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21个亚裔的声音,讲述偏见的故事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12日 09:12 来源:故乡与世界

自从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北美开始蔓延,针对中国/东亚血统的种族主义事件也随之抬头。上个月,随着亚特兰大按摩店枪击案以及全美范围内一系列针对亚裔的种族暴力犯罪,美国近一年来激烈的反亚裔情绪终于得到了社会关注。

在新冠前,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与仇外情绪自然有其历史。但在任期内,特朗普与共和党将新冠病毒归咎于中国的策略则是煽动种族仇恨的助燃剂。

亚裔美国人上街游行,反对“中国病毒”(China Virus) 与“功夫流感”(Kung Flu)这样的种族污名化称呼。

而在我们的调查问卷中,也有66.7%的受访者认为他/她所遭受的种族歧视事件与新冠病毒有直接或间接关系。

您是否认为该种族主义事件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关?

在关于“你认为种族歧视是有2019年新冠疫情引起的吗”调查问卷中,44.44%的受访者选择了与新冠直接相关,而22.2%的受访者选择了也许相关。

@Huaitong

“两个月前,我签收了一个USPS的邮政包裹。事后我发现送货员将我的名字登记为‘C COVID’(中国病毒)。”

@Nicole

“我在我公寓附近的公园里跑步。一名3-4岁左右的孩子对我大喊‘新冠病毒’。他的父母不在附近,但我在思考一个孩子是如何学会这种语言的。”

@Lowcloud

“我当时在Planet Fitness的自由力量区健身,看到一个人没有戴口罩,便礼貌地要求他能否带好口罩。在沟通无果后,那个家伙对我吼道‘你为什么不滚回中国,该死的支那人’。”

@Jerry

“当我从杂货店购物出来走向我的车时,街上有一个陌生人向我大吼,说着‘该死的口罩’和‘滚出去’之类的。”

一位洛杉矶的街头艺术家为促进全民戴口罩所画的街头涂鸦。在疫情初期,是否应该强制戴口罩在美国国内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至今仍有相当多的美国人拒绝戴口罩。

@Neal

“一名穆斯林男子在一间清真食品杂货店称我为病毒,并用脏话辱骂我。”

@C

“我是一家亚洲餐厅的老板,在疫情期间,我们收到了一些在线订单,询问我们是否提供狗/蝙蝠/猫等。”

@Sue

“我的同事们在办公室公然开新冠病毒的玩笑,并声称如果你造访中国,你就会得新冠的。与此同时,他们还说最好不要尝试中餐,因为他们听说当地的中餐馆里有卖猫肉狗肉。”

尽管新冠疫情助推了美国国内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但很多种族偏见与刻板印象从一个世纪前便扎下了根。在极小部分美国人的眼中,中国社会依旧停留在裹小脚的封建时代。

@Alice

“在高中的AP世界历史课中,一位学生问教授中国的女人是否还在裹脚。我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不,我们没有。但是,即使在我回答之后,我的世界历史教授仍然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态度回答说:‘谁知道呢,中国是如此之大,也许有人还在这么做。’我对他的言语和态度感到非常困惑不解,但我当时太年轻,不知道如何在这种情况下为自己辩护。我当时立即去了趟洗手间,在那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想这就是我们所正在接受的教育 —— 老师依靠个人的推测与偏见而不是事实来教书育人。我所在的高中位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一所好学区,但这种情况仍然存在。”

对你进行种族歧视的人是谁?

绝大部分(超过70%)歧视事件来源于陌生路人,但同样也存在少数来自朋友/同事。

@Mythrilcrafter

“我当时正处在一个T形交叉路口的中间道,正要向右转,一辆宝马车闯红灯从左车道变道过来几乎撞上我。在下一个路口的停车点,一名跋扈的女子摇下车窗,开始大声演讲自己对亚裔的种族歧视。这其中包括‘亚洲人都是糟糕的司机’,以及‘我的丈夫当年应该在朝鲜了结了你们,这样你们就不会现在在我自家的道路上差点杀了我’。”

相比男性,亚裔女性更容易成为种族犯罪的目标。在三月亚特兰大按摩店枪击案的受害者中,6名死者是亚裔女性。在美国,男性通常会给亚裔女性贴上“顺从”、“模范妻子”、“异域风情”的表情。而这种针对女性的性物化最早可以追溯到1875年的《佩奇法案》(将华裔女性视作妓女并禁止入境)。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在亚洲的军事行为导致了针对亚洲性工作者的需求激增,这更滋生了针对亚洲女性刻板的性迷恋。

