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韦杰夫已为普京任长期总统铺好路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9日 09:31 来源:南风窗

随着普京4月5日签署修宪法案,最后一道手续完毕,普京3年后再次竞选总统,没有了宪法限制。

普京签署修宪法案,该法案允许他连任两届总统后继续参加总统竞选,图为今日俄罗斯报道截图

相关的修宪案,在去年7月公投中获得78%的支持率,高于普京前4次参加总统大选时的得票率(分别为2000年的53%,2004年的71%,2012年的64%,2018年的77%)。

普京正处在他第四个总统任期的中途。他的前两届总统任期的8年和后两届总统任期的12年之间,有4年是亲密搭档梅德韦杰夫出任总统。而梅德韦杰夫在当政后不久,就推动修宪把之后总统的单届任期从4年延长到6年,为普京“回锅”担任长期总统铺好了路。

普京与梅德韦杰夫

现在,20年总统任期无虞,普京还有必要把既有任期“清零”,以绕过宪法中“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两届”之规,再开启另外一两届总统任期吗?

普京没有明确回答。他只是说,重新设置任期计数是必要的,以使他的属下专注于他们的工作,而不是“睁大眼睛寻找可能的继任者”。

俄罗斯人总体平静地看待总统的这一自由裁量空间。相当多的人认为,即便普京想比既定任期多干12年,到2036年才退休,他们也准备支持他。

别的不说,2024年拜登81岁还准备竞选连任(他亲口承认了),假设2030年普京77岁准备竞逐最后一个任期,单从年龄上看,不为过吧?

01 为什么是普京?

当初叶利钦总统挑选普京继任,是因为这个弗拉基米尔精悍能干,有强力集团(情报、军警等)和圣彼得堡帮的双重背景,有望赢得接下来的大选,且看似“忠诚”,能够确保叶利钦下台后不被清算。

普京上位的时机也很巧。1999年8月7日,第二次车臣战争的前哨战(巴萨耶夫攻入达吉斯坦)打响,两天后普京被任命为第一副总理、代总理,再过一周,国家杜马(即议会下院)批准了对普京的总理任命。

车臣战争

随后,普京费劲地从130万人的军队中集合了5万善战的军人,当年10月开入车臣,到12月包围了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算是替政府军洗刷了1994年第一次车臣战争兵败的耻辱。

紧接着,12月31日叶利钦退位,普京成为代总统,次年6月的大选被提前到3月。

这一切,都顺应了普京因出兵车臣——其名言是“原谅恐怖分子是上帝的事,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而高涨的人气和聚拢的人脉。但即便是叶利钦和他圈内的“七寡头”,也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普京当时47岁,身高1.7米),会一干这么久。

叶利钦在任8年多,换总理如换衣服,但这位总统的民望长期低迷。

休克疗法(贱卖国资)、炮打白宫(俄联邦议会大楼)、酗酒丑态,都拉低了叶利钦的威望。1996年他连任总统时异常惊险(在第一轮投票中,仅比久加诺夫高出3个百分点),连任后撞上亚洲金融危机,身体也越来越糟,担心2000年大选被俄共所趁,才想到让普京出马,且扶上马送一程。

叶利钦与普京

跟叶利钦身边的“老油条”相比,普京的背景相对干净,对其的总理提名,容易在反对派有一定势力的俄议会通过。

普京的爷爷,曾为列宁和斯大林担任私人厨师。普京的爸爸,曾在苏联潜艇服役,在涅瓦河桥头堡受过重伤,出院时撞见的奄奄一息的工厂女工,就是后来普京的妈妈。普京的一个哥哥幼年夭折,另一个死于白喉。普京到莫斯科工作时,爸妈都已年老体衰,需要人照料。

简单说,普京并不是上层家庭出身,他是靠读书、当公务员熬出来的。

上小学时,普京最喜欢的科目是体育,尤其是柔道。因为德语老师的引导,他才苦读书,成绩逐渐名列前茅,最后考上列宁格勒大学。在那里,他遇到了经济学教授和英美法系系主任索布恰克,预埋了一道关系线。

普京常常参加体育比赛,23岁时就成为了苏联柔道和桑博运动大师,1976年获得列宁格勒(柔道)锦标赛冠军。图为普京与柔道冠军切磋

1974年,还没毕业的普京被克格勃(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选中,后来被派去东德,成为德累斯顿市的克格勃头目之一。

