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N号房性剥削真相:在女人下体刻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2月9日 23:17 来源:INSIGHT视

如果这不是恶魔

我不知道什么才算恶魔

——韩国请愿者

01

2020年11月26日,韩国“N号房”主犯赵周斌被判处40年监禁,被控15项罪名,包括制作和传播非法性视频材料、强奸、性虐待、性骚扰、指示第三方强奸未成年受害者、胁迫勒索等。

被逮捕时,赵周斌说,感谢当局帮我脱离“恶魔的生活”

25岁的赵周斌,从外表看,非常不起眼,厚厚的嘴唇,多肉的圆脸,拖把一样的刘海儿,刚好遮盖住他那双黄豆般的贼眉鼠眼。

赵周斌

在大学里,赵周斌的履历堪称优秀,各科平均成绩4分以上,多次获得奖学金,还担任学报主编,拿过大学里的写作竞赛一等奖。

2018年毕业后,赵周斌能量爆发,先是开设网站,以贩卖毒品的虚假广告欺诈财物,接着又于2019年设立“N号房”,专门收费传播女性性剥削视频。

所谓“N号房”,就是通过聊天应用程序Telegram运作,在该程序上建立多个聊天群,将对女性的性剥削视频,有偿分发在聊天群里。为躲避搜查,犯罪者先提前建好多个聊天群,将其命名为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称作N号房。

赵周斌化名“博士”,创立“博士房”,并根据性剥削尺度的大小,设置不同价格,以比特币支付。最高级别的群,入场费高达150万韩元,相当于8400元人民币。除了支付入场费,“博士房”的成员,还必须发布同样含有性剥削内容的小视频,以维持会员资格。

在这些犯罪内容中,受害者被人用刀,在生殖器上方刻印“奴隶”字样,拍摄各种大尺度照片和视频。许多未成年女孩,被迫裸体趴在地板上学狗叫。会员之间,把“让我们强奸吧”当作日常问候。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N号房的受害者多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年龄的受害者年仅11岁。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恶魔般的犯罪者,大多为20岁左右的青年男性。

正是基于对同龄人的了解,这才让恶魔们屡屡得逞。

在韩国民间,许多不谙世事的女孩,被荧幕上光鲜亮丽的明星所惑,渴望融入那种浮华却虚假的“美好世界”

于是,十六七岁的韩国少女,一拨拨走进美容院,接受刀劈斧砍,而父母也乐于成全,甚至将整容手术,作为孩子的生日礼物,或是考试高分的奖励。

既然“投资”了脸蛋儿,那么靠脸蛋儿吃饭,也就成了一些韩国少女对自己未来规划的一个重要选项,尤其是那些怀着“明星梦”的女孩。

而这,也就给赵周斌之流以趁虚而入的机会。

赵周斌们的“饵”,就是在各种社交平台,招募兼职模特。靠脸蛋儿吃饭,首选自然是当明星,但明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于是先做模特,就成了“曲线救国”的一种方式。

以当模特为饵,赵周斌们先是索要女孩的裸露照片,以及个人身份信息。得逞之后,再胁迫其拍摄性剥削视频。

这个过程中,女性的“羞耻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犯罪者以照片作威胁,女孩若是不从,便将照片放在网上,或发给女孩的家人朋友。在羞耻感的作用下,女孩纷纷就范,一步步被控制,沦为性剥削的对象。

她们怀着天堂的幻梦,一脚踏进无间地狱。

只是她们还不明白,她们渴望的明星梦,她们憧憬的所谓天堂,其实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02

有一个韩国明星,名字叫李胜利。

李胜利是男团组合BigBang的一员,曾是韩国娱乐圈顶流,在亚洲乃至世界,都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此君高挑英俊,富而多金,粉丝众多,人面兽心,人称“胜茨比”,意思是像“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样,拥有巨额财富,夜夜笙歌。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李胜利

熟悉菲茨杰拉德小说的朋友都知道,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盖茨比是靠贩卖私酒发的家,而小说的故事背景,是在美国20世纪20年代——禁酒时代。

与此形成对仗的是:

李胜利这个“胜茨比”,其发家方式同样不走寻常路,他不只是流行明星,还是藏污纳垢的“妓院老板”,大搞“权钱交易”、熟谙性贿赂的现代“龟公”

李的夜店(妓院)“Burning Sun”位于首尔江南区,来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社交媒体上有段疯传的视频,一个男子在舞池中央旋转,将花花绿绿的钞票抛洒在空中,舞台周遭传来一阵阵尖叫。

