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仇亚犯罪大多发生在民主党管理大城市?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5月7日 16:18 来源:纽约时间

针对亚裔的随机袭击事件仍然层出不穷,而且手段看来越来越残忍。

在纽约市,至少有四名亚裔美国人上周末遇袭,在其中一起事件中,一名男子从背后靠近两名年龄分别为29岁和31岁的亚裔女性,要求她们摘掉口罩,并用锤子击打这两名女子。截至周四下午,没有人被逮捕。在旧金山,5月4日,两名亚裔女性在最繁忙的集市街公交车站被一名男子刺伤,两位伤者分别为84岁和65岁。

袭击者已经被捕,警方说他们“非常熟悉”此人,但目前还不掌握他的动机。同样是在旧金山米申湾(Mission Bay),4月30日星期五下午,一位亚裔父亲推着婴儿车过马路,车子里是他才一岁的宝宝,在毫无察觉时突然被人撞倒在地,并受到一连串猛击,坐在地上护住头的父亲眼睁睁地看着婴儿车在繁忙的马路中间慢慢滑远,事后这位36岁的父亲说,他从此丧失了安全感。

该案中的嫌犯已经被捕,警方透露说嫌犯不到一个月前在同一地点也因为袭击和偷窃而被捕,目前认为这次袭击是随机的,可是并不是出于反亚裔种族主义的动机,但受害者担心事件可能与种族有关。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一项新研究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美国16个最大的城市和郡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增加了164%,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给当局的反亚裔仇恨犯罪有95起,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的36起有大幅提升。

在这些地区,反亚裔仇恨犯罪报告增长最多的地区是纽约市,紧随其后的是旧金山和洛杉矶。数据证实了人们对于大城市反亚事件增多的观感。但随之也引发了疑问:为什么这类亚裔仇恨事件在族裔和文化多元化,而且主要由民主党管理的大城市特别多见,而在理论上更保守排外的中西部地区或者广袤的大农村听说得比较少?这是不是能说明在蓝州或蓝市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反而更多?

先说几个事实:

1. 从统计上来说,受数据不足的影响,现有研究只统计了亚裔人口集中的大都会地区,其他小城镇和农村地区并没有相关记录;

2. 从人口分布来说,大城市具有亚裔人口密度高,人口多元的特点,亚裔更容易在随机袭击中成为目标;

3. 从犯罪场景来说,目前多数仇恨犯罪发生在街道和公共交通工具上,这与大城市的市中心步行和公共交通配备较齐全有关;

4. 从总体犯罪趋势来说,美国各大城市自去年以来犯罪率显著上升,仇恨犯罪和随机袭击事件与这一趋势存在联系;

5. 从党派隶属来说,美国绝大多数人口和经济增速快的大型城市都由民主党管理。

最主要的原因:只统计了有数据可循的大城市

大城市的反亚裔仇恨事件增长令人担忧。加州州立大学仇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统计了16个美国亚裔集中的大城市和郡,其中加州有3个、德州和佛州各有2个,发现相较去年同期,今年第一季度报告的反亚裔仇恨事件从13起上升到42起,增幅达223%。旧金山从5起增加到12起,增加了140%。洛杉矶和波士顿报告的事件分别增加了80%和60%。(一些暴力事件仍处在检控阶段,尚未定性,因此上述数字仍有可能出现增长。)华盛顿特区和圣安东尼奥分别报告了6起和5起反亚裔仇恨犯罪,而2020年第一季度的数据为零。

不过,在该研究涉及的16个地区中,有4个城市——克利夫兰、费城、迈阿密和坦帕——在本季度没有出现反亚裔仇恨犯罪。需要指出的是,研究显示纽约、旧金山等大城市亚裔仇恨犯罪事件较高,并不能说明只有这些城市问题严重。这主要跟选择数据的方向与可用性有关。

