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在国外开汉堡店的华女被疑诈骗 /

在国外开汉堡店的华女被疑诈骗:要求立刻回国

“那些诈骗的赶快抓,把我们无辜的害惨了!”李青青不能理解,她在柬埔寨金边好好开着一家餐厅,跟网络诈骗没半点关系,可就在最近,她在老家福建省仙游县园庄镇的房屋被喷上“电诈之家”几个鲜红的大字,甚至连她自己也被列入涉诈B类人员。

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放话出来,让其母亲劝她5月31日之前回国,否则注销户籍,拆掉老家的房子,还会影响孩子上学及前途。

但疫情之下回国太难了——受疫情管控飞机航班减少,回国直飞需要几万元。从东南亚其他国家转机需要中途隔离,不仅耗资大,而且耗费大量时间。

公开信息显示,仙游县是网络诈骗多发地区,打击诈骗面临巨大的压力。4月18日的一次会议上,时任县长吴海端强调:“要把打击治理电信诈骗、涉诈重点人员逼投劝返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坚决确保不被国务院联席办“挂牌戴帽”。

5月10日的一则报道称,截至目前,该县共抓获涉诈嫌疑人近百名,刑拘44人,上报实施惩戒涉诈前科人员1000余人。打掉为境外诈骗集团提供电话中转服务的窝点2个,依法打击缅北回流人员偷私渡违法犯罪,“公检法形成高度统一,48小时内进行速裁判决”。

福建当地“劝投逼返”过程中,工作人员正在喷字和张贴公告。

前往柬埔寨

李青青今年39岁,出生在福建仙游县园庄镇,出嫁多年户口一直没有迁走。她和丈夫感情不好,几年来很少联系。2014年,李青青的父亲去世,花甲之年的母亲在老家种地,弟弟在当地一家鞋厂上班,生活并不宽裕。李青青13岁的孩子在仙游县城一所私立学校就读,一年花费2万多元。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李青青早年在新加坡半工半读,后到非洲打工,在肯尼亚跟着老板做生意、当翻译、在屠宰场工作。因老板亏损欠了薪,原本10万多的工资,最后只拿着7万多回了国。

2019年柬埔寨掀起投资热潮,李青青听亲戚说那边比较好做生意,于是专门去金边考察。在金边机场附近,她看上了一个店铺,但因为租金没谈拢,又回到福建。但很快,金边的房东主动联系她,同意出租。

于是,她又从仙游坐动车到深圳,再飞往金边,“当时从深圳起飞的机票才300多元,而福建过去需要1000多。”李青青解释,到金边的第二天,她就和房东签了合同,一个月600美金的租金。进行简单装修后,她开起了一家“很小的汉堡店”。

李青青记得,当时柬埔寨冰箱很贵,于是她专门从国内通过物流邮寄了冰箱,邮寄费花了300多元,同时还邮寄了一些做汉堡的原料。汉堡店除了堂食外,李青青还在当地网站销售,部分人会通过当地的外卖软件下单,还有人从微信直接找她下单。

2019年春节,李青青回国时,当地派出所曾到她家把她接走调查,调查清楚后,她再次回到柬埔寨。在金边五年来,李青青每年进行一次工作签证。

2022年5月10日,柬埔寨头条记者实地考察李青青的汉堡店,该店周边居住的都是柬埔寨当地老百姓,附近有一些工厂。室外非常简陋,但室内被她收拾得干净整洁,店内放有制作炸鸡和汉堡的机器。其间有附近居民买炸鸡,她用英语和柬埔寨语,再搭配肢体语言,费了很大劲才和对方沟通明白。在当地注册的外卖平台上,接新订单的提示声不时响起。

李青青说,每个月除掉各项支出,她可以挣到几千元人民币,主要用于孩子上学和家里的开销。由于主营汉堡、炸鸡和可乐等食品,一般下午和晚上的订单会比较多,附近工厂的工人下班后会点夜宵,“如果是陌生人在网店下单,我就让快递员派送;如果是认识的客户在微信上下单,就自己送。一是考虑安全,二是节约成本。

李青青向当地官方投诉

“电诈之家”

李青青没想到的是,老家园庄镇的一位民警今年3月11日联系她,告知她按政策要求,在涉诈9国(柬埔寨、阿联酋、菲律宾、泰国、缅甸、老挝、马来西亚、土耳其、印度尼西亚)人员均需无条件回国。同时要求她出具护照、签证、工作照片、工资截图、打卡截图、工作证、工作单位证明,经商可提供营业执照等。

最初,李青青误以为对方是骗子,一直保持警惕。直至得知对方去了她家里,才相信对方身份。

4月5日晚,警方再次催问她什么时候回国,她也再次解释在柬埔寨做正当生意,没有触犯法律,个人名下的银行卡只有一张,也从未被封过卡。而且疫情当下回国难、费用高,暂时无法抛下店铺回国。

《凤凰周刊》记者获悉,目前因为疫情管控导致航班有限,从柬埔寨回国,直飞的飞机很难订到。从东南亚其他国家转机需要在柬埔寨做核酸检测,在中转国的花费少则上万元,多则四五万元。据报道,2022年春节,因回国费用高,机票紧缺,在金边一家宾馆滞留的就有几十人。

最后,老家的工作人员提出,让其出具正规营业执照及开店信息,以便帮忙上报。李青青的店铺比较小,一直没有办理营业执照。于是,她把护照、租房合同、外卖平台合同、微信订单转款记录、网上订餐记录、工作坊的视频、广告牌、位置信息、疫苗卡等资料再次发给工作人员。

