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魔都小囡疑似“次密”滞留浦东近一月 /

魔都战疫:上海小囡疑似“次密”滞留浦东近1月

只希望这波疫情赶紧过去,我也能早日回家。

口述 小樱(化名)

明天(4月22日)我就要在浦东朋友家待“满月”了。看了看上海发布上阳性感染者的居住地情况,现在待的小区最快也要到“五一”后才能解封。但到时,或许也不能过江,回不了浦西吧。

01滞留浦东

我是一名传媒从业者。这一个月的“魔幻之旅”还要从3月22日说起。当晚9点多,我从健身房下课后就直接打的去了朋友家。因为前个周末电脑留在了那里,想着第二天没什么事,可以睡一觉,再把电脑拿回浦西。毕竟,锻炼完来回跑有点累。

岂料第二天一早,我就看到手机上一条健身小伙伴发来的消息“我可能是密接,昨晚我们一起上过课,你去查个核酸放心点”,顿时困意全无。

我把朋友叫醒,和她说明了情况。真的非常感谢她的理解,非但没有责怪我,还安慰我说“幸好你没回过家,至少你爸妈没事”。因为我们都是在家办公的状态,所以就商量先连着两天做两次核酸,然后再在家7天看看情况。当天中午,我们就去了最近的医院,全程戴口罩,排队时也与其他人保持了一定距离。

当晚结果出来,我们俩都是阴性。

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是,大概晚上11点多小区通知次日0点起封闭管理两天,并于第一天开展了一次全员核酸。

排队做核酸

当时,我心想,这样也好,连去医院做核酸都省了。加上我自己家从这轮疫情开始起就一直没有封控,此前做的一次非重点区域核算筛查也都是阴性,家里不用担心什么,索性安心在朋友家住下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一封就再也没有解过。尤其3月28日,上海划江封控后,想回浦西更是遥遥无期。

其间,我俩所有核酸都是阴性。我也从没接到过疾控部门的电话,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他们定义上的次密接。

02隐身不能

为了下发各种通知,还有团购互助,楼道、小区都建立了微信群。一开始,只有朋友入了群。我想着自己毕竟是个“外人”,而且滞留的理由也不算光彩,当个“隐形人”就好了。

但之后开始号召党员双报到,我也看到,楼道里老人比较多,小区门口负责物资搬运的志愿者顶着太阳值班很辛苦,尤其是“足不出户”的政策出来之后,连快递都是由他们送到楼道下。

再加上我自认为还是个热心的人,又有着十多年党龄,而且“次密接”健康观察期也满了,我就在“先锋上海”小程序上在所在地的居委报了到,并报名了核酸检测和物资搬运两个岗位的志愿者,加入了小区的党员报道群。同时,我也让朋友把我拉进了楼道群。

自此,我加入的群越来越多,有小区业主大群、志愿者大群、物资保障组、信息传递组、消杀组,以及到后面自己所擅长的领域融媒体宣传组,负责每日告居民书和小视频的制作。

到目前为止,我大概加入了10多个小区的群。连我朋友都开玩笑说,我更像是这小区的居民。

分拣蔬菜

可以说,这大半个月来,我知道了一些不做志愿者或许永远不会知道的事。

我朋友是那种只有下班回小区,从门口到家里一条线,不会知道小区里有几栋楼,有事也不找居委,邻居见面不相识的状态。更别说,我一个“外人”。

封控刚开始,什么事都是楼组长阿姨通知,没见过居委会的人,看到网上别人小区都发了两波物资了,我们啥都没有,大家很生气,气居委不作为。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小区一共有5个弄堂组成,有一百多栋楼,总人口达到5000多人。而我们居委会可能10个人都不到。上要应对上级每天在变的指令,就算没变有时也因各种原因不能执行,下要面对铺天盖地居民的需求。人数的悬殊,即使心有余,也难免力不足。

