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中12枪的海地总统 他想“改革”却树敌百万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7月12日 13:12 来源:全现在

“我猜海地大概有100万人都想杀死我。”

加勒比海太子港的枪声,惊醒海地首都睡梦中的人。

当地时间7月6日凌晨1点左右,枪击声在绿树成荫的Pelerin 5街区回荡,这里是总统韦内尔-莫里斯(Jovenel Mo se)和当地富人住宅区。

一位跟总统住在同一街区的商人说,他在凌晨1点左右被爆炸声吵醒。还有居民说,他们在1点到1:30之间听到枪击声,持续大约半个多小时。

枪声响彻整个街区。最开始,附近一些居民并不特别在意,认为这最多不过是困扰这个贫穷国家的两大主题:帮派争斗或另一场地震。

然而到黎明时分,人们围坐在电视旁,一个消息慢慢传来:总统被一个暗杀小组刺杀身亡。

“我们在总统身上发现了12个洞,”海地最大的报纸《Le Nouvelliste》8日援引当地治安法官(juge de paix,又译太平绅士)的话,尸体弹孔“是用大口径武器制造的”。

“总统办公室和卧室被洗劫一空,我们发现他仰面躺着,身穿蓝色裤子与白色衬衣,都沾满了血,他张着嘴,左眼炸裂,”治安法官告诉法文报纸,“我们看到子弹击中他的前额,每个乳头一个,臀部三个,腹部一个。”

除了总统身上的子弹外,“在警卫室和住宅内部之间,还发现许多5.56毫米和7.62毫米的弹壳”。官邸外的突袭行动还被附近居民录了下来。

尽管莫里斯有自己的安保人员——隶属于海地国家警察的专门部队——但只有总统和他的妻子中弹。第一夫人后来飞往美国佛罗里达州进行手术,估计能活下来。

总统夫妇有三个孩子,两个孩子在家,女儿为躲避刺杀,躲到哥哥卧室。房子里的一名男孩——可能是总统的儿子,跟一名女佣捆绑在一起,他们均没遭枪击。

谁杀了总统?

凶手线索最早是指向美国的。

事发不久,社交媒体上疯狂流传的视频上显示,开着SUV的队伍——据称至少五辆车,抵达总统官邸街区。海地官方语言是海地克里奥耳语(Haitian Creole)和法语,但后来,一个操着美国口音的人,用英语对着扩音器大喊:“DEA(美国缉毒局 )行动,所有人趴下。”

海地跟美国隔海相望,迈阿密往东南675英里处就是加勒比岛国、犯罪横行的海地。美国特工也经常来这里抓捕毒贩。不过,美国严厉驳斥刺客是缉毒局特工的说法。外界分析,杀手可能伪装成美国特工,麻痹总统官邸守卫。

海地跟美国联系密切,不大可能这样出手。事发后,大腿、腹部、手臂中弹的第一夫人玛蒂娜,还在当天下午三点,被红色专机运到美国佛州国际机场,随后送往迈阿密杰克逊纪念医院治疗。

关于凶手,临时总理克劳德-约瑟夫(Claude Joseph)最初有些隐晦地评论:“一些人说西班牙语,袭击共和国总统的私人住宅,从而使国家元首受了致命伤。”他将这些刺客认定为国际雇佣军,誓言将罪犯绳之以法。

海地警方全国大缉凶,很快地就在7日晚间找到凶手行踪。海地警察局长当晚宣布,自从包围凶手藏身之处以来,军警跟他们交火,已截获6名暗杀嫌犯,其中4人被杀,2人被捕。根据警方的说法,交战中还有3名海地警察被对方抓走充当人质,但最终被释放。

截至8日为止,海地政府都还没有恢复海陆空交通。换言之,除6名被围捕歼灭的枪手,似乎仍有同伙在逃——不排除罪犯以警察为人质作为交换条件逃走。而目前被俘凶手的国籍、背景、装备与行凶动机,警方都没公布。

有海地本土记者早前说,暗杀队伍中,除海地人之外,还可能包括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人。海地驻美国大使博奇·埃德蒙(Bocchit Edmond)稍早前也曾推测,凶手如果已离开海地——很可能是前往邻国多米尼加。

多米尼加是海地在伊斯帕尼奥拉岛上唯一的邻国,比起黑人为主的海地,多米尼加混血族裔较多,多讲西班牙语,经济和治理较好,现在有几十万海地人偷渡到了多米尼加。为控制偷渡,多米尼加总统曾说,“要建一堵300多公里的边境墙”,目前双方边境已经关闭。

