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1米8几的老板嚎啕大哭:撑不住了 /

1米8几的老板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撑不住了

5月13日深夜11点半,一位年轻男子给杭州清波派出所打了个求助电话。年轻人说,自己的爸爸电话不接,从自家的酒店离开后,不知道去了哪里。电话打了许久,只回了一句话,“你们不要找我了,我不回来了......”

这让他和妈妈焦虑万分。外面下着雨,老爸会去哪里?更重要的是,母子俩都猜得出男人离开的原因,这才更加觉得害怕。

雨夜,老爸突然出走不接电话

“不要找我了,我不回来了......”

民警孙云军立即带人赶去了现场。当天夜里,杭州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报警人所在位置,是老城区的一家酒店,规模不算小,看样子,开的年头有一些了。

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迎出来,说自己就是报警人小罗(化名)。他爸爸是晚上11点多出走的,没带伞,也没和任何人打招。

小罗之所以觉得爸爸会有危险,是因为老罗这段时间情绪非常低落,郁郁寡欢,整天在酒店里唉声叹气。

发现老罗走出后,小罗给爸爸打了无数个电话,微信也发了很多很多,可老爸要不就关机,要不就不接。许久之后,老罗回了一条信息:“不要找我了,我不回来了......”此时,小罗的妈妈也走出来,拉着孙警官低声解释,“我丈夫压力真的太大了,我们酒店租金一年几十万,现在实在有些入不敷出。”孙警官又问小罗,“你爸爸还有没有别的好朋友?”“在杭州还有没有别的住处?”一连串问题都得到否定答案后,孙警官觉得这情况确实危险,赶紧带上小罗回到派出所,去查查老罗究竟去了哪里。

那天晚上,正好是清波派出所合成作战室辅警朱俊鹏值班。被称为清波“活地图”的他经验丰富,孙警官一回来就找到他,请他帮忙。朱俊鹏听说是自己认识的老罗走失了,心里暗暗一惊,但找人要紧,就暂时没多问。他通过小罗提供的时间段和店周边的视频回放,明确了老罗的行走方向。画面中,只见老罗只身一人,在雨中慢慢走着,一路在三衙前的支小路上,沿西湖方向走去。

此时,已经是凌晨的12点半了。

电话里,年过五旬的酒店老板痛哭自责找到人时,他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老罗是个身材魁梧的人,一米八几的个头,远远看就能认出来。所以深夜四下无人的路上,通过公共视频很容易就能发现他。

朱俊鹏发现老罗的行踪后,赶紧和孙警官等人冲下楼,往老罗的方向去寻找。老罗往南山路一带去寻,而朱俊鹏和小罗则骑着电动车,沿着老罗走的方向出发。

一路上,朱俊鹏叫小罗别灰心,继续给老罗打电话,但始终没打通。小罗叹了口气,和朱俊鹏说,老爸真的不容易......

两人一路来到柳浪闻莺门口,因为正在施工,只能沿着边往里走,前面就是钱王祠了。

就在此时,小罗打给老爸的电话突然通了。小罗打开手机免提,只听到老罗在电话里带着浓重的哭腔,边哭边责怪着自己。

小罗听着难受,不断在安慰,而朱俊鹏则察觉到了一些信息。他发现,柳浪闻莺及周边都在施工,再往远一些则是热闹的酒吧。

可老罗电话里的背景声特别安静,很可能在沿西湖的湖边,或是往南山路更深处走了。

随后,朱俊鹏与小罗决定分两路继续找人。朱俊鹏冒着雨,往西边兜了一圈没见着人,再次绕回到钱王祠时,发现小罗扶着爸爸,父子俩慢慢从里头走出来。

小罗轻声和朱俊鹏讲,“我爸在长廊里,坐在地上哭。”

朱俊鹏赶紧联系孙警官,说人找到了。孙警官提出,外面下雨,要不让警车送这对父子俩回家?

老罗拒绝了。他这时也认出了朱俊鹏,说“淋淋雨,让自己清醒一点”。朱俊鹏也没再多说什么,三个人淋着雨,开始慢慢往回走。

一切,会好起来的!

算算时间,朱俊鹏认识老罗差不多已经有10年多了。他刚来清波派出所工作那会,常在警务站执勤,而老罗的酒店,就开在警务站门口。

老罗和辖区民警关系也都不错。以前闲聊时,老罗说自己是外地来杭州打工,从一家水果摊做起,直到开了一家酒店,“想想都觉得不容易,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蛮骄傲的。”

那个雨夜,三个人走在路上,走得很慢。朱俊鹏酝酿了很久,和老罗说,“你知道的,现在大家都不容易。”

“你能从小摊贩成为酒店老板,本身就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事情。”朱俊鹏说。

“兄弟,再坚持一下,再熬一下,肯定能好起来的。”朱俊鹏补充一句。老罗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走到一半,早已经浑身淋湿的朱俊鹏和父子俩告别,先回了派出所。他后来给小罗打了电话,确认老罗回家了之后,才放心下来。

朱俊鹏让小罗再转达一句话,一切,会好起来的。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