hello Kitty,钻火圈、跑钢圈统统不在话下:

终于,我们对野生动物的认识可以不再只停留在书本上,网络里。

然而我们亲近野生动物的方式,却是为它们注入更多“人性”,以磨灭它们自身的“野性”。

你为它们的灵活聪明而欢呼叫好,却根本不知道它们经历了什么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大象通往画家毕加索的道路上,只有疼痛带来的肌肉记忆。

东南亚用于驯服野生大象的方法,叫Pha jaan(意为“分离”)。

小象从小被拐走关进狭窄的木笼,与父母族群隔绝。

稍有不听话,象夫们就会举起象钩往小象身上扎去。

再皮糙肉厚,也是血肉之躯。尖钩刺穿了它们的肉,也让它们“长了记性”,从此无条件地服从主人的指令。

敏感如大象鼻子,连蚂蚁爬过都能迅速察觉,却要忍受粗制画笔被硬塞入鼻子中,鼻口还有交叉的木棍固定。

每画错一步,象夫就是一钩子下去,甚至能听到大象皮肤裂开的声音。

会滑轮的黑熊,并不是天生就是双腿站立的。

“聪明”的人类在靠墙处用铁链把它的脖子吊起来,在这种极端不平衡的状态下,四肢爬行的它难受得来回踱步,被迫学会了后腿站立。

因为它们知道,前脚一旦着地,就会窒息或被吊死。

斗牛场上那头上窜下跳、从不停歇的公牛,本没有如此巨大的潜能。

只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被皮带紧紧勒住了生殖器。

“这不是因为它们很野,而是因为它们太痛了。”

看到这里,还会觉得它们可爱吗?神奇吗?告诉你,都是血肉换来的。

比高强度的虐待式训练更恶劣的,还有它们的生存环境。

海洋世界里箱体设计暴露给观众的视野足够大,可留给动物实际活动的区域,甚至还比不上一个普通游泳池。

这头被圈养的海象,2分钟可以游5个来回,每转一次身都要用胸鳍助力推一把,以免撞到池壁。

成都动物园里,海洋哺乳动物斑海豹不仅被圈养在了淡水环境,满池爆藻的绿汤,也大大增加了它们得皮肤病和眼疾的几率。

人类坏起来,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在泰国,有一群“猴子奴隶”,被当地农场训练出专门爬树采摘椰子的“本领”。

它们经常需要提取超出自身重量的大件物品,一只成年雄性猕猴每天采摘1600个椰子,是普通男性的20倍。

工作以外的时间,就被捆绑在轮胎上,农民拔掉了它所有的牙齿,因为害怕被咬伤。

还有震惊全球的“猩猩妓女”Pony。

她一出生就被人类从母亲身边强行带走,6岁开始接客,开启了漫长的皮肉生涯。

将体毛剃净、喷上劣质香水、戴上硕大耳环,涂上胭脂口红,每天醒来就是营业的一天。

独处时,Pony的眼神麻木,当男客人靠近,她又马上下意识撅起屁股,动作之熟练利索让人心疼。

为了追求刺激新鲜,附近的工人逐渐成了Pony的回头客,3美元一次,甚至可以加钱,提供更多服务,比如抽打、拳击。

商人们为了利益,精心塑造出一个又一个活泼可爱的马戏团明星、城市偶像。

但或许它们的心愿,从来不是在耀眼的舞台上享受欢呼喝彩,而是在草原里,在海洋中,和它们的家人相伴,简简单单过完有尊严的一生。

02

这么多参与动物表演的野生动物,到底从哪来?

答案是,偷猎。

偷猎的过程中,还会伴随着比例极不合理的“陪葬”

比如纪录片《海豚湾》里,日本太地町岛民围捕海豚,只抓宽尾海豚,而剩下一起被围捕的海豚就会被全部猎杀。

抓1条,杀剩下50条,甚至更多。

一位日本活动家曾经把太地町告上了法庭,控诉其极不人道的罪行,最终却败诉了。

败诉的理由,荒唐得令人发笑:

“它们不是人类,无法亲自成为起诉者。”

那张无法诉说痛苦的嘴,最终成了杀人的利器。

2013年,美国纪录片《黑鲸》引发了全球热议。

一条名为Tilikum的虎鲸,分别于1991年、1999年和2010年,在海洋馆里杀害了两名饲养员和一名游客。

背负三条人命的虎鲸,听起来很可恨,对吗?

