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高法就哈佛案征询意见 打压亚裔破坏精英圈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6月19日 11:57 来源:VOA

最高法就哈佛案征询政府意见 媒体人称打压亚裔破坏“精英社会”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ne 19, 2021

美国最高法院星期一(6月14日)要求拜登政府就大法官是否应听取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发表意见。哈佛大学录取程序涉嫌歧视亚裔学生的案件于今年2月被上诉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原告“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请求最高法院禁止在大学录取决定中考虑种族因素。如果案件最终被最高法院受理,相关判决或将对美国的种族多元政策,以及帮助提高非裔和拉丁裔录取率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产生深远影响。

“学生公平录取组织”反对在录取决定中考虑种族因素。这个组织指控哈佛大学在本科录取时歧视亚裔,包括进行“种族平衡”,给亚裔学生设定更高的标准,并且使用“个性评分”给亚裔打低分,以增加非裔等其他少数族裔的比例。组织还认为,哈佛大学在录取时过于强调种族因素,并没有考虑“种族中性”等方式,不符合最高法院判例所确立的在有限范围内考虑种族因素。

这起案件来到最高法院前曾在下级法院进行审理,下级法院做出了支持哈佛大学的判决。去年11月,波士顿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认为,哈佛以有限的方式考虑种族因素,与此前最高法院的判例相一致。

最高法院寻求司法部意见

最高法院在一份命令中(Certiorari-summary Dispositions)要求司法部代理副总检察长(Acting Solicitor General)就此案提交一份摘要,“表达美国的观点”。司法部的介入可能会使案件推迟几个月的时间。最高法院星期一也没有为这起案件定下审理期限。

圣地亚哥大学法学院教授盖尔·哈利奥特(Gail Heriot)对最高法院要求拜登政府介入的决定表示失望。她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案子。如果美国要忠于自己的理想,它迟早必须解决大学录取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如今,亚裔美国学生要比其他学生更优秀一些才能被哈佛这样的名校录取。这是错误的。在我看来,最高法院是在拖延时间。”

最高法院2021年已决定审议有关堕胎与枪支管控的案件。哈利奥特猜测,最高法的拖延是因为他们不想同时处理太多有争议的问题,“也许法官们认为三个这样的案件太多了”。

据路透社报道,“学生公平录取组织”主席、保守派活动人士爱德华·布鲁姆(Edward Blum)在一份声明中说,不管拜登政府的看法如何,他的组织“仍然希望大法官将批准审理我们的案件,并结束在大学招生中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

哈佛大学表示,在2025届学生中,大约有26%是亚裔美国人,约16%是非裔,12.5%是拉丁裔。美联社说,哈佛大学在敦促法院不要介入此案时对法庭表示:“如果哈佛放弃在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的人数将减少近一半。”

哈佛大学拒绝了美国之音就案件最新进展的置评请求。但该校媒体关系主任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美国之音说:“创建和支持一个多元化的校园社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哈佛仍然致力于这一目标。”

华盛顿智库美国进步中心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在高校录取中应坚持平权原因,其中就包括平权行动有助于促进社会流动性,有助于各种背景学生的教育经历等。文章还说:“平权行动确保学院和大学为那些历史上因种族、民族、收入或身份而被排斥在体制之外的人提供了机会。因此,政策制定者和立法者努力在全国范围内保护种族意识录取政策的使用是至关重要的。”

长期研究种族意识录取的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副教授潘爱欣(OiYan Poon)并没有在本案中看到歧视亚裔的证据。她还说,把种族作为众多因素之一,是将每个学生的才能和潜力在他们的教育背景下进行评估,这并不意味着种族是学生被录取或被拒绝的原因。

亚裔美国人正义促进会(AAJC)主席兼执行董事杨重远(John C. Yang)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相信平权法案对国家有益,对大学制度也有好处,我们希望最高法院继续肯定平权法案的有效性及其在大学环境中的适用性。”

但他也提到,哈佛案实际上是关于法院是否发现了对亚裔美国人社群的歧视,案件实际上是关于歧视而不是平权法案。原告们正试图把这个案子设为一个关于种族在招生政策上的使用的案例,但是其实这两者仍应分开来看。

Kenny Xu(东风)是一位作家,一位媒体撰稿人,也是一位活动人士,他长期关注哈佛案及种族意识录取问题。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不便的少数族裔》(An Inconvenient Minority)中,他详细讨论了哈佛案以及对案件背后体现出的对亚裔美国人的精心谋划的攻击,他认为这种做法损害了美国的精英社会。Kenny Xu(东风)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从自身经历谈及了他对哈佛案以及案件背后亚裔美国人处境的看法。

择优录取与精英文化

记者问:我知道您一直都在关注哈佛大学的诉讼,您能谈谈这个案件以及案件的重要性吗?