太多人念叨普京的克格勃背景,但他是法律系毕业的(还是个东正教徒)却少有人讲。1976年,普京在克格勃列宁格勒区工作时,曾当众指摘某次特工行动的细节“不合法”和克格勃条例的某个条款“有违宪法精神”。后来当克格勃密谋推翻戈尔巴乔夫总统时,普京挂冠而去。

普京的大学恩师索布恰克,1991年当选圣彼得堡(列宁格勒)市长,请普京担任他的国际联络委员会主席。索布恰克的另一个学生梅德韦杰夫,也在该委员会任职。索布恰克参与起草了1993年俄联邦宪法,但因竞选连任市长失败,郁郁而终。

普京与恩师索布恰克

同样悻悻卸任圣彼得堡第一副市长的普京,靠着老乡关系(丘拜斯时任总统办公厅主任)到了莫斯科,轮过几个岗位后,在1998年成为俄联邦安全总局(前身克格勃)一把手。从方方面面看,他在危难之际接任总理,都是叶利钦“不期而遇的礼物”。

02 延任的考量因素

当政20年后,普京意犹未尽,他拒绝了顾问们为2024年提出的复杂的宪法策略,而选择了最简单的保持影响力的路径——为再次竞选连任开绿灯。这背后,应该有着多重考量。

修宪案所囊括的前总统豁免权,在实践中并不可靠。智利军头皮诺切特下台后,先后受到300多次起诉,一再被剥夺作为智利前总统和终身参议员的豁免权,并一度被软禁。

暂居“二线”监国模式也太费周章,普京担心出现“改革”中的失误,就像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之后所做的那样,没能在危机来临时妥善保护好国家的核心机构。

鉴于俄罗斯公众不再像几年前那样重视“稳定”和现状,普京开始使用“proryv”(突围)这个词。他希望维系核心权力圈子的团结,避免执政精英被大选分成两个阵营。

那种双重权力的局面,普京在2008—2012年体验过。那时是梅德韦杰夫当总统,尽管他对普京很忠诚,但在行使总统职位的某些特权时,他看起来越来越自在。他组建了自己的克里姆林宫随行人员,单独对他负责。

更重要的是,梅德韦杰夫在总统任内与西方走得较近,在利比亚战争、乌克兰与北约关系、格俄战争等问题上,被国内保守派视为立场软弱。

梅德韦杰夫任职期间,对美的政策非常温和,奥巴马曾盛赞梅德韦杰夫“和蔼、大方、是一位有头脑、有未来,能正确领导俄罗斯人民走向美好明天的俄罗斯领导人”,图为奥巴马和梅德韦杰夫在街边小店吃汉堡

而那时的美国也看似不怀好意。奥巴马上台后首次访俄,告诉美联社:“(俄罗斯)是时候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了。我想梅德韦杰夫明白这一点。”

普京不希望自己筚路蓝缕经营出来的好局面,被西方挑拨生事破坏掉。

2000年普京初掌权时,俄罗斯刚刚经历了90年代的极度创伤,GDP比荷兰落后一大截。普京以数千士兵阵亡的代价,快刀斩乱麻收拾了车臣叛军,但当年8月“库尔斯克”号核潜艇沉没事件,再给了普京沉重一击。

此后,美俄一度成了难兄难弟。看到“9·11”炸楼画面后,普京第一时间致电小布什总统,后又公开发言称:“以俄罗斯的名义,对美国人民表达关切。我想告诉你们,我们和你们在一起(电视剧)。”

俄罗斯自己很快陷入新麻烦。2002年莫斯科剧院劫持人质事件,导致39名车臣恐怖分子被击毙,至少129名人质因为俄军的麻醉气体而死亡。2004年,车臣叛乱分子又在北奥塞梯别斯兰市劫持学生、教师和家长,最终造成335名人质死亡。

2002年10月23日,车臣武装绑匪闯入莫斯科文化宫大楼剧院劫持人质,图为绑匪要求俄罗斯“在一周内撤出车臣,否则将引爆整个文化宫大楼”的公开影像截图

普京因为车臣叛乱分子经年累月的游击战,承受了很大压力。而在支持他的车臣首任总统艾哈迈德·卡德罗夫被炸死3年后,普京提名后者30岁的儿子拉姆赞·卡德罗夫继任车臣总统,还答应后者的要求,赦免了超过7000名车臣叛乱分子。

