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台新规,限制外资银行在华开展业务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6日 12:20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对于华盛顿及其他国家关于中国贸易做法不公平的指责,中国政府曾经可用银行的例子来做辩解。中国的领导人一直在逐步降低围绕中国庞大金融体系设置的壁垒,让华尔街和欧洲的银行有更多机会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赢得业务。

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向外国银行发布新规。 WU HONG/EPA, VIA SHUTTERSTOCK

现在,壁垒正在再次提高。

据三名知情人士说,中国已出台新规则大幅限制外资银行在华开展业务的能力,降低了它们相对本土银行的竞争力。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出台的一批规定,对外资银行可从海外向中国转移的金额作了限制。其中两名知情人士说,上周三生效的另一条规则要求许多外资银行减少放贷,并出售债券和其他投资

这些知情人士说,新规定已在全球银行高管和依赖这些银行贷款的在华外资公司中引起了震动。他们担心,新规可能会让外资企业在获得增长所需的资金上更多地依赖中国国有银行系统,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担忧。这种依赖可能会在中国就贸易、人权、地缘政治和其他棘手问题与华盛顿和其他国家对抗时,给北京提供另一个潜在施压点。

由于担心引发进一步的监管措施,银行和行业团体一直不愿公开谈论这些新规则。但在《纽约时报》看到的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今年1月发给中国央行的信中,该机构对限制转账金额表示了担忧。

“在某些情况下,这个重大结构性变化带来的风险可能从根本上扭转欧盟银行(在华)的战略发展方向,”信中写道。

新规则可能会使本已棘手的政治问题复杂化,比如美中贸易战、有待欧洲议会批准的中欧投资协定,以及北京控制人民币汇率问题上长期存在的对立。在放松前任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向中国提出的贸易要求上,拜登总统几乎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双方也正在人权问题上发生冲突,特别是在北京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镇压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以及在香港镇压民主活动人士等问题上。

拜登总统几乎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放松其前任唐纳德·J·特朗普向中国提出的贸易要求。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跨国公司被夹在了中间。过去两周,中国的官方媒体和网民鼓励抵制瑞典零售商H&M和美国运动品牌耐克(Nike)等外国企业,因为它们发誓不使用新疆强迫劳动生产的棉花。

中国出台银行业新规背后的原因尚不清楚,但似乎与紧张的政治环境没有多大关系。新规则的目标似乎是阻止具有潜在破坏性的大规模资金流入中国。

“我可以理解这是为了保护金融稳定,”美国财政部前官员马克·索贝尔(Mark Sobel)说。“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认为这是对外资银行的歧视。”

新规的出台机构、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严格控制资金的流入和流出,因为担心大量资金涌入可能会导致通货膨胀等意想不到的严重问题。去年下半年,随着中国经济摆脱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低迷,而世界其他许多国家的经济活动仍在萎缩,大量资金涌入中国。

虽然不易得到准确的资金流动数额,但外国投资者去年增持了大约1500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去年,中国在工厂、办公楼、公司和其他资产的直接投资上超过了美国,达到1630亿美元。

大量资金流入一个国家也能让其货币升值——而中国似乎正在努力应对这个问题。

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去年下半年大幅上升。去年5月,一美元兑换约7.15元人民币。到年底时,一美元兑换约6.5元人民币。这种升值对中国出口商来说是坏消息,因为这降低了他们的产品在海外的竞争力。

但自从中国政府颁布了新的银行业规定以来,人民币已开始走弱。目前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约为6.6。

过去两周里,中国的官方媒体和网民一直在鼓励抵制H&M等外国企业。 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仅凭新规可能不足以解释人民币突然停止升值的原因。但加上中国政府近几个月来采取的让资金流入中国变得略微困难、资金流出略微容易等举措,新规可能会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

“这是去年10月开始的,这些措施都是为了同一目的,”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说。

外部因素可能也是人民币汇率变化的原因,包括美国经济的复苏,这可能会导致投资者将资金转向美国。

中国官员曾在近几个月里强调,中国对外国投资继续开放,尤其是银行业。

“外国资本流入是必然的。但是到目前来看,规模和速度还是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3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制定这些新政策上,银保监会与央行有密切合作。“我们也在继续研究怎么采取更有效的办法,一方面鼓励资本要素跨境流动,越来越开放。”

中国曾逐步放松或取消对外国银行、保险公司和资金管理公司的限制,试图避免与特朗普政府打贸易战,但未成功。作为响应,花旗集团(Citigroup)、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高盛(Goldman Sachs)、汇丰(HSBC)、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银(UBS)等大型银行纷纷扩大了它们的在华业务。

全球金融环境鼓励资金流入中国。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利率接近零的情况下,国际银行在海外的借贷成本很低。在中国的新规则生效之前,这些国际银行可以把借来的钱转移到中国,在那里放贷或投资,从而获得更高的回报。

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在去年下半年大幅上升。 JEENAH M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第一批新规是去年12月以通知的形式发给银行的,它们似乎针对的就是这种趋势。新规限制了跨国银行在海外融资后将资金转移到中国的能力。据了解该通知的人士说,新规定是去年11月前逐步实施的,但其撰写方式已对涉及押注人民币走势的金融合约产生了重大影响。

据两名知情人士说,中国监管机构三周前直接发给外资银行的另一项规定是关于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

出于对中国经济信贷快速增长的担忧,监管机构要求本国和外国银行在周三午夜前缩小资产负债表,让其与去年相比只是略有增长。由于中国最近放宽了对外资购买债券的限制,许多外资银行一直在购买更多的债券,向外国客户出售,导致它们的资产负债表扩大。

新规定的全面影响将取决于它们会持续多久。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预计,中国最终会恢复对外国金融机构的开放。

“从中长期来看,他们不想吓跑外国投资者,”他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