这个“销金窟”不对外开放,只接待名单上的人物。那些VIP用户,在支付数万美元后,便可让夜店里的女孩服用药物,再将其带到附近的酒店开房,任意蹂躏。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据一位前台招待透露,有个VVIP,最喜欢性侵失去意识的女性。他常常在喝多后,吩咐夜店招待,去,给我带几个“尸体”来。

收到客户“旨意”,那些专门干脏活的“工作人员”,便会按照要求,物色女性,用药将其迷倒,交给客户,任凭客户将“尸体”带到附近酒店,或者汽车旅馆

用来作案的药,是一种强镇定剂,服用数小时后,便无法从体内检测到。许多受害女性,在夜店里被下药强奸,第二天醒来,大多记不起事情经过,即使告上法院,也会因缺乏证据而作罢。

有个叫赵元国的牧师,因揭发江南区性暴力而成名。

据赵元国说,2015年有20名青少年失踪,最后发现她们在夜店做童妓。皮条客经常以在夜店工作两三年后,帮她们成为女艺人为借口,引诱这些离家出走的女孩。在夜店工作的女孩中,有一些只有十三四岁,她们尚未成年,便遭到被性侵的厄运。

其操作过程如下:

VIP会员告诉夜店招待,我想和某个女孩睡觉,接着招待便跟女孩说,这个贵宾是位超级富豪,可以主动结识一下,跟他喝喝酒,没准就有机会捧你当艺人。

女孩心动后,被带进包间,一群人一起喝酒,期间女孩被大量灌酒,或将迷药放进饮料里,待其不省人事时,便实施性侵

李胜利的夜店,一方面为他带来大把真金白银,另一方面,他还能将那些被侮辱和伤害的、做着明星梦的年轻女孩,当作公关的工具。

每逢遇到需要打通的关节,李胜利这个老鸨子,便大搞性贿赂,让这些女孩成为那些位高权重者的泄欲工具。

如果顺着李胜利这个藤往上摸,那这个被称作“胜茨比”的龟公,也不过是个小角色

钱可通神。在韩国式资本主义之下,掌握生杀大权的,不是总统,而是财阀。对于色欲的满足上,财阀真可谓是无法无天。

2009年3月7日,韩国女星张紫妍在京畿道家中自杀身亡,年仅26岁。临死前,张紫妍留下遗言和几千页文件,称自己在经纪公司胁迫下,向31位要人,提供了上百次服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据韩国KBS电视台报道,参与张紫妍陪睡的要人,包括三星集团女婿任佑宰、酒企真露会长朴文德、86岁的乐天集团董事长辛格浩及其56岁的儿子辛东彬。

张紫妍在遗书中说,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多少韩国少女,一心要成为明星,谁想被赵周斌们利用,成为N间房里的“祭品”。而已经成为明星的张紫妍,却在类似李胜利这样的龟公摆布之下,沦为财阀要人的玩物,最终香消玉殒。

此岸彼岸,两个地狱。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03

文在寅是个狠人。

早在张紫妍案时,文在寅激愤异常,誓要彻查到底,与财阀硬刚,为此,他做了破釜沉舟打算,提前将老婆孩子送至国外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谁料,经历一年调查,雷声大雨点小,韩国历史委员会发表终审结果,表示性接待证据不足,相关文件无法确认,且时间过去太久,无法定罪。

张紫妍案的证人尹智吾,曾亲眼目睹张被某大佬公然猥亵,调查科却认为,仅凭尹智吾一人的证词,无法确定其真实性。

尹智吾慨叹,除了自己,还有许多人可以作证,可惜,他们迫于压力,不敢露头。

张紫妍案遂不了了之。冠冕证据不足只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的真正原因,大家心知肚明,皆因涉案者树大根深,背景雄厚,即便是总统文在寅,也奈何不得。

套一句中国古话,就是:刑不上财阀!

今年N号房事件踢爆后,韩国民众再次群情激愤,在韩国问政网站“青瓦台全国请愿”上发出请愿,要求公布案犯照片及全部会员信息。

该请愿一经发布,便迅速超过青瓦台官方规定的20万支持的门槛,截至3月24日,共获得256万人次支持,打破韩国历史记录。文在寅向受害女性表示慰问,并下令彻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这一次,文在寅没有让韩国民众失望。

几个月后,主犯赵周斌喜提40年有期徒刑的刑罚,成为该领域犯罪者量刑最重的一个。

对比张紫妍案和N间房案,同是性剥削,判决结果却天差地别。文总统这回够硬,潜台词或许是,我治不了财阀,难道还治不了你(平民犯罪者)?

