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禁演后马戏团虎 不敢卖年花几十万 /

禁演后马戏团虎 不敢卖年花几十万

虎年的安徽宿州埇桥区,很多农户家里会不时传出低吟的虎啸。在这个被称为“马戏之乡”的地方,约有千余只繁育驯养的老虎被关在笼舍里和他们的主人一起,度日如年。

2019年9月,河南原阳一老虎在表演中出逃,被抓回后死亡。经调查,这只老虎来自距离原阳近400公里外的“马戏之乡”安徽宿州。

2017年,住建部颁布并实施行业标准《动物园管理规范》,明确规定 “动物园不应将野生动物用于表演”,“不应将野生动物作为道具用于商业活动”。2018年下半年,国家出台文件加强管控老虎及其制品利用经营活动。

自此,老虎、狮子等猛兽的身影从宿州马戏的舞台上消失,宿州马戏市场迅速萎缩

那只在安阳出逃的老虎,只是宿州马戏“虎演员”中的一个,更多的老虎和它们生来就从事的马戏行业似乎已经没有了“出逃”的余地。

民间小马戏团:普通家庭养虎难以为继

从曾祖父那一代算起,郑龙已经是家中的第四代驯兽师。从12岁开始,郑龙就辍学跟随家人一起从事马戏表演活动。每个安静的清晨和夜晚,都是郑龙驯虎的时间,因为这两个时段环境安静、噪音小,对动物的干扰比较少,能够取得更好的训练效果。

与常见的驯狗一样,驯兽师也使用食物作为奖励,“哄骗”老虎配合训练。从老虎幼崽时期起,驯兽师就与它们朝夕相处,从最基本的移动、站立,逐步训练老虎学会跳圈、拜年等“高难度”项目的表演,将老虎培养成一个合格的“演员”。

郑龙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在宿州,像他们这样的马戏世家还有很多,在十几年前宿州马戏最为兴盛的时期,世代以马戏为业的家庭甚至达到千余家。

据郑龙说,宿州的马戏表演,不仅驯兽技术是祖传的,就连野兽本身也是祖传的。自家目前有十几只老虎,都是他曾祖父、祖父从事马戏表演时曾用过的老虎的后代。

过去,宿州许多家庭都将马戏表演当作养家糊口的生意。他们会带着自己的“团队”前往全国各地巡演,向当地有关部门报备之后自行搭建马戏大棚,吸引当地居民前来观看。

郑龙回忆到,自己过去带马戏团外出巡演的门票一般是成人20元,儿童10元。每场演出的利润不尽相同,多的时候一晚演出可以卖出一万多元的门票,而少的时候可能只有一两千块。

正常说来,郑龙家过去的马戏团每年的利润在两百万元左右。但郑龙补充到,马戏行业成本很高,除去场地费、演员工资、动物饲养费用等开支后,每年大概能赚到几十万元,“比打工强,够养家糊口的”

2018年下半年,国家出台文件加强管控老虎及其制品利用经营活动。宿州数百家马戏团里的老虎“失业”了。

如今,郑龙家里仍饲养着十几只老虎。郑龙告诉记者,每只老虎每天的饲养成本在100元左右,每年这十几只老虎都能够“吃”掉二三十万元。面对这十几只“吞金兽”,郑龙表示自己非常“头大”

“它们也不是小猫小狗,你总不能把它们给放了。但他们又是实打实的肉食动物,你也不能喂别的东西代替。” 郑龙说:“小猫小狗还能出去遛遛,他们最多在笼舍里走走,咱们也不能去遛老虎”。

目前,郑龙和母亲都在外务工补贴家用,只有郑龙的父亲还在家中照顾这十几只老虎,并进行一些山羊、猴子演出的马戏表演,但是由于缺少了猛兽的参与,收入大不如前。

地方马戏龙头:疫情致使马戏市场进一步萎缩

曹山的亮星演艺传媒公司运营着宿州市数一数二的龙头马戏团。不同于郑龙家这种带着自家动物去巡演的家庭作坊式马戏团,曹山的主要业务是承接各地房地产、商户活动的马戏表演,并在宿州当地寻找合适的驯兽团进行演出。

老虎不能参加商业演出之后,曹山虽然还能通过山羊、猴子等动物表演维持马戏团运营,但是缺少了“猛兽表演”的噱头,再加上受疫情影响,旅游业行情惨淡,观众骤减,曹山的演绎公司收入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令曹山感到庆幸的是,自己主要从事马戏商演的承接,并没有自行饲养老虎等猛兽,因此目前还不需要像宿州当地许多驯养团一样承担高昂的饲养费用。

据曹山介绍,经常与他合作的驯兽团如今处境都非常困难,很多人不得不外出务工甚至贷款来喂养闲置在家的老虎等野兽。

“你能怎么办?把他们放回山林?都是从出生就在马戏团的虎,回到森林根本活不了”,说到这里曹山的情绪有些激动,“老虎在家里面又不敢卖,只能砸在手里面,每天还要喂它们,一年要花几十万,一般家庭真的负担不起”

作为目前仍在进行马戏表演的从业人员,曹山表示,自己希望这些曾经的“虎演员”们能够得到更加妥善的照顾,而不是仅靠原主人举债饲养。如果有可能的话,曹山还是希望能够让这批老虎继续参与马戏表演。

