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气候总管”迟迟不谈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3日 14:24 来源:美国之音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已经开启对亚洲三国的访问,预期将与这几个国家的领导人讨论气候变化问题,而国际社会期待已久的美中气候特使会晤迟迟没有发生。相关领域专家分析说,华盛顿与北京下一轮经济争斗,必将在气候变化领域展开;而气候合作迟迟没有重启的症结仍然是两国在贸易和人权方面的严重分歧。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在白宫简报会上 (2021年1月27日)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在就任后不久曾经对媒体表示,他预期很快将和其北京对口官员解振华会晤。随后克里与解振华共同出席了由中国、欧盟和加拿大举办的2021年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但是两人“擦肩而过”,并没有举行一对一会晤。

尽管美中阿拉斯加高层会谈时,双方在第一场会晤中相互指责、唇枪舌剑;但是两国“吵而不破”;在随后两轮实质性会谈后,美中双方都表示要在气候变化领域展开合作,并且成立联合工作组。

“克解会”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如今克里星期四(4月1日)已经开启了一轮对亚洲国家的访问,将先后访问阿联酋、印度和孟加拉国。克里的这次行程并没有包括北京,仍然没有与其北京对口官员举行过视频会议。美中气候合作是否雷声大雨点小?华盛顿和北京到底能否重启合作?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The Wilson Center)“中国环境论坛”项目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关系重启涉及的许多方方面面的复杂因素,克里和解振华是否马上会面其实没有紧迫性。

“在过去几年非常紧张和对抗的时期之后,美中两国重启关系,这一过程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克里和解振华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已经有过频繁互动,已经非常了解对方,因此我认为这两位双方的气候问题总管,没有立即会晤的紧迫性,”她说。

不过,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与军事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看来,克里与解振华迄今没有举行一对一会谈主要是时间安排的原因。

魏茨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缺乏直接对话,可能是由于后勤安排的原因。有时候双方安排两名非常忙碌的外交官的行程是见十分困难的事情。

“美国希望先与美国盟国和伙伴会面,然后再与中国打交道。再就是,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总体关系不佳,”他说。

美中两方谁在犹豫

美国总体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签署行政命令,宣布美国将重返《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且任命前国务卿克里担任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气候变化将是美中两国首先启动合作,开始修复双边关系的第一步。

而目前双边气候合作的进程停滞不前,美中双方各自有何种盘算和踌躇?

威尔逊中心的吴岚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和中国在气候领域有着长期停滞不前和犹豫不决的历史。她认为,过去多年来的摇摆不定通常主要是因为美国政府的原因。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气候变化项目高级研究员中野分析,北京方面可能觉得,通过主动启动直接一对一的气候变化接触和谈判,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更何况气候变化问题是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务,并不是中国的首要任务。

“北京可能更希望看到华盛顿愿意向北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并不认为是任何单方面造成的停滞不前,美中两国的国内民众,似乎对各自政府与另一国政府合作的概念非常敏感。这可能是克里和解振华需要处理的一件艰难的事情,”中野说。

美中气候合作重启困难何在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华盛顿和北京都表示气候变化合作是重启美中关系的第一步;但是双方重启合作仍然充满各种复杂的困难,其中贸易争端和人权问题方面的严重分歧是非常重大的症结所在。

马利兰州罗耀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政治系主任魏忠克(Carsten T. Vala)教授认为,美中两国正进入一个在经济、外交、技术、军事等各个领域日益公开的竞争、批评和斗争的新时期;这使得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任何合作都比以往更加难以实现。

在魏忠克看来,美中之间难以很快重启合作最大的困难,无疑在于北京在国际关系中的日益自信。这一立场源于中国共产党领导层的信念,即它比所有西方国家更好地应对了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得以在全球经济放缓中幸存下来;与此同时,中国经济预期在未来20年,如果以GDP来衡量的话,将与美国经济相匹敌。

“除了军事现代化和在多个领域获得技术优势的计划外,中国最高领导人也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不愿意妥协,”他说。

威尔逊中心的吴岚也分析,美中迟迟还未展开重启合作的原因,是美中两国政府在贸易和人权等问题上存在一些严重分歧,没有给气候合作和外交留下太多的政治回旋空间。

而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中心主任魏茨则认为,“克解会”即使实现,这两位特使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障碍是:改变美中两国能源政策所涉及的金融成本,以及对两国人民生活的巨大影响和干扰。

魏茨说,美中气候合作要取得进展需要两步走。第一,两位“气候总管”都需要在各自国家获得足够的国家支持,以支付预期的巨大财政成本。不幸的是,当下各国的财政预算都因新冠病毒疫情而面临严重压力。

第二,克里和解振华二人必须在美中双边关系中存在的许多其它重大问题和分歧中,同时共同协调任何可能的美中联合行动或者倡议。“由于中国反对英国的各种政策,北京抵制了最近在英国举行的有数十个国家参加的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这是一个坏的兆头,” 魏茨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