Kenny Xu(东风):有关哈佛的诉讼非常重要,因为在谈论美国的卓越文化时,亚裔美国人是一个关键的少数群体,亚裔美国人,成就卓著,学术水平很高,如果这种文化开始与卓越背道而驰,哈佛的案例就是例证。受影响的已不仅仅是亚裔美国人,而是我们的下一代医生、工程师,商人,科学家乃至所身处这个国家的所有人。

哈佛的案子发生在2014,“学生公平录取组织”控告哈佛大学歧视他们,因为哈佛录取了条件相对较差的其他族裔和白人学生。哈佛大学称他们想要多样性,特别是种族多样性。但这里的关键点是,你可以在哪些领域用多样性换取精英教育(meritocracy)。哈佛大学在这件事上做得过界了,所以这个案子被上诉到最高法院。

:如果最高法院最终受理这个案子,您期望的结果是什么呢?

Kenny Xu(东风):我认为这是种族意识录取的晴雨表,因为种族意识(race-conscious)录取就是在说,我们不想录取最合格的候选人,我们想录取某个族裔的候选人。如果最高法院在本案中裁定哈佛大学败诉,那么我认为裁决的延伸意义就是,我们不应该再在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我们不应该根据种族来评判人,我们不应该根据种族来限制人。所以我认为,如果最高法院判决哈佛大学败诉,这将对社会有益。

问:放弃在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会不会导致更严重的种族歧视?是否会让大学更倾向于其他录取方式,比如校友子女录取?

Kenny Xu(东风):我觉得校友子女录取是另一个话题,招生就应该是择优录取,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有校友子女录取。但是如果你放弃“种族意识”的录取,这也许会对校友子女录取产生影响,因为这表明择优录取原则高于种族,也高于校友子女录取。

问:有些人会认为美国是一个包容、多元化的国家,有着多元化社会和多元化社群,所以,大学也应该海纳百川,变得更加多样化。您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Kenny Xu(东风):美国人本身是多元化的。为什么你需要跨越种族的多样性,为什么这是你所关心的唯一的多样性形式,如果你录取了精英,你会发现他们有非常不同的背景和生活经历,就像亚裔美国人一样,他们的背景和生活经历都非常不同。所以我不认为多样性原则意味着你应该只关注种族多样性。

亚裔的困境与辛酸

记者问:我们知道您的新书《不便的少数族裔》将于7月面世,其中提到了哈佛案件以及亚裔美国人在多元化和包容政策下所遭遇的不公。能谈一谈您为什么想写这本书吗?

Kenny Xu(东风):我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上了高中,我们学校有很多亚裔美国人。学校里有一些人能进入常春藤盟校,大家都知道,他们中的一些普通而又平庸,但是他们与学校的联系,他们的种族让他们敲开了常春藤盟校的大门。很多亚裔美国人既勤奋又努力,他们有才,他们聪明,客观地说他们学习更好,但他们却被拒绝了,我觉得这太不公平了。在这个国家,你应该奖励刻苦勤奋,你应该奖励智力能力(intellectual competence),你应该奖励优秀卓越。但现在这种文化已经遍布全国,不仅在哈佛,不仅在常春藤盟校,而是蔓延到我们的公立学校,蔓延到我们的天才项目。你看到人们试图取消入学考试,试图通过抽签来录取,甚至在我们的公司里,他们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在试图雇佣某些少数族裔而不是其他少数族裔,仅仅因为某些少数族裔是特定的族裔。我觉得这把种族提升到了过高的地位。

这本书实际上是对卓越原则的探索,当你允许合法的歧视在我们的文化中蔓延,针对关键的少数族裔时,究竟会发生什么。

问:破碎的精英文化以及亚裔美国人所遭遇的困境,是否也表明渴望来到这个国家的移民们的美国梦越来越难以实现?

Kenny Xu(东风):移民们的美国梦一直都希望自己得到的待遇是基于他们勤奋地工作,他们只是想获得平等的机会,在这个国家竞争并取得成功。我认为这是最伟大的原则,但这个原则现在正受到攻击,因为有些人更喜欢基于种族来对待别人,而不是以这个人的优秀和卓越。这削弱了亚裔美国人的优秀,亚裔美国人初来乍到时没有社会特权,没有社会关系,他们只有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才能在社会上取得成功。当你失去了崇尚精英制度的人,当你没有回馈那些兢兢业业的人,那你就是在摧毁美国亚裔的优秀品质。所以我认为美国梦,真的岌岌可危。

问:您在书中提到,亚裔认识到了自身的处境,已经开始了反击,而且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战。“他们正在努力追求一种原则,一种精英制度,这种原则不仅提升了数百万人的地位,而且建立了一种框架,使美国众多不同的人可以通过一种综合的方式公平地互动,而不是诉诸身份政治的火焰。”

Kenny Xu(东风): 是啊,亚裔美国人终于觉醒了,他们对这些问题已经沉默了太久。他们在这个国家向来没有多少政治或社会资本,但是他们开始大量积累。这是一个真正的鼓舞人心的故事,这是有关加州第16号提案的一个故事。加州第16号提案提议允许考虑种族等因素招生、招聘和公关承包,提案筹集了2800万美元。我们有一群华裔美国人,亚裔美国活动人士反对这一提案,我们筹集了大约200万美元的资金。他们筹集的金额是我们的13倍,但最终有43%人支持第16号提案,但57%的人反对考虑种族的招生和招聘。所以我认为这表明亚裔美国人真的在觉醒。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