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对美国的终极羞辱?见证阿富汗西贡惨案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16日 11:34 来源:转角24小时

“成千上万的逃难人潮涌入机场跑道,用打的、用挤的、用抢的拼命登机...但超载的民航客机却没有办法如愿起飞,因为喀布尔的起降跑道与空域都得以‘欧美撤侨团’为第一优先。”8月15日星期日傍晚,在阿富汗塔利班发动全国总攻击的10日内,全军崩溃的阿富汗政府军终于彻底土崩瓦解,众叛亲离的阿富汗总统甘尼(Ashraf Ghani)也在塔利班代表团的“当面劝说”下,完全无颜事先通知支持亲信,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搭机出境、举家流亡海外。于是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就在全世界瞠目咋舌的状况下“不流血开城投降”,而血战20年的“阿富汗战争”,也因此划下了美国史上最难堪的灾难句点——在911事件20周年忌日的28天前,塔利班再度攻下了整个阿富汗。

截至8月16日清晨为止的前线进度:阿富汗中央政府已经全面放弃抵抗,包围首都圈的塔利班军团则于周日清晨开始“分批进城”,并与甘尼逃亡后的阿富汗临时过渡政府开始治安交接,预计未来48小时之内,塔利班就会公布政权交接方案,正式恢复由政教合一、由武装教士统治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

至于撤侨到一半、却被塔利班无血开城搞得措手不及的美国总统拜登,15日深夜也第二度要求待命于科威特的第82空降师向喀布尔扩大增援。目前已知美国驻阿富汗使节团已全面撤到喀布尔国际机场(KBL),预计不晚于72小时内,“所有美方人员都将全数离境。”

但大量亟欲逃难出境的阿富汗国民,与不断降落的西方撤侨军机,却让早已因恐慌情绪而无法常态运作的喀布尔机场陷入“空中塞车”大瘫痪——根据现场传来的各种恐慌实况,大批逃难者已自行闯入机场“强挤登机”,连跑道上都涌满了抢著搭机逃跑的乘客,失控状况甚至迫使机场美军必须动手——甚至对空鸣枪——驱逐民众才能净空跑道供欧美撤侨军机起飞离境。

阿富汗战争的全面崩溃,虽然灾难远因早有预兆,但真正的“加速按钮”却始于今年5月——甫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突然宣布将在2001年“911事件”的20周年忌日来临前,全面撤出战争、让所有美国大兵终战返家。此一决定,尽管冲击了阿富汗国内政坛,但其基本政策与撤兵方案,却与前总统川普在2019年与塔利班签署的和平协议如出一辙,其基本反映了美国政坛对于阿富汗的厌战情绪,亦与其全球战略的方针重整连动相关。

对于美国而言,阿富汗战争的唯一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歼灭发动911事件的‘基地’(Al-Qaeda)恐怖组织”。因此在2011年5月美军突袭击毙宾拉登(Osama bin Laden),并又于2019年8月杀死他的儿子继承者汉萨(Hamza bin Laden)后,美国发动“报复式反恐战争”的目标也已大致达成,收手撤军也就成为奥巴马、川普,乃至于拜登...等三朝政府多有盘算的政策方向。

为了避免美军撤退后,昔日结盟盖达的阿富汗塔利班,再次卷土重来、让国家重新成为“恐怖组织的庇护天堂”,历来美国政府也透过卡达、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周边国家“居中谈判”,希望能在“从容退场”的状态下,让美军的离去不至于影响阿富汗的中短期稳定——这也正是川普政府与塔利班在2019年《多哈协议》里所取得的基本共识——但在此之后,塔利班并没有按照川普的意愿“暂时停火等待美国退兵”,反而以“外国人还没撤尽之前,协议不会生效”为由,一方面趁势拉拢美军的在地盟友,一方面扩大对中央政府的包围攻势。

明明是要和平撤兵,但川普-塔利班协约在卡达签字之后,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内的恐攻、叛乱与战斗火力却是大幅倍增。地面战况越是激烈,美国政府就越想要提前撤守;美军越是想要撤走,塔利班的战略攻势就更为激烈——恶性循环的懦夫博奕,于是才促使拜登政权“快刀斩乱麻”,宣布无论如何美军都必定会在“秋季前”全数离境,希望以此正面切割阿富汗和谈与美军战争之间的纠缠连动。