外加一做核酸,一发物资,居委会就几乎全体出动,电话找不到人也是常态。

每天大家都会在群里有各种疑问,居委会书记在的群,她看到后会第一时间回复。如果是她不在的群,也会有志愿者搜集,在党员群或其他一些群反馈给书记。

很多时候,每天的告居民书就成了统一释疑的时间。记得有一天看书记自己写的告居民书(那时还没有融媒体志愿者),说到“为什么大白不能上楼为我们做核酸”,大意是“市里每次检测的对象不一样,每次来的大白所在的医院要求也不一样,有的医生要求在点位做,有的就在封控楼道下做,混管异常和阳性密接都不上门”。书记也很无奈,“明天做不做核酸,还没接到通知,可能要明天早上才知道,准备时间越来越少,说来就来,经常措手不及,大家一定要事先准备好核酸码(当时还是健康云,二维码需要重新生成)”。

这封告居民书的最后,书记苦口婆心:“我们是街道内第二大居民区,第一和第三都已经沦陷,最近都很出名,我们能守住现在的成果,真的离不开大家的齐心合力。如果明天不做核酸,就会陆续给大家分发大米和鸡蛋,也请大家减少不必要的外卖……”

每封告居民书用的都是大白话,没有什么官话、套话,有一次还差点把我看哭了。以至于后来,有居民会问“今天怎么没有告居民书了”,书记回答:“实在忙得没时间写了,今天写不动了。”于是,这才有了我后来加入的融媒体组。

至少,我们的居委会没有躺平摆烂,还是在努力的。这时,真的就很庆幸自己做了志愿者,能出一份力。

03人性的两面

因为做了志愿者,我看到了人性“黑暗”的一面。

看到居民在小区散步,有志愿者劝ta赶紧回家,却被大骂,关你*事……

第一次物资到了,大家都忙着分拣。一位居民非但违反“足不出户”的规定在外面溜达,还跑过来跟志愿者吵架,“怎么只有这点东西,我看别人都有什么什么”。

有居民先期做团长做了点贡献,后期要开各种非必要物资的团被拒绝,就对志愿者说“我每单多收2块钱,最后在志愿者群里发红包”。搬运组的组长直接被气到回怼,“我做志愿者不是为了你的两块钱”。

而这个被拒的居民非但没有消停,继续开各种团购,如蛋糕、饮料等等;还在群里,每天散布各种谣言,说居委会组织的团购,又贵质量又差,怀疑居委拿了好处,只字未提自己用钱“砸”志愿者的事。

还有人只做了一次临时志愿者,其实只是为自己的楼道搬了大米,就以“巡视员”的视角开始在各个群指点江山,“我今天看到哪里哪里不足”,开头永远都是“听说我朋友小区什么什么就很好”。

有一次小区晚上做核酸,点位设置在了封控楼道附近,他就开始在群里“煽动”大家不要下楼,说消杀没有做到位等等。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怼了一句:“点位的选择都是医生定的,说明风险可控,如果你不愿意下去这是你的个人选择,煽动性言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后来召集自己楼道的消杀志愿者,正是这人最关心的问题。当楼里姑娘cue他要不要加入,他却说:“我脚伤复发,不参与了。”

也许,键盘侠永远只能是键盘侠。

而当居委会拒绝一切非必要生活物品的团购,尤其是整箱饮料时,有人就大喊“居委会无权没收我们的东西”,也有人叫嚣着“丢了就去找居委会索赔”。

后来,居委会只能采用告居民书曝光,一律不配送,晚上10点之后(封控楼道解封后)自取的方式来处理。

不做志愿者,老实说,我也不理解。但做了志愿者,看到小区里没完没了的团成箱的饮料、啤酒、西瓜……是志愿者一件件送到楼下,我很想说,你的精神自由和体面生活,希望不是用麻烦别人换来的。

当然,更多的是看到人性温暖的一面。

第一批物资是凌晨2点到的蔬菜包,本以为会没有志愿者出来卸货,没想到群里接龙发出来不到两分钟,就有三十多个人报名。书记立即从担心“怕没人”变成害怕“人太多”。

给社区老人配药,缺司机和人手,也是一两分钟内,队伍就集结完毕。大家穿上“大白”坚持了六七个小时,才把药配了回来。

居委会配套设施不足,好多居民都借出了自家的购物推车、平板车、电动车和私家车来给我们送货。有位姐姐因为一个人带娃不能出来,她就把自己的小毛驴借给了我,说等到解封再还给她就行。

