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俄乌战争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

俄乌战争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美国《地缘政治的未来》(Geopolitical Futures)网站发表该机构创始人及主席、国际知名地缘政治预测及国际事务策略分析人士弗里德曼(George Friedman)的文章说,一周前笔者写了一篇有关200多年来发生的系统性转变的文章。在上个世纪,这些变化发生的时间间隔大约30-40年,最后一次发生在1991年,即大约30年前。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前线视察

那一年,冷战结束,《马斯垂克条约》即《欧洲联盟条约》签署,“沙漠风暴行动”开始,日本经济奇迹终结,中共国崛起之门打开。1992年的世界与1989年的世界截然不同了。如果说1945年-1991年时代的基础是美苏对抗,那么1991年-2022年时代的基础则是多种力量——全球反恐战争、欧盟、中共国崛起、俄罗斯自我认定等等。它较少连贯性,因此更加脆弱。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1991年-2022年的时代即将结束,一个新的时代正从更加支离破碎的转变开始。所有主要的北半球实体或国家——中共国、美国、俄罗斯和欧洲,都正在经历深刻的变化。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只是莫斯科企图扭转1991年苏联解体事件的最新、最重要的尝试。但俄罗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世界排名在86位,军队的表现甚至不如乌克兰,已很难被视为主要的军事强国。总之,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没有实现自己期望的目标,因此它要么经受前一阶段有人预期的革命,要么使用有限的军力继续其侵略行动,要么最终成为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小国。

乌克兰战争改变了欧洲。北约已经重新成为一个与欧盟平行,有着不同成员、不同议程和不同预算成本的主要体系。更重要的是,跨大西洋关系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同时北约各国对军费开支作出了更大的承诺。这使欧洲进入了一个根本不同的格局。首先,随着政府开支增加,经济表现在冲突的压力下收缩,欧盟内部的压力将变得更大。随着对美国的依赖增加,华盛顿可能再次被视为替代德国的经济伙伴。已经处于离心压力之下的欧盟,将不得不再次重新定义自己。

现在中共国的低端出口正在竞争中受到侵蚀,高端产品也是如此,更不用说消费市场对出口的抵制了。40年前开始的经济扩张无法维持其增长率,出口面临压力,金融体系也面临压力。中国的案例发生在房地产领域。该行业被用作失效保险,其失败包括违约,不可避免地会破坏经济稳定,从而造成政治紧张局势。中共国的增长可能会大幅放缓,而且大量中国公民从未从以前的增长中充分受益,这是一种危险的局面。

美国尽管国内不一致,经济受到压力,但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大国。这种不一致是周期性的,它预示着建立在新技术基础上的经济将会猛增。而且从目前看,美国通过使用美元来对付俄罗斯,其经济实力仍然屹立不倒。美国是全球几大经济体中最不可能需要变革制度的国家,这帮助它自1945年以来一直保持霸权地位。

以前把俄罗斯和中共国设想为新兴大国,现在看大有问题。事情在变化,而且今天很难看到俄罗斯复兴,或中共国经济问题迅速解决。因此 ,如果我们正如笔者认为的那样,处于一个周期性变化的开始,那么美国将成为向新时代过渡的支柱之一。剩下的很难设想。正如1991年谁会想到中共国崛起,或1945年谁能想到欧洲能重建自己呢?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