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闻机构如何帮助阿富汗雇员及亲属撤离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22日 16:41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顶着酷暑,他们在停机坪上等了好几个小时,拖着孩子、行李箱和婴儿车,期盼着始终没能到来的通往自由的航班。200多名来自各行各业的阿富汗人——厨师、园丁、翻译、司机、记者——聚集在喀布尔机场的跑道上,试图逃离这个政府在以惊人速度垮台的国家。

当塔利班武装力量冲进拥挤的机场,这群人——《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当地雇员及其亲属——听到了枪声。他们迅速散去,最终回到了没有安全保障的家中。

经历了数日漫长的等待后,一些人在周四才得以安全离开阿富汗——从美国的新闻编辑室到五角大楼的会议厅再到卡塔尔多哈的埃米尔宫,一场全球救援行动保证了他们的撤离。一位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时报记者此前已撤离,但后来又乘坐军用飞机回来施援阿富汗同事,留在机场协助他们逃走。

随着近来阿富汗局势的恶化,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出版人在撤离工作上团结了起来。安全人员和编辑在晨间电话会议中分享信息。出版人呼吁拜登政府为他们的阿富汗同事提供便利,随后又与白宫、五角大楼和国务院的官员磋商。

到周日,各媒体分社都已关闭,喀布尔街头愈发混乱。随着美国军队、承包商和安全团队撤离阿富汗,新闻编辑部的领导层对当地局势的了解越来越少。一些阿富汗雇员担心,塔利班武装会挨家挨户敲门,恐吓甚至绑架已知曾与美国媒体合作的记者。

美军占领了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的部分区域,该机场距离喀布尔市中心只有几公里,但前往这里并进入航站楼几乎是不可能的。据三名知情人透露,与这三家报纸相关的200多人(包括雇员及其亲属)前往机场停机坪,希望与美国军方取得联系。这三人中有人因话题涉及敏感信息而要求匿名。

然而,他们看到的却是一片混乱,数百名惊慌失措的阿富汗人都在寻求庇护。塔利班武装到达后,局势变得更加危险;这些人说,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饥渴难耐且情绪消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回到纽约和华盛顿,报社高层与各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的外交联络员取得联系,跟进一些可能为他们的雇员提供安全处所和交通工具的线索。“许多计划和努力不是失败就是不了了之,”时报国际版的总编辑助理迈克尔·斯莱克曼(Michael Slackman)说。“晚上才定好一个计划,两小时后那边的情况就又变了。”

据三名知情人透露,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给出了一个选项,她的团队当时正在尝试为处于危险中的阿富汗妇女安排包机,而她提供了一些座位。雇员们最终没有乘坐那架包机。

周日,《华盛顿邮报》女发言人克里斯汀·科拉蒂·凯莉(Kristine Coratti Kelly)表示,该报有13人——包括两名阿富汗雇员及其家人,以及一名美国记者——得以在“不同领域的多人协调下”搭乘美国军用运输机飞往卡塔尔。《华盛顿邮报》出版人弗雷德·瑞安(Fred Ryan)向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发了一封电邮请求他的协助。

截至周二,《华尔街日报》的三名记者已经离开阿富汗,该报仍在继续撤离数十名阿富汗雇员。一名女发言人周四表示,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我们的同事正在前往安全通道的路上”。

“我们很快就会分享更多信息,”女发言人科琳·施瓦茨(Colleen Schwartz)表示。

当与阿富汗和美国政府都有联系的卡塔尔政府同意提供帮助时,时报的128人团队迎来了转机。卡塔尔有一座美国军事基地,该国在喀布尔也设有大使馆,并与塔利班领导人保持了联系。

《纽约时报》出版人A·G·苏兹伯格(A.G. Sulzberger)表示,公司对卡塔尔政府“深表感谢”,因其“在将我们的阿富汗同事及其家属抵达安全之地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周四晚,时报雇员及亲属再次尝试前往机场。据三名知情人透露,他们起初被拥挤的人群和一处塔利班检查站的警卫拦在外面,但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开放的入口。

他们得到了穆吉布·马沙尔(Mujib Mashal)和托马斯·吉本斯-内夫(Thomas Gibbons-Neff)这两名时报外籍记者的帮助。内夫是前海军陆战队成员,他一开始就与早期撤离的美方人员一起离开了喀布尔。但他后来乘军用飞机返回,留在了机场的美军占领区,在那里为阿富汗同事提供如何以及何时靠近机场的建议。

这些媒体的未来计划暂不明确。对于留在喀布尔的英语记者来说,报道这一仍在演变的事件变得更加危险。

周四,《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摄影记者马库斯·扬(Marcus Yam)和另一家美国媒体的摄影师遭到一名塔利班武装分子的殴打,后者坚持要求他们删除相机拍下的任何照片。这两名摄影师被拘禁了20分钟,直到一名会讲英语的武装分子意识到他们为西方媒体工作才放了他们。

一些电视台记者如今都靠没有特殊标记的出租车出行,而不再乘坐防弹汽车,这样更能避免引来检查或是不必要的关注。塔利班掌权后,CNN的克拉丽莎·沃德(Clarissa Ward)改换了全身长袍以便继续采访阿富汗街头民众。当已经无法在公开场合进行自由采访,CBS新闻(CBS News)的罗克萨娜·萨贝里(Roxana Saberi)转而使用Zoom。

虽然手机信号不可靠,但一些记者避免使用卫星电话,“这样我们的位置就不会暴露,”CNN负责国际新闻采集的高级副总裁黛博拉·雷纳(Deborah Rayner)表示。

“大家将会更加秘密地采集新闻,因为别无选择,”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的代理节目总监约翰·利普曼(John Lippman)说。“如有必要,我们会在阿富汗之外的地方报道阿富汗。”

半岛电视台执行总编穆罕默德·莫瓦德(Mohamed Moawad)本周表示,他手下的记者在阿富汗的行动基本没受限制,他还派遣了更多报道人手,包括一些从多哈和附近邻国前来的记者。一名资深阿富汗记者帮助该电视台获得了塔利班占领总统府的独家影像。


为了采访阿富汗街头民众,CNN的克拉丽莎·沃德换上了全身长袍。 BRENT SWAILS/CNN

“对阿富汗人民来说,(媒体)现在聚焦阿富汗是非常重要且关键的,要让塔利班对他们宣扬的承诺负起责任,”他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