但听完Tilikum一生的故事,你会知道,利益面前,生命如同草芥。

1983年,两岁的Tilikum被猎鲸人抓捕,剩下家人在捕鲸船周围无助地哀鸣;

第一次杀人事件后,他被挂牌售卖,在“新家”,他成了新明星,可每天等待他的只有是无休止的循环表演。

表演结束后,只能蜗居在狭小的泳池里,身体无法挺直,脾气也越发暴戾,甚至出现了啃食护栏和内壁等怪异举动:

第二次杀人事件后,他短暂失去了表演价值,海洋馆选择另一种方式的捞金——

利用他进行虎鲸配种,不断人工提取精子。

世界上所有的圈养虎鲸中,曾经一度有50%都有着Tilikum的基因。而他却从未有机会见上后代一面...

第三次杀人事件后,他被惩罚进了活动空间更小的泳池,和外界没有交流,更难以舒展,身体也不断恶化,

风波很快过去,可利益至上的海洋馆再也没等到它“恢复正常”的那一天——

胃溃疡、肺部感染、抑郁,各种疾病缠身的Tilikum离开了这个世界...

被囚禁34年,离世的时候只有36岁,远远达不到野外雄鲸60岁的平均寿命。

不考虑风险,也不考虑人性,动物们的生存轨道就这么被人类强行扭曲着,生命价值被榨到一滴都不剩。

直到彻底的失控(电视剧),不可逆的伤害,短暂的反思,三种状态不断循环。

像Tilikum一样的动物还有很多,它们一边负责取悦观众的精神娱乐,一边还得承受巨大的精神折磨。

明明是人类一手缔造的悲剧,它们却要为此付出代价,在怨恨和愤怒中度过煎熬的一生...

03

对于野生动物,重获自由的滋味有多宝贵,相信见证者都会为之动容:

被禁锢奴役的大象,在被解救的一刻流下了眼泪。

从此没有象钩刺穿也没有骨肉分离,受虐的前半生终于可以画下句点:

打开笼子放生的一瞬间,小海豹迫不及待地冲向了岸边:

乌克兰的一个自然保育区里,住着一头从马戏团退休的熊Toshka。

退休后的养生生活有阳光,有美食,还能来一场舒服冰凉的喷水淋浴,自由而惬意。

是啊,真好,终于不用再表演了。

离开自然环境20年的海龟Yoshi,回归大海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家的方向

绕过非洲南部,一路横越印度洋,花费2年时间、游了整整3.7万公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

最后在心心念念了20年的家,孵育后代,回归自由生活。

2019年,上海长风海洋世界成为了国内首家放归白鲸的海洋馆。

当时因为被圈养15年而丧失回归自然能力的两头白鲸小灰和小白,最近也传来了好消息:

在完成了一系列的前期适应性训练后,它们现在已经被转移进海边的适应池。

在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下,度过这次适应期,它们就可以拥抱更广阔的海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回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们的微笑背后再也不是求救,而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和愉悦。

归还自由,才是对们真正的爱,真正的平等。

04

别成为伤害它们的帮凶

最近,一个被转发了4万次、点赞17万的视频火了。

耍猴人牵引的小猴子,在表演途中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小和尚。

它先是慢慢走近,同情地抓了抓小和尚手里的银镯子,试图想要帮他挣脱。

然后仰起头,用手指了指自己脖颈上紧紧的锁链,充满希望地看了看小朋友。

小猴子的心思不难读懂,它以为小和尚正在经历和自己相同的命运:

“我帮你,你也救救我吧。”

或许有人会取笑那只傻猴子,对小和尚充满祝福意味的银镯子,它却误以为是枷锁,还妄想能帮助小男孩挣脱。

但更多人却被这份跨物种的信任和关怀打动。人类和动物之间相通的情感,既美好,也又让人困惑:

囚禁一生,失去自由的动物尚且会对相同遭遇的人类产生怜悯之心。

为何利益当前,人类还是选择丢掉人性最后的温存,无视动物的痛苦,冷酷到底。

一篇文章或许无法强制改变所有人的想法,更无法击溃这些通过榨取动物价值换取利益的庞大产业。

但作为这个庞大产业中潜在的一环,至少我们应该开始自省:

对于人类来说,动物表演这种形式的娱乐真的是必需品吗?

我们究竟是真的热爱(电视剧)这些动物,还是爱它们被刻意营造出的软萌可爱?

当虐待动物所换来的,只有观众短暂的欢愉和商人长久的利益,而我们又恰巧有能力避免这样的伤害,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它们本该属于更自然辽阔的天地,别让我们的快乐背后,满是动物的血泪。

资料来源: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