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领袖:病毒从实验室泄露 美国应制裁中国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7日 09:21 来源:VOA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领袖麦考尔众议员(Rep. Michael McCaul, R-TX)日前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再次公开指责中国政府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病问题上进行各种掩盖。他同时指出,现在有更多的证据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外泄事故可能是病毒全球爆发的起源。麦考尔认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非常紧张”。

由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麦考尔率领的研究团队8月2日公布新冠病毒溯源报告的更新版。最新结论认为,“优势证据”直指武汉病毒研究所为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报告表示,病毒有可能是自然演变,但也有可能为人为基因操作的结果,因此呼吁展开全面调查。

目前美国围绕着新冠病毒起源的讨论主要分为两种可能理论:一为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另一种为源自实验室的外泄事故。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曾被美国主流科学界和媒体视为阴谋论,但现在有愈来愈多科学家和政界人士都公开呼吁要对这样的可能性进行认真彻底的调查。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病毒学教授纽曼博士(Dr. Ben Neuman)告诉美国之音,他认为只有一种可行的理论:病毒起源于自然界。

“这(病毒)看起来和所有其他蝙蝠病毒很类似,而且你在这种病毒上没有任何在其他几种冠状病毒上找不到的特定特征,”纽曼说。

他接着谈到,大部分支持病毒源自自然界理论的科学人士将SARS-CoV-1和SARS-CoV-2进行对比,虽然两者有点不同,但“这种病毒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或独特之处。”

不过,这样的说法并未完全排除一种可能性:自然演变的病毒由于实验室外泄事故而导致大流行。

麦考尔的报告特别针对实验室的安全问题提出质疑。“他们的做法真的是在实验室玩火,将这些样本带回武汉实验室,在缺乏妥当的安全环境下实验,”麦考尔在专访中对美国之音说。

此外,报告提到,委员会少数党幕僚对科学家、美国政府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访谈,对新冠病毒SARS-CoV-2的自然起源提出了多个疑点,包括缺乏确定的中间宿主,SARS-CoV-2具高度传染性,以及其与人体细胞上的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的高效结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这份报告“完全基于编造的谎言和歪曲的事实”,“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美国总统拜登5月26日下令美国情报界“加倍努力”,在90天后向他就新冠病毒的起源做出报告,包括判断“它是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还是来自实验室事故”。

美国之音请求众议院外委会主席、民主党人米克斯众议员(Rep. Gregory Meeks, D-NY)和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贝拉众议员(Rep. Ami Bera, D-CA)发表评论,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

美国之音还联系了报告中提及的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过合作关系的美国科学家达萨克博士(Dr. Peter Daszak)和巴里克博士(Dr. Ralph Baric)请求置评,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复。

调查报告的牵头作者、众议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考尔众议员在这份补充报告发布之际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麦考尔表示,他希望在中国的民众能阅读这份报告。“中国共产党在压制他们,我们需要让中国人透过拥有知识而产生力量,”他说。

麦考尔在与美国之音访谈的最后提到,他认为后疫情时代,美中关系将会非常紧张。“这场疫情唤醒了美国,”他说,现在事实证明过去的对华政策是失败的,中国成为了美国及其盟友的最大挑战。

以下为美国之音与麦考尔众议员专访的节选内容:

“优势证据显示病毒由实验室外泄”

记者:今天参与我们讨论的是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迈克尓·麦考尔,他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议员,非常谢谢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麦考尔众议员:谢谢逸华。谢谢邀请我参加讨论。

记者:我想先从您花了一年多时间进行的报告开始谈起,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报告。实验室泄漏的理论其实在您去年九月公布的报告里就有提到,在今年新发布的报告里,内容再进一步指出“现在是时候排除湿货市场是大流行病爆发的源头”。就您所知,是什么样的新证据让您做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更有可能是源自于实验室的泄漏意外事故?

麦考尔众议员:去年九月我们报告发布的时候,我们说(实验室泄露)是一种可能性。现在我相信有“优势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内制造,并极可能意外地泄露出去。从(去年九月)至今我们掌握的证据有几个:一是(2019年)9月在武汉医院里出现的大量病例。9月19日深夜(口误,应为12日),武汉病毒实验室将他们的数据库下线,明显是要掩盖。我们看到中国解放军的将领在2019年接管了武汉病毒所。以及10月份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我们听过证词,九千名到武汉参赛的运动员说当时有封锁,而许多运动员离开武汉时都出现与新冠一致的流感症状。此外,三名(武汉)实验室研究员因为有类似流感症状住院。

最后,很清楚根据公开来源,石正丽博士和达萨克联合撰写的文件和报告显示,他们参与了这种“功能增益”基因操作,试图创造出一种非常有害、危险的类似萨斯的病毒,然后他们可以开发疫苗。

我们还有来自美国国务院的电报警告(武汉)实验室没有采取安全措施,我们还发现这些研究应该要在生物安全四级(BSL-4)实验室进行,但却是在二级和三级实验室内运作,不足以保护安全。还有最后,实验室的主任也都在9月对实验室的安全提出质疑,后来数百万的资金投入实验室额外安全系统,以及基本空气净化、污水处理等。这非常令人信服,当你查看所有这些间接证据。

