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流落美女英雄 希望自己死在回国飞机上 /

流落美女英雄 希望自己死在回国飞机上

高耀洁

1927年,出生在山东一个名门望族。

她诗词歌赋烂熟于心,

经书典章名句脱口而出。

她说:儒学文化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

它培育出一颗善良的心,真诚的心。

仁爱与悲悯,正是她一生道路的起点,

可她无论如何也料不到,

这使她在未来受尽折磨。

1954年,她从河南大学医学院毕业,

成为了知名的妇科医生。

1966年,文革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她也未能幸免,

突然被调离临床一线,

因拒绝参加游行,遭到围殴毒打,

甚至被关进太平间内长达八个月,

整日整夜地与医院的尸体作伴,

只能靠一位厨房女工,

偷送点食物充饥,才算活了下来。

然而折磨才刚刚开始,

她被挂上牌子游街,

一次审查批判中,还被打成重伤。

这些她都可以忍受,

可是他们,在她儿子身上下的毒手,

却让她怎么都无法忍受。

1968年,年仅13岁的儿子被抓走,

不久后就以“反革命罪”被判了3年刑。

13岁的儿子还不够承担刑责的年龄,

判决书就颠倒黑白,

把儿子的年龄改成了15岁,

直到1974年,儿子才正式平反,

这件事使母子关系破裂,

再也没能愈合。

她的一生见证着中国的成长,

几乎每一件历史大事,

都在她身上留下刻骨铭心的烙印,

走过民国的战火纷飞,

又走过文革的荒唐惨烈,

她终于迎来了安稳岁月。

1990年,63岁的她正式退休了,

经历了大半辈子的动荡,

从此她的生活本该清闲安逸无忧了,

可没想到,

一件事,又彻底改变了她的余生!

1996年,退休的她去某医院会诊时,

遇到一位得艾滋病的女病人巴某。

十几天后,巴某就病发身亡了。

一开始,她以为是这病人,

或者病人丈夫的作风不好。

后来,巴某的丈夫告诉她,

妻子做过一次子宫肌瘤手术后曾输血,

就是那之后查出有艾滋病病毒的。

得知事实后,

她被震惊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医院的血库已被污染,

受害人绝不止一个!

这也是国内首次发现,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

她这才意识到,

血液传播艾滋病的急迫性严重性。

之后,她不顾年迈的身体,

毅然跑到河南艾滋村去做调查,

没想到,看到的竟是一个人间炼狱。

她一进村就听见有奶声奶气的叫声,

略带嘶哑,

喊着:“下来!下来!”

循声走进一个门半掩小院,

她走进了屋里,

只见梁上垂挂着一根草绳,

一个年轻农妇已经悬梁自尽。

尸体脚下,是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

鼻涕和着眼泪哭喊,

抓住梁上尸体的脚后跟在啃咬。

这个才两岁的孩子,

叫妈妈“下来”给他喂奶,

却只够得到妈妈冰凉的脚后跟,

将脚后跟当乳头啃咬。

而母子二人都是艾滋病患者,

不到两个月,那孩子也病死了……

而这里的村民们他们没有吸毒,

更不是西方人理解的“性解放”

他们得艾滋病的原因,

仅仅是因为:贫穷!

上世纪80年代末,

河南上百万农民加入了

献血致富的运动中,

50岁以上的人甚至,

把白发染黑冒充年轻人去卖血。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

钱还没在手上捂热,

更大的灾难就使自己家破人亡了。

为了真相,

60多岁裹了小脚,

连路都走不稳的她,

一次次地走进艾滋病恶性爆发的

中国乡村,

为那些从肉体到灵魂,

都经受折磨的人送去药物和慰藉。

当时没有针对艾滋病的有效疫苗,

而她认为,

知识是现阶段最好的疫苗。

于是,

她自费出版了

《艾滋病、性病的防治》一书,

免费发放30万册,

仅此一项支出就达40多万元。

因为她的坚持,

短短几年,

人们对艾滋病的防治知识大大提升,

中国经过血液传播的艾滋病例,

急速下降。

她的行为,

无疑伤到了某些人的利益,

无数人都视她为眼中钉,

监视跟踪、监控电话、

不让她接触记者、不准她下乡调查、

不让她去见外国人……

动用一切势力阻止她这样一位老太太。

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黑暗,

可有黑暗的地方,

也一定有光明!

心怀大爱的她,美名远播,

获得许多国际与国内奖项,

但她将这些奖金全部都用来推行,

预防和科普艾滋病的教育工作。

2002年,她被美国《时代》杂志,

评为“亚洲英雄”

2007年,美国妇女组织生命之音,

表彰她对预防艾滋病所作的贡献,

特邀希拉里为她亲自颁发

全球女性领袖奖。

可家丑不可外扬,

为保全脸面,

有人竟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

阻止她出国领奖。

她的儿子也跪请她答应有关方面的话,

可她没有动摇,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

是另一幅母与子生离死别的真实画面,

声声叫唤:下来,下来……

在美国,

她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欢迎。

颁奖会上,

一位老妇人紧紧握着她的手说:

你不仅是善良人,还是一个英雄。

如今的她已经90岁了,

依然以孤微之力,

越挫越勇,冲破重重阻挠和压力,

努力解开中原大地艾滋病肆虐的真相。

她把写书当成自己人生最后一项使命,

每天从早到晚工作,

用自己的余生,

捉拿那些杀贫济富的凶手,

誓为中国人为的血患作证。

她说:一旦书完稿,

那就是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

我想好了,

我最好的死法和去处,

是死在飞往中国的飞机上。

中医古训说:

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

而她,无疑是医国的那一个。

为了医国,

她先是奉献了自己晚年的秋霜枫红,

接着奉献了自己的故土家国林园,

最后切断了自己的所有退路。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