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从未亏欠阿富汗人 细数过去20年的美国红利

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1日 17:39 来源:TNL

黎蜗藤评论文章:美军撤出阿富汗,过程混乱,值得批评。然而,很多阿富汗人指责美国“背叛了阿富汗人”。有阿富汗女大学生因美国人走了,外交官梦碎,指责美国“背叛了整个年轻世代”:“阿富汗这一代人正在前进丶在进步,且正取得惊人的成就,这不仅是为自己,也为国家,而在这时候毁掉这些机会,是一种背叛的感觉,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个为美国媒体工作的阿富汗记者表示:“我们永远无法想像我们会被美国人如此严重地背叛……我把生命献给(美国)的价值,却遭背叛。”很多在美国获得身份的阿富汗裔人连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纽约等大城市发动示威,指责美国“背叛我们”。一些欧洲国家民众也响应示威,指责美国“背叛”。一下子,好像美国真的对不住阿富汗一样。

这类论点完全荒谬。该是溯本清源,好好算一算美国和阿富汗之间的恩怨帐了。

首先,美国人历史上就有恩于阿富汗

美国人最早和阿富汗的交往发生在19世纪中。在第一次英阿战争中,美国人哈兰(Josiah Harlan)帮助阿富汗国王多斯特?穆罕默德汗(Dost Mohammad Khan)抗击英军,因有功而被封为“古尔王子”(Prince of Ghor Province)。19世纪末,美国工程师又帮助阿富汗建起历史上第一座水力发电站。

1919年,阿富汗在第三次英阿战争后获得独立,美国是最早和阿富汗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在冷战的60、70年代,美国是阿富汗的重要支持者。这时大批美国人到阿富汗援助、扶贫和推动社会改革。现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1970年代三个阿富汗妇女装著西式短裙在大街行走的照片,就是当时美国帮助阿富汗推动社会进步的见证。

在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美国是阿富汗抗苏力量的最重要支持者。正是美国提供源源不绝的支援和武器,阿富汗人民才能最终把苏联赶跑。此外,美国在此期间还接收了大量阿富汗难民和移民。

其次,阿富汗人先对不起美国人,也从未正式道歉

美国从来都对阿富汗没有领土野心,美国之所以进入阿富汗,完全因为阿富汗政府——当时的塔利班政府——包庇恐怖分子,以阿富汗为基地,对美国发动了911恐怖袭击,杀死了3000多名美国人。

这件事严格来说当然是“塔利班政府”的责任,不是“阿富汗人民”的责任。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同样也有理由认为“阿富汗人对不起美国人”。

塔利班当时是阿富汗实际上的政府,也得到一些国家的正式承认。这个政府在某种程度上也能成为“阿富汗人的代表”。事实上,塔利班当时在阿富汗的支持者还不少,国内虽然还有抵抗力量,但塔利班控制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区。塔利班收容恐怖分子是早就众所周知的事。

早在1999年,联合国安理会就通过了1267号决议,成立“阿盖特与塔利班制裁委员会”,谴责塔利班包庇恐怖主义组织。结果,塔利班对恐怖组织的包庇一直持续到911袭击后美国推翻塔利班为止。

一个很多阿富汗人支持的政权,在境内养著恐怖主义组织,最后杀死3000多名无辜的美国人,阿富汗人和美国人谁先对不起谁,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在过去20年,阿富汗政府也从未公开地为阿富汗前政府的所作所为,向美国人民道歉。或许笔者孤陋寡闻,在媒体上,也似乎从未看到作为个体的阿富汗人对美国人表示道歉。

有人可能会质疑,塔利班干的事,阿富汗人为何要道歉?话不能这么说,否则大家可以反问,纳粹德国的事,德国人为何要道歉?日本军国主义的事,日本人为何要道歉?事实就是,德国人和日本人都正式道歉了,然而现在还是有人不断要求德国人日本人继续道歉。那么用同一逻辑,为何阿富汗人就不用道歉?

