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下达禁种罂粟令 阿富汗面临巨大经济压力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1日 10:21 来源:红星新闻

塔利班禁种罂粟

导致毒品原料价格暴涨

据了解,塔利班的一些代表在数日前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把当地农民聚集起来,传达了禁止种植罂粟的命令。坎大哈是阿富汗的主要罂粟产区之一,鸦片是当地经济的重要支柱型产品。

8月18日,塔利班的新闻发言人扎比弗拉·穆贾尔德在记者会上表示,阿富汗的新领导者们不允许国内再有毒品交易的发生,这次禁止种植罂粟的行动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禁毒措施。不过,穆贾尔德在记者会上并没有透露塔利班将采取怎样的措施来禁止毒品交易。

▲阿富汗的毒品出口占全球非法毒品出口总额的80%。图据外媒

据坎大哈省、乌鲁兹甘省、赫尔曼德省的农民透露,生鸦片是制造海洛因的原料,受今后生产形势不明的影响,生鸦片的价格已经从原来的70美元/公斤暴涨到了大约200美元/公斤。北部城市的一些居民也证实,当地的鸦片价格已经翻倍了。

在西方国家看来,塔利班一直以来都是毒品产业的最大受益者,他们从中获得了很多钱财。据悉,阿富汗的毒品出口占全球毒品出口总量的80%。

塔利班可能会失去

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

塔利班采取这样的禁毒措施,就是与那些以种植罂粟为生的阿富汗农民为敌,这将会是巨大的政治成本。另外,现在的阿富汗,来自海外的援助也消失殆尽,如果塔利班在这个时候禁毒的话,可能会让新生的政权失去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坎大哈省的一个农民最近参加了由塔利班成员组织的见面会。在接受采访时,这个农民说:“虽然心里对这个禁令表示不满,但是塔利班如果要强制执行的话,我也只能遵守这个禁令了。”

▲除了种植罂粟,阿富汗的农民没有其他可观的收入来源。图据外媒

据透露,塔利班要求农民们开始种调料、藏红花等其他作物。塔利班还向这些农民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一旦禁止种植罂粟,大家就必须开始实实在在地种植其他作物。”

虽然塔利班想让农民们种植其他作物来取代罂粟,但是也面临巨大的现实困难。比如,阿富汗糟糕的交通条件以及薄弱的储藏基础设施,导致其农产品几乎没有销路,这也使罂粟成为了阿富汗农民为数不多的能赚钱的作物之一,另外一种能赚钱的作物是藏红花,但是它们的利润完全不能跟罂粟相提并论。

乌鲁兹甘省一位种植罂粟的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塔利班禁止种植罂粟的话,许多人都会饿死吧?如果国际援助再停止的话,饿死的人可能会更多。到现在,我们都还在请求塔利班允许我们继续种植罂粟。因为种植罂粟的收入是无法被取代的。”

禁种罂粟

塔利班曾付出过重大代价

在2001年美国进攻以前,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同样禁止国民种植罂粟,但后来适当放宽了口子,仅允许作为药物来种植和交易。但是为了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塔利班在2000年曾采取了严厉措施来打击罂粟种植业。

据一直研究阿富汗局势的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班达·费尔哈布·布朗介绍,塔利班的这项措施让该国的罂粟减少了90%,但塔利班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政治代价。据布朗介绍,直到2001年春,阿富汗的农民们拒不配合塔利班的禁种罂粟政策,依然我行我素。塔利班的禁种罂粟政策也被认为是“美国攻击阿富汗时,谁都不支持塔利班的原因之一”。

2010年,美国曾劝说一些阿富汗农民种藏红花、开心果和石榴来取代罂粟,但这些作物基本上都没有出口的机会。截至去年,阿富汗农民种植罂粟的面积是2002年的4倍。

失去毒品经济后

塔利班面临巨大经济压力

塔利班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经济危机导致的国内潜在大面积不满。美国已经冻结美国国内阿富汗中央银行的资产,数十亿美元的海外资源现在也用得差不多了。塔利班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压力:食用油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已经暴涨一轮,进口产品也越来越少。

现在阿富汗的毒品不仅仅是鸦片及其衍生品,还大规模生产甲基苯丙胺(冰毒)。据阿富汗问题专家戴维德·曼斯菲尔德透露,甲基苯丙胺生产是阿富汗西南地区法拉省巴库瓦的一项支柱产业。

▲阿富汗还是甲基苯丙胺的主要生产国之一。图据外媒

曼斯菲尔德的调查小组调查发现,在巴库瓦有多达300多个生产据点被认为一直在生产甲基苯丙胺。这些地方每年大概可以生产价值2.4亿美元的甲基苯丙胺。

另据海外其他独立调查机构表示,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伊朗政府一共查获了17吨甲基苯丙胺,2020年3月至2020年11月又查获了10吨甲基苯丙胺。其中一大半都来自阿富汗。

塔利班曾将毒品交易视为不可或缺的业务,这是他们曾经的经济来源,现在要求全国禁止生产罂粟,其结果还有待观察。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