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霸权"引起反华情绪,韩娱乐业面临风险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3月31日 15:08 来源:美国之音

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出现了中国饮食的场面让《朝鲜驱魔师》这部讲述古代朝鲜政治精英为百姓驱逐恶灵的大制作电视剧在开播仅两集后,就因韩国观众的强烈抵制而下档。这在韩剧史上从无先例。


韩国与中国国旗(2019年1月25日)

在这个引发争议的场面中,忠宁大君——也就是日后朝鲜历史上最著名的世宗大王设宴接待经由明朝入境朝鲜的西域驱魔师,宴席上出现了月饼、皮蛋、饺子等中国饮食。宴会场所的装饰风格、人物服饰和士兵佩剑也有着明显的中国风格。

这些细节一经播出便激怒了韩国观众,一时之间“歪曲历史”的指责甚嚣尘上。尽管播出《朝鲜驱魔师》的SBS电视台解释称这些细节是考虑到了宴会发生在明朝边境地区的背景,但并不买账的观众随即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的联署网站上展开要求停播该剧的联署活动,参与人数在短短3天内便突破了青瓦台必须做出答复的20万。随着舆论的迅速恶化,该剧赞助商先后宣布停止广告赞助,紧接着取景地也决定不再予以拍摄协助。事已至此,SBS电视台和三家制作公司于3月26日发表声明,决定下档、停拍该剧;制片人、编剧和主要演员也在周末发表道歉声明。这些声明里提到,“认识到了此次事件的严重性”、“深刻感受到重大的责任”。

中国文化霸权主义激起韩国反华情绪

这样一个场面何以受到韩国观众如此剧烈的抵制?《朝鲜驱魔师》停播联署活动发起人写道,“昨天在SBS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朝鲜驱魔师》充斥着歪曲历史、附和中国东北工程的内容和场面”。

东北工程是中国社科院和东北三省从2002年起联合开展的大型学术项目,全称为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系列研究工程。目前官方网页已无法打开,但是根据百度百科的说明,该项目“旨在将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纳入学术化轨道”、“进一步维护东北边疆地区的稳定”。东北工程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对高句丽和渤海史的研究,其核心是将高句丽和渤海定性为古代中国地方政权。这一观点当时在中韩之间造成了摩擦。韩国学术界认为,高句丽和渤海明确属于韩国古代史,中国将之纳入本国历史是出于主张对间岛等相关地区的历史主权、防止少数民族独立等政治目的。据韩国媒体报道,中国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曾在访韩期间表示,若韩国不主张间岛属于古朝鲜,中国也不会再坚持高句丽属于中国。

最近中韩两国围绕文化归属的纷争令东北工程再次回到韩国人的视线之中。从中国网民称泡菜和韩服属于中国、贬低韩国文化,到《环球时报》等部分媒体的煽风点火,种种情况使韩国舆论场形成了这样一种共识:这次纷争是中国试图将韩国文化纳入本国的“文化领域东北工程”,《朝鲜驱魔师》是“文化东北工程电视剧”。

韩国忠南国立大学国语国文系教授、电视剧评论家尹锡辰向美国之音指出,虽然并不清楚此次文化纷争是中国政府层面上推进的,还是只是中国网民的单方面主张,无法下断论,“但却很难消除中国政府对中国网民的这种主张袖手旁观的印象。从韩国人的立场上来看,中国国内确实存在着试图歪曲韩国历史文化的行动,因此有充分的空间可以认为这对《朝鲜驱魔师》的制作造成了影响”,尤其是“在中国资本大量持有韩国电视剧制作公司股份的情况下”。

中国资本渗透韩国娱乐业

正如尹锡辰指出的,《朝鲜驱魔师》制作公司之一YG Studio Plex的母公司YG娱乐于2016年获得来自腾讯及其有关公司1000亿韩元的投资,尽管近日腾讯方面抛售了相当一部分股份,但仍然是主要股东。这一案例显示出中国资本对韩国娱乐业的渗透程度。随着韩流的人气从亚洲逐步扩大至全球市场,中国资本对韩国文化产业的投资不断加深,从购买版权、联合拍摄发展到资本投资。根据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发布的资料,腾讯、华谊兄弟、阿里巴巴、万达等中国巨头都对韩国影视、音乐、游戏等领域的主要企业进行了资本投资,且大部分情况下均为主要大股东甚至直接拥有经营权。

