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征文:忆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圣诞节 /

征文: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圣诞节--忆沃娜老太

圣诞将至,人们都期盼着疫情进一步放缓,好与家人好友一起度过圣诞新年。可已延续将近两年的疫情近期却随着新毒株的出现而更加肆虐疯狂,每日确诊数字都呈现跳跃式新高,让大家难免感到愁云密布,心情郁闷,不知何时能恢复生活常态。

(图源:unsplash)

就在今天,2021年12月18日星期六,我平时参加活动的社区中心组织了十多名义工,冒着漫天大雪把圣诞花和肉肉植物宝石花分别送到了一百五十多位老人的家门口,群里顿时热闹起来,一片感谢声和赞扬声。由此让我想到人是社会的人。有了温饱之后还需要关爱和互动才能对抗孤单寂寞,让生活有意义。

由此也让我回想起我初来加拿大几个月后的第一个圣诞和新年,竟是与我素不相识,街头邂逅的爱尔兰裔老太沃娜一起在她家里共同度过的。这事说来有点奇妙,但事情确实就是这样发生了。

沃娜是我将近三十年前初来加国不久,感觉一片茫然的时候近距离密切接触了一段时间的一位优雅善良的西人老太太。她当时年近八十,头发花白蓬松有型,眼珠淡蓝,身材中等,体型偏瘦但精神矍铄,穿着得体,面容慈祥。她没有子女,老伴几年前已过世。她在东约克一人独居一套两个卧室的小平房。

认识她纯属偶然,成为朋友和继而成为她的房客也只能用缘分来解释。因为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招租客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会住到西人家里,但我确实在她家住了八个多月。

(图源:unsplash)

当时我们是在街上偶然相遇,没想到认识后很快就成了有着说不完的话的朋友。事情的缘起是因为我一个人新来乍到,面对文化的冲击,学业的压力,和靠奖学金生存的拮据生活,我孤单寂寞,只求尽快拿到学位文凭,好再谋下一步。所以我和当年来自大陆的大多数人一样,能省就省。为了离学校近,省时间又省交通费,离唐人街近,买菜便宜,生活方便,我以当时几乎是最少的租金180元租住在休仑街一个说广东话的人家的朝西的阁楼间里。我们形容一个人住处简陋往往会用到一个词:家徒四壁。那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回想那个阁楼间,我甚至连一壁的印象也没有,因为它不是一个正式的房间。那就是房东为了招租把最靠近房顶的部分硬做出来的一个小小的空间。租客爬着简陋的小梯子上去,进门就只见地板上放了一个床垫子,进去后只有中间靠近房脊的部位人可以站立头不碰屋顶,两边就是房顶的斜面。当时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的教室或图书馆度过,住处就是能洗个澡,睡个觉,弄点简单饭菜吃的地方。

功课之余,一天我在图书馆的多伦多星报分类广告上看到东区丹佛街有个发廊招一次性模特,这话听起来有点高大上或弯弯绕,其实这就是加国所谓政治正确那一类的表达方式,说穿了就是找志愿者去理发店,让学徒或打算新招的理发师在头上实践一番,理好后由师傅决定新手能否过关。跟我们通常理解的模特毫不相干。

对我来说,这就是一次免费理发的机会。我打了电话约好了去做“模特”。那时人们还没有手机。我下了地铁来到地面主街再次拿出地图确定发廊所在位置。此时一位路过的西人老太太主动停了下来,面带微笑地问道:“你要去哪儿? 我能帮到你吗?” 我喜出望外,忙从口袋里掏出发廊地址给她看,她爽快地说:“不远了,我带你去吧。” 我忙说如果你有自己的事,给我指一下就行。“ 她回答说:“我不忙。我在散步。事实上我无事可做,很高兴能帮到你。”