英军来的撤离部队。 图/欧新社

一开始,拜登所下达的最后撤军日,是2021年9月11日之前,谁知行动进度却在7月2日——美军不告而别,趁夜撤离巴格兰空军基地后——大幅加速。位于喀布尔首都圈西北方40公里的巴格兰空军基地,是美国在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中,兵力规模最大、也最为重要的一级战略要塞。但由于此地也同时有关押著5,000名塔利班战犯俘虏,因此美军高层才会在“避免走漏风声,增加断后部队遇袭之风险”的考量下,选择不事先知会阿富汗政府与在地盟军,趁著夜色一声不响地悄悄离去。

但美军暗中撤退的消息,却让阿富汗舆论极为惊骇,不管美方的说法有多合理的考量,最后留下的国际形象与地方情绪,全都是“美军夹著尾巴逃跑...放生了阿富汗政府军”。更何况巴格兰空军基本,原本也是西方盟军对阿富汗空军的训练与后勤维修基地,一夜之间盟友“全员散会”,也重挫了阿富汗军中那些还能打仗的“现代化教育精英”的战斗能量与士气。

巴格兰基地事件后,塔利班的侵攻速度也明显加快,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军已失去了美国人的“空优靠山”,二方面也是塔利班布局已久的全国总攻击序曲——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塔利班在7月中旬,就攻下了超过一半的领地;到了7月下旬,塔利班更大胆地攻下了阿富汗北境与东边的“海关边境”,除了成功取得了重要的边境贸易税金,更掐住了喀布尔的民生物资补给链。

塔利班攻陷了阿富汗的巴基斯坦边境关口后,对内也开始大举起兵,并在传统大本营坎达哈省、赫尔曼德省,钉住了政府军派来的精锐部队;对外,塔利班则成功以“政治对口”的身分,成功地访问了俄罗斯与中国,并与中俄外交部长“亲自会面”取得了极为重要的地位承认权。

然而直到8月1日为止,包括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利上将(Mike Milley)在内,都认为塔利班的攻势有其侷限,“因为全国34个省会级城市中,塔利班的威胁仍无法动摇政府守军的控制。”

麦利上将等人认为:以轻兵器步兵为主的塔利班军队,无论是训练、火力等级都不足以正面对抗政府军,但阿富汗陆军一向的老毛病就是贪腐、士器低落、部队之间的向心力极低,因此为了避免被分兵击破,阿富汗中央军队更应该战略后撤,收拢兵力回到34座省会都市“集中防守”,以等待卡达方面的“和平谈判”拍板,并缓冲美军831撤兵的短期波动。

“主动后撤固守城市”的方针,在最先开始激战的第二大城坎达哈,曾一度收到有效反应。谁知从8月6日开始,塔利班却从传统上力量较弱的北部边境开始“攻城”——短短5天之内,阿富汗3分之1的省会城市就被“同步攻陷”;10天之内,也就是喀布尔城线的前夜,首都更成为“国中孤岛”,阿富汗全境也只剩喀布尔一城还未陷落。

但阿富汗的35万现代大军,为何短短10天就土崩瓦解?主要的问题,仍是北方的各族军阀“提早变节”——像是两个月前才高调起兵的西北大城赫拉特,或者是由副总统杜斯塔姆元帅誓师坐镇、扬言“要血战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北方重镇马札里沙里夫,都没有爆发想像中的“围城战斗”,全是政府军主动投降或突然逃亡的“无血开城”。

塔利班与中央军真正爆发激战的地区,主要还是以最早交手的赫尔曼德与坎达哈为主,但这两地却撑到了上周末、是最后一批陷落的省会城市,若不是其他城市陆续开城,坎达哈乃至于喀布尔的军民士气,也不至于“一碰即溃”。

事实上,在8月10日前后,美军与CIA还曾“悲观评估”塔利班的大军,恐在90天内拿下喀布尔;而为了驳斥美方的悲观预期,阿富汗总统甘尼(Ashraf Ghani)本人还曾多次“空降前线”,亲自到北方被包围的马札里沙里夫“鼓舞全民再次动员”——不料美军的“最悲观预期”还是过于乐观,塔利班的大军竟然就在8月14日傍晚濒临城下,并于8月15日一早开始“十面包围喀布尔”。

图为喀布尔街头。 图/欧新社

塔利班的前锋部队,大概是在8月15日中午时分,大举出现在喀布尔的外围城门——一时间,各国媒体也以“塔利班全军攻入喀布尔!”为快报标题。但事实上,塔利班的部队只是不断加厚首都外圈的包围兵力,却没直接杀入喀布尔街头,也没有对正在全员逃走中、由美军“空降控场”的喀布尔国际机场动手。