加州州立大学教授布莱恩·莱文(Brian Levin)是这项仇恨犯罪研究的共同作者,他解释说,之所以选择这些司法管辖区,是因为这些地区亚裔美国人聚居程度较高、仇恨犯罪数量更多、接触受害者的渠道更广,因此仇恨犯罪事件的报告数量更有可能较高。

此外,这些地区此前就开始定期收集仇恨犯罪数据,因此有历史数据可作对比。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法学教授王璐英(Lu-In Wang,音译)著有《默认的歧视》(Discrimination by Default: How Racism Becomes Routine)一书,对于大城市反亚裔仇恨犯罪事件增加,她在接受CBS的采访时推测说:“在这些城市亚裔聚居较多,因为亚裔会感觉更舒服,更有归属感。但在这些城市,对亚裔的怨恨可能更大,因为他们更显眼,人数也更多。”

没有统计就没有对比

对于美国整体的反亚裔仇恨犯罪事件现状和趋势,真正的范围难以量化。

根据1990年一项名为《仇恨犯罪统计法案》(Hate Crimes Statistics Act)的联邦法律,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和联邦调查局(FBI)必须发布仇恨犯罪统计数据的年度报告。虽然该报告被认为是对全国仇恨犯罪最全面的调查,但执法机构并不需要提交数据。2019年,美国有超过1.8万个基层司法机构,其中超过3000个机构没有提交犯罪统计数据。

在提交数据的近1.6万个机构中,约有七分之一的机构没有报告一起仇恨犯罪事件。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ty)研究仇恨和偏见犯罪的犯罪学教授布伦丹·兰茨(Brendan Lantz)说,“其中一些报告可能是真的零,但不太可能所有这些司法管辖区都没有仇恨犯罪。”

从上图来看,标为深蓝色的州要求进行仇恨犯罪数据收集,这包括了加州、纽约、德州、佛罗里达等州,浅蓝色的州不需要,而标明黄色的州没有仇恨犯罪法律,或不需要进行数据收集。

在加州大学的研究中,所涉及的16个地区中,有15个落在了上图中深蓝色强制收集仇恨犯罪数据的州份,只有一个地区例外,那就是克里夫兰所属的俄亥俄州,但克里夫兰市本身是个传统的犹太人聚居区,而近年来针对犹太人的仇恨事件有所抬头,所以这个城市有一套完善的在线仇恨犯罪报告系统,每年定期报告和分析仇恨犯罪事件。

而更多机构没有这样做,也正是因此,美国无法就仇恨犯罪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全国数据集。所以在许多中西部和南方州,人们无从知晓仇恨犯罪的现状和历史,有些人因此基于个人与社区的互动经验,得出“本地不存在亚裔仇恨和歧视”的狭隘结论。一些地区缺乏资源,也可能导致犯罪报告较少一些专家指出,由于语言障碍或技术问题,即使有统计,可能数据也被低估了。

长期以来对执法机构的不信任、语言障碍和移民身份都是阻碍人们举报犯罪的因素。“我们社区的很多成员不知道他们可以举报,或者他们害怕向执法部门举报,”社区倡导团体和民权组织东南亚资源行动中心(Southeast Asia Resource Ac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Quyen Dinh说。有时,受害者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所经历的是仇恨犯罪。

佛罗里达大学的兰茨教授说:“受害者往往会问自己,‘这是犯罪吗?这是一场由偏见引发的犯罪,还是我太敏感,太小题大做了?’”兰茨估计,只有不到一半的仇恨犯罪被报告给警方,而且由于检察官必须证明仇恨犯罪是由偏见或歧视引起的,因此受到仇恨罪指控的案例就更少。

“停止歧视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StopAAPIHate)是一个鼓励人们自愿报告仇恨事件的网站,该网站从2020年3月开始运行,到今年3月底共录得6603起仇恨事件,其中亚裔报告的事件占比达43.7%,居所有族裔之首,这些事件小到被人言语污辱,大到遭到殴打,分布在美国所有50个州和华府,这足见亚裔所面临的歧视之广,远不仅限于少数几个大都会地区。

