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夏娃”: 美国搞出的滑稽大案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7日 21:09 来源:历史逆时针

墙内自媒体历史逆时针文章:2003年4月9日早晨,美国洛杉矶东郊的圣马力诺,一条两边长着高高的棕榈树的幽静小街,突然喧闹起来。

几十名联邦执法人员跳下车,冲进一栋门前摆放着四个石狮子的住宅,把一名华裔中年女性带走。

几个小时后,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米勒在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证实,洛杉矶联邦检察官和FBI调查人员当日联合行动,以涉嫌“向国外机构提供国防机密”为由,逮捕了陈文英和前FBI资深探员史密斯。

米勒称,这是FBI历史上“悲伤的一天”,“史密斯辜负了信任,问题非常严重”。

一石激起千层浪。

大批美媒迅速跟进,相继发表长篇报道,披露了陈文英案的起因和内幕。

破获这起案件最重要的一条线索,就是FBI在中方购买的波音专机上安装窃听装置,意外出现泄密,被中方发现。

怀疑泄密

2000年6月,中方以1.2亿美元购买一架波音767飞机,然后运往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交给数个合同承包商,改装为专机。

改装期间,中方的安保、技术、工程人员在现场进行24小时全程监督。

2000年8月,改装后的专机交付中方。

2000年10月,中方在国内试飞,经过一片特殊空域时,机上发出嗡嗡声,进而发现窃听装置。

2002年1月,中方公开宣称,在专机上发现了27个窃听装置,一些还被装进卧室的床板 和卫生间。这些装置非常精密、微细,可以远程控制,不可能通过任何商业渠道获得。

中方声明:“这是美国个别人的愚蠢行为,不会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

美媒随后爆料,是CIA和FBI合作,在专机上安装了这些装置。

事情曝光后,引发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令美国颜面扫地,也让FBI陷入难堪之中。

恼羞成怒之下,FBI开始检讨,中方如何发现了这些装置?

一向傲慢的美国人,事前经过了反复论证,认为中方不具备发现这些极为隐蔽的窃听装置的技术能力。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研发的黑科技,怎么会被对方轻易破解了呢?

讨论过后,FBI还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有内部人员泄密。并开始暗中对与中方有关的特工人员和线人展开调查。

一年之后,也就是2003年,FBI注意到这个居住在南加州的知名女侨领、秘密为FBI充当线人长达20年的华裔女子——陈文英。

知名女侨领

陈文英,1951年生于广东,长在香港,16岁随姑妈移居美国,与姑父团聚,能说一口流利的粤语、英语和普通话。1972年入读康奈尔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又在芝加哥大学学习生态经济。

1970年代初,还是一个高中生的陈文英,参加了“保钓”活动。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获得金牌“零的突破”。在华人举办的2000人庆功宴上,她作为组织者之一,初显身手,“让侨界看到了她过人的精力和组织才能”。

1979年,陈文英全家搬到洛杉矶。陈的丈夫梁锦鸿是一名生物医学博士,原籍广州,早年自香港移民美国,长期在医疗行业工作。两人住在洛杉矶附近的圣玛力诺市,育有一个儿子。

她的公开职业是一家书店的老板,但大部分精力用于组织华人社区的各项活动,逐步成为洛杉矶知名侨领。

陈文英有一串闪光的头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委员、洛杉矶——广州友好城市协会荣誉会长、南加州侨界赴港回归观礼代表。

1980年代中期,陈文英成为洛杉主流社会的活跃人物、共和党南加州地区的大额捐款人,和布什父子有一定交情,与洛杉矶的几任市长非常熟识。

熟识她的侨界人士大多评价她:“聪明能干,广结人缘,在主流社会如鱼得水,几乎成了华侨在洛杉矶的形象代言人”。

充当FBI女线人长达20年

1982年,陈文英在华人圈中的名气,她的出众天资,引起了FBI洛杉矶分局反间谍工作组特工史密斯的注意。她被秘密发展为线人,代号“客厅少女”,以侨界活跃分子的身份之便,向史密斯提供了大量中方情报。