在大快人心的氛围下,是韩国财阀阶层的岿然不动,以及实现正义的假象。

张紫妍陪睡名单中的乐天CEO辛东彬,曾因行贿70亿韩元,被李明博政府判刑2年6个月,后来却改为缓刑4年,当庭释放。辛东彬的父亲辛格浩,即乐天的创始人,在法庭上甚至用日语质问,谁敢判我?

N号房的赵周斌,只是个普通人,祭旗就祭旗了,而在“刑不上财阀”的韩国,那些隐没在财富与权力堡垒后面的大奸大恶,又何时才能得到审判?

韩国性剥削的复杂棘手之处,还远不止如此。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04

2020年7月,韩国首尔市市长朴元淳自杀身亡,朴是韩国最有影响的领导人之一,也是文在寅的左膀右臂,被视为2022年韩国总统选举的有力竞争者。

朴元淳自杀前,其女秘书向警方投诉,说朴对她进行了长达4年的性骚扰

按照女秘书的说法,朴元淳市长常常发送自己只穿内衣的照片给她,还将她叫到办公室的卧室,索求拥抱接吻。她曾向首尔市政厅寻求帮助,但投诉被忽视,即便她调换了部门,性骚扰也未停止。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朴元淳死后,官方为他举办了为期5天的葬礼。

56万人在“青瓦台”网站签署请愿,反对为朴元淳举行公开葬礼。理由是朴的自杀,很可能与性骚扰指控有关,在事实未查清前,不应举办如此声势浩大的公共葬礼。

最后,首尔法院驳回了停止举办葬礼的诉求。

吊诡的是,朴元淳出身人权律师,曾赢得韩国首例性骚扰案,树立了为妇女权利而奋斗的形象。朴此番自戕,令外界疑惑,是政敌的陷害,还是朴本身就是个两面人?一边为女性权利喊与呼,一边行不轨之事。

不管怎样,朴选择自杀,至少能说明,他是一个有“道德包袱”的人,看重自己的名声,绝非厚颜无耻、十恶不赦之人。

要想弄清当下韩国性剥削乱象,需叩问历史。

韩国今日之发达,离不开一个名字:朴正熙。朴正熙靠军事政变上台,开启经济改革,对有志于经商者,大开绿灯。

随着韩国经济的一日千里,那些经商者羽翼渐丰,逐渐成为垄断市场的财阀,佼佼者如三星、现代、大宇、LG、SK、浦项、双龙、韩进等。可以这么说,没有朴正熙,就没有韩国财阀,没有韩国财阀,就没有韩国经济腾飞的“汉江奇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凡事有两面,财阀造就了发达韩国,也形成了以财阀为轴心的“韩式裙带资本主义”,今日韩国性剥削泛滥,就是这个畸形体系结出的恶果。

朴正熙在时,这些财阀,无异于马仔,个个俯首听命。朴的军事独裁与财阀的只手遮天,二者是互相成就的关系,而女权在当时尚未生根发芽,毕竟在一个一穷二白、生产力比朝鲜还低的土地上,吃饱肚子是第一位的。

朴正熙本人,与夫人陆英修感情甚笃,貌似花边新闻不多,但事实上,是因为在那个时代,女权意识未萌,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者,风花雪月的男女之事,被视作无伤大雅的娱乐,没必要大书特书。

朴正熙宫井洞遇刺之时,席上就有两位美貌少女在侧,目击了朴的死亡。这种美女作陪的“休憩”,想必是朴的家常便饭。

朴正熙死后,接下来的继任者们,在和财阀的较量中,便一代不如一代了。

军头全斗焕、卢泰愚,尚能奋朴正熙之余烈,恐吓财阀给自己上供,大贪特贪,却无安稳着地的威望和本领,卸任后双双被抓判刑,虽蒙特赦,不了了之,却也显示出财阀与政府之间力量的此消彼长。

之后的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文人意气,打击贪腐,力度前所未有,却因搞到财阀头上,被爆出亲人贪腐受贿,直弄到“欲洁何曾洁”的地步。其中,以人权律师出身、脸皮最薄的卢武铉最悲壮,选择跳崖自杀。