但最后得到的回复是,不符合核减要求。

到了4月27日,另一名警务人员加她微信,询问回国事宜。李青青解释,因为疫情等原因,中转回国费用高且存在风险,她本人目前暂无回国打算,也不可能放弃这边生意。5月5日晚上,这名工作人员告知她,她被仙游列入电信诈骗名单,第二天工作人员会去她老家断水断电,让其母亲做好心理准备。

李青青和当地警务人员的对话

虽然没有真的停水停电,但工作人员还是前往她家,喷上了“电诈之家”四个大字,并贴上一则政策通知。“我支持国家打击网络诈骗,积极配合工作人员排查、劝投劝返工作。”李青青表示,“但是自己正当经商养家糊口,却被喷上‘电诈之家’字样,这对我和家人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精神上形成了一定的打击,尤其影响到孩子身心健康成长。”

她进一步透露,母亲后来还被叫到村委会,要求老人劝女儿5月31日前回国,不然会拆房子,注销户籍,影响孩子上学。老人受了惊吓伤心流泪,胆小怕事的李青青也急得哭了起来。

《凤凰周刊》记者联系到庄园镇派出所一位民警,未获回应。

“我们不犯法的情况下,要什么资料可以提供。我不怕调查,没调查之前就喷字,给我造成了精神打击。”李青青说,为了证实自己在金边真的在开餐厅,她还给当地民警视频看过餐厅现场,“如果犯事遭受惩处,整个家庭会垮掉,所以(我)一直遵守法律法规,从来没有从事违法犯罪行业”。

她再三澄清,首先自己不是电诈人员,却被列入名单;其次,有关人员没有站在海外正当经商务工人员的角度考虑,而是直接给这个家庭戴上“电诈之家”这顶莫须有的帽子,这样的行为令她心寒。

老家的房子被涂上“电诈之家”字样

“劝投逼反”

公开资料显示,仙游属于福建莆田市下辖县,素有“戏剧之乡”“国画之乡“等称号。但该县网络诈骗非常猖獗,202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专门提到“严厉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当地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立案288起,同比去年264起,上升9%;抓获涉诈嫌疑人191人,同比去年74人,上升158%;破案74起,同比去年58起,上升27.6%。

2020年,该县专门成立了党政一把手负责的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重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全县54个单位,保持高压严打态势,妇联、学校也大量参与到反诈骗的工作中来。举报本辖区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嫌疑人或窝点,经查证属实,构成犯罪的,视情况奖励1000元至10万元。

查阅公开资料可发现,当地一起为网络诈骗犯罪提供银行卡的案件,由仙游法院院长担任审判长,县检察院检察长担任公诉人。今年4月18日召开的一次专题会议上,时任县长吴海端强调:要保持高压态势,坚决确保不被国务院联席办“挂牌戴帽”。要把打击治理电信诈骗、涉诈重点人员逼投劝返摆上重要议事日程。

仙游公安局在反诈骗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仙游籍人员非紧急、非必要不得前往柬埔寨、阿联酋、菲律宾、泰国、缅甸、老挝、马来西亚、土耳其、印度尼西亚等九个国家。如确有紧急情况因公务、就学、就医需要前往上述地区的,必须提前3天以上向户籍所在地村居(社区)及派出所同步报备,并提供营业执照、房产证明(购房合同)、租房合同、有效劳动合同、公派出差文件等相应证明材料, 经审核批准后方可前往。

同时还规定:前往靠近边境的云南省德宏州、临沧市、普洱市和西双版纳州等地区人员,均“建议提前3天以上向户籍所在地村居(社区)及派出所同步报备,并提供前述等相应证明材料。

仙游县园庄镇官方微信公号发布的一则宣传视频中介绍,为尽快扭转B类重点涉诈人员回国进度偏慢的被动局面,园庄镇5月6日上午再次组织分管领导、包村领导、派出所所长等,对多个村庄7户8个B类重点涉诈人员采取断水断电、喷漆、贴公告等“十个一律”措施,形成了强大的逼投劝返声势。

对于仙游县出台的相关反诈政策,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行政法专业委员会顾问、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律师表示,对于电信诈骗的违法犯罪活动,要依法打击,这是公安机关的职责。由于警方的工作压力与难度都很大,我们应予以理解。同时,公安机关应该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来做,这样才能更好地赢得公众的支持与配合。

具体到李青青的遭遇,王才亮认为当地做法存在争议。首先,当事人认为她在柬埔寨开店不属于电信诈骗行为,并提供了相关证据。对这些证据若有疑问,办案机关有查明情况的责任,不能搞有罪推定。在墙上刷字的做法更是没有法律依据。

王才亮强调,从依法行政的角度,即使那些违法出境和在境外从事违法活动的人员构成犯罪,也不能株连到家庭。他们的家庭、住宅与名誉权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李青青简陋的汉堡店

“本来家里老少残弱几口人,都依靠我在柬埔寨经营的这家汉堡店养活,这店也是我的全部心血。让我放下这边的事业回国重新开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会使我和家庭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金边这边的)仓库还有半年的货,房子押金等。”李青青表示,希望执行政策时,能够多方核实,精准打击在境外从事电信诈骗的人,而不是连在海外经商务工的人员也“一刀切”。

李青青也痛恨诈骗。她说,去年她在网上报名参加一个会计培训,被骗了6000多。她现在正在积极办理餐厅执照,虽然警方说即便有执照也不见得能摘掉涉诈B类人员的帽子。

忙完一天工作,她一边到处申诉,一边安慰妈妈:“你女儿没有诈骗,相信会还我们清白。”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