骑着小毛驴送货,这个面粉一大袋50斤还真有点沉

有一天下大雨,志愿者浑身淋湿了还在坚持配送,有居民从窗口拍了视频,发在群里,并说“谢谢你们冒雨配送,还贴心给物资打了伞”。

有居民还担心志愿者的防护不足,捐了好多大白、口罩等物资给居委会。

我也很欣喜看到,我们书记并不是一味替官方说话。一次来做核酸的医生,居民还未到跟前就把棉签拆开举在空中,居民认为不安全。核实后,她立即找到医生所在的单位反映问题。还有一次,阳性居民转运过程中出了问题,老人孩子一天一夜坐在路边。好多人把视频照片发上了网。甚至有位党员都提出,党员身份之前,他首先是个儿子,如果一小时内不解决,不排除采取极端行为把老人接回家。

书记并没有站到大家的对立面,将心比心地对其进行安抚。而那天,她基本上都在处理这件事,把所有的情况反映到了她所能触及的领导那里。最终,这车居民被妥善安置到了中转点,一触即发的紧张局面得到了解决。

但有一说一,我也有点“小意见”。有些重的物资,书记点名说不要女孩子,怕我们搬不动。就算到了现场,男同胞也会抢在前面,不让女生插手。

虽然是好意,但我其实挺不服气的,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谁力气大谁上”嘛,有的男生我看腰也不是很好,发力动作也不对。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我特意把头像从“软妹子”换成了深蹲照片。

搬大米

当然,还要感谢邻居,没有嫌弃我作为志愿者整天在外面跑。有天搬完蔬菜回去,楼组长还在楼下发放,看到我就说“小姑娘,辛苦了”,心里挺暖的。

04家里的小区出了阳

快一个月的居家生活,时间被碎成了渣渣。尤其每天做饭比上班还累,也让我这个平时不好好在家吃饭的人,体会到了我妈做饭的辛苦。

感谢给力的朋友,不但收留我,我们自己的菜都靠她来抢,饭也轮流做。而我每天给浦西的爸妈抢菜,加上单位发放的一些物资。一直到前两天,我自己家里都没有让我过多担心。

但上周六,我妈突然发来消息说,对面楼的邻居阳了。这是我家弄堂出现的第一例,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好在第二天,他就被疾控人员送去了方舱。

我赶紧给我妈买了口罩和酒精消毒喷雾。

我这才意识到,我好像还没有加过自己家的群,便赶紧让我妈把我拉进了弄群。这一进才知道,这是一个没有居委人员在的小区自救群。

我们是黄浦区一个老式里弄。很多老邻居都搬走了,因为地处市中心,老外挺喜欢租这里。但我之前不知道,原来住了这么多老外,还有香港、台湾同胞。

我们居委就属于不太作为,至少是不积极的那种。据我妈说,弄堂口至今没有人把守,他们都是进出自由的,只是因为害怕病毒,所以自己足不出户。

群里大家也怨气十足。阳的小伙被接走后,至今还没有人上门来消杀。只有好心的邻居夫妇自发穿上防护服去做了楼道消杀。

政府物资只发了两拨。但弄堂总人数不多,很多团购都凑不满起订数。原本还可以和隔壁弄堂一起团购,但这两天,他们出了很多阳性病例,团购也都停止了。很多人家里的菜也都快吃完了。他们正在组织文字准备去国务院小程序留言。

有老外笑称自己身处“Ghost Compound(幽灵小区)”,说没有人管,还推了几个肉的团购表示可以当团长,因为没有起订数量。感觉他这一个月的中文也是飞速提升。

好在我家食物储备还算足够,只希望这波疫情赶紧过去,我也能早日回家。

征集令

2022年3月以来,上海疫情呈多点散发、多链并行、隐匿传播、快速蔓延态势。这是2020年到现在,上海疫情防控常态化后形势最严峻的一次考验。减少流动、大范围筛查核酸……这一切都是上海居民在两年多的疫情中第一次碰到的情况。

上海战疫,刻不容缓;上海加油,没有退路。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