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万医护无偿派遣 东京奥运正拉日本入医疗崩溃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5月9日 11:32 来源:网易

“医疗极限了,放弃奥运,饶了我们吧!”

4月23日,东京第三次进入紧急状态。

面对疫情的再度恶化,东京奥组委(JOC)在4月28日发布了第二版《疫情应对措施手册》(Playbook):运动员的检测频率从至少每4天一次提高到每天检查唾液抗原,提供130多所发热诊室和30所定向医院。JOC将派遣1万名医护工作者入驻,届时有500名护士充当志愿者,并尽量保证每天有300名医生和400名护士驻扎场馆和奥运村。

JOC主席桥本圣子表示,第二版的Playbook囊括了更多细节,以确保大会安全。

然而,这份防疫计划很快遭到了日本医疗界的强烈反对。

当天下午,爱知县医疗护理福祉劳动组合联合会(简称“医劳连”)以“我们没有能力派遣护士参加奥运会”为话题发起了推特示威游行,短短几个小时转发便超过10万,“派遣500名护士”也迅速登顶日推热搜。不少医护人员在推特上留言:“我们忙于治疗病人,无暇关注奥运”。

东京立川市的立川相互医院因在窗户上贴出了“医疗极限了,放弃奥运!饶了我们吧,不要再开奥运了”的标语而登上推特热搜。截至5月6日,该标语照片已被转发超过6万次,点赞超过20万次。

立川相互医院贴出反奥运标语

日本新冠累计病例已超过60万,死亡人数超过1万人,单日新增屡创新高,以东京为首的大城市医疗资源极度紧张,这使得医疗界很难再对奥运会抱有好感。东京医学协会负责人尾崎治夫表示,"我们已经听够了关于想要举办奥运会的精神论调",变异毒株正在日本蔓延,现在举办奥运会 "极其困难"。

防疫政策加强

在东京进入紧急状态的前两天,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就在采访中表示:“紧急状态是为黄金周做准备,和奥运会无关,也不会影响奥运。”

可一周后,JOC就出台了第二版Playbook,细化了防疫政策。

首先是人员出入境管理。所有奥运相关人士(运动员、教练、裁判、工作人员等)在入境时接受一次核酸检测,随后在住宿地停留14天并报告健康;入境后每三天一次检测,离境时再做两次。东京都政府表示“多次检测可以筛选出相当数量的感染者”。而针对运动员的防疫也变成了每天进行唾液抗原检查,必要时核酸检查。各发热门诊和检测设施都改为24小时开放。

东京奥运会主场馆

根据Playbook的内容,在场馆和奥运村的医护人员至少工作五天以上,每天9小时,有清晨、深夜的工作时间段。由于是志愿者,医护人员们只有交通三餐补贴,没有任何报酬。

日本首相菅义伟也在30日赞同了这一派遣计划,他表示:“我听说现在日本看护协会(Japanese Nursing Association)有很多护士在休假,有可能派遣他们去奥运会。”

此外,JOC将“是否接纳国内观众”的讨论推迟到了6月,表示要“根据疫情情况再敲定”。

然而,这看似细致的政策,依旧有很多漏洞。

JOC内部的一名官员,就曾质疑每天对超过1万名运动员进行检测的有效性:“为了防止检测样本不被替换或出现违规行为,必须慎重检测,这会增加成本。假阳性的患者也会增加地区医疗负担。”对此,国际奥委会执行主任克里斯托夫·杜比反驳道:“唾液检测(很简单),(这么做)就是想减少医疗系统压力。”

此外,还有官员不信任海外人员的自觉性,认定有人会违反防疫措施。事实上,虽然playbook要求人们入境后在住宿点隔离14天,但从第四天起,只要不使用交通工具、不与日本国内人接触,人们就可以自由前往练习场地,特殊情况下甚至不用隔离。即使运动员必须提交活动计划、参与国会派人监督,日本政府依旧很难进行人员管理。

由于疫情难以控制,东京等地的紧急状态从5月11日延期至5月31日

但JOC并没有理会质疑,反而在5月6日宣布将为所有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提供疫苗,并且没有提及是否分发给参与奥运的8万多名志愿者。

“我们不是用完就丢的棋子”

且不论疫苗能否顺利注射,JOC的500名护士派遣计划已经遭到了反对。

4月28日下午2点,爱知县医劳连在推特上以“我们没有能力派遣护士参加奥运会”为话题发起抗议,迅速引发了全国医护人员讨论:“医疗资源已经到极限了”、“如果有多余的医护人员,请先派遣到医院”、“我们不是用完就丢的棋子。”截至5月4日上午,抗议推特已达37万条。

随后,医劳连的总书记森田进书在一份申明里说,奥运开幕在即,但新冠并没有得到控制。现在,治疗新冠的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很多护士辞职或被感染,上夜班频率已远超国家规定。此外,“奥运优先”政策要确保30家定点医院,这不仅会抢占医护人员,还会夺走床位,医劳连“对以牺牲病人和医护生命和健康为代价举办奥运会感到强烈愤慨”。