权力真空

总统死后,海地军警将首都封锁,太子港通常熙熙攘攘的街道冷清许多,街上会传来零星的枪声,银行和商店关门,零星的人群四处寻找开门卖食物和水的商家。

更多数以百万计的海地人远离街头,他们焦急地蜷缩在家中收音机和电视前,试图了解刺客怎么进入总统家的?谁杀死总统?以及未来几天对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海地目前只有10名民选官员,暗杀造成政治空白,总统去世后谁该掌权成最大争议点。刚上任3个月的代总理约瑟夫,本应在本周离职。总统被杀去世,约瑟夫宣布接管这个国家。

很难说约瑟夫有多少实权,或者它会持续多久。莫里斯遇害后,约瑟夫大力召来军警高层与党派领袖,暂时团结政府来缉凶查案。然而军警将领、与黑帮牵扯众多的军警派系暂时没发声。

再看约瑟夫履历,他本人政坛资历较浅,长年留学美国、只当过外交部长,能否收拾海地残局,国际舆论高度怀疑。

按照海地宪法,总统不在,最高法院院长接替其位置,但院长于6月死于新冠,葬礼还是在7月7日。另外,海地全国法官协会主席告诉媒体,代总理约瑟夫要正式接替总统职位,必须得到议会批准。可自2020年1月起,由于没选出议会,莫里斯都是通过政命令管理国家的。

前海地驻法国大使说,海地没有议会,参议院已不知在哪,最高法院也没有院长,国家局势如此动荡,以至于“许多人都想摆脱莫里斯”。对于约瑟夫,虽然不合法,但“一切都指望他了”。

棘手的是,莫里斯生前刚任命一位亲信——神经外科博士阿里尔·亨利为新总理。现年71岁的亨利曾担任内政部长、社会事务和劳工部长。莫里斯去世48小时前发推文说,亨利将组建政府,解决暴力问题,确保即将举行的大选顺利进行。

这让总统继承变得更加复杂,莫里斯的人事任命虽然已经颁布,但亨利尚未完成交接与就职宣誓流程,在紧急接掌政权之前,准卸任的约瑟夫名义上只是过渡的代理总理而已。

违宪争议

在海地这样危险的国家,总统通常是受到高级别保护的。居民说,莫里斯经常跟一支由十几辆警车和装甲车组成的车队出行,通往总统府邸有两条车道,会有涂绿色迷彩斑点的大卡车堵路。如此严密的安保,总统还是被雇佣兵潜入刺杀了。

其实当选总统以来,莫里斯一直被质疑。他从未获得海地人民的充分授权,他当选时的得票率只相当于全国人民的12%——因为投票的人太少。他在成为总统之前,是商会领袖,当他成为主要候选人的时候,很少有人听说过他,大家称他为“香蕉人”。

上台后,他试图推动一些农业改革等,并拒绝向有权势阶层提供利润丰厚的合同垄断。“对一些人来说,他是一个腐败的领导人,但对另一些人来说,他是一个改革者,”美国迈阿密海地社区领袖评价他,“一个试图改变权力格局的人,特别是在涉及金钱和控制电力合同时。”

不过莫里斯绝非缺少手腕。2017年就职时,他还面临与委内瑞拉援助有关的贪腐指控。在接下来几年,利用他对司法系统的控制驳回指控,并削弱从未承认他选举胜利的反对派。到了后期,对手指责他跟黑帮合作,打压敌人。

对莫里斯的抗议越来越多,包括他总统职权是否合法。近半年以来,“违宪争议”已引爆海地的动荡,反对派跟不满莫里斯执政的抗议民众上街抗议,指控其总统任期已在今年2月7日届满,但他却拒绝下台,还借故拖延选举,谴责他“过期总统仍违宪使用非法暴政统治”。

根据海地宪法,历代总统的任期,都是始于大选隔年、或同年的2月7日,但海地2015年总统大选的两阶段选制,却在第一阶段选举过后爆发严重选举舞弊与选举无效诉讼,因此本应该在当年举行的第二阶段选举,一路拖延,一直到2016年11月才勉强启动二阶投票,并在各种争议与舞弊控诉后,莫里斯压倒性胜利当选。

14个月之后,莫里斯按照程序,于2017年2月7日正式宣誓为总统,但因选举拖延与宪法定义模糊的关系,5年总统任期究竟要从2016年还是2017算起?这成为几股势力恶斗焦点。

反对派认为,按照宪法字面解释,他在今年2月就已经届满,因此从年初开始不断发动街头冲突,攻击莫里斯失去统治的正当性。但莫里斯一方却人为,他被反对派狙击,因此拖到2017年才就职,任期5年总统,合法任期该到2022年。

对于这一争议,以美国、欧盟、联合国为主的国际援助者站在莫里斯一边,都认可合法任期应该到2022年。

解散国会

总统任期之外,另一个遭国际舆论批评的是莫里斯不断推迟、然后取消“海地国会选举”。

海地国会本该在2019年10月解散后重新改选,但因选举经历不满选举制度的莫里斯,希望改革,一路扣住国会解散令,试图威逼国会先通过选举法修改与他提出修宪方案才能重新选举。