记者: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中国的反应。最近中国政府不仅拒绝了世卫组织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新一轮请求,还说调查应该扩展到中国以外的国家。在中国拒绝合作和透明的情况下,您认为世卫组织所率领的国际调查真的能厘清事情真相吗?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世卫组织在警告全世界这场全球大流行病方面非常没有效率,他们在调查源头这件事上也非常没有效率。归根结底,顶尖科学家的答案都在武汉实验室的档案库里,中国不会对外公布。我要求中国政府公开这些档案记录,因为那些将是确凿的证据。如果那些他们在(2019年)9月深夜下线的档案数据确实直接与新冠病毒有对应关联的话,作为一个服务多年检察官,有了这些数据我们就能立案了。中国共产党有责任遵守,才不会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中国噤声医生、摧毁样本,掩盖范围广泛”

记者:中国国营媒体《环球时报》发起一项请愿,并称这项请愿获得了超过1000万中国网民联署,要求调查美国的德特里克堡。您对中国拒绝合作以及他们在新冠起源的最新论述有何看法?

麦考尔众议员:他们会撒谎,推说是美国军人,或指责美国,这完全是错误的。我看了许多地理空间卫星数据,武汉曾发生过些事情。根据(参与军运会)运动员的说法,他们作证说了关于那里的情况,事实上他们可能感染了一种类似SARS(萨斯)的病毒然后带了回来。最初的超级传播者其实出现在(2019年)9月。但他们(中国)一定会说谎,事情的真相在那些档案记录里,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公布。

我们知道他们拘禁医生,将他们噤声,我们知道他们摧毁实验室样本,掩盖动作相当广泛,你知道,作为一个有很多年经验的检察官,人们不会用这样的程度去掩盖事情,除非想隐藏什么事,还有做错了什么事。我可以告诉你,病毒不是从美国来的,我认为这很清楚,弗契医生也会告诉你病毒是从武汉来的。

记者:拜登总统下令情报部门展开为期90天的(病毒源头)审视,国会有收到任何有关这项调查的最新消息吗?

麦考尔众议员:没有,他们有个时间表,大概是在8月底(完成)。我希望他们也能把那份报告与国会分享,我知道有些内容可能涉及机密信息。我的报告也包含了一个机密附件。我希望我们的情报部门能和国会成员共同合作来找出真相。我认为他们会参考我的报告内容,希望他们能对发生的事情进行评估。

他们(武汉实验室)从几千里外的蝙蝠身上提取样本,那里早在2004年曾发生过萨斯病例,但他们的做法真的是在实验室玩火,将这些样本带回武汉实验室,在缺乏妥当的安全环境下实验,然后进行基因操作,把这些病毒变得病更具毒性,更容易传播,更容易感染。如果你回顾萨斯疫情,当时记录有约1万起病例,现在我们有上亿起新冠病例,超过400万人死亡。这是一种非常不一样的病毒。这是很合理的,这个病毒被操作得更具杀伤力,而这正是我们现在的情况。

“美国应考虑制裁,要中国为此负责”

记者:如果情报部门最后得出的结论和您的报告一样,那美国应该做些什么?世界该做些什么?

麦考尔众议员:国际社会真的需要反抗。中国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及其调查的每一次机会。我希望世界各国的顶尖科学家可以进入(武汉)实验室,进入他们数据库的档案记录,那样才能了解真相。我认为美国方面,我们应该考虑制裁石正丽和那些参与这个致命实验的人士。他们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对华政策失败了,疫情从各方面唤醒美国人民”

记者:您曾经说过,这场大流行病整段经历让美国人清醒过来好好地审视我们和中国之间的关系。随着我们渐渐从疫情中恢复,再看看中国的所作所为,您会如何描述未来的美中关系发展?

麦考尔众议员:会非常紧张。我曾经和前国务卿贝克有过谈话。从前,我们试着将中国带入这个国际大家庭,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伙伴,我们试着和他们合作,希望他们可以往民主的方向前进。你知道吗,他告诉我,这样的做法失败了,所以我们有现在的处境。数十年后,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是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在经济和军事方面最大的全球挑战,他们的一带一路倡议遍及全球。

我想,回到你说的,这场疫情唤醒美国人民,人们本来没有意识到我们如此依赖来自于中国的医疗物资,或者他们垄断了稀土矿物和先进半导体芯片的市场,我们的《美国芯片法》能让我们生产更多这样的芯片,用于包括手机到F-35战机,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这些都是我们国会关注的事情。

我们同时也在关注从美国出去的资本流动,和从美国直接资助中国解放军的资本流动。最后,将美国纳税人的钱投入到武汉实验室,资助那些危险的研究,我认为大多数美国人过去并不知道或不理解,现在他们是不会接受的。

记者:我们和麦考尔议员的访谈到这边告一段落。非常感谢您抽空和我们分享您的看法,感谢您。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