自行处理老虎 稍有不慎就涉嫌犯罪

提及宿州马戏目前面临的寒冬,宿州马戏协会会长张宏伟表示无可奈何。

为了缩减养虎成本,避免更大的损失,张宏伟都告诉记者,目前宿州大部分老虎都采取了“计划内繁殖”。郑龙家的老虎按照性别区分,分别关在不同的笼舍中,避免继续繁衍后代,而张宏伟则介绍当地还有很多商户会直接把老虎送去做绝育,以免被禁止交配的老虎在发情期会对自己或同类造成伤害。

在此期间,也有驯养户自行联系动物园接收动物,将老虎、狮子、狗熊等低价转让,但动物园能够接收的动物数量杯水车薪。而且,即便有动物园愿意接收,驯养户们还面临着如何运送这些野生动物的问题,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触及法律

有一些驯养户曾偷偷拉着动物去乡镇展演,或者把老虎租出去给有需求的演艺团队,但老虎月租价格很低,而且也没有运输许可证。

此外,个别驯养户其实也没有国家驯养繁殖许可证,运送老虎的结果反而是惹火烧身。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能够搜到很多跟“宿州 马戏 老虎”等关键词有关的案件判决。如2021年1月8日,宿州市埇桥区法院判决被告人陶某民因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陶某民是宿州一家动物表演团的负责人,在2008年时他从同村村民手中以每只2万元的价格买了一公一母两只小老虎,此后两只小虎一直被他饲养在家中。2017年两只老虎交配后产下一公一母两只小虎。2019年9月,陶某民把两只小虎出租给了河南原阳的马戏团,后来案发。经调查,陶某民没有饲养运输资质,故被追究了刑事责任,此外,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还有一些驯养户为了解决家中的老虎,铤而走险的私下将老虎屠宰,将虎皮等制品贩卖,后来案发也遭受了牢狱之灾。

2018年10月,宿州埇桥区村民李某将自己驯养7、8年的一只母虎宰杀后,以6.5万元的价格出售,李某收款后尚未发货即案发,于是赶快将老虎制品烧掉掩埋,但公安机关仍起货部分烧焦的虎制品。

此外,李某还宰杀了家中驯养的一只狮子用于贩卖。最终,李某因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构成非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演不了、养不起、放不成、卖不掉、杀不得”杂技之乡宿州的老虎等野生动物成了当地驯养户心头难以挥去的阴影

当地林业部门已有补贴 但捉襟见肘

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猫盟”创始人宋大昭认为,1000多只常年驯养的老虎,其中很多又都是没有登记在册,没有合法驯养繁育手续,这些条件决定了动物园接收的方式相对困难。

但是,一个3000多平方公里的市辖区内,圈养1000多只老虎,从动物伦理和法律层面,乃至安全问题上,都必须要得到重视。宋大昭建议还是由相关部门统一管理分配比较好。

但是对于此事,宿州市埇桥区林业部门却对媒体表示无法回应。记者多次联系当地有关部门也未得到回复

据张宏伟介绍,宿州当地政府已经注意到驯兽团无法承担高昂的老虎饲养费用,并从2020年开始发放每只老虎每年750元的饲养补贴。这笔补助主要由宿州市政府和区政府发放,地方也很难拿出更多的资金帮助商户解决老虎饲养问题。

截至目前,2021年的养虎补助仅发放了市里的400元,而区里的部分至今还没有发到商户手中,而就算是全部发放完成,每年几百元的补助对于一天就能吃掉上百元的老虎而言也是杯水车薪。

面对马戏团发展处于困境,张宏伟曾想设立一个马戏团“救助资金”,但由于埇桥区马戏协会没有资金来源,这个想法也一直没有实现。

对于国家禁止老虎表演的政策和动物保护组织反对动物表演的倡议,张宏伟表示都能够理解,但他同时解释道,目前马戏团的驯化技术比以前有进步,驯养员的动物保护意识也是有提升的。

郑龙告诉记者,“跳火圈”等广为人知的传统项目由于对老虎造成伤害的可能性较大,早已被大部分驯兽团淘汰。禁演前,老虎表演主要以拜年、玩球、列队等危险系数较小又不失观赏性的项目为主。

虽然驯养猛兽确实有风险,但郑龙表示,这并不妨碍驯兽师和动物之间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每天都在一块训练,像宠物也像朋友,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此外,当地林业部门对动物居住环境有标准要求,并要求驯兽团定期对野生动物数量进行上报,年底时还要进行年审。“以前动物就是住在一个小笼子里,现在养在家里的动物都有笼舍,有室内和室外两种,其次还需要具备通风、阳光照射等条件。”张宏伟说。

目前,猛兽禁演和疫情影响将宿州马戏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绝境,说到宿州马戏的未来,张宏伟直言:“看不到未来。”但他表示,宿州当地的马戏从业者都会听从国家的防疫政策安排,努力在发展中找寻宿州马戏的出路,也希望为这些困在笼中的老虎找一条出路。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2-05 11:54
    您已点过赞
    取消是大势所趋,政府应给于补助,帮助。让经营者有一个产业转型过度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