双方僵持不下,失去耐性的莫里斯在2020年1月片面“强行解散国会”,并持续用行政命令治国,海地进入一年多的“没有国会”的总统专权状态。

虽然使用了非常手段,莫里斯却宣称这是拨乱反正。他想推动修宪与选举改制来破除海地政治弊病,以及推动经济改革。他否认自己是独裁者,称将来的修宪与修法也会先由“全民公投认可”,新法通过后,再重选国会与总统。

海地曾是一个奴隶殖民地,1803年,奴隶起义击败法国军队,海地从法国赢得了独立。但在此后两个世纪里,海地陷入独裁和政变的循环,国家积贫积弱,是全球最为贫困的国家之一,政府难以为人民提供基本服务,一般改革很难推动。

然而莫里斯的强硬手段,造成海地宪政危机与政坛失序。他和反对派之间对总统职位的分歧演变成一场全面政治危机,最终导致海地既没有议会,也定不下新的选举日期。结果是政府日益瘫痪,并在2020年初完全陷入停顿。

而当时,整个国家正面临新冠的威胁,时至今日进展较慢,海地成西半球唯一一个没能获得任何新冠疫苗的国家,已难应付近期的感染激增。新冠危机之后,莫里斯靠不得人心的行政法令执政,进一步削弱了其政府的合法性,反对他统治的抗议愈演愈烈。

国家黑帮

莫里斯强势专断,让他在海地国内极度不受欢迎。但政治正义以外,真正让民众不满的还是国家的极端贫穷、新冠失控,以及有权者长年贪腐已经跟黑帮勾结的“国家黑帮”杀戮问题。

在国家失能政党恶斗的状态下,造成社会权力真空,有组织的黑帮开始填补这一空白。过去一年,黑帮已占领首都部分地区。它们实行恐怖统治,绑架、抢劫和与帮派暴力盛行,导致海地部分地区已经无法治理。

许多政客跟有组织犯罪团伙沆瀣一气,在缺乏正常运作政府的情况下恐吓对手、清算旧账。

黑帮组织还牵涉走私、国际贩毒与人口贩运等骇人犯罪。绝大部分黑帮都与政党、军警有直接牵扯,甚至由高级警官担任“毒枭指挥官”,各种滥杀、谋杀、抢劫、强暴与鱼肉人民的暴力,也让海地成为全世界治安最差的国度之一。

上个月,海地最大黑帮头目之一,以绰号“烧烤(Barbecue)”而为人熟知的切里兹(Jimmy Cherizier)在推特上公开号召民众洗劫知名企业,“银行、超市、经销商的钱都是我们的,去拿吧。”

此外,黑帮组织与政党结盟所触发的“派系战争”,也长年让海地陷入准内战的街头冲突状态。

海地被国际舆论形容成“失败国家中的失败国家”。

“100万人想杀我”

海地长久以来一直充斥着猖獗的犯罪和暴力,莫里斯被暗杀也是该国多年动荡的极端结果。就在莫里斯遇害前不久,另一位知名年轻女政治家在开车回家途中遇害。

“因为我想推动经济改革,所以得罪很多人的利益......我猜海地大概有100万人都想杀死我。”死前几周,莫里斯曾对国际媒体说,自己动了许多人的奶酪,太多人希望他死。

一直以来,莫里斯渴望更多权力,希望打破“长达数十年的政治危机”。修宪将允许莫里斯竞选下任总统,对军警控制权加深,并对在职期采取的行动给予法律豁免,以实现其大刀阔斧的改革。

然而海地这个拥有约1100万人口的国家,在绰号“医生爸爸”(Papa Doc)的弗朗索瓦·杜瓦利埃(Fran ois Duvalier)、及绰号“医生娃娃”(Baby Doc)的儿子让-克洛德(Jean-Claude)的二十多年独裁统治下,人民早已苦难深重,他们1986年垮台后,大家已不再信任政治强人。1987的《海地宪章》正是为防止强人独裁而设计。

莫里斯要求的改革甚至遭到美国的反对,最终,他把宪法公投从6月推迟到9月,按照原计划,新总统届时也可能选举产生。假设他不再参选,还有六个月左右便要离任,此时刺杀他,其动机令人费解——或许还是莫里斯树敌太多?

这不是莫里斯首次遭遇暗杀,今年二月,他声称警方挫败一起针对他暗杀阴谋——“反对党勾结大法官政变未遂案”,莫里斯在全国电视讲话中说,“有人企图要我的命。”作为回应,他下令逮捕23人,其中包括一名高级法官和一名警察。

莫里斯虽然不太受人欢迎,但他遇刺身亡后,代理总理下令国家哀悼。如今在海地首都,许多人躲在家中不敢出来。或许,除了哀叹被暗杀的总统,更多人也为自身感到担忧:在一个总统都可以被任意刺杀的国家,普通人的命运更加飘零。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