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贪杯总统:为了喝酒跟克林顿躲进厕所 /

贪杯总统叶利钦:为了喝酒跟克林顿躲进厕所

俄罗斯人爱喝酒是出了名的,但酒文化在俄罗斯却变成了一种文化糟粕。

俄罗斯人最爱喝高浓度的白酒伏特加,并且嗜酒如命,基本是个男的都喝酒,由此连带的健康问题也十分严重。

俄罗斯晚上满大街的酒鬼,每年一到冬天因为酗酒冻死的就有一大堆人。俄罗斯女性平均寿命71,男性59,男人命短,其实都是喝酒闹的。

苏联军政两界更是把酒量看做一种能力,他们总结出了一条“乌斯季诺夫法则”——谈判之前要先在酒桌上战胜对面,让对面醉倒一片,才能取得话语权和主导权。

因此,在苏联,会喝酒的人通常官运亨通,“酒精考验”的叶利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年轻时的叶利钦酒量过人、豪饮无度,因而被领导相中,从建筑局九品芝麻官一路喝到俄罗斯联邦总统,并以酒桌外交闻名于世。

当时,苏联领导人除了戈尔巴乔夫之外,几乎每个都是“五斗先生”,这不必多说。同为政要的叶利钦显然不是他们当中最能喝的,但绝对是最滑稽、最贪杯的。

叶利钦自打上任以来,因酗酒闹出的笑话数不胜数,屡次在公开场合喝得差点醉倒需要旁人搀扶才能维持体面。

他和美国总统克林顿一起在厕所里喝酒的往事,更是成就了一段跨时代的佳话。

那么,叶利钦在喝酒上都闹出了什么故事?

一、喝酒喝出了个大总统

1995年,美国华盛顿特区上空传来一阵轰鸣声,直升机倾巢而出,配合着地面特工在市区火速搜寻。

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只为找到一个醉酒的俄国老汉。

终于,有人在布莱尔宫大酒楼附近发现了可疑人物。此人身高192,烂醉如泥,全身上下就一条内裤挂着。

特工连忙凑上前去验明正身,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此人正在打车,准备去买披萨。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眼前这个如此放荡不羁的家伙居然是访美期间的叶利钦。

纵观叶利钦的一生,似乎都跟酒脱不了干系。

1931年,叶利钦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按照东正教传统,新生儿如果能够活过降生当晚,就需要送到教堂受洗、加入教籍。

好巧不巧,那个为叶利钦洗礼的牧师这边刚刚喝完酒,就神志不清地过来主持仪式,差点没把叶利钦给溺死。

从此,叶利钦跟酒结下不解之缘。

不出所料,长大后的叶利钦也成为了酒鬼青年当中的一员。

他于20岁考入乌拉尔工学院建筑系,读书期间着了魔似地酗酒,并且喝的酒都是以桶为计量单位的,常常需要用扁担才挑得过来。

他说过:“不会喝酒的人不是男人,更不是俄罗斯人。”

叶利钦毕业后成为一名建筑师,凭借自己的金肝铁胃在工友圈里留下千杯不倒的传奇。

领导一看,这小伙子量如江海。若是把他召入麾下,成为酒桌上的一员战将,为己所用,岂不美哉?

于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叶利钦顺理成章地进入建筑管理局,开启了他的政治生涯。

此时苏联的一把手是勃列日涅夫,这个勃列日涅夫也是酒鬼,并且还经常酒后驾车。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领导人的牵头引领下,苏联的酒局文化达到了新高度——伏特加每年人均消费28瓶,男性平均寿命也随之蹭蹭蹭往下掉。

叶利钦抓住风口一路喝到了州委书记,并在这个岗位上待了十年,把血管里的每一滴血都置换成了酒精。

1985年,苏联接连死去三位老年领导人后,决定由稍微年轻的戈尔巴乔夫掌权。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一眼相中了叶利钦,并提携其为第一书记。

然而,刚过去不到两年,戈尔巴乔夫就开始后悔了:在那年的苏共会议上,叶利钦公然跟戈尔巴乔夫唱反调,两人正式闹掰的导火索正是禁酒令。

戈尔巴乔夫号称“矿泉水总统”,此人对酒精深恶痛绝,几乎是滴酒不沾。他认为是酒席文化腐蚀了苏联,所以一上台就推行《禁酒令》。

在俄罗斯人占主体的苏联推行禁酒,这简直就是胡搞。

禁酒第一年,各种社会问题就显露出来了——首先是地下买卖盛行,紧接着是黑帮靠走私酒水迅速崛起。

一些百姓苦于喝不到酒,甚至在家私自酿酒,中毒事件频发。

在过去,酒水绝对称得上是苏联的日常消耗品。《禁酒令》后,庞大的需求得不到满足,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了670亿卢布。

在这些日子里,叶利钦甭提有多难受了。因此,他在大会上公开批判了戈尔巴乔夫的各项改革,特别是禁酒令。

戈尔巴乔夫大怒:“给你封官进爵你就这么报答我是吧?”