好在叛乱最终在2009年平息,普京也趁着油价高企,领导了长达8到10年的稳定经济增长,大大提高了国民的生活水平。

这其中,有13%的统一所得税税率和减少政府监管的功劳;更常被提起的,则是普京逼退传媒、金融、能源等行业的寡头,以及塑造垂直权力体系,将全国分成8个大区,任命“超级州长”代表总统监督地方,等等。

普京还试图在世界舞台上重建俄罗斯,把它从苏联解体中带回来,消除对俄罗斯权力和他自己政权的威胁。

谈到2014年出兵克里米亚的后果时,普京举了熊的例子。他说,熊本来该保卫它的森林,但如果它不去驱赶野猪,而是靠吃浆果、蜂蜜生活,那么用不了多久,会有人给它系上链子,然后拔掉它的锋牙利爪,最后把它当个摆设。

2014年,克里米亚政府请求俄帮助,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图为俄黑海舰队驻地,戴着面具的武装人员在巡逻

无论是延长总统每届任期还是变相增加连任届数,普京都向西方发出了“俄罗斯不苟同”的信号。他要走“主权民主”之路,摒除西方对于俄罗斯政局的操纵。

03 征服男人的男人

美国好像觉得自己赢得了冷战,然后能够控制欧洲、扩大北约。俄罗斯的观点则是,戈尔巴乔夫基本上同意里根的观点,即冷战将要结束;就其本身而言,没有人“获胜”。后来美国违反了协议,扩大了北约,最后一根稻草就是轰炸科索沃——彻底炸醒了俄罗斯人。

普京由此觉得使命在肩。他继承了叶利钦的衣钵,但不会再像叶利钦连任竞选时那样依赖美国人顾问和广告团队了;他需要破坏一个单极世界,建立一个更加平衡的多极世界。

他有自己的打造形象的方式,如走到灾难现场直接接受质问,在工作之余恶补英语,学打冰球、弹钢琴等。他还当众讲鞑靼语、法语句子,甚至在柔道演示中,毫无抵抗地让自己被高不及肩的小孩摔翻在地,之后马上爬起,向对方鞠躬致敬。

普京打冰球

他更展示了俄罗斯的大国雄心。他在叙利亚重建了阿萨德政权;通过干涉东欧和接触土耳其,他削弱了美国对北约的领导力;他在拉丁美洲支持古巴和委内瑞拉,让雇佣军出现在利比亚和中非共和国;他以廉价的非对称间谍活动,把西方互联网大公司玩得团团转。

作为“征服男人的男人”,普京近几年几乎不再尝试“露肉”,整体形象朝着沉稳的掌控者方向转变。

受外部制裁之下,普京显得自信满满。尽管全国GDP不及一个纽约州,国有经济占比七成左右、效率偏低,且腐败现象在俄城市、国企、科研中心、军队中蔓延,但相比20年前,俄罗斯在内部已变得更加“安全”:恐怖主义问题受到压制,颜色革命成功地被挫败,技术官僚逐步取代了野心勃勃的政客,总统将有更稳固的豁免权……

新修订的宪法,适度扩大了总统权限,如可以直接任命俄联邦检察长;稍微扩大了杜马权限,如可以任命一些内阁成员;非选举产生的联邦委员会(即议会上院,代表86个联邦主体),有了新的监督职能;普京亲自担任主席的国务委员会,则在原先“总统顾问机构”的功能上有所加强。

2020年12月23日,俄罗斯联邦国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总统普京作为国务委员会主席,在会议上向外界介绍俄联邦国务委员会的职能

在官方框架的背后,在外界观察者无法进入的深处,普京于俄罗斯的主要权力杠杆上,都安排了很有想法的年轻支持者。他们知道如何以核发展、最先进武器和自由阅读人类基因组的能力来强化国家实力,也关注人工智能、核医学与遗传学等新技术的方向。

无论2036年有多遥远,适当和及时地应对新出现的问题的能力,都不应该随着领导层年龄的增加而衰退。果能“养锋锐以和平,戢嚣张于坚定”,俄罗斯的明天,或许会更好。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