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文雄:安倍“门下人”如何天衣无缝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29日 13:45 来源:深海区

与通往首相之路的曲折相比,掌舵“日本丸”的难度恐怕更大。日本第100任首相将如何被历史记住?考验新首相岸田的时间到了。

今天下午,日本自民党举行了总裁选举。在第二轮投票中,64岁的前外务大臣、政调会长岸田文雄获得压倒性的多数票,当选新任自民党总裁。

当选后,戴着白色口罩的岸田起身向议员们挥手致意,并发表了胜选感言。他谈及政治抱负时,强调自己的“特长”是“仔细聆听人们的心声”,决心为日本的未来而努力。


岸田文雄胜选后挥手致意。图源:AFP

上海市日本学会名誉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吴寄南对竞选结果有两点感到意外,一是岸田获得的选票领先河野之多,表明背后的安倍及麻生等人做了不少工作;二是高市早苗的票数也令人意外地高,存在日后成为女首相的可能。

岸田文雄的座右铭是“春风待人、天衣无缝”。但对日本来说,作为安倍的“门下人”,岸田在多大概率上会延续安倍的政治遗产?将有多大的决心改变菅义伟时期日本内外交困的局面,做到“天衣无缝”?

日本民众在等待他的答案。

“学霸”和“酒豪”

1957年出生于广岛的岸田文雄,一出生头上便顶着政治世家的光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曾当选过众议员,日本前经济产业大臣宫泽洋一是其表兄。

除了家庭环境的熏陶,少年时期的留美经历也为岸田日后走向政治舞台埋下了“种子”。回忆起跟随父亲前往美国生活后在纽约读小学时遭遇种族歧视的往事,他说:“这是我参政的出发点。”

读完三年级,岸田回到日本。成绩优异的他给身边的老师同学留下了聪慧敏捷的印象。可即便身为学霸,岸田也同样感受过“高考落榜”的挫败感。他曾三次参加东京大学入学考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这样的经历反倒让岸田越挫越勇。最终,凭借不懈努力,他被日本知名学府早稻田大学法学部录取。

大学毕业后的岸田并没有立即步入政坛,而是在日本长期信用银行度过了五年风平浪静的时光。可他内心深处燃烧的政治梦想并未被平淡生活所磨灭。


岸田在户外野餐,倾听呼声。图源:GJ

1987年,岸田辞掉了银行职员的工作,给当选众议员的父亲做秘书。1993年,他和安倍晋三同时参加众议院选举并成功当选,此后连续八届当选众议员。

2011年,岸田文雄从古贺诚手中接任宏池会会长,成为派阀“岸田派”领袖,同年被任命为第二次安倍内阁的外务大臣。

担任外相期间,岸田收获了一定的存在感。尽管被许多人诟病缺乏领导人的魄力,但在家乡人看来,岸田的好酒量却远近闻名。有一次,他会见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俩人为谈判而拼酒,一度让他声名大噪。因为过人酒量,岸田被称为永田町的“酒豪”。

“安规岸随”?

“岸田担任外相有四年零七个多月,是二战之后担任同一职务时间最长的外相。”在吴寄南看来,岸田一直忠心耿耿辅佐安倍,是安倍外交政策的具体执行者。”

作为安倍的“门下人”,自2019年开始,岸田文雄就被认为是安倍“最理想的接班人”。尽管通往首相的道路漫长且曲折,但吴寄南认为,安倍对岸田的初衷似乎并未改变。

岸田被称为自民党“鸽派大本营”的宏池会第九任会长。历史上,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在抗议声中强行通过日美安保条约后,自行将首相之位让给了出身宏池会的池田勇人。在池田勇人的带领下,日本动荡政局得到一定程度的改观。

“安倍可能试图效仿他的外祖父,在日本政治突然面临严峻考验的情况下,将首相之位交由宏池会内部人士,以收拾局面。可由于疫情的突然来袭,菅义伟意外成为一个‘紧急避难内阁’的最佳人选。”吴寄南指出,安倍的初衷可能还是希望首相之位由出身宏池会的岸田文雄来“接盘”,从而避免日本政坛出现不必要的震荡。

吴寄南分析表示,在竞选初期提出支持高市早苗或许是安倍的选举策略之一,此举是利用民众期盼出现日本史上首位女首相的心理,借高市来分掉河野的选票,以扫清岸田面前的阻碍,从这些动作不难看出,“安倍仍想做日本政坛背后的操盘手”。

多年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现副首相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及前自民党政调会长、现税制调查会会长甘利明组成的“3A”政权控盘日本政局多年,“为人温和但行事缺乏果断力的岸田上任后,极有可能沦为‘3A’政权的台前首相。”吴寄南预测,“出现‘安规岸随’的情况不是没有可能。”

从竞选期间的政治主张来看,岸田在诸多问题上向安倍靠拢的迹象明显。

在应对疫情方面,岸田提出了“实现零医疗难民”和“设立健康危机管理厅”等政策。

在经济方面,他提出令和版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主张告别从小泉纯一郎时期开始实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改为实施照顾中间层利益的“新资本主义”政策,他提议“要用合理的分配来缩小收入差距”。

在外交方面,岸田开始向鹰派立场倾斜,将日本对敌方导弹基地实施“先发制人”攻击当作重要选项。


竞选期间,四名候选人以书法表达自己的政治理念。 图源:GJ

值得注意的是,竞选期间,岸田文雄还表示如若当选首相,将新设人权问题首相助理和处理“经济安保”事宜的内阁大臣职位,被指“针对中国”。

“这与宏池会多年来积极推进中日友好关系的主张有所区别。”吴寄南认为,岸田本是鸽派色彩强烈的政治家,但其执政需要得到细田派和麻生派的支持,出于对首相之位的渴望,向鹰派靠拢也在意料之中,“这是时事所致。”

与岸田通往首相之路的曲折相比,掌舵“日本丸”的难度恐怕更大。摆在岸田文雄面前的除了疫情、经济等几座“大山”,如何纠正菅义伟时期日本外交的失衡局面,更非易事。某种意义上,菅义伟的选择已经开启了日本政坛的第四个动荡期。

岸田将如何应对这一切?日本第100任首相将如何被历史记住?考验新首相岸田的时间到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