(图源:unsplash)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她不仅带我去了发廊,还一马当先走了进去,热情洋溢地告诉发廊师徒我是她的朋友,请他们一定好好帮我理,让我有个新面貌。她全程坐在那里观看,等到一切结束,又坚持带我到附近的咖啡馆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一些点心。这期间,她作了自我介绍,也弄清楚了我的大致情况。我给她看了我的学生证和家庭照。此举应该是取得了她的充分信任。知道我虽然囊中羞涩,但绝对不会是需要提防的坏人。言词间她似乎对攻读学位的人有着一份特别的崇敬。

出了咖啡馆,她才说她家距此不远,家中没有别人,老伴几年前病故,她自己因乳腺癌三个月前刚做了左乳切除手术,幸运的是已经恢复,现在天天在街上散步两三个小时锻炼。她说她很高兴遇见我这样一个中国朋友并很享受我的陪伴,去她家没有任何不便,非邀我去她家坐坐。至此我也看出了老太太非常热情善良但也很寂寞。当时天已近晚,因为我晚上还有课,便婉言谢绝她的好意,二人互留电话作别。

接下来我们就不断相约见面。在我有空的时候她就来市区找我,然后一起逛唐人街,吃中餐馆,在免费日去博物馆和美术馆参观。长周末我从唐人街买好菜带到她家去烧好了一起吃。吃饱了二人一同散步聊天。有时第二天她安排了活动,就留我在她家过夜。她健谈,精力充沛,我们往往聊到深夜还谈兴盎然。她喜欢中国食品,对中国的一切都感到新奇。能看出她很享受我的陪伴。

(图源:unsplash)

反之亦然。同是寂寞孤单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远离故土家人,只身在此,也很愿意与她交往交谈来排遣寂寞和对家人的思念。与她交往,我也获益良多。一可减少孤独,二可练习口语和听力,三可比较深入地了解西方习俗和文化。生活有了内容,连写家信都不再那么压抑沉重。与她在一起的时光,又总能享受到她的感谢和称赞。因为她说之前她从未与中国人有过真正的交往,从未到唐人街闲逛,也从未吃过中餐。是我丰富了她的生活。让她感觉自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的内心也充满感激,我周围的人也都很羡慕我有这样的朋友,纷纷要我帮忙介绍也找一个这样的朋友。我无能为力,因为此类事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我和沃娜初次相遇应该是11月上旬,因为当时她胸前戴着一朵火红的罂粟花,街上不分男女很多人都佩戴此花,我初来乍到不明就里,问了她才明白每年11月11日是加拿大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人们佩戴此花是为了表示对为国捐躯者的尊敬和怀念。

很快到了圣诞节新年假期,我无处可去,她也没有来访者。她一再诚恳邀请我与她一起过节,等开学再回学校。就这样,我与偶然邂逅的忘年好友沃娜在她家一起度过了我来加拿大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我们一起看电视,听圣诞音乐,散步聊天,各显厨艺。我教她中式家常炒菜和包饺子,她教我做糕饼甜食烘焙。一天晚上,她还试图教我跳交谊舞,可惜我从来都不擅长也没学过任何舞蹈,动作极不谐调,怎么也学不会。我们尝试了半个多小时,她看我完全不得要领还弄得满头是汗,也就只好作罢。我的笨拙想必让她扫兴,可她总是那样和蔼亲切,让我宾至如归,没有任何不舒服不自在。

(图源:unsplash)

回想那个圣诞节和新年,我们两人互相陪伴,抱团取暖,虽然没有在中国过节那样的气氛,却别有一番情趣,留下了温馨愉快和永久的美好回忆。至今难以忘怀。设想没有沃娜的热情真诚,我的那个圣诞和新年假期该是多么孤独惨淡。我衷心感激我的朋友。我也认识到了陪伴的重要。元旦一过就开学了,在沃娜的一直坚持下,我没有搬回阁楼间,任由租金的尾月押金失去,我做了沃娜的房客。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诚征写手 欢迎来稿 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2021-12-27 13:08
    您已点过赞
    很好的故事,很温馨。想知道后来呢? 她应该已经过世了吧。
  • @ 2021-12-28 05:31
    您已点过赞
    这个文章想没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