史密斯生于1944年,1970年从越战退役后加入FBI,起初在盐湖城分局工作,1971年被调往洛杉矶分局。

从1978年到2000年退休,史密斯在FBI洛杉矶分局的反情报部门工作长达22年,1996年起,他担任对华工作组负责人。

同事称他在办公室里很受尊敬,多次受到总部表彰,掌握了大量机密,其中一些可以直达总统。

至于陈文英在20年为联邦局提供了多少情报,不得而知,不过,有个数字可供人们想象:20 年来,FBI支付给她170万酬金。

170万美金不是一个小数字,获得如此回报的FBI线民仅此一人。

在美国公开披露的案子中,FBI线民获取的经费最多也没有超过80万美金,在尚未披露的案子中,线民经费达到150美金的共有3个,一个是古巴的,另外两个来自中东地区。

陈文英竟然获得170万美金经费,如果没有“英雄般的贡献”,断然不可能。

史密斯和陈文英还以专家的身份,应邀到FBI学院、反情报部门、国防部等单位,作了题为《如何扮演双面间谍》的讲座。

秘密调查

由于窃听专机泄密一事问题严重,米勒在2001年9月出任FB局长后,便下令组成调查组,进行秘密调查,前后持续了13个月。

调查组列出一批嫌疑人名单,其中有陈文英和史密斯。

其间,调查人员秘密搜查了两人的住所,监视两人电话、传真和邮件,对两人会面的一个旅馆房间等地点进行严密监控。

调查结果令FBI大吃一惊,FBI探员发现,早在1983年,也就是史密斯招募陈文英不久,两人就成为情人。

盯梢13个月之后,FBI在陈文英住宅找到一份1997年的密件,所涉密级很高,不是陈文英可以接触到的。

FBI马上找来史密斯,他承认,从1991年起,就不再对陈文英保密。但史密斯认为,陈文英的忠诚和可靠是不容置疑的。

FBI可不听史密斯那一套,马上对陈文英的监视上了等级。

2002年11月,陈文英陪同洛杉矶市长前往大陆访问。FBI在洛杉矶机场秘密搜查了她的行李,发现有几份传真和6张FBI特工聚会的照片。

FBI不动声色,放走了陈文英。

回来时,传真和六张照片全部不见了。

FBI推断,陈很可能把这些材料交给了中方,照片上的线人大部分已暴露身份。

2003年4月9日,陈文英和她已经退休的上司史密斯被FBI逮捕。

内部审问

在审问中,史密斯一开始否认他和陈文英有亲密关系,但当FBI播放两人在洛杉矶旅馆幽会的视频后,史密斯不得不认账。

史密斯供述:从1983年起,因为日久生情,他与陈发生了男女关系,并一直保持至今。

从1991年起,史密斯时常把包“忘记”在陈家。但他否认陈文英从他身上获取过情报。

让FBI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陈文英和史密斯被捕后几天,曾经是FBI旧金山分局对华反间谍小组负责人的比尔·克里夫兰提出辞职。

辞职的原因是:从1988年开始,他与陈文英有七年婚外情。由于主动辞职,他后来被免于起诉。

克里夫兰作证:早在1995年,他就发现陈文英“身份特殊”。

1990年11月30日,克里夫兰和史密斯二人飞赴北京,一下飞机就处于严密监控之下,“他们就像一块毯子,紧紧地裹住了我。”

5年后,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克里夫兰,在听取一名情报人员提供的音频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向一个代号为“周”的特工汇报,称史密斯二人北京之行的目的,是窃取核机密。

克利夫兰告诉史密斯:“当年他们知道我们要来,甚至在我们动身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是洛杉矶一个华人女性泄密。”

他指的是陈文英,但由于担心暴露与陈的情人关系,他没将此事上报总部,只告诉了陈的直接上司史密斯。

意外的是,克里夫兰和史密斯两人都一直不知道对方与陈的情人关系,互相蒙在鼓里。

FBI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因为与陈长期保持情人关系的这二位,都是FBI负责反间谍工作的核心人物,克里夫兰还是加州核武器实验室的FBI主管成员。

调查发现,FBI的密件,按规定不可以拿出办公室,每次阅后必须存档。但史密斯却利用主管身份,将密件带出办公室,有时隔夜归还,有时过两天才归还,这让陈文英有机可乘。

2003年4月,联邦调查局对陈文英的住宅进行了彻底搜查,但没有发现她向外传递情报的直接证据。

法庭审理

陈文英一下子成为全美家喻户晓的人物。在美国媒体的笔下,陈被视作“双面间谍”,“情报界人人青睐的艳妇”。

对此说法,赞同者有之,反对者有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华人社团表示了极大震惊和难以置信,称该案体现了对女性和外国出生者的歧视。