塔利班的围城时机点,正巧与几个小时前才空降喀布尔协助撤侨的数千美国大兵重叠。根据拜登总统在8月12日下达的急令,有鉴于喀布尔的局势恶化,所有美国驻阿人员、公民与使节团,都应在最短时间内撤退,只留下“最少人员”维持基本外馆责任。但拜登政府没料到的是,喀布尔的陷落竟然比美国撤离行动更快,因此派往喀布尔的撤离兵力也在极短时间之内,从一开始的3,500人,不断急难增援到6,000人的规模。

虽然在喀布尔的落城过程中,塔利班与美军之间“相敬如宾”,避免了正面接触而颇为和平,但根据《华盛顿邮报》与多名驻阿战地记者的说法:

“...双方之所以没有冲突,是因为美国国务院透过卡达向塔利班‘直接求情’,要求让美国安全地撤走所有公民,之后阿富汗的政权如何交替,美国都不会再与干涉。”

然而美国“求情说”的内容,究竟为何?各方的说法却都相去甚远:在阿富汗境内,许多记者谣传美国将向塔利班支付交换款项(有可能是甘尼政府的境外存款接收),但也有其他意见认为是美国大兵的大规模押阵,才以“武力”吓阻了不想横生枝节的塔利班,让出了一条供外国人安全逃难的生路。

进入阿富汗总统府的塔利班。 图/美联社

塔利班的部队,约在15日下午包围了喀布尔。过程中,首都的警察部队、中央的精锐军团全都弃械投降、解甲溃逃。塔利班的代表与零星的同盟部队,就这样在喀布尔街头鸣枪庆贺,并在各地升起了代表塔利班的清真言白旗。

与此同时,塔利班的和平谈判代表,也非常平静地带著步枪走入了阿富汗总统府,并在短暂的会面谈判后,确定了甘尼总统的下台与即刻流亡——事实上,在喀布尔城陷的12小时前,阿富汗政府与媒体内部,就已流传著甘尼总统草拟的一份“救国辞呈”,内容声称自己无力回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手足相残,决定下台把政权交给过渡政府,再同塔利班投降和谈。

虽然甘尼总统的幕僚团队不断对外否认“总统辞呈”的真实性,但在塔利班使节团进入总统府的第一时间里,阿富汗内政部就已经对外放出“甘尼已辞职”的消息,塔利班内部的新闻画面,也显示情绪平静的甘尼本人,竟然被“死敌”塔利班的谈判代表以礼相待,双方竟还互相拥抱诚恳致意。

此后,甘尼的下落一度不明,一直到周日傍晚,“甘尼总统全家已经搭上飞机逃离阿富汗”的新闻,才在这位前总统离境后全球曝光。据悉,甘尼的流亡第一站,有可能是邻近的土库曼。但包括内阁阁员与总统府幕僚在内,许多人都是“看到电视快报才知道总统已经逃跑”。因此除了极为沉痛地愤怒与被背叛感外,阿富汗的主流舆论多认为:

“只顾自己保命的甘尼,恐怕早就丧失了战意,而欺骗自己人、私下与塔利班达成了开城协议。”

总统本人自行落跑,虽注定了“塔利班完全控制阿富汗”的结局,但同一时间也出现喀布尔、忙着撤离西方侨民的6,000美军空降部队,却与各国使节团乱成一团,并遭遇了可能超越“1975西贡沦陷”的国际级灾难。

机场的甘尼海报。 图/美联社

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撤离行动,在8月13日之前,都是从喀布尔国际机场的民间航班撤离。而美军撤离任务的前导部队,一直到14日下午才抵达阿富汗,在简单地完成了基地部属后,刚下运输机地美军MH-60黑鹰直升机,与CH-47契努克重型直升机,也不断在喀布尔上空盘旋,24小时地往来美国大使馆与喀布尔国际机场。

在这段期间,塔利班的战士虽然没有为难美军直升机,也通令武装部队不要接近使馆区、机场区...等这些由“美军临时驻守”的武装地带。但由于美国在阿富汗的使节团、民间承包商、保全单位、国际援助工作者的人数,预计多达1万馀人;若再包含那些帮美国工作的各种“受庇护阿富汗雇员”,需要撤离的人数恐怕多达6~7万;更何况其他欧洲盟邦的侨民、使节团,也都紧急请托美军“一起救走”,因此喀布尔政局的猪羊变色,也加剧了欧美各国“紧急大撤退”的灾难级混乱大失态。

美军的在城际之间的直升机空运,虽然往来不停,但能运载的人数有限、名单清点量的突然暴增,却也极为困难。其主要原因有三:

(1)乱军之中的人员失散与徒然增加,导致撤离行动的连络极为混乱而破碎;

(2)目前阿富汗的“唯一空港出口”就是喀布尔国机场,但民间航班的撤离人潮已经失控,起降跑道、空域的“军民抢道”也陷入级大混乱;

(3)撤离航班无论是军民都出现“严重超载”的状况,许多无文件逃难者强行闯关,但阿富汗邻近诸国与美国盟邦,都不大愿意担任收容这些“阿富汗难民”的临时中继站,“因为如果美国之后不收这些人,突增的国安与难民政治风险,没有其他国家愿意承担。”

图/法新社

撤离行动的恐惧崩溃,在8月15日深夜终于在喀布尔机场“跑道上”爆发。根据美国《NBC》新闻网在前线的特派目击,由于空中塞车阻碍了美军方面主导的国家级撤离行动,喀布尔机场的民航起降暂时被美军接管动冻结,但一时出现的混乱真空,却让许多极度恐慌、甚至谣传塔利班即将攻来的妇孺老弱群起暴走,大家失控推挤攻入空桥,或者直接闯入机场跑道上“强行登机”,甚至还有零星民众直接拉着行李挡在起降跑道上,甚至朝着美军哭喊:

“若是我们逃不出去,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失序的混乱状况,一时逼使机场的联军部队拉开一道“驱离人墙”,阻挡失控的阿富汗平民影响各国使节团与VIP的撤离起降。虽然在各种安抚与疏散后,喀布尔机场的崩溃状况暂时得到控制。但种种状况却可能在未来几天内再度恶化,成为极为残酷的“逃亡直播”。

飞机超载、没有安检、也不能有效查核登机身分的骇人状态,目前仍在喀布尔机场持续发生。但根据华盛顿的直接指示,从8月16日清晨起的72小时内,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与所有美军部队就要“全员离境”,但如果美国人提前撤退,留下数万名曾经帮西方联军工作的“阿富汗老伙计们”又该何去何从?逃难之门也极可能自此关闭。

目前,喀布尔的美国大使馆里,只剩下零星的“断后人员”。一度谣传“自己先逃跑”的美国大使威尔森(Ross Wilson),则与众领事人员被撤到喀布尔机场,预计在此留到最后,进行最后72小时的“难民签证批准程序”。但如果西方各国的大使馆即将就此关闭,那些还来不及报到或完成程序的阿富汗被庇护者们,又该怎样才能认证身分,并被美国妥善安置?在兵荒马乱的乱世中,根本没有有效的机制能于这么短的时间圆满进行。

图/[email protected]、@ragipsoylu

市民争相逃难,美国大使馆狼狈撤退的光景,也让逃离喀布尔成为了昔日南越崩溃、1975年“西贡陷落”的灾难再现。但对此,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极为强硬地驳斥这种对照说法,强调西贡是西贡、阿富汗是阿富汗。

布林肯认为,阿富汗战争地目的就是惩罚并制裁“那些犯下911大罪的恐怖份子”,就反恐成果而言,这20年来的血泪汗水已经完成了该有的成绩。因此拿西贡沦陷来形容阿富汗的撤退,对于美国而言是不公正也不正确的评价。

但对此,美国政坛却有不同的解读与评价,像绿扁帽特种部队出身、曾在阿富汗参战并获得铜星勋章肯定的共和党众议员沃尔兹(Mike Waltz,佛罗里达)就对外公开表示:

“如果我现在是在台湾或乌克兰,目睹阿富汗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我一定会吓个半死,因为这就是拜登政府所展示出来的美国承诺。”

相应的战略批评,仍有待时间观察,但塔利班在政治层面上确实“击溃”了拜登政府——特别是在911事件20周年忌日前夕,让塔利班重新打下整个阿富汗的“一夜回到解放前”——却已成为白宫难以回避,且极难自我解释的重大外交灾难。

美国主流舆论当前的质疑,暂时仍锁定在拜登政府对战术选择与情报层次的“灾难性瑕疵”——在情报层次上,美国军方与国防部对阿富汗的战况评估“错到离谱”,但CIA方面却仍公开喊冤,强调前线情报都不曾指向:“阿富汗中央军会在那麽短的时间里土崩瓦解。”

除此之外,白宫与美军对巴格兰基地的“偷偷撤兵计划”,也在喀布尔机场挤爆瘫痪的同时,成为美方懊悔不已的重大失误,“如果当初让巴格兰基地守到最后,今天在撤退、疏散盟友的时候,是否就不至于‘逃得’如此难堪?”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