日本大坂,医护人员治疗新冠患者。目前,大坂已接近医疗崩溃,许多新冠患者需要在救护车上等待几小时才能入院

爱知医劳连不是全日本唯一愤怒的医疗组织。

同样上了热搜的立川相互医院院长高桥雅哉也表示,该院从去年四月开始收治新冠病人,目前,普通病床和新冠病床数都即将达到极限,护士人手已严重不足。贴标语是为了表达医院的困境和和对奥运的怀疑:“如果护士们都因疲劳而离职,那我们离医疗崩溃就不远了。”

对于医护人员的抵制情绪,日本防疫专家表示很能理解。

本月初,负责奥运场馆急救系统的尾崎治夫指出,对于日本以及奥运而言,现在的关键是能否控制疫情。变异病毒肆虐,医疗界忙着治疗病人和接种疫苗,很难再投入精力到奥运会上。目前,大坂的重症病床已经全部用完,东京也岌岌可危,而全日本仅有不到2%的人群接种了疫苗,远低于其他OECD国家。且一旦允许观众入场,必然会加剧医疗崩溃的风险。

国际医疗福祉大学的传染病专家松本哲哉也觉得派遣计划很难实施,因为不会有人愿意帮忙:“奥运会不可能优先于治疗病人和注射疫苗。现在,组织者们正假装已经做好准备,可等他们打开国门就会发现,日本根本没有能力应对。还有90天不到,所有人都有传播风险,而JOC连一天如何检测一万人都不清楚。”

目前,日本的疫苗注射率还不到2%

政界质疑

除了医疗界,东京都政府内部也出现了反对声音。

一名负责抗疫的官员向《朝日新闻》表示,他反对召开奥运。小池百合子知事呼吁实现一个安全和有保障的奥运会,但疫情并未缓解,举办奥运会的阻力只会越来越大。“小池知事喜欢使用‘大义和共情’这两个词,她真的认为举办奥运会可以获得这些吗? 她应该考虑plan B,就是取消比赛”。

另一位经济部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他和同事已经很少谈及奥运:“我们想看奥运会,但不幸的是,它的优先级并不高。”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有预算可以投入奥运会,那这笔钱应该优先发放给因疫情而濒临倒闭的商家,这比奥运更重要。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事实上,早在4月15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就曾在电视节目中表示,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日本应立即取消奥运。这种想法很快在全国各地方政府蔓延开来。

本月初,《每日新闻》调查了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知事对举办奥运的看法。结果显示,埼玉、静冈等9个县的知事表示,应该取消或推迟比赛;另有不少知事批评了JOC的防疫政策,无人赞成直接召开。

随着全国对奥运的焦虑加深,反对党也加大了对奥运的指责。

日本前首相、民主党成员鸠山由纪夫在推特上批评了菅义伟的派遣护士言论:“日本的人们正在勉强度日,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死于冠状病毒或经济不景气。大坂和其他地方正在要求护士来帮忙,难道我们不需要护士在疫苗接种中心工作吗?”

民主党党政务调查会长泉健太也在第四次紧急宣言后,首次提出“为保护生命,应考虑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建议。而这一建议,日本共产党在近期也曾多次呼吁,并表示“对执政党很失望”。

处于紧急状态的东京街头

奥运不能优于新冠

除了政界,国际舆论与日本国民对JOC的防疫政策、奥运顺利召开都不看好。

上月,《英国医学杂志》(BMJ)表示日本应该重新考虑是否举办奥运会,考虑到疫情,“国际大规模集会活动既不安全也不可靠”。

5月3日,《旧金山纪事报》指出,印度、欧洲和南美许多国家疫情仍然严重,距离开幕式已不到三个月,“没有足够时间”以安全方式来举行。《华盛顿邮报》在5日的专栏中也批判了JOC的做法:“在大流行病中举办国际大型活动是不理性的,防疫措施会进一步增加开支。”

而在日本国内,新一波反奥运浪潮正在兴起。

5月5日,日本律师协会联合会前主席宇都宫健儿在网上发起了一项“取消奥运”的网络署名,该活动在24小时内就获得了15万签名。此外,网站上还有许多批评政府和JOC的言论。一名网友说,她有朋友公司因疫情倒闭,孩子因此放弃读书选择工作:“我无法接受把奥运会放在新冠前。”

宇都宫健儿发起的取消奥运网络署名

作为发起者,宇都宫计划在5月中旬将签名提交给东京都政府:“我希望有更多人合作,将他们的声音传递给组织者。”

关西学院大学社会学教授阿部洁一直在关注东京奥运会的舆论趋势,他表示,虽然有一部分人一直反对举办奥运会,但随着第四波疫情爆发,他们的态度已经越来越明确,从“有点”到“明显”反对。且政府越是推进,这种趋势就越明显。

反对愈演愈烈,这让东京都政府内部也有些焦虑。一位负责场馆管理的官员告诉《每日新闻》,他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了:"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不到90天,而我们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决定。”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