反亚裔仇恨与整体暴力犯罪率增长相关

纽约、旧金山、洛杉矶等大城市出现的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与美国整体的暴力犯罪率增长存在一定的关联。

美国主要城市警长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大城市的凶杀案增加了33%,在66个最大的警察辖区中,有63个辖区的至少一类暴力犯罪有所增加,其中包括杀人、强奸、抢劫和严重袭击。到了2021年前三个月,许多主要城市的暴力犯罪率仍然很高,而且预计一些城市的增长速度将超过去年。

在纽约市,纽约警察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8日,凶杀案增加了近14%,而枪击事件增加了近50%。在洛杉矶,截至3月30日,凶杀案从67起增加到91起,增加了近36%。很难将暴力犯罪统计数据的变化归因于任何单一因素,经济崩溃、疫情引发的社会焦虑、抗议活动后大城市的警力减少、以及为了减少新冠在监狱传播的风险导致刑事犯在审判前或判决完成前获释——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暴力犯罪激增。这些犯人可能参与帮派行动,也可能在街头针对某个族裔展开无差别攻击。有时,警方和检察官甚至难以确定作案动机。

在大城市中,无家可归者多有精神疾病和吸毒史,根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2015年的评估,美国至少56万的无家可归者中,有14万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有25万患有轻度到中度的精神疾病。这导致在他们做出袭击时,往往会从精神疾病的角度进行辩护。在旧金山,许多袭击事件发生在田德隆区(Tenderloin)及其周边地区,这个地区可能是旧金山治安最差、最危险的街区,该市几乎所有无家可归者都住在这里。

今年3月,警方确认39岁的男子史蒂文·詹金斯(Steven Jenkins)发动了两起袭击,攻击对象包括75岁的谢肖珍和一名83岁的越南男子。

詹金斯先生被逮捕,并被控袭击、殴打和虐待老人。他拒不认罪。詹金斯的律师表示,他已经无家可归十年,并患有精神疾病。公设辩护律师办公室公布的监控录像显示,在他袭击谢婆婆之前,他先是被几个人围着打了一顿,然后他转身向谢婆婆挥了一拳。纽约市警察局针对亚裔仇恨犯罪特别工作组的新负责人、纽约警察局督察吴铭恒(Tommy Ng)上周五说,在最近针对纽约市亚裔的高调袭击中被捕的嫌疑人中,有精神病史是一个常见的因素。

党派是一个影响因素吗?

民主党管理的大城市针对亚裔的袭击事件高发,除了跟统计和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还跟亚裔多居住在大城市,而这些城市的市长多数登记为民主党人有关。出于文化和传统的因素,亚裔主要聚居在大城市,其中又有东西海岸最为突出。这些城市经济发达、教育资源优越、文化多元、公共交通相对便利,因此广受亚裔和华裔的欢迎。

并非巧合的是,随着美国高学历专业人才渐渐向大城市聚拢,这些城市也越来越蓝。目前,全国100个最大城市中的63个市长都登记为民主党。如果你搜索美国各县选举结果的地图,你会看到广袤的红色地区星星点点浮现出蓝色的城市。

在上述加州研究选取的15个最大城市和郡中,只有两个城市的市长不是民主党人,其中迈阿密市长为共和党人,而圣安东尼奥市长为独立人士。可以稳妥地说,除非更多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数据得以充实,否则出现针对亚裔仇恨事件激增的地区将始终主要是民主党所管理的城市。无论如何,对于亚裔美国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

这些袭击之所以在亚裔社区中产生如此强烈的焦虑感,原因之一是它们似乎是随机发生的,所以很难知道哪里还有安全的地方。在这样的时刻,亚裔有必要积极发声和行动,例如,组成社区巡逻队,不仅维护社区安全,同时了解如果他们看到一个歧视事件在身边发生,如何有效和安全地介入。从长远来看,亚裔有必要可以提倡更好地支持K-12阶段的种族研究课程,这将使学生更全面地了解亚裔在这个国家经历的歧视。

进入无忧资讯《亚裔反歧视》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