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缅北回国人员:逼我要10万 想死都死不了 /

缅北回国人员:逼我要10万 想死都死不了

“拿枪逼着我向家里要钱”“想死都死不了”“在那里人命根本不值钱”……近日,在广东乐昌市看守所,缅甸回流人员小聪(化名),向民警诉说着自己的“缅北噩梦”。

因网络赌博欠钱,他去缅甸当“月入过万的打字工”

今年23岁的小聪是广东乐昌人,自中专毕业以后一直在广州某通信公司工作,起初收入稳定,生活虽平淡却可以满足基本的吃穿用度。就在工作的4年后,小聪不慎沾染上了网络赌博并因此输了很多钱,欠钱的窟窿越来越大。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小聪开始想尽各种办法尽快赚钱,希望早日回归正常生活。

在一次酒吧娱乐中,小聪结交了一位来自云南的朋友小超(化名)。小超自称有可以赚大钱的门路,到缅北做打字的工作,工作轻松、月入过万,还有高档写字楼、豪车接送等奢靡的工作环境。抱着对好兄弟的信任与金钱的渴望,小聪心动了,并向小超打听去缅北的办法以及工作具体事项。

很快,小超为小聪联系好了偷渡事宜,并“豪爽”的为他购买了从广州到西双版纳的机票。同时联系好了“蛇头”带着小聪从云南边境翻山越岭、频繁变换摩托车、汽车等交通工具,偷渡来到了缅北的小勐拉——一个让小聪以为是自己梦想起航的地方。

“人命在这里显得异常廉价”

一踏入缅北,小聪就知道自己被骗了。所谓的“高档写字楼”只是一排排低矮、7人共住的出租房,更没有“豪车接送”,只有被立即没收手机、身份证并关进小黑屋不让进出。楼下到处都是持枪的武装人员把守,随意进出街道只会被逮住卖掉。所谓的轻松月入过万的打字工作,其实就是警方严厉打击的“杀猪盘”诈骗。小聪也亲眼看到不愿配合的男人被诈骗团伙进行毫无人性的殴打折磨,人命在这里显得异常廉价,法度在这里根本无处立足,只有为诈骗团伙带来无尽的金钱才是继续生存的唯一砝码。

诈骗团伙为惶恐的小聪配发了专门的诈骗手机和社交软件,工作内容就是在各类社交平台上,大批量添加受害者引诱其进入诈骗平台进行充值从而实施诈骗。但现实是,人们的反诈意识越来越强,小聪经常很难开出“业绩”。

四五天之后,诈骗团伙就逼迫小聪联系自己的亲朋好友,用微信、支付宝、银行卡帮忙参与“跑分”(收款、转账、洗钱),小聪的表弟黄某和发小刘某也因此被公安机关抓获。此时,小聪更加坚定了离开的想法,而诈骗团伙却告知其想要离开,就必须支付高昂的“赔付”佣金,用来支付他在缅北的吃、穿、住等花销。

被人用枪指着头找家人要10万

因一直不能为诈骗团伙带来足够的“业绩”,他们开始对小聪进行殴打、体罚、拘禁,用鞭抽、用棍打、用枪砸......小聪一度绝望,想要用自杀一了百了,却被当地的安保人员24小时看管,“想死都死不了”。

为了逼迫小聪向家里要钱来缴纳“赔付费”,诈骗团伙用枪指着他的头,强迫他给家人拨打视频电话。视频中,他们一边殴打,一边催促小聪的家人赶快交钱,否则就一直进行折磨。爸爸、妈妈和姐姐不忍看到小聪受尽殴打,只能哭着哀求他们不要再打了,表示愿意付费,最终分三次向诈骗团伙转账近10万元,才让小聪获得了短暂的自由。

在当地人帮助下跑到边检站自首,“至少我还活着”

在缴纳了10万多元的“赔付费”后,诈骗团伙允许了小聪参加公司的外出活动。在一次活动中,小聪趁其主管不注意,溜出酒吧,在一名缅甸当地人的帮助下,一路狂奔至打洛口岸边检站自首,才得以回国。

经历了噩梦般的遭遇后,小聪深知自首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踏入国门的那一刻,小聪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如同从地狱重新回到天堂般的解脱。听着熟悉的中国话、吃着久违的家乡菜,小聪泪流满面,来到乐昌市公安局自首。“走到这一步,此刻在其他人看来我可能是不幸的,但我自己感觉我是非常幸运的,至少我还能自由地活着”,小聪向民警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小聪只是众多缅北回流人员中的一个。他们无一不是经历了地狱般的折磨,有的甚至永远也不能回来。缅北究竟是梦想的起点,还是深渊的暗门?看了小聪的遭遇,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

警方正告所有缅北回流人员,请主动向警方投案或与村委会、社区取得联系,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违法犯罪行为争取宽大处理;凡仍滞留缅北人员,请立即回国接受审查;对那些还“妄想”入缅的人员,公安机关打击外流违法犯罪的决心不会变,打击力度还会持续提升。任何违反中国法律规定,偷越国(边)境、从事电信网络诈骗和赌博的行为都将受到严惩,害人害己,切勿以身试法。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