再以后的李明博、朴槿惠,那就相当于财阀的代言人,提线木偶罢了,二人执政期间,财阀兴风作浪,无法无天,一众韩国知名女星,沦为资本权贵的玩物,罪恶罄竹难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直到为大哥卢武铉复仇的文在寅上台,韩国面貌才焕然一新,仿佛天地初开。

但这都是表象,一切其实没有改变,尤其对于文在寅、卢武铉这帮人,以人权律师的身份,积累资本上位,自身的道德洁癖极高,稍有差池,便会玉石俱焚,万劫不复。卢武铉的跳崖和朴元淳的自杀,证明了做“圣人”的难度。

除了人的层面,更有制度的死结。

为避免朴正熙式的独裁,之后的韩国宪法规定,总统任期5年,且不得连任。这种因噎废食的制度,使得韩国总统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一个总统上去,往往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让位,然后紧接着就是报复和清算。

文在寅是韩国的第12位总统,在他之前的11位总统中,有1个遇刺身亡(朴正熙),1个自杀(卢武铉),3人被迫下台(李承晚、尹蒲善、崔圭夏),3人被判刑(全斗焕、卢泰愚、朴槿惠),2人近亲被判刑(金泳三、金大中),1人尚在羁押中(李明博)。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日,文在寅豪气干云,放出话来,不管对方什么背景,也要揪出张紫妍案的幕后元凶,乃至送妻小至国外,大有鱼死网破的劲头。

最后之所以不了了之,大概是文掂量了后果,三五年后,按韩国政治体制,自己铁定要下台,到时财阀反攻倒算,自己纵然不怕死,家人朋友又何辜?正是: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文在寅政府将N号房主犯判处40年徒刑,实在是已经做到极致,在有限的范围内,实现了有限的正义。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05

提起亚洲对女性不友好的国家,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多半是印度。相关数据显示,平均每3分钟,印度就会发生一起针对女性的暴力犯罪,60%的女性曾遭遇强奸。

事实上,位列发达国家的韩国,对待女性同样冷血,只是更隐蔽和更具技术含量

韩国有一个特点,就是习惯将现实无解的残酷真相,拍成电影来宣泄。像《素媛》《燃烧(电视剧)》《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等作品,震撼了全世界的观众。

这些荧幕上的故事,在现实中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2018年,首尔举行了一场马拉松式的抗议活动,193位女性,站在麦克风前,不间断地讲述她们被性侵的经历。

其中一名受害者,称自己被亲生父亲性侵十年,她的母亲一直知道这些事,却选择沉默,从未制止过。在《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里,压垮金福南神经、让其成为杀人狂魔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看到丈夫对女儿的猥亵。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剧照

在电影《燃烧》中,导演李沧东借剧中人物之口,感慨道,在韩国,像“本”这样的“盖茨比”实在是太多了。

此乃愤世之语,矛头直指第三代财阀,那种一出生就拥有一切的食利阶层。电影末尾,男主仲秀珍爱的女友,疑似被财阀后代“本”玩弄致死,他将后者约出来,抽出利刃,刺其腹部,之后将本的豪车付之一炬,霎那间,冰天雪地里,燃起熊熊烈火。

李沧东的《燃烧》,显然是怀着阶层对立的义愤,但最可怜悯的,并不是作为底层男性的仲秀,而是离奇失踪、生死不明的女孩惠美。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燃烧》剧照

惠美的命运,也是韩国无数被侮辱与损害的少女的命运。

一茬茬韩国少女们,像待割的韭菜,割下去又长出来,她们怀着明星梦,被赵周斌们骗至“N号房”,拍摄性剥削的小视频。这种形式可谓“平民消费”,只需花个千八百,就能满足自己卑劣的欲望。

再往上走,是李胜利们的豪华夜店,以结识大老板为诱饵,将女孩灌醉下药,让其成为“死尸”,供食肉者们恣意肆虐玩弄。

极少数“幸运”的少女,经过重重坎坷,圆了自己的明星梦,等待着她们的,却可能是财阀的魔爪。

那些没有背景的少女们,无论游弋在哪个阶层,似乎都有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在等着她们。

一次次抗议,一场场运动,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惊诧了总统,震撼了民众,却永远无法改变“刑不上财阀”的大韩民国。

文在寅在此起彼伏的韩国女性运动中,无可奈何地说了这样一段话:

对于韩国,无法单独依靠法律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文化和态度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