或许美国不是一个很看重“别人向自己道歉”的国家(倒是美国自己很喜欢向别人道歉)。然而,美国不非常看重,不等于阿富汗人不主动道歉就是对的。这个道理应该不难明白。

再次,过去20年,阿富汗享受巨大的美国红利

过去20年,美国给阿富汗提供巨额支援。光是美国政府花在阿富汗上的钱就近一兆美元,平均每年500亿美元。以阿富汗平均3000万人口计算(阿富汗人口在过去20年增长八成,这里取平均数),每年花在每个阿富汗人身上就有150美元。试想,在美国推翻塔利班时,阿富汗每年人均GDP才不到180美元。美国每年花在阿富汗的钱,竟可堪比拟阿富汗全国GDP。

当然,这些钱的一大部分是美军军费,但军费的最主要用途就是推翻塔利班和阻止塔利班复辟,维持阿富汗社会稳定,这是阿富汗得以发展的关键。在美军军费之外,美国用在阿富汗安全部队建设上的钱高达880亿美元,训练了总额为35万人的军队,规模和装备比绝大多数北约盟国都强。

除军事外,美援还大力支持阿富汗社会建设。美国政府之外,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民间NGO、慈善基金和商业机构也大规模进驻和投资阿富汗,有力促进阿富汗的经济社会发展。

是故,阿富汗人口在过去20年大幅增长:2001年人口只有2100万,2019年高达3800万,增长过八成。阿富汗GDP平均年增长率6.7%,最高一年达21%。整个20年(到2019年为止)都没有试过负增长,平均增速跑赢了所有附近地区国家(中亚诸国、伊朗、巴基斯坦等),追得上印度。阿富汗人均GDP目前虽然只有507美元,但对比战前的179美元,上升了一倍多;这还是在人口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录得的。

阿富汗社会民生变化同样显著。儿童死亡率比战前大幅降低一半左右;战前安全食水的比例只有不到5%,在2011年就达到60%;人均预期寿命从2001年的44岁上升到64.5岁。最显著的还是教育:战前阿富汗小学入学率只有21%,2011年达97%,几乎全民覆盖。塔利班时代,高等教育几乎没有,2018年阿富汗全国有19闲公立大学,65闲私立大学。第一间私立大学“阿富汗美国大学”就是美国的重点援助项目,资金大部分来自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

阿富汗的进步特别体现在女性地位上。在塔利班统治下,女孩子入学率为“零”,女性在政府工作的比例也为“零”。到了2012年,适龄女孩在各类学校中的入学率为36%;15至24岁的女孩的识字率提高到22%;女性在政府工作比例提高到40%。

这时期,大批阿富汗人可以自由到西方读书、工作和移民。除了正常途径外,美国还为阿富汗人进入美国提供了特别的签证通道。到2009年还通过《阿富汗盟友保护法》(Afghan Allies Protection Act of 2009),为这类签证持有者提供入籍美国的通道。现在这么多美国籍阿富汗人示威,他们大部分都是在过去20年之移民到美国的。

可以说,在过去20年,阿富汗人民享受了巨额的“美国红利”。这样大规模的红利,不但在塔利班统治时期想都不要想,在任何其他时候也不可能出现。

最后,“美国红利”不是美国的义务,是美国给阿富汗人民的“恩情”

美国红利给阿富汗带来巨大变化,然而,这个红利是否理所当然的呢?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

第一,没有一个国家“应该”给另一个国家无条件地长期输血。很简单,每个国家的政府都为自己国民服务,而不是为其他国家的国民。一天存在“国家”这个东西,这个论断就一天成立。一个国家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支援其他国家,但绝对没有义务为其他国家的人长期输血。当然,如果输血不多大概就不计较,但现在说的是能和整个国家GDP相提并论的巨额输血,没有一个国家有这样的义务。

第二,美国人帮助阿富汗人社会进步,这不是美国的义务,是美国基于道义和人道主义,提供给阿富汗人的巨大善意。或者直接说,这是美国人给阿富汗人的“恩情”。

第三,美国对阿富汗别无所求,既不盯着阿富汗的土地,也不贪图阿富汗的资源,也不图谋阿富汗能为美国的国际战略服务,更没有所谓把阿富汗当作“地缘政治的战略要点”。美国输出巨额红利,除了以上所说的善意外,对阿富汗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阿富汗要尽一个所有国家都应尽的国际义务——不能利用自己国家的主权为挡箭牌,招揽恐怖主义组织。

可以说,这是最朴素、最理直气壮的要求,本来就是阿富汗的义务。现在为让阿富汗人尽自己的义务,美国足足巨额输送20年的血。

显而易见,美国人对阿富汗历史上有恩,更让阿富汗人享受了20年“美国红利”,美国从来没有亏欠阿富汗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