电影《蝴蝶夫人》讲述了一位美国军官与日本艺伎的爱情故事,这样的文化叙事滋生白人男性对亚裔女性的性迷恋。

停止仇恨亚太裔组织(Stop AAPI Hate)自去年3月疫情爆发以来记录了近3800起针对亚太人群的种族歧视报告,其中遭到种族歧视的女性占总数的68%。而在我们的问卷受访者中,也有不少亚裔女性发声讲述在美国遭遇“性物化”的经历。

@Mimi

“有一天下午当我和我的亚洲男友分开各自回家后,一名陌生的白种人男子在街上靠近我,说我应该考虑寻找一个来自更优等种族(better race) 的男朋友。”

@Yua

“我当时在学校食堂一楼的美食广场吃中饭,一名白人男子坐在正对面,问我从哪里。我回答说日本,然后他接着问我日本女孩是否和寿司一样‘美味’。”

在20世纪,大量的亚洲女性通过“邮购新娘”(mail order bride)的方式来到美国。至今,这样的现象依旧存在。

@Chuqi Min

“我在购物中心里被一个白人跟着,他走向我说了一句‘他妈的中国姑娘’,然后便转头离开了。”

@Elise

“在Tinder,一名白人男子问我是否想要做他的‘中国娃娃’(China Doll)以及愿不愿意为了绿卡和他结婚。”

尽管近期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令人触目惊心,但美国亚裔日常面临的歧视远不止于此。大量不构成犯罪的种族主义笑话、社交躲避以及侮辱性词汇是亚裔美国人在日常生活中更容易遇到的。而在面对这些难以立案的“轻度”歧视时,亚裔往往很少选择报警。在我们的调查问卷中,仅有一起事件的受害者选择让警方介入。

你当时报警了么?

在27份回答中,只有一人选择了报警。

你所经历的种族歧视是什么形式的?(可多选)

大部分的歧视事件以种族语言辱骂和种族笑话的方式呈现,也有少数言语/暴力威胁。

@Bystander

“今年二月初,一名白人男性和他的女友在地铁出口大吼对亚裔的种族歧视言论。每个人都试图无视他,他却变得更加兴奋且变本加厉。这不是一个有基本常识的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V0rtex

“2020年3月2日下午,我正走在校园里,有人在路上试图向我吐口水。这个事件没有目击者,口水也没有落在我身上,可能不构成犯罪,因此我选择了保持沉默。在那一刻,比起生气,更多的是感到震惊,因为我从未想到这样的事件会在校园里发生。”

@Forest

“在我们学校餐厅里听到有人使用‘中国狗’(Chinese Dog)这个词。”

@X

“两年前,我走在华盛顿的一条街道上,两个非裔流浪汉对我大喊大叫,说着‘滚回中国’。我回应了他们一句。然后他们口头威胁说要把我的头打下来,我则向他们展示了我的中指然后离开。”

@Ikaika

“事件发生在我外出慢跑时。我住在一个以亚洲和拉丁裔为主的社区。当时一名非裔美国人看到我接近,在我面前几英尺处的地上吐了口水。如果我跑得快一点,他的口水就会落在我身上。”

@Cs

“当我在Target排队结账时,我排在几名白人姐妹之前。一名棕色男人走过来,对白人姐妹开玩笑说我插队了。我没说什么,怕他手上拿着枪。”

@ZigZag

“2019年5月我在阿拉斯加旅行,当时预订了一间Airbnb民宿。入住时已是黄昏,天有些黑了,我意外地走进了一间错误的木屋。我敲了门,问这里是不是Airbnb,一名男子走出来对我说‘这不是中国,请离开,否则我会拿枪射你的’。虽然我知道在美国他拥有为保护私人财产开枪的权利,但我还是疑惑这样的态度是否针对我的种族。”

@HedgehogCanWalk

“我住在美国南方,因此我所居住的社区多数是白人。在疫情期间,我在出门倒垃圾/散步时不时被邻居以戏谑的口吻呼喊并遭到轻微的言语攻击。我向社区管理人员报告了针对亚洲租户的这种骚扰,但似乎他们只是想避免法律责任。”

近一年来,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像一把尖锐的匕首,它刺痛了亚裔社区,也同时撕开了美国社会针对亚裔背后复杂的种族矛盾与偏见。令人欣慰的是,自枪击案后全美亚裔纷纷自发走上街头,以各种可能的形式组织抗议。

在愈发壮大的反亚裔歧视声浪背后,我们需要每个人的声音。

进入无忧资讯《亚裔反歧视》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