说罢,当堂宣布解除叶利钦职务。

叶利钦也一点不怂,直接反呛道:“伤疤头”给老子提鞋都不配。

说罢,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但叶利钦怒怼戈尔巴乔夫的英勇举动,却使他获得了全民好感。

1991年,叶利钦以百分之五十七的票数当选为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总统。一上任,叶利钦就宣布在俄辖区内解除苏联禁酒令。

此举在俄罗斯一呼百应,广受好评。

二、真命天子叶利钦——禁酒禁没了一个国家

1991年是风起云涌的一年。这一年,戈尔巴乔夫的各项改革相继宣告失败,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恶化,苏联政权岌岌可危。

“不能让戈尔巴这样胡搞下去了!”苏联二把手亚纳耶夫脑门一拍,决定发动政变。

亚纳耶夫趁戈尔巴在黑海度假,悄悄派人软禁了他,再把军宪警特各强力单位的领导全部召集起来开会,说服他们宣布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实行全国戒严 。

中央被掌控了,下一步就是地方,而眼下地方最大的刺头就是叶利钦了。

至于为什么是他,原因很简单。此人是以非苏共身份当选为加盟共和国总统的,政策上跟苏联中央离心离德,委员会想掌控全国,自然要拿下叶利钦。

为了捉拿叶利钦,亚纳耶夫调动一个装甲师的兵力开进莫斯科,包围了联邦大厦。

叶利钦紧张地拿起电话,惊讶地发现连线居然是通的。

敏锐的他当即判断——地方政府没有执行委员会的命令掐断电话,说明苏联当局早已不得人心。

叶利钦拨通了克林顿的电话,将苏联的局势情况公之于众,为日后俄罗斯的独立赢得了国际声援。

紧接着,叶利钦从抽屉里拿出一瓶伏特加,一饮而尽。

之后,他走出大楼,爬上其中一辆坦克,对着在场官兵发表了一番满怀深情的演讲。

他最后说了句:“我是俄联邦总统,武装力量听我指挥全部退回去。”

士兵们转念一想,这可是带领我们解除禁酒令的叶总统啊!怎么能狠得下心去为难他呢?于是纷纷倒戈卸甲,调转炮塔撤离了市区。

军队不听使唤,意味着这场政变没了九成的胜算。

可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大佬们依旧不死心——克格勃旗下不是有个屡立奇功的阿尔法小组吗?精通各种武器不说,飞檐走壁就跟闹着玩似的,让这般人去取叶利钦狗头岂不是轻而易举?

大伙一合计,打算借助特种部队之手潜入联邦大厦干掉叶利钦,于是挨个召见了阿尔法部队的成员。

可阿尔法部队的小伙子们一听领导要他们杀“酒圣”叶利钦,当场就不干了。每个人几乎无一例外地把党证和军官证扔到了桌子上,说:

“你们可以把我们关进监狱,但我们绝不会执行你们的命令。因为紧急状态委员会是不合法的!凭什么要我们杀害俄联邦总统?”

就这样,只过了三天时间,这场政变就宣告平息,史称“八一九事件”。

不久之后,苏联解体。叶利钦顺理成章地成为俄罗斯联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

三、酒桌外交

叶利钦入主克里姆林宫后,每天与酒做伴,不问政事。遇事不决就先喝两瓶,并且一上头就出口成脏满嘴黄腔。

由于常年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所以叶利钦的生物钟已经基本崩溃了,经常在十一点钟call电话给御膳房问是否该上午餐了。

他的每一次聚餐也都会变成酒宴,有时还会持续到晚餐时间。

叶利钦对中国的茅台也很有研究,1997年11月9日访问中国时,他当众点燃了不同度数的茅台酒,并根据焰色向现场嘉宾分析讲解。

根据大会堂工作人员记录,那一天他整整喝了一斤的茅台酒,事后还不忘打包两箱回国慢慢享用。

1994年,叶利钦出访德国。在宴会上,他本来是想喝几杯以排解复杂心情的,因为俄罗斯要从德国撤军了。

没想到,叶利钦越喝越上头,直接把干红葡萄酒当成水喝,干完一瓶又一瓶,就连服务员续酒的速度都赶不上他喝酒的速度。

眼看本次访问还有很多环节没赶完,随从只能把醉醺醺的叶利钦直接塞进车里开走。

当专车经过柏林市政厅时,叶利钦突然发起了酒疯,愤而下车,抢走了乐团的指挥杖,自己当起了乐团指挥。

他一边挥舞乐杖,一边扭动身姿,把大街当成了迪斯科厅,燃爆全场。

叶利钦在位时,美俄关系也非常友好,因为美国总统克林顿是叶利钦的政治盟友兼酒友,“八一九”那年正是因为有克林顿出手相助,国际舆论才会倒向叶利钦这边的。

并且叶利钦竞选总统的时候,克林顿还亲自飞过来为他站台。

1995年,克林顿访问俄罗斯,热情的叶利钦自然是想跟他来个不醉不归。但眼下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因为克林顿的老婆希拉里也跟了过来。

克林顿是个妻管严,叶利钦也看出了这位酒友的难处,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先是以内急的名义把希拉里支开,紧接着跑到厕所里设置临时酒吧,等过完酒瘾之后再回到主厅开会。

在访俄的这几天里,叶利钦和克林顿两人心照不宣,互对暗号,成就了一段酒鬼之间的一段佳话。

可人终究是肉身凡骨,身体素质再硬朗也扛不住这么造啊。

纵欲过度的代价就是成箱的病历,叶利钦的晚年是在心脏病和胃溃疡的病痛中度过的。

叶利钦还从不听医生的劝告,在一次搭桥手术前,医生叮嘱他不能喝酒,可叶利钦却执意要痛饮一顿才肯上手术台。

医生犟不过他,只好屈服。

最终在2007年4月23日,叶利钦因饮酒过度突发心脏病死去,享年76岁。

他生于酒精、死于酒精,结束了自己荒诞而传奇的一生。

文/尕娃子参考资料:《叶利钦火烧茅台酒》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