史密斯的同事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二人,他们的忠诚毋庸置疑。

最终,检方以窃取机密罪对陈文英提起公诉。

而史密斯也被检方以玩忽职守等6项罪名起诉。

这位备受争议的女主角,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时候,却让人大失所望:笨拙的黑框眼镜,瘦削的小个子,平凡无奇的脸,憔悴而衰老。这同想象中的“007女郎“大相径庭。

在检控官厚达60厘米的卷宗中,大多只是推论,几乎没有任何证明陈文英递送情报的直接证据。

在法庭上,陈文英的律师辩护说,陈是忠诚的公民,她冒着生命危险,71次被FBI派往各地搜集情报,她做的一切都是奉命行事。FBI因为颜面扫地,才拿她当替罪羊。

FBI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即便陈文英的窃取机密的罪名不成立,也会以她获得170万美元的线人经费没有报税为由,对她发起逃税起诉。也就是说,判你没商量,你坐牢坐定了。

而史密斯很快达成认罪协议,承认未获FBI批准与陈文英保持20年亲密关系这项罪名,随即被保释出狱。

2005年1月6日,联邦法院法官裁定,因为证据不足,撤销司法部对陈文英的起诉。

陈文英被宣告无罪。她流着泪给长辈打一个个电话,喃喃的只有一句话:“我自由了!”

余波未了

丈夫梁锦鸿一直陪伴太太走完法律程序后,两人正式离婚,梁锦鸿前往澳洲定居,还在上中学的儿子与陈文英继续留在美国生活。

陈文英后来回忆:“FBI的人向澳大利亚说谎,说我的案子与反恐有关,因此就派了几十个探员到澳大利亚去,找到我前夫在澳大利亚的3个亲戚家,凌晨三四点破门而入,当时每一家都有老人,如果他们当中有一人发病,那我一辈子都要感到内疚。”

尽管法官已经宣布陈无罪,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

FBI突然跟自己的“重要资产”反目,不惜把一些隐秘公之于众,让很多人费解,也让FBI在公众面前出尽洋相,难堪至极。为了找回面子,在之后的10个月中,FBI多次找陈文英麻烦,纠缠不休。

在重重压力之下,陈文英被迫达成认罪协议:联邦检察官永远放弃所有针对陈文英的间谍罪指控,归还陈文英所有被冻结和扣押的资产及利息;陈文英就偷漏税和未向FBI如实报告与史密斯保持情人关系两项罪名认罪。

2005年12月16日,法院根据认罪协议,判处陈文英缓刑3年、从事社区服务100小时及罚款1万美元。

至此,陈文英案才彻底落下帷幕。

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3年下半年,陈文英和史密斯走上红毯,在位于格兰岱附近的一座教堂举行了婚礼。

经历重大变故和十年低调生活后,两人的婚姻得到亲友和双方孩子的温馨祝福。

在当天的婚礼上,两位几乎满头白发的新娘新郎相拥漫舞,时而深情对望,时而紧紧相拥,令现场不少友人感动落泪。

4年以后,陈文英面对媒体一吐心声:

“为什么跟史密斯走到了一起?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我们表面看着光鲜,实则是高处不胜寒。这是个孤独的职业,你跟谁都不能说的,只能跟史密斯说,只有他知道,我知道。然后一步步地走到一块来了,所以命运是很奇怪的。

为什么FBI会盯着我不放?他们跟踪我两年,录了我4万分钟的电话,横跨亚洲、北美、大洋洲搜集材料,都没找到一丝一毫的证据。

他们还在我家对面买了一幢豪宅监视我,几百万美元呀。不仅我自己、连我先生、我儿子,每次进出,都是8辆车寸步不离地跟着,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他们动用了这么多资源,如果搞出个冤案来,如何给纳税人交代?所以,他们必须把我’盯’出罪名来。

他们一把我抓起来就说:我们是庄家,庄家总是会赢的。

他们为什么要查我?因为我坚持认为:中美之间有误解,中方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如果有一天中美能联起手来,成为朋友,大家都会受益。

后来法官宣布我无罪,为什么我还要认罪?

法官都说,我放你一年多,你干吗要回来认罪?我说我认了。

实际上,有些话是不能对法官讲的。因为对方不择手段,拿我家人施压,找疮疤来揭,逼着我认罪。

他们还说,我们可以把你的亲戚都送到牢里去,把你老公也拉到牢里去,你还认不认罪?这样我才认罪。

只有知道我底细的人,才知道我做了什么,这个谜还是不要解开为好。”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