除了这类深度投资,中国企业对韩国影视剧的广告植入也日渐频繁。最近10年间韩国迷你剧的制作成本增长了三倍之多,平均每集达到约6亿韩元,对植入广告的依赖程度日渐上升。然而新冠疫情之下,韩国企业纷纷削减宣传费用、减少对电视剧的广告投资。制作方不得不寻求更多的海外广告商,自然而然地与试图借助韩剧影响力推销产品的中国企业一拍即合。《虽然是神经病但没关系》《女神降临》、《文森佐》等近期热播的韩剧中不时可见中国企业的广告,后两部剧还因剧中人物吃中国企业生产的速食火锅和韩式拌饭等并不符合韩国实际情况的场面引起了争议。

对此,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文化产业学教授林大根认为,从产业角度来看,这是中韩双方互相需要的自然结果,“中国民间一直都有对韩国文化内容的需求,韩国也希望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是资本更丰富的一方,因此选择了投资韩国的文化产业”。至于中国资本是否会对韩剧的制作进行干涉,林大根认为这是一种过度的猜测,即使是韩中合拍剧集,中国也不会对在韩国拍摄的剧集的细节进行干涉,《朝鲜驱魔师》事件更多的是韩方的急功近利。“韩国过于急切了,太过希望进入中国市场,这种想法导致拍摄细节出现了问题”。

《朝鲜驱魔师》敲响的警钟:中国风险日益上升

由于《朝鲜驱魔师》已拍摄完成80%,下档将对SBS电视台和制作方造成不小的损失。这在资本市场已得到体现。截止本月29日,YG娱乐及其子公司的总市值较《朝鲜驱魔师》第一集播出的22日蒸发了1015亿韩元;同一期间SBS电视台的市值也下跌了182亿韩元。

然而《朝鲜驱魔师》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韩国网民已将矛头转向了由人气女团BLACK PINK成员智秀主演、定于6月播出的电视剧《雪滴花》。网民指责这部描述上世纪80年代韩国民主化运动的剧集试图美化共产党、贬损民主化运动,并将这种意图与制作方JTBC STUDIO曾获得中国腾讯1000亿韩元投资的背景联系在一起。目前抵制该剧的联署签名超过了11万,已有赞助商宣布取消赞助。此外,一份与中国资本有关的待播电视剧名单在韩国网络上广泛流传,不少网民称将进行抵制。

这为韩国娱乐业与中国的关系增添了新的风险。韩国娱乐业原本就被中国视作对韩国进行政治施压的筹码,面对着不确定性极高的环境。2016年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后,中国国内与韩国有关的影视合作项目几乎全面中断、韩国艺人也从镜头上销声匿迹。今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通话中表示愿意推动文化交流合作后,由韩国偶像组合EXO成员主演的一部电影在拍摄完成多年后终于宣布定档3月,一度被视为解禁信号,然而一周后该片再次宣布无限期保留上映。

林大根告诉美国之音,韩国民众的反华情绪和限韩令问题实际上是交错在一起的,“限韩令持续了4年多,韩中两国网民之间的嫌隙也越来越深,起初业界认为还可以解决,但是这期间发生了新冠疫情和种种历史、文化矛盾,两国对彼此的负面看法正在不断积累,首先需要解决这种情绪上的问题”。

尹锡辰也认为,“在文化内容产业,与扩大市场规模同样重要的是明确认识到影视剧作为文化的属性,否则将会造成相当高的风险”。

从实际的操作角度来看,林大根认为韩国需要采取多边化的战略,“业界不能只看重中国大陆市场,还应该关注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的华侨市场,积极进入这些地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